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 血色入侵 Let the Right one in

Chapter9

   舒缓的波浪,在金辉盈盈的塞纳河上悠悠地滚动着。河畔垂入水面的春藤伴着徐徐南风轻曳起来,一遍遍撩拨过河面拍打着旋儿飞逝的小湍流,沙沙地目送着它们奔向夕阳西下的远方。Thor站在河边,久久地凝望着河对岸隐秘在大团春藤后的破落修道院,看着哀嚎的乌鸦盘旋过寂寥无人的黑死病区又飞走,他黯然神伤地垂下了头。
   那晚修道院一别,Loki便再也不肯见他。
   对岸的白天,宛如一片被世人遗忘的坟墓。夜晚灯火暗烁的吸血鬼大宅总是惯于一夜洗净鲜血,在黎明的第一缕晨光抬头前重新陷入遗世的死沉。Thor白天曾去那里找过Loki,尽管他可以在血洗后光影错叠的空寂大厅里闻到死尸浓烈的味道,但却从来寻不见一只吸血鬼的影子,连棺材影都看不到。而夜晚,透过宅外层层枯团望向群尸寻欢作乐后血气缭绕的屋内,他也再没有嗅到过他的一丝气味。
   他知道,Loki若是不想见他,自己就算掀翻宅子也不可能把他找出来。于是他只好夜夜趴在隔壁修道院的大门口痴痴地等他,如同当年对方守在海边的屋檐下盼着他满月归家一样,期待着那一抹猩红能再次漫过枯园停入他眼帘。
   恨也好,爱也罢,只要能把他揽在怀里便是回家。春去秋来六百载,他已经流浪了太久,失去Loki的世界对他来说比海洋还更模糊不清。他带着他教自己的一切在茫茫人海中失落,在芸芸众生里穿梭,在一次次追杀Laufey的落空中习惯于活着,又在“活着”中一次次死去,直到岁月一点点磨蚀完回忆的剑再也杀不动自己。
   凋零的柳叶扶过他的金发散入清绿的水花,他举目望向那无知无觉中滚滚而逝的苍凉岁月,Loki泛着血红的绿眸如卷入湍流的柳叶般荡过他的心尖。如今,他终于在这令他孤楚的生命长河中将他再度捞起,又怎么能放手他又一次匆逝而去?他用这种避之不见的方式折磨他真是比他口口声声说要杀了自己还要难受。
   他顺着流水望入紫霞漫漫的天际,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抓着外套穿过稀寥的人群开始往回走。今晚他还是会去等他,他一定要等到他。六百多年的思念、自责和悲愁仿佛都凝入这几天,被时光推着涌向了痛苦难耐的顶点。Loki还存在着,那么近的存在着。不管这种存在对他俩来说意味着什么,只要他还在,他说什么也不会再对他放手了。

   Thor踩着散乱的夕阳,任凭自己空虚愁苦的脚步带领他穿过黄昏下沉闷的大街小巷。漫不经心的高大身影流过香榭丽舍大街一排排纱罩仙笼的橱窗,最后停入了一个分外熟悉的窗影里。他靠在路灯下,透过五彩斑斓的挂裳望向绣纱缭绕的福斯特衣店。楚楚动人的侧额束起漂亮的花辫,一双石榴红小缎鞋匆匆地游走在选布定衣的太太们之间 __Jane还在这里。
   软尺在轻轻的欢笑中圈过裙摆的英吉利花边,礼裙纱褶在七嘴八舌的筛选里了一地,他望着她捧起稠裙纵缎面向客人们介绍的认真模样出了神。很多很多年前,Loki为了和他建立一个家,也曾这样捧着各种各样他采集来的野物去途经的小镇里游说贩售。那时他也是这么远远地带着好奇观察他,保护他,直到对方举着鼓囊囊的金袋向他开心地挥手大笑。
   他想着忍不住红了眼眶,望着橱窗里暖意融融的景象苦笑起来 __岁月无情,冲淡了太多的东西。他是有多久没有被回忆这样苦涩地刺疼了。
   一群小姐太太提着礼盒从衣店里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他赶忙收起难过准备转身离开,那个熟悉的声音却一下子叫住了他。
   “Thor?”Jane拉着玻璃门试探性地唤了他一声。
   Thor歉疚地回过头来,看着她心绪不宁又略带害怕的目光不敢向前。Jane抓着玻璃门犹豫了片刻,终还是尽量平静地开了口,“我们谈谈吧。”

