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With you I am born again 为你重生# 微复联梅林#

Chapter25
夜。一条橘黄色的光带从铁皮车厢的玻璃窗口倾泻出来,洒在昏暗的站台上。无数冰灰色的雨线下泻四溅,顺着发光的玻璃窗下流到铁轨上,好似流泪的告别。
Steve在后面紧贴着Bucky的脚步,一路沿着空旷寂寥的站台向着远处橘黄色光带笼罩的晕团走去。
耳里传来雨打在车站长廊铁皮檐的啪嗒声 __巴黎,终于在他们即将离开之际迎来了这个春天后的第一场雨。
前面的Bucky已经撑起伞,准备走入那团橘黄的光晕,Steve不由地放慢了紧随他的脚步…
他真的要离开了。因为Tony向他抛出的那个他可能永远也没有办法回答的问题。
留下来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他不回答他,Tony也永远不会告诉他。
他只能选择离开,因为Bucky也主动提出了放弃:他们该回英国了。
来到站台边,Steve不由得停了下来。
望着那雨水川流的橘黄玻璃窗,他忽然觉得有点想哭。他从未想过自己离开时会这么舍不得,因为Tony,因为他知道Tony希望他选择爱自己。

前面刚走入雨中晕团的Bucky也停了下来,他转过身看见Steve不走了,站在长廊边呆呆地望着火车和自己。
他撑着伞走了回来,接过了Steve手里的行李,“Steve,我们走吧。”
Steve望着他,微笑着轻轻点了点头。
但Bucky知道,他的心并不真正在点头的决意之中。
他看见了他金发下闪动的留恋,心里浓浓的失落不禁又浸染地深了些。
他终于愿意为了他放弃自己的坚持,但眼前的人似乎并不是那么想走了。

Bucky走上前轻轻把他揽入伞下,抓回了他的心绪,“走吧,Steve。你说过我们永远不会离开彼此,现在也该是我们离开的时候了。”
Steve回过神来,脚下铅块一样的沉重被Bucky硬生生扯断了。
是的。他说过他永远不会离开他,所以他现在必须离开这里了。

两人打着伞走入车前橘黄色的光团,抓着机车台阶上冰湿的铁扶手准备上车。
“Steve!”
突然,后面车站长廊里一个漆黑的身影远远地叫住了他。
Steve在台阶上停了下来。
Bucky伞下揽着他的手不由得收紧了。
只见一袭红裙打着黑伞慢慢从昏暗的长廊走入眼前的光晕,站到了他们面前__是Pepper。

Steve微微有点吃惊,“Pepper?你怎么来了?”
她从伞下抬起头看了眼他身旁的Bucky,又望着台阶上的他轻轻地开了口,“Steve,你要走了吗?”
Steve无奈地点了点头,“对不起。”
他帮不了她。
Pepper抿了抿嘴,失落地垂下了头,两人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剩下伞檐的雨水诉说着沉默下的悲伤。
最后,Pepper从胸口掏出了一张歌剧院的票在雨中向他递了过来,“今晚蝴蝶夫人,Tony会在最后一排等你。”
她又看了眼Bucky,“离你们午夜车启还有三个小时。你可以选择去见他最后一面,或者不去。”
Steve接过雨水溅落的歌剧院场票,不由地垂下了眼。差一点,他的眼泪也要滴落在手里的樱花色纸上了。但Bucky在旁边,他还是忍着收了回去。

“你想去,就去吧。”
Steve一下子望着身旁的他抬起头来,只见Bucky眼里同样闪着淡淡的泪雾。
“Bucky…”
“我等你。”Bucky嘴角勉强扯起了一抹没事的微笑,“三小时后见,不要迟到了。这次也是最后一班车。”
Steve望着他,终还是攥紧了手里的场票,点点头从他俩的伞下走入了Pepper的伞中。

Bucky扶着铁扶手,望着他跟随Pepper消失在昏暗的车站走廊里,一滴眼泪从伞下遮蔽的眼眸中滴落到脚尖。
他收起伞,进到车厢的最后一排窗口默默地坐了下来。
Steve,希望你这次,依旧能出现。



