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With you I am born again 为你重生# 微复联梅林#

Chapter13
   冗长而乏味的绵绵春雨瞬息而至,一下就再也不肯走。时晴时雨的Brolin镇,村外的石楠林和灌木丛在很大程度上挡住了Utgard荒原呼啸着进攻而来的风。偶尔一朵云飘开,太阳照进雨水,雨水又落入阳光,一天就这么反反复复很多次。 不过从这场春季的暖雨中,你已经可以闻到小径边樱草花和蜜蜂迫不及待快要回来的味道。
    Brolin人从来都不打伞,连Utgard荒原的狂风都吹不死他们,还拿那鬼玩意儿来做什么。泥泞的小路上,一辆辆汽车驶离,闪过路边偶尔推着小车回家的村民,将泥水溅到他们的草鞋上引起他们微微一抬头的目送。
    酒馆外停的最近的一辆车也踩着油门缓缓离开了,轮胎勾起一串黄渍渍的水花溅到门檐下站着的某人的皮鞋上。Bucky没有在意,他依旧穿着那日的黑皮夹,独自靠在Destiny酒馆外的门柱子抽着烟,望着门外的一帘雨雾沉思着。
   "呼!这两天酒馆那群扎堆的记者们基本快走光了。给你。"Steve端着两杯热腾腾的咖啡走出来递给他。"你那边有消息来吗?调查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Bucky接过咖啡呷了一口。
   "我这边也没有。"Steve站到他旁边来,一只手插进裤兜里,和他一起端着杯子欣赏起门外的绵绵雨雾,"也不知道还要在这鬼地方耗多久。"
   "嗯。"Bucky交叉起靠着门柱的双腿,往地上点了点手里的烟灰。
    俩人都沉默着品着杯子里的咖啡,在这种前方下雨道路受阻庄园主人又不太欢迎他们的情况下,后方又什么电报都没有。除了原地待命喝咖啡,真的没什么可干的了。
   "Bucky,说实话,有时候我还挺羡慕你这样的。挺好的。"Steve望着门外又一辆开走的车说到,"幸好你当初没和我一起跳进警察厅,而选择一个人单干。现在我们都同样站在这儿,案子破不了,回去上头铁定是要骂的。案子破了,回去有功也还是轮不到我的。"Steve从咖啡杯下叹了口气,"再看看你。这几年神探的名字都上了多少次报纸了嗯?一次佣金都顶的上我三个月工资了。"
   "呵呵,怎么,后悔了?"Bucky也跟着喝了口咖啡。
   "不是后悔,是无奈。"
   "你呀,这么有为大不列颠效忠的匹夫精神。当初毕业就该把自个儿扔印度去,说不定还能捞个几等勋章回来。"
   "我才不会去搅和那种侵略行为。我只为正义效忠。"
   "小心你这话可别被你那老不死的上司听到。"Bucky转过头来微笑着看了他一眼。
   "他估计现在都醉倒在伦敦某个国会议员家太太的床上了。"Steve喝了口咖啡,对这点他真的胸有成竹。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
   这时,雨中一个穿着棕色背带裤的小伙子一手拿着文件,一手拿报纸遮着脑袋向他们这边匆匆跑过来。
   他跑到他们这边来,把手中的报纸和文件递给Steve,"Sir,伦敦那边来的。"
   Bucky也好奇的凑了过来,Steve打开看了眼,把报纸递给身后的Bucky,"看来咱们不用再耗下去了。"
  「Clint.Barton逃婚赴美国,Laufeyson庄园失踪悬案原为虚惊一场」的大标题下,报道了Clint.Barton派朋友向家人带来了自己临走时留下的亲笔信和亚特兰大号的登船船票据以及与未婚妻Kate的定情信物。信中他表示自己实在无意娶kate为妻,又难捱家中对婚期的期望。迫不得已出此下策,借记趁老友Thor.Odinson这次长途出诊的邀请,谋划了这次逃婚计划。信中他还表示了对未婚妻kate和大家的深深歉意,对刻意没有告知Thor__他和kate共同的好友,表示抱歉。说自己一心只想追求自己在医学上的事业,美国是他施展才华的梦寐之地。他也深切渴望自由的恋爱和婚姻。创造属于自己的理想人生。他表示到美国后会与家人保持电报联系。希望家人理解他的不辞而别。
