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With you I am born again 为你重生# 微复联梅林#

Chapter16
   在摇曳不定的灯光下浮动的香榭丽舍大街,宛如塞纳河上一条游移的发光水母带。夜裘的包裹中,钻石般璀璨跳动的光晕昭示着午夜的降临。
   Steve.Rogers扶额靠在副驾驶的敞篷车窗边,任凭夜风在擦过飞驰的车体时顺道抚平他紊乱的心绪。车窗外,黄昏褪去后的巴黎变的多么神奇啊,完全不似它白天时一副法国处女般恬静温婉的样子。现在的它看起来像是蒙上了一层面纱,发着似真实假的光。一切都涂上了一层梦幻的色彩,却又变的无比活跃。
   车外,房子浓重的黑影下,高频率闪过的明亮大玻璃窗里歌舞升平。偶尔一个缱绻的黑影趴在窗台上,对着无意路过的你吐出串烟圈或者飞个吻,欲擒故纵地勾引你去遐想魅惑黑影下藏着怎样的秘密。而Steve和Bucky,他们现在要去探秘的,正是巴黎夜色下无数耀美窗口中最明亮的那颗钻石___红磨坊。
   凉爽的夜风将他抹了焗油的金发吹得更为立体而有型,配上他丝绒蓝领结上古希腊雕塑般白皙的额头,Steve一改往日警探时质朴的小市民形象,变的如阿波罗般英俊迷人。不过他微微蹙起的眉头表明了他的心思显然不在这个上。相反,他还感到有点厌恶又无可奈何。首先,他对今晚去参加这场妓女与嫖客的狂欢舞会是否能收获有价值的信息表示担忧。其次,他对自己这身花去了三个月薪水租来的蓝丝绒高级燕尾礼服表示忧愁。不知道是出于怎样的自尊心,他坚持要自己掏腰包支付这套Bucky为他选的礼服。虽然他自己也承认自己穿着这套衣服确实有些许Bucky口中所说的惊鸿之美,不过预支上三个月薪水就为了租件衣服来穿一晚上这种奢侈行为对他来说还是平生头一次。自己那上司老鬼对于这次调派可是分款未拨!尽管Steve也清楚那老色鬼更愿意把钱花在他的一堆情人身上而不是自己身上,但看到Bucky坚持为他们这次法国之行的车费,食宿费,以及他们现在开着的这辆旧布鲁厄姆租金掏钱时,他的心里还是莫名的很不好受。他把手里的银色伯爵面具捏紧了。
   开着车的Bucky不时转过头来望向他的侧脸。
   他的心思,他都懂。__因为Steve总是把心里的一切都写在脸上,至少在自己看来是。
   "想什么呢?"他还是故作不懂的问他。
   "没什么。"Steve依旧胳膊盹儿支着车窗吹着晚风。
   "你还记得中学成人舞会上那会儿,我从舞池里抢走的那个和你跳舞的女伴吗?"
   "哦,你是说佩姬,记得啊。她当时还是对面女子军校的校花呢。"
   "是啊,我记得你那时可没少追她。我那次那么当着大家的面从你怀里抢走她,你有恨我吗?"他转过头来微笑着问他。
   "当然没有啊。"他轻飘飘地说,"你那时不是咱男高的校草嘛,其实你要是先邀请她,她也不会和我跳的啦。"
   "呵呵,你错了哦。我早就赶在你邀请她之前邀请过她了。她也没答应和我跳,那时我就知道她是真的喜欢你。"他打了个方向盘沿着路牌转入了蒙马特村。
   "真的?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你喜欢她吗?"他惊讶的转过头来。
   "不,我从来都不喜欢她。"
   "那你干嘛那么做?"
   "怎么,你不喜欢这个恶作剧吗?"
   "喂!你的恶作剧可害得我一晚上丢尽了脸面没女生愿意和我跳舞呢!"
