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With you I am born again 为你重生# 微复联梅林#

Chapter12
    夕阳西下,越是到黄昏,太阳反而越是美的让人流泪。就像垂死的人一样,觉得自己瞳孔放大的那一刻内心具有无比神圣而强大力量,只是他们意识不到那时的他们离死神之吻已经很近了。这既是生命的可悲之处也是生命的可笑之处。但唯有如此,世间万物才可生生不息。 
   紫金色的夕阳光穿透厚厚的云层,挡也挡不住的的照在Laufeyson庄园之上,灰黑色的城壁像被泼了一层金墨,不例外的,这层墨也穿透了五楼某个大房间的窗户,廉价的泼在了房间里静默着相对而站的两个人身上。如果他们此刻是你平日晚饭散步在公园里看到的正相拥着看日落的情侣,我敢说这层墨泼的一定很浪漫。不过,现在对于我们的主角来说,情况正恰恰相反。
   "你可以解释一下吗?Loki.Laufeyson。"Thor又说了一遍。
   Loki依然站着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哪怕他很想冲上去抱住眼前这个疲惫的快摇摇欲坠的人,向他坦白一切。
  但当他意识到了这种念头,他立刻就毫不犹豫的将它扼杀掉了。因为他明白,人有时候一旦受了冲动支配,后续往往会付出极大的代价,很久以前他曾经在这点上错过一次,不会再错第二次。冲动有时很像个黑洞,你要靠近它,就不要怪被它所吞噬。
   Thor把手里的信纸扔到他脚下,转身走到了窗户下,夕阳光刺痛了他肿着大黑眼圈的双眼。他不想离那个人太近。
    Loki弯下腰去慢慢把那张旧信纸捡起来。毛边灰信纸上,尖细稀疏的字体写着几行他再熟悉不过的字:
            「Laufey:
              我即将改嫁于Barton勋爵。故差人将Loki交托于你抚养。不用你解释,我知道你是个混蛋。但Loki毕竟是你唯一的亲生儿子。如你还有点良知,请不要将你满脑子的淫邪罪恶传于他。我希望你善待他虽然我知道这不太可能,请将他抚养成人。如你弃他不顾使他跑回来找我了,好吧,你敢毁了我我也就毁了你。记住。
              永不相见。
                                                                                   Your rose」
    Loki小心翼翼的把信纸折好揣进兜里,依旧低着头没有说话。
   "我早该想到,你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出现在我生活中,我还以为墙上壁毯上的画,只是长的像你。不管怎样你是上帝派给我的安琪儿。可我没想到。"他望着窗外哽塞了一下,Loki看不到他背对着他的脸,"Loki.Laufeyson,大名鼎鼎的Laufeyson公爵之子,真是讽刺。"
   Loki依旧静静的站着。他没有否认。
  "所以我该说你才是这鬼宅子真正的继承人吧。"
   Loki没有回答。Thor离他是那么远,他都没有转过头来看看他。
   "我还以为你是什么流浪到我身边的,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他确实很天真。
   "呵,一位公爵继承人不好好继承这大笔家产,却把它一次次的像扔垃圾一样抛售出去,还像个贼一样偷偷摸摸的潜伏在这里。Laufeyson公子,那些被你这贴的价钱吸引来的人,该不会是你杀的吧。"
他直接了当的问了出来,因为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垃圾。
   他说到这个词时,Loki的心莫名的刺痛了。但他依旧低着头没有说话,他竭力在心里安慰着自己来缓解疼痛「他是爱自己的,只是他现在太生气了。」
   "骗子。"Thor转过身来,轻蔑而尖历的吐出了一个字眼。
   Loki一下抬起头来望着他。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骗我。"
   "你没问。"Loki轻轻的回答他。看着那双深蓝的眼睛溢满了怒火。他觉得难受极了,为什么自己会这么难受呢。
   "好,那我现在问你。"Thor慢慢的向他走过来,神情里没有一丝怜悯和爱,"那些人是不是你杀的?你到底有什么阴谋?你和Clint.Barton早就认识对不对?你是不是也打算像诱杀了他们一样杀了我!"
