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With you I am born again 为你重生# 微复联梅林#

Chapter14
    

   时已近黄昏,金属墨的天空下,一条条阴郁的灰色云雨正迎着Utgard荒原遥远的天际铺天盖地的飞驰而来,灌木丛和石楠在风中摇曳,不时的春雷吻过荒原的黑色大岩石发出可怕的前奏音。昏暗的天际下,Utgard荒原像个扭曲着怪叫着的可怕怪物,吞噬着一切敢于在它舌苔上行走的人。

    一匹棕色的老母马在雨雾中嘶鸣着奔驰,它沿着山坡上那道若隐若现的山线奔跑向荒凉的远方,它好似在流浪,好似在徘徊,但主人有力而稳当的缰绳坚定的拉扯着它 __指引它寻找那夜月光下抚摸它的爱人。

   而它好像都懂。

   hammer表现的出奇的勇敢,阵阵雷声没有吓的它拱起前蹄,狂风拍打着它的脑袋也没有令它退缩。它契而不舍的跑着,跑着,跑过了Utgard荒原的白教堂,越过了Brolin镇的灌木丛,在Utgard荒原上兜了一个大圈。

    最后它实在跑不动了,而他们要寻找的人,也依然没有出现。

    Thor从马上跳下来,牵着hammer茫然的望向四周灰茫茫的一切。冰冷的风吹入他单薄的白衬衣下,让他看起来鼓鼓的。他不知所措的站在一片萋萋的岩草之中,像个迷了路的娃娃,呆呆的。他沙哑的嗓子已经再也喊不动那个人的名字了,他悲伤的垂下了头,几乎带着孩子的哭腔低语了出来:不要离开我。

    hammer轻轻侧过头来蹭着他湿漉漉的脸颊,发出低低的呜咽声。然后它突然嘶鸣着跳了起来,Thor手里的缰绳差点就要拉不住它了。它的前蹄拼命蹬着地面,脑袋不停的向后偏去,Thor顺着它的方向转过身去,心一紧 __寒风中,吹动的黑色燕尾绒衣角身影,Loki就站在那里。

    Thor丢开缰绳,瞬间奔向了他魂牵梦绕的爱人。

   他疯狂地跑到他面前站定,那双闪动的绿宝石又回到他身边了。它正温柔的凝定着他,就在他眼前,几乎那么不真实。有那么一刻,他以为他要永远失去它了。

   而Loki,又何尝不是如此。

   两人的眼睛几乎同时湿红了。

   Loki抬起手来,想去抚过眼前这只傻金雄被树枝擦伤的脸颊,冰冷的指尖刚触痛那脸部的伤口,Thor就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腕。

   他的心颤抖了,他再也不要放开他。

   "Loki,"Thor嘶哑的开了口,他能尝到嘴角眼泪和自己撕破皮肤下血的味道,"你到底,有没有杀人?"

   他哭了,几乎是带着乞求的问他。

   Loki望着他刮破了的嘴角,哀婉的眼神泛起了汹涌的泪光。

   "求你。"他紧紧抓着他手腕的手止不住的抖。

   如果悲剧是注定的,大不了自己就和他一起死在这风中吧。

   哪怕是死,他也不要再放开他。

   因为在他刚转身看到他的一瞬间,他才崩溃的意识到 __其实自己有多么不可以失去他。

   Loki望着这张满是伤痕的脸,湛蓝的眼角弯成一抹悲伤的弧度 __他知道,自己输了。

   他竭力含住眼泪,扯出一个柔软的微笑,"没有。" 

   Thor一下子把他拉入了自己怀中,大束金发垂入黑眉。他的双唇如死般贴入他的薄唇,他的手紧紧揽住了他消瘦的腰身。

   他抱紧他,仿佛要把他融入自己。他忘情的吻着眼前这只离开他漂泊了很久的孤狼,几乎窒息。

   破裂嘴角的鲜血伴随着不断的深入流入Loki的喉咙里灼烧着他的心。

   Loki最终还是柔和的揽住了这只金熊的脖子。不爱他,他真的做不到。

   他好傻。他们都好傻。

   Loki闭上了眼睛,在舌尖与他缠绕的一瞬间,绿宝石流下了眼泪___Thor,我早晚要死在你手里。

   雨雾中,荒原的风紧紧包裹了两个相拥的身影,呼啸着盘旋着袭向天空,预示着不可知的未来。


   +++

     两人湿漉漉的骑着Hammer狂奔回了庄园,一路上,他们的臂腕连同他们的心,都从未离开过彼此。

    一回到房间,Thor就一把把Loki压入了自己柔软的床里,他单膝撑起包裹住胸膛下冰冷消瘦的身体。如同他的爱一样,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一路上撩拨起汹涌而来的欲火。他太过急切的想把自己揉入他。生怕再一放手,眼前的人就会从指缝溜走。