   "所以今晚带你来补起呀!我欠你一支舞,今晚还给你,也算对得起你这身衣服的价钱了。"他转过头来冲他咧嘴笑了笑。
   Steve突然心里一颤,这是他穿上这身衣服的几个小时以来第一刻觉得不想脱下来还回去。
   "当然我们也还有正事要办。"他说着从车前的空架上拿出两张从报纸上剪下来的照片递给他,"咱们进去后最好还是分头行动。Tony.Stark我来应付。介于你不太喜欢这种场合,我需要你帮助前你就先自己随便逛逛吧。搜搜有没有关于Odin或者Stark的额外信息。呵呵说不定运气好能撞上他本人面具掉下来呢。若是今晚顺利咱们两人还可以来支双人康康哩!(一种大腿踢的很高的交际花三流舞)"
   "别开玩笑了。"他盯着照片说道,"这两个哪个是Stark?"
   "长的比较骚富的那个。"
   "......."
   Steve瞄了眼照片上那个端着威士忌的黑发男人手上的大黑金刚扳指__该就是他了。
   "看起来很年轻啊。"
   "嗯,Stark家的家族继承人,法国头号军火商,垄断了百分之九十的马赛海港贸易,外加巴黎头号深潜水基佬。"
   "基佬?!你怎么知道?"
   "直觉。"
   "直觉?你别告诉我你该不会也是..."
   "我不是。"他快速打断了他,指了指太阳穴,"我这里职业直觉一向很准。"他又指了指Steve,"所以你要小心他了。"
   "......我..."Steve刚想说点什么,突然一个酒瓶砰!的砸到了他们的车门上。
   他转过脸去,只见一辆比他们昂贵的多的漆黑敞篷车上,几个头戴鲜亮羽毛面具,穿着亮片抹胸裹裙和半垂艳粉皮草的女人醉醺醺的对他们比着中指开过。其中一个高举着酒瓶欢呼的女人还直接来兴地朝被甩在后面的他们半拉下了大肉球一样的胸脯,车里男女发出一阵轻浮的大笑声。Steve顺着前面这伙人车的爬坡小道一路望去,然后他看见了那个在一片喧闹的花灯中旋转的红色大风车__红磨坊到了。

    他们上了一段爬坡小道后,在靠右一间酒馆外的一块平地处停了下来。Steve下了车,Bucky绕过来细心的帮他理正了揉折的领结,"你知道我当年为什么还是能从舞池里抢走佩姬吗?"他一边抚平他的领结一边装作随意的问他。
   Steve耸了耸肩,"因为你终究还是比我帅。"
   "不是。"
   "那是什么?"
   "因为我和她打了一个赌。我赢了,她和我跳。"
   "赌什么?"
   "赌你不爱她。"
   "你?你怎么知道我不爱她了?!"
   "直觉。别总是骗自己了Steve,你连抢回她的欲望都没有。"
   "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跟我说这个?"
   Bucky停了下来,把手揣回了裤兜里,抬起头来望着他。眼前的这个傻小子还是像当年一样傻,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现在看起来有多美,"因为红磨坊,会勾起一切人内心最本质的欲望,你也不例外Steve。"
   "怎么你担心我和那些妓女上床吗?"Steve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多虑啦伙计。"
   "不。我是担心你迷失自己。"
    Steve微微诧异的看着他。Bucky的眼神从来没有这么...不自信过。__他的眼里闪着忧虑的光。
  "Steve,你还不够了解自己的心。很多东西你并没有从心里去认清它。倘若你迷失了,就想想那次的毕业舞会。记得回头看看我。因为我会永远跟随你,在你迷失的时候帮你作出清醒的决定。"

+++
   两人沿着上坡小道一路向红磨坊走去。一路上,两边的酒馆站满了各种各样的舞女和妓女。这些女子三五成群的靠在酒馆门角的昏暗处。她们有的形态圆润优美,有的高挑消瘦,有的体态丰满肥倦。或是打扮成希腊神话中的金发仙女,或是打扮成阿拉伯小姐,犹太美人,有的还扮作西班牙女郎和印度女神。但此时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盯着路过的他俩。尤其是Steve,一身蓝色丝绒燕尾服的他像个阿波罗一样走入她们的眼里__不仅是猎物,也是梦中情人。
   她们或是抚弄着胸口,或是舔舐着上唇性趣十足的打量着他,有几个甚至还恶趣味般的直接大笑着冲他掀起裙底。不过Steve对这一切似乎都无知无觉,整条街的劣质花香,衣香,肉香和熏天的酒气已经快让他喘不过气来。
   而他,当然不会知道,自己就是现在飘过这条街道最浓烈的一抹蓝毒__摄人心魂。
   而Bucky,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他们在旋转的霓光红色大风车下停下来戴上了面具。在戴上面具的时候,有那么一刻,Steve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他仰头望去,星幕下,一个端着酒杯,戴着黑色德古拉面具的身影在他抬头的一瞬间消失在了风轮下的露天阳台边。
    刚一进门,就有一个肥胖臃肿,穿着一身黑羽毛裙的女子端着酒盘向他们走来。她看起来活像一只掉进染缸的肥鸭,"来杯午夜蓝毒吗?先生们。"
   Steve和Bucky各拿了一杯。冰蓝色的?一尝,好烈!