"我从来就没想过杀你。"Loki平静的抬头望着他,没有躲避那双蓝眼睛的怒视。但他觉得自己的心很痛很痛,他恨这种感觉。
   而他却无法控制对这种感觉的恨。
  "骗子。"Thor重复着,"你知道,你在欺骗我!"
   骗子。
  这个词深深的回荡在Loki的心里,撕碎着他本来就残破不堪的心。
  "可你说过,你爱我。"Loki轻轻的声音嘶哑了起来。
   "我不会爱一个杀人的变态恶魔!"他几乎咆哮了起来。
   变态。杀人恶魔。
   那双蓝眼睛步步紧逼,毫不留情的踩在他沿着旧纹撕裂的心上。
   是啊,我爱你,那是我爱你的时候。一声说不爱了,你心碎了,他踩过去都嫌得脏。
   "对。我是骗子。我是变态。"他平静的向他仰起脸来,"你他妈第一天晚上跑到这个房间来把我按在钢琴上拼命操时,怎么就没觉得我是骗子,我是变态呢。"
   Thor的拳头瞬间拽紧了。
   "哦,我忘了,您失忆嘛,不记得了。您这么高贵善良的人怎么会记得呢。"Loki露出一个冷酷到极点的微笑。
  但他改变不了他眼角泛起泪光的事实。
  Thor强忍着拽住拳头逼到Loki眼皮底下,"我再问你一遍,Clint在哪儿,那些人是不是你杀的。"
   Loki毫不畏惧的迎上他的目光。  
  "我不知道。"
  "那些人是不是你杀的。别对我说谎。"他的声音一次比一次低。
  "是不是?!告诉我真相!"
  "真相?你想要什么真相。是你心中早就认定是我的真相吗。好吧,是我又怎么样,你满意了吗。你要杀了我替他们报仇吗。"
    Thor拽紧了拳头,目光与他无限贴近,近的几乎都快吻上他了。那双绿宝石没有丝毫的闪退,但他看得见这骗子眼角还没有留下来的泪水。
   他看了他很久,愤怒的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最后, 他闭上了眼睛,还是逼自己松开了拳头。
   他下不了手。
   哪怕Loki此刻说的是真的。
  哪怕这骗子真的是这一切所有恐怖故事的始作俑者。
   他还是下不了手。
   恰恰相反,在Loki仰起眉毛肯定他心中所谓的真相的时候。Thor内心深处一股强烈的意识流如洪波般突然冲了出来又打翻了自己刚建立起来的理性推测堡垒,这股意识流对理性的控制之蛮狠,迅速,具有强烈的自毁倾向,或许你可以称它为爱,但这股体内的暗流突然如此矛盾的冲出来只有一个目的:「不管怎样,打翻一切该死的理性!在脑海中为Loki说话!」___而承认这一点让他感到无比恐惧和悲哀。
   当魔鬼没有撕下面具时,你可以尽情的指责是它蛊惑了你。当魔鬼撕下面具时,你却还是不肯放开与他共舞的手,或者你根本就不想放开,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不管Loki对杀人凶手这点的承认是真是假,Thor现在手里都有了他一个掉下来的面具,他必须做出选择。
    他不会放手,哪有那么容易!但他也不会再与他共舞。
 "我不是傻子,Loki。"他再度睁开绝情的说,"我会彻底搞清楚这一切。你的命也轮不到我来审判。但我警告你,如果你真的有加害于Clint,我不会放过你!"
