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 血色入侵 Let the Right one in

chapter3

   黄昏走的很快。夜色裹挟着星霭开始淹没城市,如浓雾般顺着逐渐亮起的路灯倾泻下来,越来越近,越来越浓。

   昏暗的书房里,Thor穿着紧身皮裤和半高统皮靴,抓着一把白锡酒壶独酌了一会儿,随后如下定决心般站起身来,开始往弹夹里一颗颗地装子弹。钢针一样的獠爪从骨响的指关节中凸露出来,他在银光雪亮的弹壳上刻下了今天的日期

   1847.6.14 __Laufey,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云雾散开,昏微的月光透成清亮,顺着窗沿泻了进来。指关节的獠爪根部瞬间开出一团怒火烧荡的金毛!一股难以忍受的岩流烧疼从横膈膜刹那上涌!进入了愈愈膨胀躯体的所有血管。Thor一下子掉了手里的弹夹,硬撑着书桌开始脊背发冷,全身颤动。

   一个人影突然闪到窗边迅速拉紧了窗帘。发狂的烧疼停止了,凸露着快要撑破衣料的脊背缩了下去,Thor渐渐恢复了平静。

   “你还不能完全适应月夜。”Fandral淡淡地说着从窗边走了过来,“今天可是满月。”

   Thor撑着桌面冷冷地挺直背,松开了浸满汗的拳头,“是吗。”

   “我们受雇于罗马教廷,一切都要按规矩办事。你这样出去,若是发作起来伤及了无辜之人,泄露了秘密。你父亲那边怕是不好交代。”

   Thor听着这弄臣虚情假意又略带嘲讽的话不由地心生厌恶,捡起弹夹冷笑了一声,“呵按规矩办事,是按你的规矩办事吧。别太把自己当头狼的亲生儿子好么,你还没有坐上那个位置。”

   Thor知道这家伙为了博得Odin和族群众元老的赏识,暗地里是有多么的拼命。同样年纪轻轻,他先于所有同龄早早地就适应了满月,在教廷里锋芒毕露。Thor知道,这个血统低劣却城府颇深,步步为营的人渴望自己要继承的位置。而Fandral尽管没有承认,也从来没有否认过这一点。

   Fandral没有再说话,他很能忍。尤其是对于继承者,他必须忍。

   Thor坏规矩是他内心求之不得的,但要拉着自己一同翻船那就是另一回事了。Odin交派他来法国跟随Thor,言下之意就是要自己对他儿子负责。一旦闹出了什么事,不管对错,他都会首先成为替罪羊被Odin交给教廷处置。低劣的出身和头狼的高贵血统终究是不能比的,这是老天注定的不公平。不管他如何努力都必须首先学着接受这一点,除非他打败Odin。但他无力指望这一点来改变自己渴望挣脱的卑劣,因为他甚至不能打败Thor。

   他憎恨地凝视着那头远比自己耀美的金发 __强者是与生俱来的强。他可以无限地靠近他,唯独不可以超越他。丝毫的挑战都不可以。

   他尽量让规劝放得顺从温和,“Thor,要杀Laufey还有很多机会。”

   “今天是目前最好的一个。”Thor不容置疑地继续装着枪。

   “但对我们来说不是,满月行动太危险了。”

   “我们?”Thor重复着抬起头来,“你就直接说“我”吧。你的今天可是替教廷守了多少人的规矩挡了多少危险换来的啊,来之不易 你这么珍惜我能理解。”
   Fandral不理会他的嘲讽,依旧据理力争,他可不想这个嘲讽变成现实。“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一个狼人见过他,甚至活着靠近过他,六百多年了你父亲都不能…”

   “我见过了。我也即将亲眼见到。”Thor咔嚓一声拉上了弹膛,打断了他。

   气氛一下僵沉了很久。羞辱和恼怒挑动着银狼的跃跃变身,而Thor感觉的到。

   难耐着出鞘的獠牙最终还是被活活吞了回去,Fandral控制住了自己。他不情愿地垂下了顺从卑微的头,“你若执意要去,那让我随你一起。”

   “随便你。”Thor将枪别进腰间抓起椅背上的斗篷就准备出门。

   “Thor ”Fandral一下子在后面叫住了他,“你这么恨Laufey…还是为了曾经那个叫Loki的孩子吗。”

   他一针见血地直说了出来。

   Thor停住了,抓着斗篷的手瞬间攥紧了。

   Fandral望着那青筋凸露的拳头沉了一眼,还是决定给出自己的考虑拼尽最后一劝,“他不可能活下来的Thor。Laufey向来不留活口,这你清楚。你杀了他…那孩子也回不来了。”

   Thor一下子转身猛地把他扑到书桌上!巨大的冲击力瞬间将挑起怒火的人嵌入桌面。“他为什么会回不来,你比我更清楚!”