   "龙舌兰?"Steve有点惊讶的对Bucky说。以前他只有在陪Bucky参加一次伦敦高级酒会的时候有幸喝过这种酒。(注:这里是一种龙舌兰调配酒,类似于今天的鸡尾酒。但那时龙舌兰在欧洲还并不普遍,很多要靠美洲陈酿进口。加之这种鸡尾调配,所以Steve感到惊讶不足为奇。)
   "看来主人果然身价雄厚,待客不菲。"Bucky说着也跟着喝了一口。
   "欢迎来到蓝毒之夜!"黑肥鸭打趣的半蹲着摆了摆自己的大胸离开了。
   "那咱们一会儿见。"Steve说着准备按约好的分头行动。
   "Steve!"Bucky一下抓住了他的手臂,"记住我和你说的话。"
   Steve望着他。
   "嗯。"最后他还是笑着拍了拍他抓住自己的手。
   Bucky放开了。
   蓝色的"银面伯爵"消失在一片拥挤的人群中。
     Steve擦着入口拥挤的人群一路向大厅走去。当他走进宴舞厅,站在舞池的边缘时,他还是惊呆了!
   这里真是恍若隔世一般,整个舞会像一个巨大紫帷幔包裹的奇妙球体。抬头望去,一层层的观舞包厢盘旋着直到大厅顶端水汽笼罩的巨大水晶灯,为整个舞池折射出淡淡的光辉。红幕下的大舞台上,花团锦簇的姑娘们穿着魔术胸罩和花边长裙,放荡的高高抬起她们的大腿,在欢呼中大笑着张开红唇,扭臀摆腰。大舞台周围还有三个移动的圆形小舞台,由小丑们推动着游走于整个舞池,肥光满面的啤酒肚先生们戴着面具围过去亲吻台上舞女们漂亮的脚踝,把口水喷到她们的胸脯上,趁她们游走时将手伸进她们的屁股里。舞池中男男女女伴着狂放的音乐节奏像鳗鱼一样神经质的扭动着。整个眴焕的舞厅充满了脂粉,酒精和圆滚腿肚子的味道。连彩幻的羽毛和玫瑰都沾染上了汗香味。
   午夜蓝毒__是享乐者的天堂,也是道德家口中肮脏下流的噩梦。  
   Steve真不敢相信这些面具下一张张好色之徒的嘴脸会是Bucky口中所说的法国的政要和大人物些。不过一想起他的上司老色鬼背地里干的那些不要脸的事,他也就明白了午夜蓝毒为什么会是假面舞会的原因了。他突然对这舞会的主办人__那个叫Tony.Stark的钻石王老五产生了强烈的厌恶感,因为他也一定和他的上司老色鬼一样,不是个好东西。
   Steve觉得头晕目眩,他不耐烦地推开那些往他身上蹭的舞女的大胸,端着酒走到舞池边缘一个比较安静的偏高角落,背着裹上金绸缎的大柱子搜寻同他一起进来的Bucky的影子,然后他一如既往熟练地捕捉到了他。__那个穿着笔直黑西装和硬挺白衬衫的身影,正带着白色的宙斯面具,端着酒杯热情出色地与人交谈,一点点靠近他要寻找的目标。即便是在这种烟花之地,Bucky的背影也一如既往的优雅迷人。他俩隔着长长的舞池,Steve一下子觉得他和自己还是离的很远的,不止是事业上。
