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With you I am born again 为你重生

Chapter7

这是一座用劣质白灰刷的雪白的小教堂,它小小的身影坐落于Laufeyson庄园与Brolin小镇两点一线的中间,如一弯抛错了锚的白帆般静静地浮动在这该死的荒原上。与这两点组成一个别致的三角形。

小教堂没有神甫,很久以前有,不过后来神甫自己跑掉了___因为Laufeyson庄园的臭名声和一群从来不爱做礼拜祷告的懒鬼村民。荒无人烟的恶劣环境加之过度的虚空落寞,忏悔室的灰积得又地毯那么厚,有哪个在传教修为上想有点报负的神甫受的了呢。只有村里的孩子们要接受洗礼时他们才会来到教堂,然后才会想起少了个神甫,于是他们或是从别的村子请神甫来或是干脆找Gwen冒充,(哦万能的Gwen!)来完成这无聊透顶但结束后却可以去被受洗礼家蹭吃蹭喝的仪式。

此时小教堂如它一年中十分之九的时刻一样,一片安静,空旷而寂寞。

教堂外一辆马车前挂着的两头棕色的小马驹,正饥不择食地嚼着Utgard荒原又硬又多石子的枯草。 教堂里,Gaius跪在神坛前,双手合十,默默的念着他背的滚瓜烂熟的圣经,仿佛这样就能驱走他心中的一切罪恶。他无比相信人生而就是有罪的。

"蹬、蹬"门口想起了有节制的手杖磕地声和轻盈的脚步,回响在小小的礼堂里。

一双纤白的雪手从燕尾绒衣篼里摸出一枚尖锐的尾戒戴在了小指上。

那人在Gaius边站了下来。

Gaius停住了祷告。

Loki又把拄着的手杖往神坛前轻轻磕了磕,抬头望着彩玻璃下的耶稣轻轻地叹了口气。

Gaius虔诚地站了起来,没有看他。

最终还是Loki先开口了,他转过来,假惺惺地欠了欠身微笑道

"呵呵

"你可别误会,我可不是来感激你救了我的。"

"我知道,"Gaius淡淡的开口,"我也没指望你会感激。"

Loki的微笑停住了。

Gaius转向他,"你为什么不杀了他,那个法国来的金毛蠢货。"

Loki望着他,他要看穿他。

他慢慢地踱步到Gaius面前,保持了一个恰如其分的距离低头看着他,那种看人的距离明显是对Gaius的故意羞辱。

Loki缓缓托起Gaius粗糙布满老茧的右手,尾戒锋利的顶端一下子从掌心的旧伤口刺入骨头。

钻心的疼痛。

Gaius抽搐了一下,硬是把痛苦打碎了吞了下去。

"记住你的身份。"Loki对他轻轻耳语,"我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他猛的抽出尾戒,鲜血涌出来滴到了教堂的灰砖地板上。

"泄露半个字给他们,我让你生不如死。"Loki说完淡淡的转身离去。

"哦对了"他停下来偏过头来,"我可得提醒你一下,你的一切都是我们的,包括你的灵魂。

"还有你儿子的灵魂。"

Loki迎着太阳光走了出来,收起尾戒,漫不经心地在教堂门口逗弄着那两匹小马驹,直到Gaius用粗布包扎好掌心的伤口也走了出来。

"你好了吗?"Loki都没正眼瞧他一眼。

Gaius捂着手默默地点点头。

Loki一下子如王子般跳上马车,那动作让Gaius觉得像极了当年的一个人。

"那回庄园吧。"

Gaius遵命的驾起了马车。

"Gaius,做个乖孩子。"Loki的声音从马车的挡蓬下低低地传来。

 马车缓缓在庄园的大铁门口停了下来,Loki一跃而下,拍了拍身上的灰,对Gaius轻蔑地笑起来,

"很好,我想你也不用进去了。"他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我知道Thor今天邀请了你,不过我想有我在你也不会想参加吧,呵呵。"他颇具讽刺地打量了一眼一身补丁烂鞋子的Gaius。

Gaius没有说话,摘下粗布帽子微微鞠了个躬驾着马车离开了。

老人无言的奔驰在荒原的小道上,等到走的离庄园足够远了,他停下了马车。

他从破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照片,照片上的人曾经也有一头茂密的金发。

"fandral(范达尔),我的孩子啊。"Gaius忍不住老泪纵横。

Loki悠闲地走进庄园,阳光洒满他头顶的枯枝预示着春天的即将来临。不过Loki并不在乎什么春天不春天,相反,他还有一些厌恶。

他一眼就望见了站在门口的Thor,心底里露出了一个微笑。

Thor装作没看见他。

Loki走上前去,用温柔如蜜的声音轻轻喃到"怎么,你在等我吗?"