   两人迎着快要退潮的黄昏往绿荫簇簇的公园走去,烧的金红的阳光在曲湖边幽静的环形小路上拉出他们长长的背影。Thor一边说着一边不时望向他身旁戴着软帽拧着手的小个子,她依旧与自己保持着相当防备的距离。最后,他俩望着湖心一群扑起的天鹅终于停了下来。
   “所以说…你是狼人咯?”她握紧双手向她仰过头来,“而你承认你亲近我只不过是想利用我去接近费尔南多先生?你口中的Loki。”
   Thor淡淡地点了点头,“我很抱歉。”
   Jane抿了抿嘴垂下眼,黄昏染过的睫毛扫下一片淡金的失落。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她转而又向他侧过头来,“你为什么要对一个你利用的人类坦白这一切?”
   “你不是在问我吗?”
   “是的。可我没抱希望你会说实话。”她打量了他一眼,难受地皱紧了眉心,“毕竟我们已经不是…不是能彼此了解的范畴了。你太超乎我的意料了,Thor。”
   “我…我不想毁了你。”Thor望着她垂了垂眼,“我想你那天吓得不轻,了解真相总好过一辈子生活在迷惘带来的恐惧里吧。”
   Jane望着波光璀璨的湖面垂下了绞紧的双手,微微放松了些对他的防备,“我那天确实吓坏了,你们当时的样子现在都还活在我的噩梦之中。”
   “Jane…”
   “不过我相信你。”对方扶着长椅宽容地向他侧过身来,“否则我现在早死了,不是吗?你无心害我。”
   Thor望着她像极了Loki当年清莲不染的微笑,欣慰地点了点头。
  Jane笑了,竭力使自己放下对野兽的恐惧。“那么…我们还是朋友么?狼人。”
   Thor愣了一下,不敢相信地望着她,“当然…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
   他被她的淡然微微震惊了__除了Loki以外,还没有人类能有如此勇气面对他。
   “可你…你不害怕吗?”
   Jane叹了口气,面朝一弯落日染红的湖面坐了下来,并向他拍了拍身旁的长椅,“怕啊。可是比起害怕,我更好奇。”她说着冲跟着坐下来的他微微笑了笑,“我没有办法控制对你的好奇,Thor。”
   Thor看着她没有说话,他能感觉到这个真诚单纯的人类女孩还喜欢着自己。
   “Thor ”她脚尖蹭着草坪,不一会就恢复了一如既往的自然,随意地向他侧过头来,“我能问问,你和你的那个Loki的事吗 ?听你说来感觉你们很相爱,而且你又是如此爱他。”
    “不,Jane。”Thor手垂着膝盖轻摇了摇头,“我不够爱他…远不够。”
   “怎么会?你那么在乎他。”
   “我是很在乎他。”他望着湖对岸快要漫成血网的翠荫沉下了眼,“可我当年确实负了他。只怪我那时还并不完全懂得人类之爱。”
   “人类之爱?你的意思是Loki当初于你并非是现在的吸血鬼模样?”
   “嗯,那时的他还傻着呢。”他偏过头来冲她淡淡地笑了笑,“就像你一样。”
   “那你们现在呢?”
   “现在他很恨我。”
   “为什么?”
   “你真的想听?”
   Jane点了点头,“也许…也许我能帮到你呢?”
   “什么?你?”Thor被她的天真逗乐了。
   Jane却并没有在意他的轻笑,她略微犹疑地皱了下眉头,“你不是说你这两天都在找他吗,”她说着从流苏袖口里掏出一张卷好的小信纸递给他,“虽然上次舞会后,我也没有再见过他。但昨天有人给我送来了这个。我挺害怕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但对你来说也许会是帮助。”
  Thor接过信纸轻轻卷开,清秀的淡蓝字体瞬间跃然纸上:


「 舞会一别,甚是挂念。恐有误解,望相见澄清。特差人传信,后天晚七点 布里斯托尔饭店。我已定下位置,诚邀小姐共进晚餐,不见不散。
                                                                                  __您忠诚的朋友
                                                                                              费尔南多    」

   Thor捏着信纸沉下了头。Jane望着他一脸沉冷的样子不禁攥紧了袖口,“他…是打算杀了我吗?”她直接了断地问出了心里的担忧。
   Thor看着她夕阳光中紧成忧虑的眼角一下子明白了她会选择相信自己的根本原因__她只能选择相信自己。
   Thor卷好信纸站了起来,望着一弯半沉入夜影的烂漫湖光将它揣进胸口,“交给我吧,我想我知道他打算做什么,如果我还算了解他的话。”




   +++
   Loki靠着花木栏杆望了一眼楼下花天酒地的大厅,看着成群的吸血鬼抱着女人的大腿和胸脯在她们放浪的低喘中拼命吸吮。他淡淡地将手里冰镇过的血一饮而尽,在栏杆上放下酒杯返回屋内。待身后紧闭上的门隔绝开他与楼下的血池肉林后,他走入床前的镜子里,靠着逐渐闭合的镜面孤独地坐了下来。
   自从回到欧洲后,他就再也没有睡过棺材。
   他喜欢把自己关在这片如西伯利亚般极寒的冰天雪地之中,他强迫自己保持清醒,他强迫自己再见到Thor时无论如何也不要忘了曾经的痛。

   他遥望着天边隐没在雪雾之中的朦胧雪丘,很快就冷得抱紧了膝盖。皮肤明明感觉不到温度,心口却先结上了冰。他想起了那个风雪交加的晚上,Thor在猩红山峰的天堑塔桥上突然对自己伸出獠爪,卡着他的脖子就把他逼到了桥边,“你和以太是一伙的对不对?你和他串通一气想引我来这里诱杀我是不是!你个利欲熏心,肮脏下流的人类小骗子!”
   当时他差点就被他扔下了悬崖,他被那双愤怒的獠爪在桥上甩出去老远,对方转身就要离去,他从雪地上爬起来拼命奔回他身边,死死地抱住他求他不要离开,求他听他解释。可Thor还是把他留在了凄凄冷冷的雪地里,无情地挣脱开他消失在了一片茫茫的夜雪之中。

   回忆如梨树开花般围着散成一圈的猩袍结起冰柱,很快就疯长成冰笼如棺材般封死了他。爱恨交织的血泪顺着刺冷的冰柱难过地滑了下来…
   说什么爱他,不过只是借他来爱着狂放不羁的自己罢了。说什么肯为他付出一切,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不愿给他。说什么立誓永相随,还不是凭着一时随心所欲的情绪就抛弃了他!真是残忍,他怎么可以那么蠢的去相信一个永生不死的野兽会真正爱自己!爱情或誓言,对于免于自然消亡的对方来说不过就是沧海流过的一粒沙。凭着一时的感觉把爱意淫成挣脱枷锁的轰轰烈烈,自己稍微偏移了他心中的设想就可以无情地收回一切抛弃他。可是他,那么平凡的他,却是对这个十足的混蛋认真了啊!
   就在后来遁入癫狂的Laufey抓了他之后,他都天真地期待着他会回来找他。直到契约到期快要濒死的那一刻,他才崩溃地意识到自己是等不来他的。若不是自己的生父及时清醒过来认出了他,他恐怕就被Odin算计死在那片冰山的雪地里了!
   狂抖的冰笼在越收越紧的颤握中砰地粉碎!他想着那噩梦一样夜夜嗜血后被人追杀躲入冰窟的生活全身都疼得狂颤起来!他无声的哭叫着震起满地飞雪,绝望地扑倒在纷扬的雪堆里。
   他绝对不可以原谅他!永远也不要原谅他!他要让他也痛不欲生!痛不欲生!

