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With you I am born again 为你重生# 微复联梅林#

Chapter8
傍晚已至。紫红的夕阳给Brolin小镇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廖廖炊烟从一家家橙黄色的瓦片上升起,村民们都纷纷从田地里收工回家吃晚饭了。Destiny(戴斯特尼)酒馆(注:前文6中小镇酒馆的名字,女兽医Gwen的父亲所起,Gwen的父亲是铁匠,酒馆是他晚年用一生积蓄建来留给Gwen的财产和嫁妆,Destiny译为命运,Gwen父亲认为一生心血得来的酒馆和自己乖巧的女儿是他的命运,是上帝对他的恩赐,故名为命运酒馆。)变得空无一人。Gwen和Merlin,Arthur一样都受邀去Laufeyson庄园参加Thor的生日晚宴。只剩Gaius一人,他斜靠在酒馆的柜台下,一个人喝着闷酒。
Gaius没有家,这村里升着廖廖炊烟的任何一栋房子都不属于他。
而他本该有的。
他本该有个幸福美满的家,过着安享晚年的日子。
而这一切,都被Loki他们毁了。
自从儿子Fandral(范达尔)死后,整整十八年,无亲无故的他被好心的Gwen父女收留,日日夜夜和他的马住在简陋无比的马草棚里。成为了村里的车夫。
他拼命灌着酒,他把那只被Loki一次次刺破包着肮脏棕布条的右手掌心贴在自己胸口的口袋上,摸到了那张皱巴巴的老照片。
他流泪了。
Fandral,他亲爱的孩子,他的儿子。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他。每当入夜后他蜷缩在马草棚里,他都会抚摸着这张照片,在抽泣中入睡,噩梦常常将他惊醒。儿子Fandral在梦里呼唤他,对着他笑,然后突然化作一团苍白的烟絮绕着他,烟散后眼前只有Loki可怕的笑脸和戴着尾戒的手。
"你的一切都是我们的,包括你的灵魂,还有你儿子的灵魂!"
他无比恐惧这句话。而Loki总是喜欢用这句话一次次提醒着他要乖乖习惯活在噩梦之中。
他恨Loki,恨不得将他撕的粉碎。若不是Loki和Laufeyson公爵,自己的儿子怎么会惨死呢、留下他一个白发人送黑发人,还得替魔鬼还债。
但他没有办法,他斗不过Loki,Loki随随便便掏出一枚尾戒,他就得准备好奔赴地狱。
他想起Thor,那个刚搬来的法国佬,他也有和Fandral一样漂亮的金发。
你为什么不杀了那个该死的法国佬!你用一个晚上就从我身边带走Fandral!难道就因为那晚那蠢货骑着匹老母马跑来救了你你就不忍心杀他了吗!为什么!你偏爱这个金发蠢货却对我的Fandral毫不留情!
为什么?为什么!!!
他恨的咬牙切齿,铅酒杯在他手里疯狂颤动,上面都摁出了凹陷的手指印。右手掌心的伤口因紧握的拳头流出鲜血浸湿了包扎的布条。但心口的疼痛远远超过了肉体伤口的疼痛。
大胡子Volstagg(沃斯塔格)刚从田里收工回来,他在门口放下锄头,走进酒馆来要杯水喝,一眼就看到了恨恨地坐在地上的Gaius和他淌着鲜血的右手。
"喂,Gaius,你这是怎么啦?"
Gaius一动不动,咬牙切齿的望着前方没有搭理他。
"喂?Gaius?!"
"你他妈给我滚开!"他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老子可没招惹你,你嘴巴放干净点儿!"远比他强壮的大胡子生气了。
Gaius一把摔了酒杯、握紧拳头,眼里冒着凶光,胸腹因蕴积的怒火激烈的起伏着。
Volstagg看这阵势不太对,他并不是害怕Gaius、但Gaius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太像个准备开点血的疯子,他不想闹出事,于是对峙几秒后他转身收起他的锄头悻悻地离开了。
Gaius望着Volstagg离去的背影,复仇的烙印在他心里再度如滚烫的岩浆般涌动起来,他咬牙切齿的说"Loki,我早晚要你付出代价!"