   他说着恶狠狠地摔开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该死的!Fandral捂着被桌面裂隙划伤的腰慢慢站起身来,竭力忍住疼痛从墙上抓起猎枪跟了出去。



   +++

   天黑沉沉的,街道和房屋都笼罩在幽冥之中。马车踏踏着驶过香榭丽舍大街的林荫道一路向西拉向土伊勒里宫。(注:此宫殿后于第二帝国时期与卢浮宫接通。)Thor望着窗帘严捂的车窗口不停地开合着掌心的怀表。

   “一会儿舞会上撕开了,你就带Jane走。”他沉思着向身旁的Fandral开了口,“如果你真想帮我的话。这也是帮你自己。”

   Fandral没有说话,也没有拒绝,一如既往地因谨慎模菱两可着。而这也是Thor最讨厌他的一点,但他没有办法,Jane是这场屠猎舞会少之又少的受邀者,而自己必须作为她的舞伴才能进去。这也是他这三个月来接近这个女孩的唯一目的。

   马车在一溜边屋前缓缓停了下来。待月光隐去,Fandral微微撩开了车窗帘。Thor透过对面路灯投射的摇曳微光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橱窗前的Jane。

   棕色的卷发在脑侧束成漂亮的花辫,她穿着一袭淡紫的荷叶边舞裙,披着雪丝的肩巾,斜靠在打烊的橱窗门上露出足踝处扣着舞鞋的淡色小花。她等了他很久。
   Thor扣上帽子,裹紧斗篷,在Fandral望着天空肯定地点了下头之后便走下了车去。


   Jane一看见对面走近的他立刻从出神中站直,失落的脸上重新泛起了笑靥,“Hey,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怎么会。”Thor微笑着走到路灯下拉了拉礼帽檐,“抱歉我迟了些。今天店里关得可真早啊。”他说着瞄了一眼她身后已经关门的服装店。

   “费尓南多先生邀请舞会嘛,”她说着刻意微微提了提纱裙边,“特意早些关的。”
   Thor的眼光立刻捕捉到了少女羞怯的暗示而变得沉醉起来,“哦Jane,你今天…看起来可真漂亮,简直跟缪斯一样。”他故意吞吞吐吐的说。

   对方在他的甜言蜜语中立刻绯红起脸,抿紧了粉颜的樱唇。随后又抓着手里的维纳斯粉红面具看了看他身后停的贵族马车,“那是你的车吗?我们可以走了吗已经不早了,可不能辜负费尓南多先生的一片盛情呀!因为修补好一件衬衫而请我参加舞会的,他还是第一个呐。”

   “遵命。”Thor笑着走上前来架起手臂,Jane便愉快地挽紧了他 __她丝毫不怀疑这个优雅又浪漫,近期经常光顾又搭讪自己的男人就要爱上自己。她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却被对方接受了舞伴邀请,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正当少女敞开的心扉嘀咕着该何时闭上眼接受这位绅士即将献出的动情一吻时,就看到了打开车厢里的Fandral。

   “Hi ”她一下子不好意思地坐上去挽了挽耳发,Fandarl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你还有朋友…”

   “哦!这是我的助理Fandral,让他随着我你不介意吧?”Thor说着脱下身上的斗篷递给对面的他,“Well,我无法想像没有他的日子。”

   “额哈哈”Jane迅速收起美梦破灭的失落尴尬地笑了起来,“怎么会,很高兴见到您,Fandral先生。” 

   “您好,福斯特小姐。”Fandral说着望了望天空赶紧拉上车门。“先生最近经常提及您,有幸一睹芳容,您真是如传闻中一样美丽。”