"我在等Barton医生。"

"诡辩。"他挑起眉,故意轻轻地讥笑了声,刚好能被Thor听见。

"Gaius为什么不和你一起进来?"

"哦,他不想来,他不舒服。"

"是因为你吗?"

"你什么意思?"

Thor不语了,他没有看他,依然望向大门口。

"你不进去吗?"Thor淡淡的说到"你不进去我进去了。"

他转身,却被一只手一把在后面抓住了他。

"Thor,"那人更淡淡的开口道"如果两天前你救我,就是为了现在这样,那我可以马上离开。"

Thor有一股深埋的冲动,一股想转身抱住那个人的冲动。

但他没有。

他忍着。

气氛一下变得很尴尬。

Amma太太蹦哒哒哒着小碎步走了出来。

Thor吁了口气。

那人放开了手。

解围了。

"噢我的小心肝们!"她又蹦哒哒哒地走过来,"Loki,亲爱的你去哪儿了?要来看看我为Thor用鲜奶油做的生日蛋糕吗,我还没上最后一层糖霜呢!"

"乐意至极"他甜甜的笑了。

"Thor你要来吗?"Amma太太跑去拉过Loki

"Thor刚说他预料到了你会请他去看,他应该不想来,他喜欢惊喜。"Loki望着Thor故作微笑地帮他补充道。

Thor终于看了Loki一眼。

"噢那好吧!"Amma太太欢快的拉着Loki进屋,绿眼睛擦过他的身边,Thor心里一阵汹涌。

Thor在石台阶上坐了下来。点燃了一根雪茄静静地抽起来。他想起那日被人打昏时的那个梦。

梦里高高的神坛前燃起熊熊的火焰,Jane满含泪水的站在神坛后,Thor高呼着想抓住她,却怎么也越不过那道火焰。

"Thor"Jane绝望地眼神刺痛了他,"不要亲近魔鬼。"

说完,她便跳入熊熊烈火,在窜起的绿色火焰中化为了尸骸。

等Thor在头皮的刺痛中睁开眼时,Loki已经醒过来了。他半躺在床上,盯着他,虚弱的扑向他,掐着他的脖子责怪他为什么要带他下楼,为什么要救他。

对于Thor来说,Loki是个谜,如打昏他的人一样。

Loki恢复的奇快,第二天中午便退烧,当晚便可四处走动,瘀伤没有完全好但显然没有影响到他的精神恢复。

Thor曾问他来自哪里,为什么会在这所房子里。

他只是站在窗口淡淡的说他本来就住这里,一直都住这里,好像这一点也不奇怪似的。

Thor问他那你是怎么活下来。

他说他想活下来,就活下来了。

Thor问他你知道这房子...这房子是怎么样的吗,它的那些可怕故事。

他说他知道,那又如何。

这次,Loki奇迹般病好后,他没有再消失。

Thor应该感到开心,这不是他天天等Loki时希望的吗,他不就想要这个吗,要Loki一直待在他身边。可是他却开心不起来了。

因为这一切实在是太奇怪了。

不知道出于心底的什么原因,他帮Loki向大家隐瞒了他的奇怪存在。

他解释说这是他印度时认识的朋友,某某XX上校的儿子,听说他搬来,就尾随而至来看看他,顺道住几天。

"让大家费心了"Loki欠着身真诚地笑道"路上天气不好,有些是热带时落下的老毛病了。这路可真难走啊,害得我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大家都宽心地笑了,没人能抵挡这么真诚又迷人的脸。

撒谎居然撒的那么自然。

从那一刻起、伴随着心里的疑问,Jane在梦里的警告,Thor封起了初次见面时对Loki心驰神往的心。

他不再老是用眼光搜寻他的影子。

不再他弹奏钢琴的时候出现在他身边。

尽量避免与他讲话。

重新每天捧起Jane送他的圣经阅读自省。

他打算维持这种状态直到弄清楚这一切或者Loki消失。

尽管这些所谓的坚持只不过才过了两天而已。

可是他真的想Loki消失吗?