+++
Steve脱下风衣,进到歌剧院,远远就看见了那个最后一排的孤独身影。
Tony…
他缓缓走过去放下风衣,在他身旁坐了下来。他看了眼他,Tony却只是默不作声地看着台上。
一声动人的女高音在柔软地攀升后急剧收紧,台下爆发出一阵激烈的掌声。Tony也跟着鼓了鼓掌,依旧静静地坐在那里。
直到第二幕开场他才缓缓地开了口,“你错过今晚我最喜欢的那个部分了。”
他转过头瞄了眼Steve膝盖上微湿的风衣,“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Steve抿了抿嘴垂下了眼,“我只有不到三个小时。”
“你还是没想好那天的答案吗。所以你宁可选择跟他离开。”
Steve没有说话。
“也许,离开也等于一个选择。”Tony的声音变沉了。
“我现在不是过来了吗。我还有三个小时留下来,你还是可以选择告诉我你的答案。”
“可你知道三个小时对我来说远远不够。你可以接受和他永远离开,却只肯给我三个小时。”
“Tony…”
两人都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Tony才继续开了口。
“我告诉我自己,如果我今晚能等到你,就告诉你一切。虽然这不是那个我最想听到的答案,但至少你来了,证明你心里还是有我的。现在你赢了。”

Bucky坐在车厢里看了看表,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了。
雨水在窗玻璃上滑落了一层又一层,浮动的玻璃外,漆黑的车站走廊上依旧是一片寂静。
Bucky觉得身下的软绒座椅在结着冰,让他越来越冷。
最后,他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冰黑的雨伞在车门口撑起一朵雨花,Bucky从车上跳了下来。
黑色的鸭舌帽低低的压低至额际,他裹了裹身上冰凉的黑皮夹,沿着走廊边光晕团照亮的湿脚印重新回到了黑暗。
他不要再留下来傻傻地等他,他要去把他找回来。
「Steve,我说过,我会永远追随你,在你迷失的时候帮你做出正确的选择。既然这样,我就不该把一切交给一辆准时发动的列车来决定,不是吗。」