   他背靠着柱子叹了口气,再度抬起头来时,他发现离Bucky不远处,一个穿着黑衬衣和黑马甲,打着红领结的男人正端着酒杯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是刚才露天阳台边的那个戴着德古拉黑面具的男人。 
   Steve确信他是在看自己,因为他站直了回看他时,对方的目光在随着自己微妙的动作移动。这时,对面舞池,德古拉旁边,一个穿着红色亮片抹胸长晚礼裙,带着紫水晶钩花美杜莎面具的女人注意到了他俩的对望。她走到德古拉面前,顺着德古拉的目光望向Steve,并轻靠着德古拉的肩膀对他微笑着耳语了几句。德古拉笑了,他举起杯子来,礼貌的朝对面的Steve做了一个敬酒的姿势转身离开。Steve不知怎么的,他也情不自禁的举起杯子回敬了他,这不像他一贯的作风,但他的确产生了一股冲动__他想认识这个人。
   Steve走到舞池边一个安静的吧台角落做了下来,又要了一杯龙舌兰独酌。这时他的后面传来了两个人鬼鬼祟祟的低声交谈。
  "哼!Odin那个混蛋!勾结该死的Stark逼我给他们投票,害得我在县议会名声扫地,荡尽家产!妻离子散!活该他绝后,养了那么一个疯疯癫癫没出息的儿子!"一个声音恶狠狠地说
   "嘘!你小声点儿,你不要命了吗?!"
   "我下地狱也要拉Stark一起下!我今晚就是来给他点颜色瞧瞧的!"
    Steve刚想转过身去看看是谁,就不幸与刚才门口遇见的那只来端酒的黑肥鸭撞了个正着!一托盘酒全洒在他的蓝丝绒礼服上。
   "噢!对不起!"
   "没事没事。"他一边接过惊慌失措的黑肥鸭手里递过来的纸擦起来,一边抬头望去,可惜那两个身影已经警惕的消失在了人群中。
   "先生!您这身衣服看起来价值不菲,您快去后面的更衣室脱下来用清水擦擦吧!我真的很抱歉。"
   "没事,你忙你的吧。"他一边安慰她,一边向她手指的大舞台后的更衣室走去。她说得对,这身衣服确实价值不菲,他可不想再为它赔上六个月的薪水。
   他迷迷糊糊的穿过弯弯曲曲的帷幔走到一间没人的化妆室。镜子的一圈灯泡下,桌上乱七八糟的摆满了各种舞台道具,染色羽毛,假珍珠和假红宝石,旁边还挂着一衣架子五彩斑斓的衣服。他瞅了瞅没人,就把外套脱下来,用干净的手帕沾着桌上一个玻璃杯里的清水擦了起来。
   他一边擦着一边想起刚才听到的那两个人的对话。那个人说要收拾Stark,而Bucky去找Stark弄不好会出什么事,他觉得有必要赶紧擦完去找Bucky,他有点担心他。
   咚咚咚!
   他正想着、门后响起了敲门声,他慌张的转过身来,只见一个穿着红色抹胸亮片长礼裙,戴着美杜莎面具的女人正婀娜地靠在门口看着他。是刚才和那个德古拉在一起的女人。
   "你闯进了我的化妆间。"她用沙哑而性感的声音淡淡地说到,摘下了自己的面具,一头飘逸的金发紧随着瞬间滑落了下来。
   "不好意思我..."Steve刚想开口道歉就一眼认出了她__她就是那个在Hogun办公室见过的脱衣舞娘,那个叫Pepper(佩珀)的女人!