   他撕开Loki湿透的衬衫,双手探入他如白色郁金香般冰冷消瘦的身躯搓揉着。他深情的吻着他,呼吸越来越急促。Loki因为这窒息般的深吻闷哼了一声,他的绿眼睛逐渐水雾迷离了起来。

   Thor的吻情不自禁的顺着他雪白的脖颈下滑,温暖的口腔包裹住了那樱桃花般的蓓蕾。他宽厚的手掌抚摸过亚麻裤衫里冰柔纤细的腰身下滑至内侧时,触碰到了Loki浑身如痉挛般的一丝颤动。

   一道声音如电击般划过Loki的前额,他瞬间睁开了自己快要迷散的绿眼睛!

   「你和他是不会有结果的!」

   「他想不起来,是因为他本质上就不想去记得!」

    话如冰箭般趁虚刺入他的心房,他害怕的一惊!他瞬间睁大了眼睛,猛然抓住Thor要探入他下身的手!

   Thor从压着他耳侧黑发的吻中抬起身来,不解的看着他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怎么了?"

   Loki害怕地睁着大大的绿眼睛望着他,像个吓坏了的孩子,"如果你醒来都不能记得,那我们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Thor望着那一汪惊恐颤动的绿水,他明白了Loki的害怕。

   他温柔的蓝眸扫下一片阴影,轻轻贴住他的鼻息喃了喃:"我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记得,但我会记住,我爱你。"

   我爱你。

   这三个字如柔软的羊毯般瞬间包裹了Loki害怕颤抖的心。那把冰箭被温柔的拔了出来,心口没有流血,也没有疼痛。Loki的眼睛再度湿润起来,接受了Thor的爱抚。

   Thor缓缓的,饶富于温柔的韵律将自己的身心深深埋入Loki被挑拨的汗涔涔的身体。突如其来的痛楚与Thor温暖的心热涌入Loki冰冷的身体里。上火的爱意让他情不自禁的绷紧了身体,双手深深嵌入Thor的肩胛骨。

   Thor被这个逐渐攀升的硷烫躯体引领着一路下坠,下坠...在Loki扣入他背痕的疼痛中和Loki低吟着如海浪般升起的声浪中,他把自己完全没入了两人身下奔腾而下的热泉。

   模糊的意识里,他的脑海如浮荡的虚幻太空,划过电光火石般的碎片,喷泉里温热的气息、头顶水泡里的七彩阳光、被压在手下的白皙臂腕内浅浅的青色血管、席卷而来的哭嚎声浪和坍塌声、焦炭下灰黑的皮肤、大火拼命的蔓延灼烧和如远古祭祀般的啾啾絮语。

   Loki浸湿了他的一汪绿水连同着脑海里的碎片,一起燃烧了起来。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意识越来越混沌,他不得不加快了这股热流冲击的速度,终于,在Loki口中迸发的一个巨浪中,他的意识被拍打着坠入了一片燃烧的血海里。


   那一夜之后,雨过天晴。

   这个春天的第一缕阳光照入雪白床帘下蜷缩着的两人时,Loki正睡的无比香甜。

   他如孩子般沉沉的呼吸浮动过Thor垫着他脑袋的手臂。Thor从后面轻轻抱住蜷缩在他怀里的他,拉过被角遮住这朵白色郁金香裸露的肩骨,用手细心的撩过他鼻尖上垂落的黑发。他望着他沉沉睡去的侧颜,感受到了他均匀的呼吸。他伏下头轻轻吻了他的侧额。