    他砰!的一声摔门而出,留Loki一个人站在这空荡的屋子里。
    Loki的眼泪终于可以滑下来了。
   黄昏给钢琴洒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圈,他望着那只匍匐在琴盖上的乌鸦看了很久。最后,他慢慢走过去拿起了这只红珊瑚小乌鸦,夕阳光下小乌鸦微微眯睡着的眼睛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爱。突然,他猛的把它朝对面的窗户上扔去。小乌鸦砸裂了玻璃掉在了地上,从眯睡的眼角处碎裂成两半。

   
+++
   晚餐的时候Thor吃的很少,但却吃了平时两倍多的时间。傻子都看的出来他是在等一个人,只不过现在他的内心不肯承认罢了。别说问他为什么,他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这种下意识行为对某人的在乎性。
  他垂下的黑眼圈和惨白的肤色让一旁站着的Amma和Heim很是担心。
 "Thor,要来点肉汁汤吗?"Amma太太关切的问他。
 "不用了。"
 "你看起来不太好,"Amma太太望着他干裂的嘴唇说,"喝点汤会好些。"
  "我说不用了!"他一下子撑起身体来不耐烦的说。
  "哦。"Amma太太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她岔开话题打了个顿悟的手势,"噢!那我去叫Loki吧!奇怪都这么久了他怎么还不下来呀。"
 "你叫他干嘛!别去叫他。"Thor呵住了刚要转身的Amma,"他爱来不来。"
   Loki过了很久才下楼来,他的脸色看起来也十分憔悴,本来就偏白的肤色现在看上去完全就像是活活打上了大理石膏。他的脚步一如既往的轻,却不知为什么在Thor心里回荡的特别响亮,他没有抬头看他一眼,继续切着盘子里的牛肉。
   Heim刚想像往常一样为他拉开Thor旁边的椅子,他径直就走了过去,走到长餐桌遥远的最对面,无声无息的坐了下来。
   Heim和Amma互看了一眼,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的玄机____冷战。这两位刚热恋不久的人这么快就出问题了。
   Amma从Thor旁边端起他的盘子哒哒哒哒的走过去递给他,然后她弯下身来小声的问他,"Loki,亲爱的,你和Thor没事吧?"
  "没事,挺好的。"他勉强微微笑了笑。Amma太太立刻明白了__一般这么说多半就是有事了。
   Amma和Heim遥远的交换了一个眼色__没错,就是这么回事了。
   大家就这么隔的老远的进餐。Thor的刀叉在盘子上碰撞的咔嚓作响,声音通过长长的餐桌传到Loki和Amma这边后回荡在整个寂静的餐厅。真是分外刺耳。Loki一如既往安静的吃着。
   Thor好像觉得效果已经达到了似的突然站起来扔下餐巾,椅子向后在地板上擦出巨大的滑响声,他不吃了。
  Loki手里的刀叉忍不住顿了一下,但他没有抬头看他。这是那个人想要的。他还能怎么样呢。
  Thor刚准备离开客厅,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Heim赶紧跑去开门,来的人是Merlin。
 "Merlin?你怎么来了?"Thor停下来问他。
  "是Bucky(巴基)探长让我来的。他想和Loki先生谈谈。"
  "哦,你等等,我们马上就来。 
  "他准备上楼去换衣服。
  "咳..."
  "怎么了?"
  "Bucky先生说,只请Loki先生一个人去。"
  " 只请他一个人去?"
  "对,他说他想单独和Loki谈谈。"
   Thor心里顿时无名火起。这家伙他妈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受不了了,他刚想发火,Loki就餐厅里走了过来。"Merlin,你去外面等我一下吧,我马上就来。"
 "那好的。"
   待Merlin转身离开后,Loki转过来望着Thor,对方依旧没有看他,他的黑眼圈挂着从楼上带下来的愠怒。 
   "Thor。"Loki还是轻轻的开口了,这声音柔和的让Thor觉得简直是一种挣扎和折磨,让他觉得自己永远也没有办法把他一拳揍倒在地。
   Loki继续平静的说,"我想我们彼此都该冷静一下。我和Merlin去了Brolin镇,就暂时不回来了。等你认为一切清楚了,你,你得到你想要的真相了。咱们再见面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并没有让Thor多好受,相反他比刚才还要无名火大。
   "你没必要跟我说。"Thor冷冷的丢下一句转身上了楼,砰!的摔上了卧室的门,响的整幢楼都听得见。
   他站在卧室的窗户边,看着Loki换上干净的黑色燕尾绒衣出来,坐着Merlin的马车离开了庄园。
   Thor望着他修长的身影跳上马车。他不明白心里现在愠的火,有几分是真正在痛恨他的欺骗,有几分是在怀疑他的危险,有几分是在担心他这独自前往的安危,还有几分是在担心他对自己的一去不回。
   Loki.Laufeyson
   针尖在他的心上一遍遍留下这个完整的名字。
   为何如此复杂?为什么是他?为什么自己要爱上他?!!