台上动情的表演牵动着台下一阵入戏的抽泣,台下最后的两人却只是望着台上专注于回忆的娓娓道来。
“那夜之后,Loki和Thor便相爱了。他们的爱来的很深,也很汹涌。这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
“那时Banner的父亲是红磨坊的老板,我们一伙人那时经常去那里玩儿,打打台球喝喝酒泡泡妹什么的,然后等Pepper和她的好姐妹忙完了就一起去旁边的酒馆吃宵夜。”
“但这两人有时会一连不见好几天。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但都清楚他们一定是在一起。等他们回来之后,你可以看到他们依旧是十指相扣的顺着爬坡小道一路走回来。直到红骷髅在仓库的谋杀事件前夜…那次,Thor是一个人走了回来。”
“红骷髅?”
“嗯,红骷髅帮是当时巴黎城有名的黑道势力。他们的头儿绰号红骷髅,是个光头毒佬,因为他总是敞着一件黑色的长皮衣露出胸口血红的骷髅纹身而得名。他有一个弟弟,叫以太,是个非常聪明又阴险的家伙。两兄弟不仅统领着巴黎至马赛这一片的黑道势力,他的弟弟也暗中勾结政要进行英法的枪支走私。而他们在白道的幕后靠山就是英国的Barton勋爵和法国这边的Odin。”
“枪支走私,就是你现在和Hogun在干的那个吗?”
“嗯,当年红骷髅和以太死后,我和Hogun就接手了法国这边的黑道。活儿总要有人来干,这些兄弟也总要有个头儿,与其等下一个红骷髅骑到头上来,不如顺水收入手中自己当老大。而这一点,Odin和Barton也是在后来默许了的。”Tony说着垂下了头,不再就这一点说下去了。
他知道Steve是黑白分明的人,自己干了见不得光的事,也没什么好多做辩解的。
但面对他,Tony还是为自己这十几年来越发混蛋的人生开始感到难受。 他并非难受自己良心不安,仅仅是难受Steve不会喜欢他这样。
“嗯。”Steve垂下眼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当年我们这小伙人与他们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最多他们的人来红磨坊消遣和帮Banner父亲摆平场子里的小麻烦时撞见的到一两次。但那次因为Pepper的事,我和Thor便与红骷髅结下了梁子。”
“那天,那毒佬的几个小手下喝醉了跑红磨坊来撒野,上台就当众掏出鸟想羞辱Pepper的一个好姐妹。Pepper给了那混蛋一巴掌,几个人便在台上摔了酒瓶子来粗的。我进来撞见了,冲上台便去揍那几个混蛋。当时Banner还让我不要管客人的那么多,红骷髅还在后面的办公室里同他父亲清这几个月的安保钱。叫我别把事闹大。”
“我看那混蛋撕扯Pepper,哪里还管的了那么多。冲上前去就从Pepper身边揍开他。另外几个红骷髅手下看自家兄弟被当众揍了,冲上来就围着我把我提了起来。”
“场面一下子就失控了。banner为了我顾不得他父亲那边,带着Hogun也冲了上来,但我们三个人毕竟抵不过他们一群人的围攻。他们正把我们拳打脚踢的狠狠教训时,Thor就牵着Loki回来了。”
“Thor看到被打的我们,一把不由分说地就冲上台,提起那个喝醉挑事的家伙就狠狠地摔了出去。谁知道那家伙运气那么不好,脑袋一摔就刚好磕在了台阶角,给摔死了。那几个人看他们的兄弟一头血的躺在那里没气了。顿时吓得全部退了下去,屁滚尿流地就冲到后台去找他们老大。”
“不知谁吼了一句'弟兄们,快拿枪,我们的一个弟兄被打死了。' 刹那间,一群人就扣着扳机从红磨坊的四面八方朝我们围了过来。”
“红骷髅闻声出来看见了。他走到台下看着Thor,便要Banner的父亲给自己的兄弟们一个说法。”
“Banner倒是在他老爹的一顿狂揍之中很快低声下气的道了歉。Thor站在台上,偏头示意了下我和Hogun扶Pepper下去,就只是淡淡的瞄了眼地上摔死的人,又直视着红骷髅说了句'他该死'。  ”
“Thor本来就瞧不起红骷髅这伙肮脏下流的败类,自然不会把他放在眼里。但正是他这种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傲慢和不屑,彻底激起了红骷髅内心的怒焰。虽然他当时碍于他是Odin的儿子没有当众表露出来,但Thor煽起的这把火让他在心里埋下了早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的决心。”
“后来在Banner父亲的从中作和下,加上那个摔死了的家伙也是自己挑事。双方都同意就此作罢不再追究。”
“红骷髅差人把尸体抬了出去,让大家收起家伙撤。他一转身,就看到了冷冷站在门口等Thor的Loki。”
“红骷髅看着他,又回过头来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身后攥起拳头紧走过来的Thor。他故意抬起手佯作要去碰Loki的下巴,Thor果然瞬间抓住了他。他挡在Loki的面前,一把甩回了他的脏手。”
“红骷髅扭着自己的手腕,望着眼前正中下怀的人笑了。他慢慢走到Thor的面前,贴着他阴沉的脸留下了一句'守好你的把柄。'便擦过他俩带着兄弟们离开了。”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一切的不幸之火随着红骷髅的话埋下了深深的导火索。只是我们都没有想到,这场火会烧的如此之烈,直接烧向死亡。”
“你说死亡?你是指Thor?”
“嗯。不仅仅是Thor。这场火烧的第一个人,就是Loki的母亲。”
“红骷髅杀了Loki的母亲吗?”
“不,Loki的母亲是被逼死的。但他间接加速了她的死亡。”