   Jane满足地垂下了眼 __Thor果然爱上了自己。


   马车辚辚驶过狭街小巷朝着巴黎的郊区奔去。

   一路上Jane都不停地摇着手里的面具,紧身衣下砰砰的心跳烧红了她的脸。气氛因为Fandral的存在沉默着尴尬,尴尬着沉默。她不时地望向Thor,对方却表现的一反常态的安静,都没有像往常一样同自己说话。

   最后,她失落地望向急驰中微波吹荡的车窗帘开始期盼早点到达。那位叫费尓南多的外邦人怎么会选这么个郊偏的地方开舞会呀!上流人果然都是难以理解的呢,自己以后若是跟了Thor真的能适应这种生活吗?她不禁自顾自地在心中意淫着神展开。


   赶了快三小时的路后,马车驶过最后一段蜿蜒曲折的碎石路面在街尽头的一栋大住宅前停了下来。Jane迫不及待地想要下车透气却一下子被Thor按住了抬起的手,直到Fandral随即撩开车窗点了点头才微笑着放开她。

   “天太黑了不安全。”他说着率先打开车厢跳下马车,“让我来为你开门。”

   噢!多么的贴心!Jane捂紧胸口,握住了那车下伸出的手,深情款款地跳下了马车。


   三人在路边四顾了一下。Jane这才惊奇地发现,整条无尽的街道只有他们面前的这一栋大宅亮着辉煌的灯光,其余都是漆黑的一片。而靠近这座大宅的旁边更是一座废弃的修道院。

   “原来是这里,费尓南多先生居然住在这里。”她探向旁边那浓黑惨暗的修道院不可思议地低语了出来,“我记得这修道院。这区在我小时候流行过黑死病之后就给封了啊。”她说着害怕地用面具捂住了嘴唇,放低了吃惊,“怎么会住这里…”

   Thor没有说话,和Fandral同时将手探入斗篷下按了按配好的枪,收紧了深邃的目光 __他俩都闻到了地狱尸堆般腐恶的味道。

   Thor站在住宅前望着枯藤爬满的墙壁盒上了掌心刚好指向午夜的怀表,“Carajos de-monios(注:拉丁文 译为这些该死的魔鬼。)

   “你说什么?”Jane不解地转过来望着他。

   “没什么。”他转过脸来微笑着带上面具,“前所未有的个性。你结识了一位大方又平易的好顾客,Jane。”

   Jane笑了,也跟着带上了面具 __她这几个月确实分外走运。



   三人迎着快要冒出的月光相继走进舞厅。因为Jane身上特别令人垂涎的味道,迎宾的吸血鬼甚至没有察觉到格外沉住气的Thor和Fandral。

   一进到缓缓推开的门后Jane就瞬间惊呆了!她无声地惊叹着抬起头,映入眼帘的奢华简直称得上奇异壮丽。舞池上高耸的彩玻璃天顶,迷蒙的红绒帘,大理石柱间拉起的艳绿色帷幕,还有数不清的带着面具旋转的人 __典型的阿拉伯风格。伴随着异域充满热情的音乐,富丽,芬芳,绚烂,迷离组成了这里的一切。

   Thor和Fandral正警惕地站在Jane两边计算着周围的危险,一个身着黑绒礼装绿领结的黑短发男子就从舞池中央以几乎悬飞的速度向他们靠了过来。

   “晚上好,福斯特小姐。”一个如苦艾酒般清凉的声音响起。

   “啊!”Jane被眼前突然冒出来的人吓得微微退了一下,Thor扶住了她的背。在看清摘下面具的笑脸之后,我们的少女又重新恢复了她的从容优雅,“费尓南多先生啊,晚上好。”她露出了一个真诚的笑意。

   黑发男子瞄了眼她两旁的人,更淡淡地笑了,“没想到您带了舞伴,我还说今晚要与您彻夜共舞的呢。”

   “噢我很乐意与您跳的。”她说着羞涩地主动挽上了Thor,“这是Thor,这是他的助理Fandral。”

   黑发男子微微欠了欠身,Thor一眼就从那乌黑的碎发,深绿的冰眸,邪魅的浅笑中认出了自己苦苦追寻的人 __Laufey,果然没有人能忘记你的脸。

   Thor估计自己多半已经暴露,正考虑要不要在Jane挨着的情况下赌上一把,黑发男子就若无其事地重新戴上了面具,“那你们自便,想跳舞随时找我。”
   他说着就转身离开,Thor立马从Jane的紧挽中抽出手臂追了上去,“在这里等我,Fandral帮我照顾好她。”

