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布拉格广场 小短篇.即兴

   布拉格广场

   By 刘东东刘包包


   黄昏蒙至,伏尔塔瓦河撩起仙雾般的水纱一路沿崖遮盖上绿茵茵的山岗。暖洋洋、热乎乎的晚霞照在澄澈明亮的屋顶上给老城洒上了一层红沙。
   Loki从锤声叮叮的手工作坊里抱着礼盒走出来,抓上缓缓而过的电车离开了老巷。他靠着车扶手一路穿过流光溢彩的城区来到市政广场。下了车,夕阳斜照在正鸣的古钟上,又有一队婚礼的欢庆队伍伴着机械人形的走马旋影喜气洋洋地走了出来。Loki捧着礼盒站在队伍边上,等着手捧团花的白纱新娘先过。基本每隔几天他就能撞见有婚礼在古钟下举行,在准时奏响的自鸣中被告知这世界又开启了一对佳人的人生。姑娘对着路旁的他抱以一个幸福的微笑,羞怯地微微低了低头。Loki的指尖滑过手面下柔软的缎盒面,他想起了Thor,随即也对姑娘回报了一个笑意盈盈的祝福。
   待婚礼大队走过,他才迎着清脆悦耳的钟声来到中心花道的长椅边坐下。抬头望向金辉蒙蒙的古钟,他满怀憧憬地笑了。也许有一天,Thor也会拉着他走到钟下,在吻过他耳畔的同时告诉他要牵过他许下岁月的誓言永走一生。会有这么一天的吧,他想。
   他正望着钟出神,一根藤杖就轻轻敲到了他的脚边。Loki侧过头来,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断臂老人正弓着背拘谨地站在身边。
   Loki拿过礼盒挪了挪位,老人笑了,感激地冲他点点头坐下。
   两人一时无话,都出神地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广场流浪的手风琴音中来了又去。古钟一刻慢过一刻地向前推移,Loki有些担心了 __Thor已经晚过约定的时间很久了。
   老人轻轻侧过头来望了眼开始左顾右盼的他,随即扶住滑亮的杖把开了口,“孩子,你在等人吗?”
   Loki转过头看向他,微微点了点头。
   略丝白发在晚风中垂下,老人好奇地探向他手中的金色大礼盒,又抬起头来看了看他,“是礼物吗,你在等你爱的人吗?”
   Loki轻笑着垂了垂眼,侧过身微微向他贴近了些,“是的。他还在教堂上课,我和他约好在这里见面。”
   “我猜是他生日吧。”
   “对。”
   “你一定很爱他。”
   Loki笑了,侧过头看了眼半笼斜影的古钟,“他今天怕是要来晚了。也许,也许他忘了。”
   “嘿,真爱可是不惧等待的。”老人若有所思地随向他的目光,“我相信他会来的…一定会来的。”
   “但愿吧。”
   老人又转过头来望向他手中的盒子,“话说你送他的是什么?我可以看下吗,我猜一定是个非常漂亮的八音盒吧。伯利恒教堂后面有家老音盒店,它家的八音盒多好看啊!还不走音。我以前常常陪我老伴去逛。”
   “不是。”Loki一边拆开金丝带一边笑着摇了摇头,“我也很喜欢八音盒,不过我没打算送那个。”
   老人缓缓向他探过头来,两颗近乎相抵的脑袋同时小心翼翼地望向揭开的大礼盒,只见一个黄铜灿亮的大锤子正躺在一堆柔软荡开的白绸里发着闪闪的光。
   “真漂亮!”老人笑了,笑得像个孩子一样开心,“我猜他一定会非常喜欢的。”
   “我也这么想。”Loki开心地滑过锤面暗雕的古典波浪,“这锤子是请人打造的,我有设计了三个月。Thor是学建筑的,锤子又是工匠造美的利器,这就像女孩子用刷子画细妆一样,刚好得了个好喻。”
   “真好。”老人布满老年斑的手轻轻滑过锤面触到他的指尖,“灼灼岁序,恰似晨露。我年轻时也是学建筑的,只可惜,那年春天,被坦克压断了手,再也提不起我的锤子了。”
   Loki抬起眸,隔着和风中飘浮的花粉望向他,白发还没有完全褪去岁月流走的金黄,几抹淡淡的金沙依旧跳跃在苍凉的白浪上。那垂目间的哀伤深深刺痛了他,这人也有一双和Thor一样海蓝晶亮的眼睛。
   “没关系的,美由心生。就算这个世上再无可开凿之石,一个人心里存着美,也永远不会失去他凿石的梦,何况你只是失去了只握锤的手。”他抬头望了眼古钟,目光随着扑去的群鸽凝向远方。“这古钟走了几百年,也终有消逝的一天。万物变幻,只是迟早罢了。遗憾是留不住的,人只能留住自己怎么想。”
   老人微微松开了些杖把,轻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我老伴也这么说。不过我相信你的那位Thor一定可以用你的锤子留住属于他的梦,和你一起。”
   “谢谢。”Loki仔细地包回礼盒回了他一个真挚的微笑,又四顾着望了望,“话说你的老伴呢,她去哪儿了?”
   “她…”老人顿了顿,转而也笑了,“哦。我想她去逛那家八音盒店了,我等她,顺道过来坐坐。”老人说着轻轻站起身来,“话说我也该走了,今天真是个特别的日子,很开心能遇到你。”
   “请等一下。”Loki望着他转而离去的身影忽而下意识地叫住了他,等对方回过神来时他又不知所措地倾回了头,“我…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他不知道刚才那一刻,他为什么会希望他为他而停留。
   “我也叫Thor。”
   Loki如梦清醒似的微微抬起头,老人却望着他几近含了泪,“再见,希望你能等到他。”
   Loki久久地望着他隐没在夕阳中的人海里,隔了很久才回过神来。
   是的,他刚才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他的Thor还没有到呢。
   “再见。”他望着伯利恒教堂方向灿然流过的人群淡淡地告了个别。

   古钟的钟声又敲响了。那晚,没有人再去关心那个捧着金礼盒在那里坐了一晚上的白发老人,因为熟悉这座城的人都知道,他明晚依旧会来。
   而那个人,也会来等他。



   End

2014.9.14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