“时逢Barton勋爵携子来法,疯狂地爱上了Loki的母亲Rose。当时还处于下议院的Odin急于通过Barton勋爵促使英法尽快建交,以便就此得到总统的赏识顺利进入内阁。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Odin就明确对Rose提出了要求,要她下嫁给Barton勋爵以讨得这位英皇宠臣的欢心。”
“谁知Rose一口就拒绝了他。这个女人可以为报答他的恩情付出一切,甚至把自己的肉体出卖给Barton勋爵也在所不惜。但唯独要她嫁给Barton勋爵把自己的心给他。她说什么也办不到。”
“Odin刚开始以为她只是暂时无法接受,但后来他一次劝她二次劝她Rose依然不肯,Odin就火大了。Odin气急之下辱骂了Rose不过是一个妓女本来就不该有什么心,明明是婊子还想立什么牌坊,若不能为自己所用这些年他辛苦赡养他们母子做什么。他明确要求Rose必须下嫁给Barton勋爵以报答他多年的人情,而且他表示Barton勋爵是真心爱她,嫁给他不会吃亏,对她,对Loki都好。但Rose只是垂着头不去看他。最后她明确地告诉他自己已嫁作Loki的父亲,死也不会再嫁给别人。”
“Odin一听自己多年的恩泽还抵不上她对一个抛弃她混蛋的一夜痴情。便勃然大怒,挥袖而去。誓与她恩断义绝,并表示不会再允许自己的儿子去见她那个不要脸勾引Thor的小畜生。当时他已经多少察觉到了Thor和Loki的事,只是碍于Rose的利用价值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急于去拆散他们。 如今Rose在自己政治生涯的关键时刻背弃他,他自然也不会再为这个女人再作考虑。那日他命人扯下了沙龙的招牌便拂袖而去,断掉了对她们母子的一切资助。而这一切,都被Loki看在了眼里。”
“Barton勋爵当时对Loki的母亲爱至疯狂,急于要赢得她的芳心。便摆了一道棋,叫红骷髅派手下的弟兄们天天去已停业的沙龙骚扰他们母子,又是打又是砸的,令已经没有了经济来源的他们不得安宁。而这家伙自己呢,又转而以唱白脸的方式跑去安慰她,给她援助,企图以这种卑鄙的手段得到她的好感。”
“Odin其实知道Barton勋爵派红骷髅去折磨他们母子,但为了使Rose尽快妥协,他也就默许了这一作法并下令警察署和一切无关之人不得插手。同时他也命Frigga将Thor锁了起来,不许他再见Loki,誓要撕烂这段禁忌之恋。”
“但没想到,Rose不但没有中他们的计,反而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病不起。双重的压力和长期的悲伤折磨使这个苦命的女人终于扛不住了。她的气数还是在Loki即将成年之际走到了尽头。最终她守住了自己誓不改嫁的誓言,却没有守住保护儿子长大成人的誓约。”

“Odin的冷酷,Barton勋爵的残忍,红骷髅的威逼,与Thor的被拆散,还有母亲的逝世,这一切的接踵而至给了Loki精神上巨大的打击,使他终而渝入绝望不能自拔。以至于后来同Thor好不容易重逢后,他选择背弃两人的约定,为母亲复仇。”
“而他这一背离,正好中了红骷髅的下怀。他对Barton勋爵的寻仇注定将深爱着他的Thor一同拉下深渊。而红骷髅与以太的设计不仅导致了Loki复仇的功亏一篑,也直接导致了Thor的死亡。”
Tony说着停了下来,一贯平淡的声调变得嘶哑起来,“或者说…是我们一群人的死亡。”
他的手忍不住在台上一声悲凉的独唱中颤抖起来…
这时,一阵温暖的触感包裹住了他冰凉的手面。他转过头来,只见Steve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Steve…”
身旁的人望着台上的表演没有说话。Tony最后嘶哑的话深深刺痛了他。他握紧他,想确信自己不会像Thor失去Loki一样失去身边的人。

Tony也扣紧了他紧握的手,“Steve,你知道这对我来说不够。”
Steve感受到了他指间的紧扣,他想起了Pepper的那席话
「我希望你改变他,Steve。让曾经的Tony回来。你改变了他,也就拯救了我。」
而现在,他从指尖害怕的颤抖中看到了Pepper口中曾经那个Tony的影子。

「Tony,也许现在就是我牵你回来的时候了。」

“那这样够了吗。”他忽然侧过头来,一下子深深吻住了身旁望着他的人。
吻间温暖的抚慰让Tony一下子从回忆的海面中平静地游了出来。
他没有想到。也不敢相信。
尽管这是他期待已久的。

“这样的过去,你还爱我吗?”Tony忍不住贴着他的嘴唇留下了眼泪。
Steve闭紧了自己的眼睛,“是的,我爱你。”

后面门口一阵莫名的悸动一下子刺得他睁开了双眼。他缓缓抽回自己的吻望向门口…
只见剧院的门被推开了,而空荡荡的门后,只剩下一串湿漉漉的泥泞脚印。
「 Bucky。」


Steve同Tony再度赶到车站时,列车已经开走了。
两人站在昏暗的站台边,眼望着那团橘黄的光晕在雨雾中渐行渐远。
Steve望着夜幕中消失的列车垂下了头。
他一定是看到了。