   这天,Thor没有再忘记。

   没多久Loki也醒了,他微微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他感受到了耳朵下Thor温暖的臂腕中脉搏的跳动,他的脚丫子缠绕着自己一贯冰冷的脚丫子,让他觉得说不出的安心。 

   他就这样躺在他的怀里,没有起来,也没有转过脸去看他,任凭Thor吻过他微微半张的眼角,手指在他被窝下的皮肤上乱蹭着图形。

    他想再睡会儿,他很久,或者说很多年没有睡得这么好了。他刚把手伸进柔软的枕头下面,就摸到了一个冰冰的像金属一样的东西,他把它摸了出来。是一个镀金的心形相片盒,周围还镶有一圈美丽的掐丝花边,盒盖上面是一朵凸雕的玫瑰。他把它打开,里面棕色的旧照片上,一头卷发映衬下的Jane笑靥如花。照片上方盒盖里侧还用隽秀的字体刻着I LOVE YOU

    他的绿眼眸沉了下来。旁边的Thor看到了一下子觉得很尴尬,他半撑起身来,从被窝里伸出手想拿过Loki手里的玫瑰相片盒,Loki一下子收紧了握住相片盒的掌心。

  "Loki?"

   Loki翻过身来,把照片盒攥在胸口。他把脸深深的埋入他的胸膛之中,闭上眼睛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个照片盒里的位置,该是属于他的。

   Thor紧紧搂住他,吻了吻他的黑发,他觉得上面有白色郁金香般纯净的淡淡香味,"我和Jane,都是过去的事了。"

  "你爱她吗?"

  "我爱你。"他再度温柔的吻了吻他的额头。

   Loki面无表情地趴在他怀里,"Thor,你当初,为什么会喜欢Jane。"

   "为什么问这个?"

   "我想听。"

   "我们还是别说这个了。"他怕他生气,他怕他难过。

   "告诉我。"

   他顿了顿,"你真想知道?"

   "嗯。"

   他犹豫了一会儿,"那好吧,"他把他搂的更紧了,"那是三年前,我22岁,参加了一场决斗。"

   "你还决斗?"Loki笑了。

   Thor搂了搂他的肩膀,"嘿,我那时在法国经常决斗的好不好。"

   "嗯"Loki把手挽入了他瓣,也抱紧了他。

   "可不幸的是,我那次被一个很厉害的家伙给坑到了。我的左肺边几乎被子弹打穿,后脑勺也不幸磕到了石台尖上。我当时重度昏迷加失血。后来,我母亲告诉我说我昏迷了很久很久,能醒过来简直是奇迹。他们把我送到英国来请那个有名的独眼神医Nick.Fury医治我。我不知道我是怎么醒的,我只记得前方有个诵读着圣经的声音呼唤着我的灵魂回来。然后我就醒了,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看见Jane就抱着那本圣经站在我床边。她看到我醒了,认为是她的祷念拯救了我,欣喜的盒上圣经吻了吻我,那一刻我真的觉得那或许就是命运吧,然后,然后我们就相爱了。"

   Loki的心里有点苦涩,也有些许释然。他没有说话,只是把Thor搂的更紧了。

   "Loki?"Thor也更紧的搂了搂他的肩,"你有在听吗?"

   "嗯"

   "Thor,你相信上帝吗?"

   "相信啊,难道你不信吗?"

   "我不知道。"他从床上坐了起来"我曾经信。"

   Thor跟着他坐了起来。Loki摊开掌心,淡淡的对着它笑了笑,啪的一声关上它,然后把相片盒一抛,以一个优美的弧度抛到了房间前面的壁炉中,金色的玫瑰相片盒淹没在一堆炉灰里。

   "嘿你这是干嘛,干嘛扔了啊,给我我收起来就好了嘛,"Thor急了,"我就知道你会生气的。"

   "我没有生气。"Loki拦住了准备下床去捡相片盒的Thor,"你不用再需要它了。"

   Thor转过头来望着他,Loki轻轻的抱紧了他,

   "因为我才是你的命运。"


    +++

   Clint.Barton一手扶着石壁站在悬崖边,无尽的深渊下吹来劲猛的风蚕食着他的破开的膝盖。他的指甲,脸上,和手臂上全是凝结的血块。他垂下来紧紧握着那把水果小刀的手下,几条被斩断了脑袋的黑红斑毒蛇和一只被刺穿了脑门的灰色鳞甲大蜥蜴正躺在脚边。