   现在的她换了装看起来高贵许多,真的有一种同她面具美杜莎一样迷乱的美。
   "是你?我见过你,你是..."
   "Pepper.我是Tony.Stark先生的私人秘书。"她走进来卸下耳环,"同时也是红磨坊的台柱。"她微笑着看向他。
   Steve不知该说什么好。他为自己乱闯入别人的更衣室感到尴尬,同时也对这个女人有了点好奇,因为现在的她看上去非常温和优雅。
   "你的衣服这样擦是擦不干净的,我...."她刚想说什么,一群舞女就嬉笑着被赶了进来。她连忙从旁边的衣架子上拿下一顶大波假发给他套上,转过身去挡住了他。Steve紧张的藏在她背后一动不动。
   "你们都给我快点儿!"紧随着忙碌的舞女,一个男人跟着走了进来,"小辣椒你磨蹭什么呢?该你上台表演啦!"
   "马上就好。我什么时候给你缺场过,Banner(班纳)。"她微笑着调皮地说到。
   "你身后是谁?"Banner刚想走过去,就被Pepper挡了回来。
   "是玛丽,她刚伺候完公爵,准备换衣服。"
   "那还不赶快让她换了,赶紧上场。"
   "玛丽,你还不快换!"Pepper偏过头来对他故意大声呵道,"别以为伺候了公爵就可以赖着不用表演了,我跟着Stark大人还不是一样要上台。"
   Steve只好赶紧从旁边的衣架子上抓了一件大裙袍套上换了起来。就在他无奈地埋着头,拉着胸前裙子该死的盘扣时,他突然看到桌上盛满了珠宝的首饰盒盖里贴着一张旧的黑白照片。第一眼看到时他没注意,然后他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他把它从盒盖里拿下来再细看时瞬间惊呆了!他翻过照片后面去读日期,吓得差点瘫了过去!
   "喂,你们快点儿!快点儿!都给我上台!"后面那个叫Banner的男人不高兴的大声催促着刚换好衣服的舞女们登台。
   Steve只好赶紧把照片悄悄塞进大套裙下的衣兜里,连同着Pepper一群人一起被赶上了台。

+++
   Bucky无聊地一边微笑着到处同别人寒暄,一边隔着面具搜寻着Tony.Stark的身影。
   然后他看到了不远处前面舞池边那个端着酒杯,戴着红领结的德古拉面具,他端着酒杯的手上戴着和照片上一摸一样的黑金刚大扳指。旁边还有一个戴着凯撒金面具的小黑发个子正低声同他说话。于是他从后面悄悄地靠近了他们。
   "伦敦那边已经派人来盯上我了!"金面凯撒咬牙切齿的低声向德古拉抱怨道。
   "别急嘛,Hogun。"德古拉平静的喝了口酒,望着舞台。
   "我能不急吗?!我可不想去巴士底狱蹲着!Barton那边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和他说好了嘛!"
   "这其中必有蹊跷,你真的确信他的那个手下是他派来的。"
   "他给我看了手续,应该不会有假。"
   "你别慌,我明天去找Odin谈谈,拍封电报去问问。你明天先暂时不要去上班了,请个假,来Banner这里躲一下。"
   "最好不要出乱子!"Hogun愤愤地低声说到,他刚想继续说什么,整个舞厅就发出一阵欢呼声!大家都抬头朝大舞台望去。一眼就看到了Pepper和她搞笑的新搭档玛丽正卖力地跳着康康舞。
   Bucky也从Stark他们身上转过注意力来,当他看到台上漂亮动人的Pepper旁边,那个健硕的多的,没穿好的裙子半拉着,不安的正随着Pepper抬起搞笑舞步跳舞的"玛丽"时,他还是瞬间震惊的握紧了酒杯。__Steve,他没穿好的大裙子上还露着他的蓝领结。他永远不会认错他。
    台下,大家都被这个叫玛丽的神经病一样的乱舞步逗笑了。吸引来的注意力甚至超越了身旁的Pepper。他英俊漂亮的脸在假发下看起来既恐慌又不安。台下倒是一片欢呼大笑声,有几个开心过头了的观众还直接把魔术胸罩脱下来扔到了他脸上。
   "您跳的可真好啊!哈哈哈哈!"