   另一份文件是伦敦警察署和Barton个人发给他们的消案通知,让他们不必再做停留了,立刻带人回来复命。
   "呵呵,贵人家的公子就是闲事儿多。人家随随便便虚惊一场我们就得在全英国最鸟不拉屎的鬼地方白耗几天。"Steve喝了口咖啡,简短的总结了他人生破案生涯中的又一场无事生非。
   Bucky没有说话,他反复把文章看了几遍,继续靠在门柱上抽烟。
   "Tom,你去把车开过来吧,咱们一会儿得撤了。"Steve转过头对那位棕色背带裤的报信小青年说道。
   "怎么,要不要搭个便车?"Steve又转过头来对Bucky问到。  
   Bucky依旧抽着烟想问题,没有回答他。
   那位棕色背带裤小青年刚把车开过来,Bucky就掐灭烟跳进了车里,和刚转身准备回酒馆房间拿文件包的Steve撞了一下,Steve手上的咖啡全洒在了他的米色西装上。
   他抓着杯子无奈的转过身来叫住Bucky,"hey,我说伙计,搭个便车也不用这么急吧。你这是要去哪儿?"
   "我要去法国。"
   "法国?!"
   "对。"
   "你是说现在?!"
   "我先把车开过去拍个电报,让伦敦那边给我定好火车票。"
   "你去那儿做什么?!"
    Bucky朝车窗靠过来,"去破解Clint.Barton的悬案。"
   "可是案子已经破了啊。。"
   "我问你,咱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什么什么地方?"
   "我们现在在哪里。"
   "在英国最鸟不拉屎的地方。"Steve举着杯子摊了个手。
   "对。"Bucky把胳膊靠到窗口朝他偏过来,"作为外人,咱们在这种与外界沟通甚少的小偏镇上,一举一动都被人看在眼里。从对Thor他们的调查中我们得知Clint.Barton是在第二天早上失踪的,前一晚很晚都一直和大家在一起。这一点所有人口供都一致,各种证据表明也确实如此,所以可以排除撒谎的可能性。你想,Clint.Barton是一个伦敦来的外来医师,在这里人生地不熟,Utgard荒原的环境又如此险恶,连我们都只有在白天趁天气好雇马车去。他成天都待在医院里,不是骑手,在这里又没有车,他如何做到在瞒着好友Thor的情况下一个人只身穿过Utgard荒原的险阻,逃过小镇上所有人的目击再跑到郡里乘火车返回伦敦,并在Thor报案和登报之前赶买上去美国的亚特兰大号船票呢?如果是你会挑选这么一个各种因素不确定的时机来确保完成自己的逃婚计划吗?更别说Clint.Barton是个医生,谨小慎微是医生的本能。"
   "这么说倒确实是。可也许是有人一直在暗中帮他呢?也许Thor在撒谎帮他呢?"
   "调查了解,Clint.Barton是在伦敦大晚上接到Thor的电报立即收拾东西赶来的,他当时在圣玛丽大医院的办公室值班,电报里Thor表示自己的朋友生命垂危,所以他直接收拾东西从办公室出发去车站,口信都是叫别人给家里带的。这种突发性行为,他怎么谋划自己的逃婚计划万无一失呢?他的医务秘书也证明他确实是一个人在车站上的车,没有给任何人电话或电报,所以基本可以排除随身带人帮他的可能性。那么,如果是Thor在帮他,他又何必搞的报案登报多此一举呢?他完全可以直接在Clint登船后自己通知他的家人。你看我们去找他的时候,他的黑眼圈都肿成什么样子了。所以也基本可以排除这点。"
   "所以你觉得是有人胁迫他这么做的?"
   "对,但至少也可以证明好的一点,他的生命暂时是安全的。"
   "那我们不是更应该留下来继续找他吗?"
   "这几天Thor带着这村子里的人都快把Utgard荒原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找到,你觉得我们一群外人还会找的到吗?"