   该死的!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这两天他都被那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关在这个悬崖边的石洞内。刚开始他只是觉得这里地势危险而风大,常常被吹的全身肿血一样难受。可是后来他发现,一到晚上,这悬崖下就会有奇怪的东西爬上来,而且是一天比一天恐怖。昨晚要不是他警惕,而且以前学医学解剖时有过这方面的丰富经验,他恐怕就被这几个非正常体型的冷血物种咬死了。

   这两天,他再也不敢睡了。哪怕风再大,身体再疼痛,他也要握着小刀守在这里。因为指不定太阳一落山下面就会又窜出个什么怪物上来,要尽量在它跳上石洞前干掉它,这样他这种弱不禁风的人才有活下来的机会。

    风猛烈的刮着他脏兮兮的脸和胡须,他的衣服也都破了,衣片上挂着沾染着血迹的藤蔓和植物的毒刺。他目不转睛的警惕着脚下白茫茫的一片,英国的荒原怎么会有这种地方?下面又会有多深呢?从这里望过去,你可以隐约看见对面凹凸不平的悬崖壁,因为角度有限,他也望不到悬崖上面的景象。但从上面也是白茫茫的一片来看,自己所在的石洞应该是处于这个崖谷垂面比较中间的地带。

   他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时,石洞里面那块大石岩后的石门打开了,他猛的转过身来。紫黑相间的开叉中世纪长裙下,一双雪白的腿迈着沉稳的步调向他走来。

   Natasha撇了眼他脚边死掉的毒蛇和蜥蜴,"哼"她红宝石一样的玫瑰唇勾起了一个冰冷的微笑,"我还说来给你收尸呢,看来你还挺有两下子。"

   "你他妈再迟来两天恐怕就只有在这些怪物的肚子里去给我收了。"他一脚愤怒的把脚边的毒蛇和蜥蜴踢到她面前,"你都没告诉我这鬼地方他妈还会有这些东西!"

   "不告诉你又怎样。"她的声音听起来又凉又细,"注意你的态度,别忘了,可是我救了你。没有我,你以为你能逃的过Loki的手掌心。"

   "你若是真想救我,就他妈不会把我关在这里!"

   "我救了你,你的命当然就是我的。"

   "你这是什么鬼逻辑!"

   "好啊。"她轻蔑的仰了仰头,走上前去把他一点点逼到悬崖边,红宝石一样的艳唇就要凑上他的鼻翼,"你想离开,现在就可以走啊,我可没逼着你留下来。"

   Clint小心翼翼的偏着头望了望身后的深渊,"你这女人,你真是疯了!"

   这时Natasha一下子伸出手揽住了他向后偏的腰,另一只手往他耳后一抓,一只手腕粗的紫毛毒蛇瞬间卷住了她白嫩的手臂__它差点就咬住了Clint的后颈了。

   她把他拉了回来,把手一甩,紫毛毒蛇一下子被巨大的力道又拍入了深渊下的云雾里。Clint.Barton吓的瞪大了眼望着她。

   "现在我算救了你了吗。"她开心的冲他笑了笑。悬崖的风丝丝吹起了她左脸边的酒红大卷发。

   Clint.Barton吓的下巴都掉下来了。

   Natasha淡定的走上前去,冰冷的手指滑入他握着小刀的手掌心,她拿过了那把他曾拿着去刺Loki的水果小刀。

   她把她拿在自己雪白的手里掂了掂,然后她笑了。

   "以后别用这蠢玩意儿去对付你的敌人了。"她轻轻把它望身后一扔,小刀掉在地上弹出了悬崖。

   "你干嘛?!"没有这把刀护命他今晚可能真的会死在这里。

   Natasha从背后披散的酒红大卷发下掏出一把她背着的大弓箭递给他,"用这个。"

    这是一把非常精美复古的中世纪刻龙纹镀银大弓,全葆浆让它看起来历史非常悠久。上面还挂着三把银箭,每支都卷着一大圈旋纹银丝,可以在远程射出后回收。锋利的箭头下方还围绕着一圈刺一样的开花薄刀片,Clint轻轻用手触碰了一下,指尖的皮肤瞬间划破冒出了鲜血。

   他惊讶的抚摸着这只优美的弓箭,一下子就对它爱不释手。

   Natasha又从两侧的腰后掏出了两把不带鞘的银制匕首,同样是无与伦比的精美与锋利,"还有这个。以后你练习用它们。"

   Clint接过匕首,微微震惊的抬头看着她,"为什么给我这个?"