“你说他会等你。”Tony转过身来望着他。
Steve垂着头没有说话。
Tony走上前去轻轻把他揽入了怀中,“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没事。他一定是先回去找Loki了,我赶明天的车回去找他。”
“你说他去找Loki了?”Tony一下子把他从怀里拉出来皱起了眉头。
“嗯。他一直在查Thor和Loki的事,这次我也是因为Clint的失踪案插手的。Bucky一直觉得这和Loki他们有关。”
“等等,他们?你是说Thor和Loki现在在一起吗?”
“嗯,怎么了?你不是也知道他们在一起吗。”
“我是知道他们在一起,可是我并不知道他们现在在一起啊。你没有说过。”
“那我现在说啦。”Steve不解地望着他,“怎么,他们现在不该在一起吗。”
“确实不该。”他严肃的顿了顿,“我明天和你一起乘早上的车回去找Bucky。”
“不用了,我一个人能找回他,没事的。”
“不,如果Thor和Loki重新在一起了,恐怕就有事了,有大事。”
“你是说?”
Tony皱紧了眉头,“Bucky有危险。”



+++
这是一间阴冷的地下牢房,充满了冻结的水洼和有毒的污秽。
阴寒的墙面长年绒着一层湿软湿软的黑色血污,昏暗跳跃的烛光透过铁条门照进牢房,看得出来,有不少的死魂灵曾阴魂不散的萦绕在这里__这是关押死刑犯的地方。

Loki把身下的草芥往更深暗的墙角挪了挪。比起被那昏暗的烛光照着,有时候,彻底的黑暗反而更能让他有安全感。
自从被带到伦敦后,他就一直被关押在这里。
这两天,他一直都不能入眠,倒不是深陷于这地牢使他有多难受。而是可怕的梦魇深深地折磨着他。梦里全是Thor掉下深渊的影子,他抓都抓不住。
他很害怕,怕Thor出了什么事。
他们之间这种奇妙的心电感应是不容置疑的,就如同当年Thor隔着一汪远洋重病于印度,他都能感觉到他内心的绝望一样。
他的绝望,便是他的梦魇。
如今,这梦魇来的如此汹涌而深邃,如彻底破灭后的烟尘般散落在他的心坎,他颤动下睫毛都能扫起一片__Thor那边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他疲惫地枕向墙后阖上双眼,摸到了手里的那枚郁金香钻戒,任凭黑暗吞噬他极度不安的心。
他想见他,却又怕见他。
Amma死了,Thor没有自己一个人留在庄园里,不是什么好事。但他现在却又无力脱身。

他正竭力使自己从疲乏中休息过来,就听见了外面牢门的开锁声。几个士兵伴着马枪的碰墙音沿着狭窄的楼梯走了下来。他缓缓睁开双眼,只见Sif一袭黑丧的站在了铁门外。
待那几个士兵离去,她才抬起头来望着牢房里黑暗的墙角开了口,“Loki,我知道你在那里,不打算站出来见见我吗。”
Loki没有动,黑暗深处勾起了一抹鄙夷到极点的冷笑,“呵,难得Sif小姐还这么赏脸的来看我。”
“你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想必一定是很失望吧。来的是我不是Thor。很遗憾,他不能来。事实是你被裁判上绞架前谁都不准来看你。”
“可你却来了,不是吗。”
“对,我来了。”她把手放在胸口的黑丧上,“我是来告诉你,Thor都想起来了。”
Loki只觉一股钻心的疼痛越过心底,黑暗中不由地垂下了紧蹙的眉头。
难怪这梦魇来的如此凶烈。一股遥隔的痛苦从无名指的戒指传入他的掌心,疼的他攥紧了冰冷的手。
Sif见他没有说话,走到门边伸出手抚摸起寒冷刺骨的铁条,“你一定不好受吧。它们会一直就这么关着你,分开你和Thor,直到你们一方死去。”
“这不是Sif小姐希望的吗。”
Sif冲着门里的黑暗转过头来,“你杀了我丈夫,难道不该死吗。”
“呵,”黑暗里冰绿色的双眸瞥了眼那一袭可笑的黑丧,“原谅我不知道您这么在乎您的未婚夫。我倒觉得您穿这身黑的比穿那身白的似乎轻松了许多。”
Sif羞愤地握紧了手边的铁条。Loki猜对了她的心思,而她知道这是对她赤裸裸的羞辱。
“你死了后我会换上更好看的。”
“我死了Thor也不会要你。”
“是吗…”她颤抖的指尖拼命敲扣着牢房的铁条,咬牙切齿的嘴角在泪光中扯起一丝假笑,“他不要我…也没办法再要你,不是吗。”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
“对!我就是这么想的!你自以为很了不起是吗,Loki。”她的声音透过喉管憋着的泪水变得尖刻而疯狂起来,“那么我告诉你,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我有足够的证据把你送给死神!你毁了Thor回心转意的希望,那我也彻底毁了你们的未来!”
“回心转意。”黑暗里的人不禁淡淡的笑了,“他的心从来就没有在你身上停留过一分一秒,又何来回心转意之说。”
“你撒谎!”
“是不是撒谎你自己心里清楚。”
Sif看见黑暗里那枚郁金香钻闪动了一下。
“Sif小姐现在可不像当日摘下戒指时的大家闺秀样子。原谅我不知道您那宽怀的风度都到哪儿去了。”轻讽的语调一下子刺入了冷冷的话中,“还是说…您那些淑女气质都是装出来给人看的。”
Sif羞愤到了极点!
她退回烛光边恶狠狠地看了黑暗里一眼,“随你怎么说吧。你戴着它的日子也长不了了。”
黑裙猛地在地上擦起半圈灰尘,Sif哆嗦着攥紧衣角迅速离开了囚牢。