   "可是,这和你去法国有什么关系?"Steve不解的问他。
   "我问你,大家都说Clint.Barton是全英国最负盛名的年轻医师,为什么?"
   "因为他9岁就开始在为替维多利亚女王和国王等皇室家族诊病的独眼神医Nick.Fury(尼克.福瑞)膝下学医,刚去世的国王(注:这里指刚去世的爱德华七世,1910年五月逝世,其死后乔治五世继位)在他的成年礼时向其父亲Barton勋爵夸赞他是伦敦最有前途的年轻医师。"
   "那Barton勋爵是什么人,这点你的上司和他走的那么近,你应该清楚些。"
   "嗯。他不仅是英国的国会议员,也人称沟通英法两国内阁交好的桥梁。私下还盛传他有参与两国的军火投机生意。(注:1903年爱德华七世访法促使后来英法协约,两国一直长期保持交好的同盟关系)"
   "那你觉得是什么让涉政颇深的Barton勋爵要让自己的儿子9岁就去拜倒在名医脚下学医而不是培养他走一条和自己一样的政治道路呢?"
   Steve若有所思的想了想,"Clint.Barton很小的时候就意外丧失了母亲。听说Barton勋爵很爱自己的妻子,他希望儿子走一条学医的道路济世救人,勋爵他自己也常常为医学上的一些慈善机构捐款。"
   "那他母亲是什么人?"
   "这点我不清楚。"
   "呵呵,我可清楚。据我手下的人调查,Barton勋爵前后有两任妻子。第一任妻子,也就是Clint.Barton的生母,于Clint5岁时就与Barton勋爵离婚。所以他对外声称病逝的妻子是他的第二任妻子,也就是Clint.Barton的继母__而她是个法国人。"
   "法国人?"
   "对,当年Barton勋爵曾带着5岁的儿子在法国停留时认识了Clint的继母并与之完婚,三年后他的继母意外病逝他才带着Clint回到英国。期间他长期停留在法国,这三年Clint也基本是在法国长大的。一个勋爵要让自己那么小的儿子回来从医,就为了弥补自己对他继母短暂婚姻的遗憾,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可是这和这案子有什么关系?"
   "你忘了Thor是什么人了吗?__法国人。"
   "你是说?!"
   "对,Thor的父亲Odin长期活跃于法国众议院和参议院。游走于议会和内阁。是法国政坛多年来响当当的人物,连他们总统七分决定三分也要听取他的意见。你以为作为"英法桥梁"的Barton勋爵会不认识他?而他的儿子Thor却跑到英国这么一个荒郊野外来隐居,而且他对此还不闻不问。你再想想Clint和Thor的关系,想想我前面提的小Clint从法国回英国拜师学医的事,想想那日Thor为Loki撒的谎。想想我们推测的Clint是被胁迫发回这虚惊一场的猜想__这无非就是一个目的:让我们消案,放过Thor。你不觉得这里面一切大有文章可寻吗?而他们都指向了同一个目的地。"
   "法国。"Steve恍然大悟。
   "对。"Bucky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法国。"
   "所以你现在是打算一个人亲自去查一下?!"
   "当然不是。"Bucky发动了车子,"你和我一起去。"
   "拜托..."Steve做了个无奈的手势,"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来去自由吗?我还得回伦敦交差呢。"
   "那我们就先回伦敦交差啊。然后你请辞要求调派到法国接手,一并帮助我破获法国一起枪支走私倒卖英国的案件。这个也是Barton勋爵前段时间交给我的一个小麻烦。你就和你那上司老色鬼这么说,他听到Barton勋爵必会觉得有利可图。你又是我朋友,那老色鬼肯定会认为你是安插入Barton事务的一支好枪,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会答应的。你成天留在那警察署也没什么用,你这样他说不定还对你刮目相看呢。"
   "可是..."
   "难道你情愿整天坐在那警察厅里喝盖碗茶无所事事,或者今天去帮那老色鬼的哪位情人抓只走失的小猫小狗,明天又去帮他哪个需要拍的马屁调解下家庭纠纷吗。Steve,那不是你。那些也不是你渴望要伸张的正义。现在真正属于我们的机会来了,你要跟我一起走吗?"