   镜外响起了门被推开的嘎吱声,他越发敏感的耳线瞬间捕捉到了那微乎其微的脚步。他就着雪沙擦掉血泪,从随步化开的镜子里走了出来,恢复了一贯的从容淡定。
   红骷髅触到他流过脚边的猩袍微微退回了门边,“我在门口看见杯子,想你在里面。”
   “有急事?”Loki漫不经心地擦过他身边走到栏杆前勾回酒杯。
   红骷髅跟着走到他身边,同他一起望向开血后狼藉不堪的楼下,“Sif已经住进了Thor和Fandral的公寓,看来我们已经引起她的注意了。”
   “倒是个好兆头,离引Odin出来也不远了。”他望着楼下一只因意犹未尽趴在地上舔拭残血的吸血鬼举了举杯子,“把他杀了,牙敲下来送到Sif手上。要杀Odin可不需要这种吃残食的窝囊废。”
   他说着把杯子塞到他怀里转身回屋,又侧过头来用余光扫过栏杆边面无表情的人,“下次别随便进来,我想再急也不差这一两步。”
   红骷髅转了转手里的杯子,若有所思地望着楼下那只舔舐残血的吸血鬼清扫完地板,将冰裂开花的杯子倒扣在了栏杆上。


   +++
   温柔的夜色潺潺流过屋檐平铺在了街道上,Thor和Jane踩着如圆月影般的路灯光团一路向远处唯一亮着的福斯特衣店走去。
   “另一份契约?”Jane若有所思地放缓了脚步,“你是说不止你,Loki也与以太签订了一份灵魂契约?”
   “蒽。”Thor沉重地点了点头,“不过我当时并不知道。那是在我与以太签订契约后,我父亲诱骗他签的。而我同样不知道的是,Loki与以太签订那份契约的前提…就是我与以太契约的作废。”
   “我父亲当时私下找到他说,我单枪匹马是绝对不可能杀了Laufey的,这只不过是以太借机除掉我的一个良策罢了。这点确实是事实,而Loki也觉得他说得并非不无道理。但他没有料到的是,我父亲告诉他的原因正是想利用他对我的在乎来谋杀他。我父亲那时在以太房间偷窥到了以太抱着他浸血池的一幕。以太当时从Loki口中问不清胸口图形的由来,多少还有点疑虑。但我活了几百年的父亲确率先比他肯定了Loki就是Laufey的儿子。”
   “以太想借我和Loki去了解这位神秘退隐的吸血鬼的情况,顺便借机立约杀了我。而我父亲,却是直接想利用这机会杀了Laufey和Loki以解除和教廷的契约。”
   “于是在了解到Loki也不知道胸口图形的由来后,他就摆了一道计。一道既可以救我又可以杀了Loki的一箭双雕之计。”
   “骗Loki立约?”
   “蒽。他当时对Loki说他知道他胸口图形的由来,那是Laufey老巢猩红山峰的地图,流失已久,没想到会被印在一个人类奴隶的身上。这张地图所指向的终点,是Laufey当年撤离欧洲时所带走的无尽宝藏。现在教廷连连战火,正是严重缺金少粮的时候,如果Loki能去找以太,以帮他夺得宝藏为交换废除我和以太的契约,以太说不定会答应。”
   “Loki敬我父亲德高望重,而且对方也对他承诺,会派人跟随保护我们,助我们夺得宝藏,于是就没有多想,一心想救我的他就接受了我父亲的建议,去同以太商量以自己的灵魂签约来换取我同以太的契约。以太虽然不了解,但看他确实身带图形,又垂涎宝藏,想来杀我也不急于一时片刻,便欣然同意了废除与我的契约,让Loki以找到宝藏为条件在新的契约上签下自己的灵魂。”
   “所以Loki会变成今天,是因为最后没有找到宝藏吗?”
   “不是没有找到,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藏。我父亲编来骗他的。”
   “这么说…”
   “对,Loki签约救我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必死无疑。”