   "快滚下去吧!哈哈哈哈"
   Pepper在旁边一把抓紧了想扔下假发套开溜的他,抿住嘴唇对他低语到,"别怕,快完了,坚持住,算是帮我。"Steve想起Bucky的任务,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跳。
   "这是哪儿来的村妇啊!"Hogun向不远处的Banner打了个响指,对方挤了过来,"这谁啊?跳成这样?"
   "我也不清楚,叫玛丽的。"Banner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回答道,"Pepper说是她的新舞伴。"
   "她可真有个性。"Stark目不转睛的望着台上的Steve认真说道,口气里完全没有嘲弄之意。
   Hogun和Banner都惊讶地转过头来望着他。
   背后的Bucky听到了也转过头来望着他。他看到了Stark眼里的那丝情愫,同自己看Steve时一样的情愫。他握紧了酒杯。
    这时,台下突然发出了一阵唏嘘声。"玛丽"挤破了高跟鞋摔倒啦!
   Bucky刚想放下酒杯冲上前去,旁边的Stark比他更快的移动下了舞池。
   Bucky被逼无奈地停住了,他现在能不暴露自己就最好不要暴露,以免耽误大局。
   但当他看到Stark快速冲上舞台帮Pepper扶起Steve时,他的心还是沉了下来。
   Steve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德古拉,心里突然一颤。
   "别害怕,镇定点。"Stark微笑着安慰他。声音无比温暖。
   那一刻,听着眼前这个面具下的陌生人这么说。他真的觉得不害怕了。
   台下的Bucky颤抖地握紧了酒杯,「Steve,回头看,看看我。我在这里。」
   但Steve并没有看他。
   哪怕隔的如此之近。
   他看着德古拉。
   为了圆场取悦宾客,Stark让"玛丽"脱掉高跟鞋,踩着自己的皮鞋像跳舞似的转了几个圈转下了舞台。
   Stark的舞步很美,很稳。台下发出一阵欢呼的鼓掌。
   那一刻,Bucky觉得心里失去了什么。
  自己守了那么多年他的第一支舞,到头来,还是迟了一步。
   和他跳的,终究不是自己。
   Steve在台下放开了德古拉。
   "谢谢。"他目不转睛的望着德古拉说,眼神依旧没有看向Bucky。
   "不客气。"德古拉的笑是那么温和。
   正当他想问德古拉是谁,可不可以摘下面具时,不远处游移的三个小舞台突然同时爆炸!
   德古拉一下子挡住Steve扑倒在地!把他保护在了自己的怀下!
   人群瞬间尖叫着四散开来!
   Bucky手里的酒杯碎在了地上,烟雾中他冲了过去,拉起Steve瞬间往门口奔去!
   Steve担心的望向身后半爬起来望向他匆匆离去的德古拉。Steve被迫松开了紧握他的手,被Bucky拉着奔离了红磨坊。

    他们随着人群一起冲出来,一口气跑到了他们停车的酒馆空地边。
   "你没事吧?!"Bucky一把担心的抓住他气喘吁吁的肩膀,"对不起。"
   他的眼里闪着冲动的光__他怕失去他。
   他刚想鼓起勇气拥抱他,Steve摆了摆手推开了他。他气喘吁吁的从大裙子下的衣兜里掏出那张偷来的照片递给他,"别管我!你快看这个!!"
   Bucky接过照片,然后当他看清楚后他也惊呆了!
   他震惊无比的抬起头来望向他!
   黑白照片上,是一群人在红磨坊舞会的合照。Tony.Stark,Pepper,Hogun,banner都在上面。而中间,Tony.Stark两旁笑着搂着他的。___正是Thor和Loki!
   而照片的背后,清楚的写着1892年!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