Sif刚一离开,Loki就猛地向着阴寒的墙面仰过头去!
黑暗中,冰冷的泪水随着心口撕裂般的疼痛哗哗的落了下来。
Thor,你到底…还是想起了。



1892年 7月 夏
Loki抱着手臂,面无表情的侧靠在橄榄绿的钢琴边。疲惫的双眼望着窗外绿荫融融的大木兰树,泪水模糊了眼里从从迷迭的阴绿,化作一滴滴水滚落下冰冷的嘴角。
Thor在房间里乱砸着东西,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Loki也不去看他。

“分手!分手!就因为我父亲,你要和我分手!”他猛地掀翻了已经被摔得所剩无几的柜子,“那我们现在算什么,你说叫我永远离开你,那我从三楼摔下来逃出来找你算什么!”
“什么也不算。”Loki望着窗外依旧没有看他。
Thor猛地扯下床头那幅他画的壁毯举到他跟前,“你敢看着我的眼睛说你不爱我,你敢看着它说你不爱我!”
Loki转过头来,两人满面的泪水都早已出卖了自己。但这滚烫的泪依旧融不掉Loki眼眸里那冰冷的万分之一。
他猛地把画拍到窗外,“不爱了。”
Thor望着掉下窗户的壁毯忍不住委屈地哭出声来。那一刻,Loki看着他真是心如针扎,疼痛无比。
“Loki…Loki…”Thor忍不住哭着转过头来抓紧了眼前人的双臂,“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我明白你心里痛苦…但求求你,不要让我离开你。我会受不了…我会受不了的…”
Loki无动于衷的望着窗外落下了冰冷的泪水,“你父亲,你们这么对我们,让我还怎么爱你。我该恨你,Thor。我该恨你的。我们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
“不要…不要…”Thor哭着一下子紧紧抱住他,泪水啪嗒啪嗒的浸透了肩膀的白衬衫滴落入黑发人撕裂的心口。
“你不要这么说…不要这么说Loki…我爱你…没有你我会活不下去…”
“和你在一起我会活不下去!”Loki一把狠下心推开他,“你不要再逼我了!我妈妈都要给你们逼死了!”
“不…不…”Thor垂着手站在那里伤心欲绝地哭着,“我哪儿也不去…我不会离开你的…”
Loki擦干眼泪一下子从窗口转过身来,“你就这么喜欢死缠烂打吗,都说了我不爱你了!你以为你有多重要吗,要不是因为和你这个蠢货在一起我和妈妈会变成今天这样吗!要不是因为你红骷髅会天天来打来砸的吗!”
他一把狠狠的推开他指着门口,“你滚啊!我恨死你了Thor!你最好有多远滚多远!不要再让我看到你!没有你我会好过很多!”
Thor的眼泪哗哗的落在他面前,金熊的心在他无情的撕咬中被一点点撕碎。
而Loki,又何尝不是在撕碎着自己的心。
他怕眼前的这个傻瓜再说出半个字,他都会坚持不下去。