   "但是..."
   "Steve!"Steve一下抬起头来,看着Bucky正坐在驾驶座上无比认真的望着他,"来吧,我需要你。"
   Steve毫不犹豫的跳上了车,同他一起缓缓驶离。

+++
   风伴随着毛毛春雨猛烈的肆虐在Utgard荒原之上。Loki背靠着一块荒原上的大岩石疲倦的坐着。蜷缩起一只腿,一只手撑在膝盖上。耳鬓淋湿的黑色碎发被风吹动着贴在两侧,黑色的燕尾绒衣上也浮动起一层晶莹的水珠。
    和Thor争吵之后,他已经像只小可怜的流浪狗被赶出来一样在这冰冷的荒原上游荡了三天了。他看起来既疲倦又消瘦。
   他很累,很想回去,回到Thor温暖的怀抱里。
  但他又无法回去,因为现在的Thor不会接受他。
   突然不远处响起了马蹄声,他惊喜的抬起头来。然后看到来的人之后,他的脸色又更冰冷的阴沉了下来。
   来找自己的,不是他。
   而且是他更讨厌的人。
   骑马的人在不远处停了下来,红发女人跳下马,轻轻牵过马走到他面前来。
   "Loki。"一个凉细细的柔和女声响起,Natasha有些心疼地看着他,"原来你在这里。"
   Loki没有理她。
   "我找了你很久。"
   "你找我做什么。"Loki冷冷地应了声。
   "我担心你。"
   "不需要你来担心,我好得很。"
   Natasha没有回答,依旧站在那里陪他淋着雨。
   Loki转过头来打量了她一眼。她没有穿往日里那身紫黑相间的中世纪长裙,而是穿着一身黑色的骑马装和长靴,酒红色的大卷发也一反常态的束了起来。
   "唷,你这又是去哪里给他办事回来了。"Loki讥讽的轻声说了声,又收回了自己看她的目光,他不屑于看她。
   "我是去给你摆平麻烦。"
   "你什么意思?"
   "我去了趟伦敦帮你解决Clint.Barton的事。"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他,"我没有杀Clint.Barton。"
   Loki抬起眼来冷冷的看着她。
  "当然,他现在也还在我手里。"她补充道。
  "那那个人那边怎么办。你拿什么给他当晚餐。"Loki冷冷的问她。
  "我,"她吸了口气,"我把我们的存货,卡莱尔家的小女儿给他了。"
   Loki一下子跳了起来,眼露凶光。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目前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再去杀人。"
   "她是我的!"Loki咬牙切齿的说。
   "留她就不能留Clint.Barton,你清楚。"
   "那你就杀了他!"
   "杀了他,你和Thor怎么办?你还嫌现在不够麻烦吗,所有人都在怀疑你了。"
   "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解决!"
   "怎么解决?现在连个小警探都可以随便威胁你了。那个叫Bucky. Barnes (巴基.巴恩斯,巴基的全名)的警探已经盯上你了,你准备怎么解决他?"