   然后他转身踢翻了凳子,扯掉了床单,掀翻了桌子,柜子上的花瓶被他一挥全碎在了地上,他在卧室里到处乱砸东西,弄的一团糟!那本Jane送他的圣经也被他压在了一地的碎片之中。
   Amma和Heim在楼下听的心惊肉跳的。"哎啊,他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嘛,真是急死人哦!"Amma太太搓着围裙担心的叫道。
   "正常的,"Heim挽住妻子,拍了拍她的肩安慰她,"恋爱的人都这样吧。"

+++
   马车到Brolin镇的时候天已经黑了。Loki让Merlin在村口的石篱边停了下来。
   "需要我等等送你回去吗?Loki先生。"Merlin从马车上跳下来牵过马追上来问他。
   "不用了。"Loki对他微微笑了笑,"把你的马牵回去吧,Merlin。Urgard荒原的夜路也不安全。"他轻轻拍了拍Merlin的肩膀"你的车技还没好的和Gaius一样。"
    他沿着石篱一路走了进去,远处稀疏的光亮和吵闹声指引着他的目的地。他的手杖在石板路上敲的轻轻作响。此时的他已经收起了穿越Utgard荒原的路上对Thor的一切情绪。像只冰冷而狡猾的黑豹,黑色的燕尾绒衣与漆黑的夜色完美的融为一体。
   最后,他看到了他的邀请者。
   喧闹的Destiny(戴斯特尼:命运)酒馆外,Bucky裹着一身同样黑色的短皮夹,一个人站在凄冷的门外。他用打火机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独自抽着。他在等他。
   Loki在他看不见的黑暗中观察了他很久。然后,他默默敲着手杖走到酒馆对面的煤油路灯下,一个刚好可以让对方看到的位置。
   Loki没有走过去,他保持着距离和他对站了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开了。Bucky掐灭烟跟了过来。
    他们一直走到离酒馆不远处一间牛舍后的空地上,在往前就是稀稀的灌木丛了。Loki停了下来,转身等他。不远处牛舍里微微投射出来的暗淡灯光映照出两个人在空地上长长的影子。Bucky礼貌的拉了拉帽檐,把双手插进裤兜里走到他面前。
   "Bucky探长。"Loki勾起一抹无暇的浅笑,清脆的吐出这两个字眼,"我想您完全可以直接来庄园找我的。"
   "呵呵,Loki先生,"Bucky回敬了他一个微笑,"我不是Clint.Barton医生。我不喜欢随便跑到别人的地盘上撒野,我想那是不礼貌的。"
   "您很明智。"
   "您也一样。"Bucky回望了望不远处的酒馆,又看了看安静的四周说到。
   "所以,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想和您谈谈。"
   "该谈的我已经和您的朋友Steve警官都谈了。"
   "我想和您谈的是Steve不清楚的。"
   "哦?他都不清楚我还会清楚吗。"
   Bucky低头轻轻笑了笑,他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叠着的电报,走上前来礼貌的递给他,"也许这能让您清楚一下。"
    Loki没有摘下自己的黑皮手套,他打开描了眼,然后把它扔在地上用手杖轻轻压在了他的脚下。
   他双手押着他的手杖,带着黑皮手套的十指在白色的狼头杖把上轻轻敲击着。他目不转睛的望着对方那张过于安宁的脸,然后他笑了,"呵,Bucky探长,看来您对我调查的很清楚嘛。我倒是低估了您的能力了。"
   "谢谢,我一直喜欢先做好功课。"
   Loki敲击的十指停了下来,一动不动的望着他。
   "别紧张,Loki先生",Bucky笑了笑,他的手依旧放在裤兜里,"在我把它送到Steve手上之前,监狱还不会收纳您。"
   "你以为你真的有那个本事把我送进去。"
   "我没有。但我的朋友再把它交到伦敦的国会议院去给那些议员和女王陛下开开眼,那就难说了。"他故作猜测的分析到,"像Loki先生这种堪比开膛手杰克一样的大魔头,要是公诸于众会怎么样?哦,不对,我说错了,开膛手杰克还远远不能与您相提并论呢,说实话,我一直觉得那破案子有一半是伦敦那群无聊的人炒作起来的。"他故作调皮的挤了挤眼。
   黑豹把他敏锐的绿眼睛收的更深邃了,"你想要什么?"