   "因为它们才能真正保护你。"她拂过左脸吹开的红发向悬崖下望了望又看向他,"这是个不错的练习场所,它会逼着你很快成长。相信我,你会很快喜欢上它们的。"她望着他手里的弓,漂亮的脸露出了一个真诚的微笑。

   "什么?!我还要留在这里?!信我也按你说的写了,你事儿也办成了,还不可以放我走吗?"

   "当然不可以。"

   "为什么?!"

   "因为我救了你,你就是我的了。"

   "........."

    她转身向洞内岩石后的石门走去,把门边的篮子踢到他面前,"吃的都在这里了。用餐愉快!"

"Clint!"

他一下从脚边的篮子下抬起头来看着她。

"好好活着,我三天后再来看你。"

她的微笑消失在了缓缓闭上的石门后。


   +++

   凄冷的午夜伦敦,泰晤士河畔的一排排屋顶在浓雾中拉下了它们深黑色的帷幕。一辆四轮马车沿着河畔的阴冷路面在雾气弥漫的夜色中飞驰。车窗外可以看见平静,宽阔的泰晤士河在路灯下向后闪去。 

   Steve.Rogers望着微光下快速后退的河面,手里紧紧攥着他的调职申请,他的心情有点复杂。

   马车很快到了伦敦火车站,Steve检过车票后沿着空旷的车站快速向前方那个唯一亮着的明亮站台跑去,夜风向后吹开了他卡其色风衣的双翼。

   他气喘吁吁的登上火车,望向午夜空旷的车厢,直到在最后一排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黑夹克身影才松了口气。

    Bucky.Barnes斜靠在红色绒面的车座上向他打了个响指。Steve缓缓走过去,放下公文包对着他坐了下来。

   火车缓缓开动了,他再迟一分钟就要错过今晚去法国的最后一班车了。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Bucky淡淡的笑了笑,把咖啡推到他面前。

   "嗯。"他一边端起杯子大口的喝起来,一边把调职申请递给他看,"已经办妥了。他确实如你所说,对我主动提出的调派请求非常满意。"

   "很好。"Bucky翻着看了看。

   "对了,"他放下咖啡杯,"我还去打听了一下,报纸上说的那位给Barton家送Clint临走亲笔信的朋友,就是Clint.Barton的老师__Nick.Fury。"

   "很遗憾我比你打听的更深,"Bucky从他的调职申请下抬起眼来,"Nick.Fury在去送Clint亲笔信的前一天晚上,曾有一位红发女子造访他。他家的仆人说那红发女子长的相当漂亮,因此印象深刻。他们老爷曾在那晚与那女子在书房彻夜长谈。"

   "真的?那你查到那女人是什么来头了吗?"他好奇的凑上前来。

   "没有。"他淡淡的说,"我的人也查不到。"

   火车闪过凄冷的夜。Steve凝视着窗外的一片漆黑,他的手不安的把弄着咖啡杯的杯壁。

  "Bucky."他突然对他转过头来。

  "嗯?"Bucky还在翻着手里的资料。

  "你可知道你要查的都是些什么人吗。"

  "我知道啊。"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为什么突然如此热衷于Clint.Barton的这个案子。"

  Bucky盒上了手里的一堆白纸抬起头来,只见Steve正无比严肃,认真的望着他。

  "难道你不希望查个水落石出吗?"

  "我当然希望。只是,只是我想确定一下。"

  "确定什么?"

   Steve握紧了抓着咖啡杯的手,"确定你不是有什么其他目的。"他放低了目光,"因为你要查的人,都是可以像捏死蚂蚁一样让我们丢掉性命的。"

   Bucky望着他,然后他从红绒软椅上坐直了身子,从桌面上伸过手去握住了Steve紧握着咖啡杯的手。

   "你保证,你没有什么瞒着我的目的?"

   他握紧了他,"我保证。"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