每当入夜后他躺在床上看着那张绝美无比的壁画中人时,他才开始静下心来想Loki,想着Loki就静静躺在隔壁房间,这时他都会忍不住内心燥热,生理不自觉的在幻想中起反应,那种幻想和反应都是自然而然伴随着少女般的心跳声而来的,他压都压不住。每当这时候,他真想来上一炮!

可是他没有,他甚至连自抚都没有。和Jane在一起的日子让他养成了非凡的自制力,以至于Jane死后他半年都坚持没有沾过性和酒精。

真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

可是越得不到的,越是会在心中骚动。这是人的天性。

于是他只好夜夜忍受自制与天性抗争的痛苦,他毫不怀疑自己的大家伙早晚得被这么折腾的坏掉。

他掐灭烟,依旧坐在那里神游在对Loki的猜测中。

一道奶油悄悄划过他的上嘴唇。

他吓了一跳,腾的站起来,一个没站稳跌到了石台阶下。

"哈哈哈哈"Loki清脆的笑了起来。

他爬起来,不知所措的用手摡了摡嘴角的奶油"Loki!"

Loki一下子从台阶上跳下来,把他按到背对着屋子的墙角落,"我等你叫这声都等了一天了。"绿眼眸望着他,清澈的如一汪水。

"你怎么了?两天前你来找我可不是这样的。"他轻轻又深情的问他。竭力探入Thor的双眼。

Thor没有回答,避开了他的眼神。

Loki放开了他,转过侧,紧紧捏了捏手心,像被主人拒绝耍萌的小动物。

Thor的目光抓住了他一丝受伤似的惶恐,他没有想到,也觉得自己做的不太对。

"Loki,我..."

"我以为你不会介意。"Loki低了低头,他抿了抿嘴唇,"就像你第一次来找我时那样。"

Thor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感到莫名的失落。

"可原来你...你终究还是介意的。"Loki的声音依旧是那么轻,带着微微的受伤。

"我明天会离开,你不会再看到我了。"他转过身来正视着Thor,"今天你生日,你说过请我吃饭。我留下,也算还了你的情,不管你愿不愿意。"

Loki径直朝屋子里走去。他偏过头来,"五楼的书房留给你,因为我不会再去了。"

Thor心里跃过莫名的害怕

他会再度失去他!

他情不自禁地追上去抓住了Loki的手,等Loki回过头时他又软弱的低下了头。

多么奇怪的爱!

"你到底要不要我留下来?"

Thor没有回答。

"嗯?"

Thor还是没有回答。

软弱。

"既然这样"

Thor抬起头望向他

"那就让我来帮你做决定吧。"

纤细的手指毫不犹豫的插进了温顺的金发,Loki一下子准确的吻住了他。

Loki吻了吻他的嘴唇,又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他。

Thor的防线崩溃了,他用强有力的臂膀一把把Loki揽入怀中,压在墙边深深的吻了下去。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留下人要紧!

他们忘情的吻着,吻的很投入。舌头缠绕所分泌的湿润如美酒,让人欲罢不能。

魔鬼赠于的甘霖,一旦接受,便不可反悔,这是邪恶的契约。

只是Thor当时在这唇间的玫瑰芬芳中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从未与魔鬼做过交易。

世人大多都没有,哪怕他们亲眼目睹过魔鬼。Thor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

Loki的舌尖长长的擦过Thor的上颚,纤细的指甲以一个美丽的弧度隔着衬衫划过Thor的背脊线,如电击般窜到他下身。

他停下来,猛的推开了Loki。

那绿眼睛温顺的望着他,Loki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

"我就知道!"他像个小孩子赢了游戏似的开心。

"你故意的?!"

"啊"

".........."

Loki欢快的转身向屋里走去,又转过身来"以后别故意躲我了,问问你的心,就你那点自以为是的自控力,根本躲不掉嘛,白费功夫,傻瓜。"他替Thor擦去嘴边剩下的奶油当着他的面送进自己嘴里,那挑逗的模样让Thor长长的吸了口气。

Loki笑了,转身愉快的进了屋。

自己确实躲不掉。

他真是狡诈!