   "你跟踪我。"
   Natasha没有回答。
   Loki走上前去一把恶狠狠的从面前推开她,他知道她是对的,但他不想再和她再待在一起了。
   "Loki!"Natasha在后面叫住了准备离开的他,"你和Thor,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和他不会有结果的!这点你清楚,早些放手吧。"
   Loki停了下来,没有转身看她,Natasha虽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她懂他。
   "我还没死呢。"Loki嘶哑的说。
   Natasha低下了头。
  "既然你这么决定了,那就早点回庄园吧。"她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马又望向他的背影,"我估计Thor要不了多久也会出来找你的了。"
   Loki没有再理她。Natasha望着他走入风中,冷风吹起他消瘦身影下黑色的燕尾绒衣角,Loki消失在了Utgard荒原一片冰冷的雨雾之中。
   "天注定吧。"Natatsha在心里悲伤的叹了口气。

+++
    五楼的书房里,Thor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钢琴边上。丝丝随风飘来的绵绵细雨在对面砸裂的长格大玻璃上汇聚成雨珠,顺着镶嵌的铅条和裂纹滑落了一层又一层,看起来像一朵绽裂的玫瑰流着眼泪。
    Thor穿着马靴和单薄的白衬衫,他目不转睛的望着玻璃上被Loki砸的绽裂开的玫瑰花,天花板的灰色浪花一次次拍打着他的心,厚厚的马靴感觉不到脚下灰绒毡毯的柔软温度。
   这个房间,现在实在太冷了,冷的让他没有力气离开。
   他的手里紧紧拽着那只碎裂的红珊瑚小乌鸦。他低下头抿着嘴唇看着它。红色小乌鸦重新合起来的眯睡小模样儿还是那么可爱。
   ' Loki把它和那封信那么仔细的收在一起,应该对他很重要吧。'他不禁在心里想到。
   然后,他想起了那封信的内容。 
   Loki的母亲,那女人明知Laufeyson公爵是什么样子的人,却还要把他交给他。这种变相等同于父母双方踢来踢去的行为...Laufeyson公爵曾经对他好吗?Loki这些年...会不会活的很辛苦?
    Thor望着那只碎裂的红珊瑚小乌鸦皱了皱眉头__他被自己的想法刺痛了。
   他站起身来走到窗户边,冰冷,呼啸着一望无际的Utgard荒原,在一帘雨雾中拉下了它深沉的脸,Loki又会游荡在这荒原的哪里?
    三天前Merlin回来告诉他Loki不让他送自己回来,第二天在酒馆和Brolin镇也没有再看到他,他也没有和Bucky警探他们再在一起。Thor听到当时就换好衬衣和靴子想出去找他,可当他走到马房准备去牵hammer时,他又犹豫了。Loki__他可能是杀害了Clint和那些人的凶手,自己找到了他,又能怎样呢。而且他想起了那天临走时Loki对他说的话「我这一去,就暂时不回来了。等我们彼此想清楚了,再见面吧」。现在想起这句话,Thor已经不再生气了。但更难受的是,他觉得悲伤__他怕分手是永远。
   所以,他没有再脱下自己的马靴。
   但他也没有决心出去找他。
   这两天他一直把自己关在这间书房里,这场雨下的越久,他越是难受。  Loki现在一个人无亲无故,Utgard荒原在这种天气下又是这么危险。如今连自己也不相信他,他害怕Loki的身心都会在这无尽的荒原上离自己越走越远。
  "Thor!Thor!Thor你在哪儿!"忽然门外楼里回荡起Amma太太尖碎的呼唤声。Thor把手里的小乌鸦放在钢琴上,关好门迅速走了出去。
    他穿过大厅,来到下楼的楼梯口,只见Amma太太正抓着张报纸疑神疑鬼的犹豫要不要上来,这宅子阴森的还是让她有点害怕。
   "怎么了?"
   "啊!吓我一跳!"她用拿报纸的手捂住胸口,她真的吓到了,"原来你真的在这里呀!"她探头探脑的扶着楼梯往他身后的楼上望了望,"我都找你一天了!"
   "找我?有什么事吗?"
   "哎呀,你快看看这个!!"她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来的正事儿,激动的把手里的报纸递给他。上面的头版大字是Clint.Barton失踪悬案原为虚惊一场的报道。
   Thor抓着报纸的手颤抖了。
  "哎呀呀,我就知道,我的小Loki是给你冤枉的。哪像你说的会是什么杀人凶手嘛!"她怔怔有词的分析到,好像她才是最明智最有远见的那个人似的,"还说什么让我们小心Loki一点,你这是一个恋人该说的话吗!我的小Loki才不会是那样子的人哩!他..."
Thor没有再听她唠叨,一把把报纸拍到她肥胖的胸口上打断了她,急匆匆的往楼下奔去。
  "诶诶!我说你这又是去哪儿啊?!Thor!"她扶着楼梯叫住往楼下狂奔而去的Thor,她今天在这鬼房子里到处找他都快找断气吓断魂了,她可不想再找一次。
   楼梯下方深处传来遥远的回响,"去找Loki回来!"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