他擦过他捡起床边放着的外套,“你不走是吗?你不走我走。”
金熊可怜巴巴地伸出手拦住了他,“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Thor走到门口又犹豫地转过身来,Loki依旧望着地面没有看他。
“我把和Tony他们凑的钱都给Natasha了,你尽快拿去给阿姨看病吧。”他望着钢琴边绝情的人,伤心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我最近都不回家,住在Banner那儿,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我,我会一直在。晚上把门锁好,我会帮你看着红骷髅那边。”
他轻轻地合上门,直到下到楼下还不舍地回过头来望着木兰树后的窗口。背对着窗边的身影依旧没有回过头来看他。
他擦着眼泪走出公寓,沿着香榭丽舍大街一路哭着离开,惹得路人都回过头来望着这个伤心欲绝的大男孩。

待到他走远了,Loki才急忙冲下楼捡回那张壁毯。他看着脚边的画,一下子在大木兰树下瘫坐下来。
他把壁毯拽在胸口,瞬间泪如泉涌,“Thor…Thor…回来…回来…啊!我要崩溃了!”


天色渐晚,Loki小心翼翼地折好壁毯放在枕边,转身来到母亲的房间,在床边坐了下来。
他一边拍着咳嗽的Rose,一边端过药吹了吹喂她。Rose咳着,淡淡地拍开了他手里的药,惨白泛青的脸重新坠入了枕头。
她已经开始脱水了。

“妈妈你喝吧。今天去拿的药,喝了你会好起来的。”
Rose淡淡地摇了摇头。她望着儿子烛光下红肿疲惫的双眼,轻轻抓紧了他的手,“Thor今天来过了吗。”
Loki面无表情地放下碗,抓着她的手没有说话。
“你们吵架了吗。”
Loki淡淡的帮她盖好被子,“我们已经分手了。”
Rose望着他,憔悴的眼角泛起一阵悲伤,“Loki,你不必为了我这样。咳咳…没有你们,Odin也不会改变注意的。”
Loki的眼里再度浮起一层泪光,只觉喉咙说不出的哽塞,“我只想你活下去。”
“Loki…”Rose无比心疼地抬起虚弱的枯手挽过他额间垂下的耳发,“对不起。”
她知道自己这次恐怕真的没有办法兑现承诺了。

“Loki,我床那边的抽屉里有封信,你帮我拿出来一下好吗。”
“嗯。”Loki走过去拿出那封压在红珊瑚小乌鸦下的信,坐回来递给她。
“咳…你帮我打开,念给我听下好吗。”
Loki点点头缓缓打开,“Laufey,我即将改嫁于Barton勋爵…”他看着后面的内容停了下来。
Rose握紧了他的手,“这封信我早已经写好了。咳咳…”她竭力沉下自己的最后一口气,“Loki,你虽然已经十七岁,是大孩子了,但毕竟尚未成年。世俗险恶,你的父亲是唯一可以帮助你的人。我走后,你一定要带着这封信去找他,把那只红珊瑚的小乌鸦给他看。让Natasha陪你一起去,她也是这个世界上你为数不多的亲人了。”
Loki垂下阴沉的脸抿紧了嘴,“我干嘛要去找那混蛋,他这么对你。”
“Loki,他毕竟是你父亲。”
“我的父亲不会弃你于不顾。”
Rose含着泪抬起手温柔的抚摸过他的脸颊,“那么你以为我现在这样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我爱他。”
Loki望着她抬起头来,眼泪哗的一下滑落入她的手心。
“Loki,听话,去找他。咳咳…你还有很多梦想,你还有很多书要读。你的父亲都可以帮你实现,咳咳!…跟着他也不会再像跟着我一样那么辛苦。等你长大了,你若真爱Thor,可以和他在一起。不必同我一样,为了一个情字,苦悔终身。”
Loki一下子扑到她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可我舍不得你!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我也舍不得你…”Rose使出全身的力气抱紧他,眼泪也忍不住顺流入冰冷的枕间,“对不起…对不起…”
“不…”
“答应我,Loki。永远不要告诉你父亲我死了。告诉他,我嫁了,过的很好。”
Rose缓缓阖上了双眼,抱紧他的手不一会儿也垂了下来。
那一夜,她死了。