自己早该想到,即便自己刚才不留他,这骗子也会在今天剩下的那几个钟头里用尽千种办法也要让他承认自己的感觉。

Thor并不傻。

可自己居然那么容易的就输了。

还输的那么傻。

他觉得对不起自己对不起Jane,对不起那本Jane送他圣经里的云云些。

但他又感到一丝轻松,还有一丝不得不承认的感觉:

与Loki接吻,真是一件无比甜蜜的事。

他还记得那舌尖撩过他上颚的一阵快感。

那种感觉,即便是自己当年在雨中向Jane求婚__他认为他所做过的最浪漫的事,也没有Loki的一个吻难忘。

看到他健康着,笑的那么开心,自己也会忍不住打心底里欢喜。这是他从第一眼见Loki时就无法克制的。

是呀,为什么一定要追究那么多呢?

他撇开那些疑问,

愉悦与幸福趁虚涌入他的大脑。

Thor刚准备尾随着Loki也进去了,后面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叫。

"Thor!"

Thor回过头来,看清楚后,立马开心地向那个提着箱子正向他招手的米色西装身影奔了过去、"Clint!"(Thor对Barton医生的昵称)

Thor飞跑过去,强壮的他一把高兴的把老同学抱了起来。

"Hay!金熊!快放我下来,哈哈!"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哈哈哈哈!"

"你可真一点儿也没变!"两人勾肩搭背的寒暄着。

门口的Loki寻声转过头来,如猎豹般眯起眼睛探寻着侵入他领地的陌生人,然后他勾起一个浅浅的嘴角,

他闻到了猎物的味道。

Loki走过去吻了吻在餐厅装饰着蛋糕的Amma太太的脸颊。

"噢、Loki"Amma太太回应了他一个愉快的微笑。

"蛋糕真漂亮"他的话像蜂蜜一样,"跟Thor说,我上楼去休息会儿。"

他避开了正走进来的Thor和Barton医生以及帮拎着行李的Heim管家。

他回到二楼,进到Thor的隔壁卧室锁好门。拉开他房间的一个红色壁毯,又从小门钻了出来回到走廊上,然后他理了理他的黑色燕尾绒衣,收起心中令他作呕的厌恶,优雅的从那道隐秘的石梯潜入了地下室。

他走到地下室最底部的一个石门口,清了清嗓子,没有进去。他半靠着石门的冰冷墙壁,抱着手臂,微微交叉起细长的双腿,用皮鞋尖蹭着地上的小沙粒。

门里面一片黑暗,深不见底的透出丝丝冷气,他一点儿也不想进去弄脏了自己的衣服。

一个轻轻的脚步声停在了他旁边的门中黑暗里。

"你才来。"一个细细的,冰凉凉的女声响起,"还是空手来。"

"我可没觉得自己欠了你的。"Loki一动不动,同样冰冷的说。

"哦?如果那晚不是我们救了你,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咯?"

"你们?"Loki转向身旁的黑暗,"婊子,你以为你是谁?"

对方没有再说话。

沉默了好一会儿,Loki又恢复了原来的姿势。

"Gaius处理的怎么样?"黑暗里的人又开了口。

"很乖。"

"蒽。"

Loki准备离开了,"记住,你和Gaius,你们是一样的__蝼蚁。别以为爬上了靴面就是穿靴子的主人了。小心点,一旦摔下来,我的靴子可硬着呢,我会比他,更快的踩死你们。"

对方不再说话了。

"告诉他,今晚我给他送过来。"他补充道,转身离开了地下室,潜回走廊,看到不远处背对着他的Thor正在敲他的门,便快速闪进了小门,回到卧室。

"Loki,

"Loki?

"Loki!"Thor敲着门大叫着。

"你嗓门能别着么大吗?"门猛的一下拉开,传来门后人熟悉的声音。

"你....."Thor很无奈,窘窘地说"Barton医生来了,你要下去看看吗?虽然你的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还是再顺道让他给你检查一下吧。"

"好啊"他轻轻的笑了笑表示同意,"我确实需要检查一下。"

Loki缓缓的从楼梯上跟着Thor步下来。

"Clint,这是Loki,我和你说的。"楼梯边米色西装男从与Amma太太的愉快交谈中转过头来。

Clint.Barton怔住了,他的脸刷一下白了。

"Clint你没事吧?"Thor按住他的肩膀

"哦,没事。"他回过神来。

Loki走到他面前,Clint勉强扯出一个微笑。

猎物已是瓮中之鳖。"幸会,我是Loki"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