   “诶你…”Jane刚想去追他,Fandral就拦住了她随去的脚步。

   “福斯特小姐 ”他微笑着偏头示意了一下舞池,“不介意跳第一支吗?我今天可也是带了面具呢。”
   Jane望着他真诚的目光还是愉快地提起了裙边,“荣幸。”


   Thor不近不远地追着黑发吸血鬼绕着舞池边缘走,正考虑该何时掏枪,黑发男子就猛地转过身来迅移到他面前!以闪电般的速度拉着他站在了舞池中间。

   对方紧紧掐住他的肩,又扣紧了他另一只欲举起的手。两者巨大的力量在纹丝不动的表面下博弈着,Thor使出浑身力气也没有办法压回他的铁钳。

   “狼人,你这么喜欢跟着我不如跳支舞吧。”他说着就强拉着他在舞池里旋游起来,“你胆敢来这种地方,胆子不小啊。”

   他的声音听起来又冰又轻,丝毫没有在Thor的回力中表露出一丝压力。Thor一下子担忧起来,必须挣脱拿枪,否则对方下一秒都可以用牙咬断自己!

   他立马仰头望向天顶。一声狼啸后整个流动的舞池都停了下来。Fandral一手揽过Jane就迅速朝头顶开了两枪!


   呯!


   巨大的彩玻璃瞬间绽裂成碎片纷洒…一张张面孔仰向天空,短暂的悬停后,魔鬼们转而低下头刹那露出刺破面具的雪亮尖牙,毫不犹豫地向着自己的舞伴咬去!__这根本就是一场猎食盛宴。

   Jane望着周围幻美的舞池一下子变成了血溅的屠场瞬间瞪大了眼!正当这时,一声狂涛般的怒吼传来。扣在Fandral怀里的她立马转过头,一下子就望见了不知何时跑到舞池中心的Thor __他正在洒满一身的月光中膨大褪胀!

   “啊!”她在他怀里尖叫起来,丝毫没有注意到胸脯之上的人也渐渐褪回了银色的狼头。只见 Thor猛地将身旁的费尓南多挣脱开老远,身上的衣服在月染中撕裂,大团大团的金毛从他的皮肤下如海藻般荡了出来。

   Jane望着这疯狂的一幕僵固了。忽然,头顶也发出一声怒啸。她怔怔地回过头来望向Fandral,在看到那触目惊心的狼头一刻瞬间昏死了过去。
   Fandral抱紧她,咬断身旁扑上来的几只吸血鬼就撞破大门冲了出去。


   Thor高高越过进食中不时扑上来的吸血鬼,一下子卡住了远处冷冷望着他的Laufey,三两步窜上柱子挟着他跳出了天顶。
   金色大狼卡着猎物逃出了舞会,瞬间纵身一跃!跳入了隔壁废旧修道院的窗户,猛地把怀里一动不动的吸血鬼扑摔在地。
   阴森的修道院内,扬起一地的积灰,金狼在一片死寂的黑暗中喘息着褪回人形。

   咔嚓!枪在褪去的狼爪中支了出来,对准了压在身下的死尸。

   “我的胆子确实很大,费尓南多先生。”他说着用枪口顶紧了他,“或者我该叫你Laufey。”

   “呵呵 ”身下的吸血鬼冷笑着缓缓摘下那半边面具,他镇静地甚至没有露出尖牙,反而抬起手勾住了身上人的脖子,“你真的舍得杀我吗?大人。”

   Tho近距离望着那双完全暴露的绿宝石颤动了一下。

   他刚才叫他什么?

   对方感觉到了枪口不自觉的颤栗,不禁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冷笑,微微抬起头更贴近身上人无措的目光,“六百多年了,你有想我吗,我的大人。”

   他叫他大人,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叫他。

   Thor神情复杂,拼命探寻着那双镇定自若的绿眸。互渗的目光在六百多年的别离中川流了很久。Thor顺着这条冰绿的河在早已模糊不清的回忆中逆流而上,最后看清了河流的源头,那雪山下站着的人。

   嗜血恶魔在他的身下勾起了娟邪的一笑,Thor望着身下绿潭里倒映的自己瞬间掉了枪,“Loki ”

评论(1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