   "秘密。"Bucky毫不犹豫的直揭正题。
   "秘密?"
   "对。十八年前你创造并带走的那个秘密。"
   loki缓缓的向他靠过来。空地上,黑豹与入侵者无限拉近着搏斗一触即发的距离。
   "你可知道,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了。"
   "不,这不是威胁。这是建议。"
   "既然你自认为这么了解我,就自己去把它找出来,何必来问我。"
   Loki缓缓的蹲下身去捡起脚边的那张电报拍到他胸前,"少拿这一张臭纸来吓唬我。你的筹码还不够。还有,记住,威胁也好建议也罢。比起把它们留在别人嘴里,我更喜欢自己抢回来。所以,你想要咬到我,还是先把自己的獠牙磨锋利点吧。至于你的朋友和你的什么女王大人,替我的手杖问候他们。"
   Loki转身拂袖而去。风吹起他的燕尾黑绒衣在Bucky身后划出一个优美的背影。
  "我会拿出你值得考虑的筹码的。"Bucky在后面大声叫住了他。
   "这么自信?那你就试试。"Loki和着他规律悄动的手杖声潜回了一片黑暗之中。

+++
    一阵强风刮的人头痛欲裂。一双眼睛使出吃奶的劲缓缓睁了开来,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
   好模糊,那双眼睛又奋力眨了几下。虽然只有几下,这股力道也牵起了全身的疼痛。
   Clint.Barton缓缓的抬起手来按住自己疼的快要炸开的头。他使劲的摇了摇脑袋。眼前的一切终于清晰了起来。然后他瞬间吓的往后拼命缩了下。
    此时的他,正半边身子躺在悬崖边上,眼底是一片云雾。刚才只要一不小心再往外动一动,他就可以直接去见上帝了。他蜷缩着靠在悬崖边他所在石洞的石壁上喘着粗气缓解身体的疼痛和惊吓,自己还没有死吗?这又是什么鬼地方?
   "你醒了"。身后一个细细的冰凉女声吓了他一跳。
   "谁?!"
    他警惕的朝石洞里胆战心惊的望去。只见一个女人懒散的坐在石洞里的一块石岩上望着他。她看起来非常美,一双深邃的深蓝色大眼睛瞧着他,酒红色的卷发从肩膀上垂落到胸口。她穿着一身紫黑相间的中世纪长裙,半露出丰满的双峰和开叉长裙下雪白无比的腿。她的玫瑰瓣嘴唇红的像宝石一样鲜艳。她从石岩上跳了下来,慢慢走到他跟前,"这里是Utgard荒原的石谷。"
   "你是谁?"Clint.Barton捂着自己疼痛的肩膀想站起来,但他失败了,他的双腿因疼痛疲软的跟残废了一样。
   "Natasha(娜塔莎)。"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