Merlin和Arthur坐着Gwen的马车来到庄园。他们的篮子里装着精心用手帕包着准备送给Thor的山鹑和Loki的木莓酱。Arthur一路都在扯他管Gwen要的法国假领子,那牡丹花一样的大朵蕾丝和他浆黄的旧衬衫真的很不配,但Arthur不这么认为,他只想要显得档次些,而且它还是法国货呢__Thor先生家乡出产的。
Gwen也打扮的很漂亮,她穿着一件在利物浦求学时偶然一位太太送给她的蓝色连衣裙,辫子梳的光溜溜的,尽管她黝黑的皮肤,粗糙的长相让她看起来依然土气,但却比平常兽医和照看酒馆时多了几分清爽,Gwen是极少数极少数出去见过市面的人,虽然她平生只在Brolin除外的利物浦待了两个月,但却学的一门好手艺,回来就成为了村里的兽医兼治村民。村里的很多人都想娶她,顺道还能得到酒馆的陪嫁。其中就包括Arthur的爸爸,当然是他竭力撮合自己的儿子和她,尽管Arthur并不愿意,他把Gwen当哥们,同时也从未对这张土气的脸产生过兴趣,他觉得她太丑了。
三人都非常重视这次Thor的邀请,这两天因为各种事一来二熟,年轻人胆子大,他们也不再害怕庄园了,尽管Thor只是出于感激邀请他们来简单吃顿饭拉拉家常,和铺张完全沾不上边,他们还是把它当成了一次值得终生铭刻为美好回忆的晚宴。
Gwen顺道给Thor牵回了那晚他骑着来寻求帮助的老母马,这两天它都被寄养在Gwen的酒馆后院,照顾的非常好。
Thor在窗口大老远就看见了他们的马车背着夕阳大摇大摆的使了进来,Thor和Heimdall来到院子里迎接他们。
"哈!小鬼们谢谢你们能来呀,还有Gwen小姐,您今天看起来可真漂亮!"Thor微笑着上前说到。
"也谢谢您邀请我们。"Gwen谦虚的回应到。
"哦这是我的hammer吗(Amma太太给那匹老母马取的名字。译为锤子,希望它使用起来能经得住这鬼庄园的折磨)"Thor拍了拍那匹老母马的马脖子,"Heim,你去帮Gwen小姐把马车牵到后面的马房去一下吧。"
"好的。Gwen小姐跟我来吧"
Merlin顺道从马车上取下篮子递给Thor"这是我们准备的小礼物,山鹑和一些木莓酱,木莓酱是给Loki先生的,庆祝他康复。"Arthur在旁边表示同意,竭力挺了挺胸口的假领子
"啊哈我替Loki先谢谢你们了。"Thor揉了揉Merlin的头毛笑道"哇哦,Arthur你的领子可真漂亮,我在法国凡尔赛时大型宴会里都离不开它,好久没看见这玩意儿都快忘了。"
"嘿嘿那是。"Arthur终于如愿了,松下了自己快挺僵的背。
"对了"Thor小心翼翼地望了眼身后,他瞥见窗边Loki正和Clint.Barton医生在说话,没注意他出来"Gaius怎么没有来?"
"哦,他手好像受伤了。"Merlin回答道,"他看起来不太舒服。"
"哎,管他的,反正他不一直都不想来这庄园嘛。迷信的老头子"Arthur补充道。
"哦。"Thor顿了顿,"那你们回去时替我问候下他吧,说我改天会去看看他亲自道谢的。"
两个小家伙点了点头。
"走,咱们进去吧,Amma给咱们做了好吃的蛋糕!"他一手一个搂过两小家伙,大家愉快的朝屋子里走去。
Loki端着杯子走到落地窗户下,对着背对着他面向窗户的Clint.Barton礼貌的说;"Barton医生。"Loki看到了窗户上印着的Clint.Barton微微颤抖的脸,他笑了。
"或者我还是和Thor一样直呼你Clint比较好,你不记得我了吗?"
"印象深刻。"
Loki又笑了。
Clint转过身来,他的脸比刚才替Loki检查时还要惨白,"Thor说地名时,我早该料到你可能在这里。"
"是吗?"Loki微微挑了挑眉,"那你还心甘情愿的跑来。"
"我以为你离开英国了。我那时看见你上了船。"
"嗯,我不想走了,所以回来了。"
Clint犹豫了一下,坚决的说,"你要拿Thor怎么样我管不着,也不会说出去,我会把一切带进棺材里。你放过我吧,只要你答应,我马上动身离开。"
Clint抬起了双眼,直视Loki对他来说需要很大的勇气"求你了。"
"呵呵"Loki喝了口杯子里的奶茶,因为Thor不沾酒所以Amma太太并没有准备酒水,"老同学,呵呵还肝胆相照的哥们儿,Thor要是听到你这么说,你猜他会怎么想。"
"你知道这不一样,因为你。"Clint回答。
Loki把杯子里的奶茶一饮而尽,Clint紧张的等着答覆。
"真甜,你要来一杯吗"Loki转身,"晚餐多吃点蛋糕吧。过了今晚指不定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Clint绝望地差点瘫了下来。
晚餐开始,Thor带着大家围在一桌丰盛的菜肴边做祷告,这是他和Jane在一起时养成的习惯了。但Gwen,Merlin和Arthur并不习惯,毕竟他们可是活活气走了神甫的Brolin村的村民哩。Clint.Barton的样子看起来无比虔诚,虔诚的都快落泪了,像一个准备上断头台的死刑犯,祷告完毕睁眼的瞬间他看见对面的Loki对他挤了个眼,他确实宣判了他的死刑。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