清晨的薄雾还未飘散,只露出微微的冰蓝色天空。
Loki一个人蹲在悬崖下的湖边,摆满玫瑰的花床里,Rose平静地躺着。 
她兑现了对爱情的承诺,再也不用忍受这世俗的折磨了。

Loki呆呆地望着她,一夜未合的眼在惨白冰冷的肤色下肿成了深红色。
她走了。
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人,还是抛下他离开了。
他的眼泪一点一点滴落到花床里冰冷灰白的脸上。

身后的松林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站起来转过身,只见 Thor捧着一大束雪白的郁金香站在那里。眼眶同样的深红。
他慢慢走过来,默默地俯下身将郁金香放入她的胸口。
Loki同样呆望着那束雪白的郁金香,两人都静静的站在花床边,没有说话。眼里满是悲伤。

过了一会儿,Loki干了泪痕,才再度蹲下身来。他从Rose的胸口缓缓摘下那个玫瑰相片盒,打开里面是他清淡的笑脸。
他看了它会儿,又轻轻地盒上。转过身来把它挂在了Thor的脖子上。
他抬起头来淡淡地望着他,“Thor,我以后,就只有你一个了。”
Thor没有说话,强烈的哽塞让他说不出话来。他只是轻轻地把Loki揽入怀中,紧紧地抱紧了他。

冰冷的晨雾中,相偎的两人静静地站在湖边,看着燃烧的花床一点点漂向湖心。
那天,Thor和Loki哪儿都没有去。
Thor圈紧Loki躺在湖边的树下,直到他在他怀里终于安静的入睡。
他吻了吻怀里人的眼角,也阖上了疲惫的双眼,“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入夜后,两人才在树下疲惫地醒来。
Loki背靠在Thor怀里,望着火烧殆尽的湖心和漫天的萤火虫。他轻轻地抬起一只手,一只萤火虫便落到了他雪白的指尖上。
“有它们照亮夜空,陪着她。妈妈在这里应该永远不会孤单。”
Thor没有说话,只是从后面抱紧他,轻轻吻了吻他的额际。

“Thor ”他把头枕入他的怀里,揽紧了他的腰,“妈妈让我去找我父亲。”
“你决定去了吗。”
“我不知道。可我知道,我在这里还有事未完。”
Thor皱紧眉头抱紧了他,“Loki,不要复仇。至少现在不要。我们离开吧,去找你父亲也好,随便去哪儿也好,我都会陪着你的。”
Loki从他怀里半抽出来望着他,伸手抚摸住他的脸颊,“你是为了你父亲吗。”
Thor轻轻抓紧了他的手,“我是为了你。”
Loki淡淡的笑了。
Thor把他的手挪到嘴边轻轻吻了吻,“答应我,好吗。我们离开,去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Loki再度把自己埋入了他的怀里,不去看他的眼睛,“好。我答应你。”


第二天醒来之后,Thor没有再看到他。
他还是走了,选择背弃他们的约定,同仇恨站在一起。

他压根就不想去找他的那个什么父亲。
他只想杀了Barton勋爵,杀了Odin,为母亲复仇。然后再自杀。
或者他报不了仇,就自己先死了,同母亲一起离去,都可以。
但要他放下一切,同Thor远走高飞,那时的他,还做不到。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的寻仇已是红骷髅早就布好的局。
母亲一死,无论是Barton勋爵或是Odin都不会再护着他了。没有人会保护他,因为他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但对红骷髅来说,他还有。那就是用来折磨Thor __他还深深的记着红磨坊结下的仇。
只是这种折磨最后变成了杀红了眼。谁也不能饶恕谁。
而最后,还是活活要了Thor的命。


回忆在黑暗中渐渐褪去…
但它每随着时间褪去一次,下一次回想起时便越发被岁月褪色而衬托的鲜艳壮丽。
Loki再度睁开双眼,望向铁门外昏暗跳跃的烛光。
那些过去,永远烧在生命线上,仍凭他埋入黑暗,也无法抹去。只待下一次不知何时又被再度点燃。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