  Jane沉重地叹了口气,良久没有说话。沉默了许久才又开了口,“想来Loki真的为你付出许多。可你又为什么会背弃他呢?”
  Thor垂下了眼, “因为我父亲利用我长久以来对人类建立的防备之心…也骗了我。”
   “骗Loki对你不怀好意?”
   “蒽。Loki与以太签约之后,我父亲告诉他以我的急性子若是知道他把生命抵押给了以太,恐怕这场赌局还未开始就要先和教廷撕得鱼死网破。Loki怕我担心,想来也就同意了瞒着我。但我父亲却又私下耍了他,背着他告诉了我他与以太签约的事,不过他对我说时把这个版本改了。”
   “他没有告诉你Loki是为了救你而签订的契约吗?”
   “不仅如此,他还把对我说的改成了Loki是为了杀我杀整个族群而签订的契约。他骗我说Loki早已知道自己是Laufey失散的儿子,他已经同以太签订契约,以帮助教廷取得父亲的宝藏为条件,换寻回父亲重回欧洲,让吸血鬼代替狼人联手教廷,夺取权利,待时机成熟之时也借父亲之力变成吸血鬼以得永生。”
   “起初我并不相信,但我父亲告诉我他胸口隐有Laufey的族徽,是不容置疑的事实。我半信半疑地去试探他,Loki因为怕我担心,发现他擅作主张签约的事情,果然就有意避开了我的试探。从那一刻开始,我就不知怎么的,对他萌生了戒心。不过我彻底误解他,还是去到西伯利亚,发现他暗会Fandral之后。”
   “Fandral也跟你们去了西伯利亚?”
   “蒽。Fandral 在族群里地位卑微,全仰仗以太一手扶持。以太对这条卑贱走狗的忠诚自是深信不疑。于是他派Fandral带领人马暗中尾随我和Loki,并嘱托Loki将寻宝进程时刻反馈给Fandral,与他保持密切联系。Loki认为以太这么安排是为了找到宝藏后方便运回,却不知他的另一个目的也是为了杀我。他嘱托Fandral找到宝藏后,立刻将我除掉,若确认Loki系Laufey的亲生儿子就将他带回,以便控制我那暗中早有反叛之心的父亲。”
   “来到西伯利亚之后,我发现Loki背着我与暗中紧随的Fandral私会,我想起我父亲的警告,加之一些误会,便误打误撞地以为他真的同以太和Fandral他们是一伙的,于是我便…”
   “你便彻底背弃了他。”Jane看着沉下眼哽塞住的他补充了出来。
   Thor没有说话,痛苦地皱了皱眉头。
   “Thor…”Jane看着他被回忆刺疼的哀伤表情放缓了安慰的口气,“既是误会,我相信Loki会原谅你的。如果他真爱你的话,是会原谅你的。”
   “呵”Thor冲着他淡淡的苦笑了一下,“可我都没有办法原谅我自己。时间越久,我就对他越是歉疚。我连…我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他。”
   “Thor…”Jane沉重地走到衣店门口,和Thor一起停了下来。她刚想开口继续安慰他,Thor便一下子闻到了死尸的味道。他撇了一眼窗侧的暗影,扶着她的侧颈打断了她。他把她拉到怀里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今天就到这里吧,Jane。我不想再谈了。”
   Jane在他的吻里不知所措地微微缩了一下,在听到Thor抽离吻时的低语后又略微失落地沉下了眼。
   “有人在看,算是帮我。”
   他微笑着抽回了自己的吻,又轻轻拍了拍她的侧颈,偏头示意了下她身后透着暖黄的橱窗,“快进去吧,晚上锁好门。明天我来接你,这顿晚餐我们一起去。”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