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原创# 黄昏曙子

   第五章

   夜垂山谷,月上树梢,银辉粼粼的繁星衬着月染冰白的水瀑从夜雾缭绕的仙城四面倾注而下,暗黝川流,滑入原野,如亘古的盘根错节般延伸过漆黑的大地,流延向世界的尽头。
   安宁空寂的皇城之中,浅红的燃烛温暖摇荡。Loki隔着几步之遥尾随着Thor,沿着城墙边长曲的暖黄长廊往城下走去。他傻傻地跟着他,目不转睛地望着他魁梧高壮的背影,不由自主地裹紧了身上的红袍。
   从颓塔一路下来,Thor开路在前,表现的格外深沉而安静,似乎在思考些什么。那浅于平常的脚步声传入Loki心底,却意外地让他备感踏实,甚至令他产生了一种置若梦境般的期待 __就这么跟着他吧,让这条路永无止尽。
   Thor不时地回过头看向他,以确定他是否跟上。再一回头,他看见Loki停下了愈发远随的脚步,他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他,不走了。
   Thor折回来走到他面前,看着对方凝视着自己而变化不定的表情蹙了蹙眉,温柔地扶住了他的肩颈,“怎么了?还很痛吗?”
   Loki看着他摇了摇头,不语。
   Thor轻叹了口气,一下子转过身,在他面前半屈了下来,Loki便心领神会地趴上了他的背。
   他背起他,轻轻往上托了托,颇感无奈地侧过头淡淡一笑,“这也是我欠你的?”
   Loki圈紧他,鼻息贴入他柔软流洒的金发,望着城廊外此起彼落的灯火微微阖上了双眼。“你一直都欠我的。”
   “呵呵。”Thor傻傻一乐,放稳步子继续往前,“你说是就是吧。只可惜咱们现在得去地牢蹲着了,我欠你什么,出来还你便是。”Thor轻语着顿了顿,“Loki,我还你一辈子。”
   Loki没有回答,夜霭下溪流贯穿平原的潺音令他格外的心跳不休。他不知道透过这温暖的紧贴,Thor是否会感觉到,但他已无法控制。

   不一会儿,他们拐下城廊,穿过国王大门,来到灯火通明的空寂王厅Thor才沉思着再度开了口,“Loki”
   “什么?”Loki闭着眼温顺地侧了侧头。
   Thor在英灵殿两边黄金熔铸的十三铁卫前停了下来,拄着长剑的战靴在他们头顶巍然拔起,直耸星空。他仰望着先辈们肃穆神情下轮窜的月影,陡然升起一股遗憾和哀恸 __他想起了今早惨死在桥舵边的那两个金袍卫侍。
   “你不该给他们剑。”他托紧他轻声说道,声音里明显流露出痛苦之涩,“你就真的这么希望我难堪吗。”想到这里,他更觉一阵绞痛。
   Loki平静地微睁开双眼,垂目望向灯影摇曳的地面,眷恋地搂紧了他的脖子。他沉默了。
   他久久地注视着他们伫立于庞然铁卫边的小小阴影,终只是轻轻拨了拨他蓬软的金发,“走吧,Thor。这只是一个交易。”
   “交易什么?”Thor微微侧过头来,亦步向前。
   “以后说。”他淡淡地侧入他背怀,声音柔软如呓语,“等我想告诉你的时候。”
   Thor脸色一垮,微微点了点头,心里却涌起更深的担忧。他和两个战囚,二者悬殊不可同语,到底有何可交易的,既让他不惜牺牲无辜人命。一想到他的弟弟既会如此深不可测,冰冷无情,他忽然反倒希望他仅是因为嫉恨所为。至少嫉恨是他能懂的,而秘密却令他害怕。
   Loki仿佛洞悉了他的心思,语气泛起叛逆的寒冰,“我只是给剑,又没叫他们去杀人。”
   “你难道猜不到他们会用剑伤人?”Thor一言道破了事实。
   “他们怎么做,那不关我的事。”Loki一下子摁住他的肩背撑起身来,“你放我下来,我要自己走了。”
   Thor毫不理会,反而更加圈紧了他的双腿,悠悠地加快了步伐。
   “你放我下来!”Loki蛮横地扇了他耳侧一下。
   “不要!”Thor一脸不爽地侧过扇红的耳根,“你要再跑我还懒得去追你回来!”
   “你…”Loki正要破口大骂,Thor却一下子停住了。两人争执着双双抬起头来,方才见一袭柔光璀璨的纱笼半隐在月光之中,Frigga手垂灰绒斗篷站在殿前的雕像后,来回踱步着等了他们良久。
   Loki一下子顺过屈膝的他滑下地面,两人双双跑到她跟前。Frigga见两个蹬蹬蹬的影子冲向自己,眉头一松,迎上前长长地舒了口气。
   “你们这是去哪儿了?我到处找你们。”她注视着Loki,轻轻扳过他的下巴,一下子注意到了那破血的嘴角,“你这是怎么弄的?”她又偏过头来看了眼紧跟着走上前来的Thor,这才发现他的脸上同样开了花。“你们这又是怎么啦?”
   “没事。”Thor淡淡地接过她递上来的斗篷套上,“不小心摔地上,磕破了。”
   “两个一起摔着?”她毫不相信地瞄了他一眼,转而扬起绒袖轻抚过Loki的下巴,“下次小心一点。”
   Thor扣紧圈折过胸膛的斗篷又抬起目光,“话说妈妈,这么晚了你怎么出来了?”
   Frigga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们的父亲要见你们。”她望着脸色瞬间转阴的Loki捏紧了他的手心,“就现在,快去吧。”


   Thor和Loki沉默地由Frigga领着登上暗银旋梯,一路来到了Odin的寝宫。Loki抿紧嘴唇,在Frigga的催促中不情愿地走了进去,望着阳台帷幕后背手而立的Odin褪下红披风,轻轻交还给了Thor。
   “父亲。”Thor接过披风,望着独向长空,瞭望城哨的Odin垂了垂头,又向嘴角苦涩牵动却一言未发的Loki递了个眼风。Loki这才走上前来,垂目而立,轻声开口,“父亲。”
   Odin转过身来,走过阳台,沉重地看着两个站在台阶下的儿子,严峻的目光微微扫过两人挂彩的脸。冷风灌入卧房,吹过他稀疏的白发。良久,他才甚感疲惫地开了口,“Utgard那边传回消息,Laufey否认两名战囚归国。我已当众表态,派出铁卫,九界通缉,抓获后再做处理,所以这事就算暂且过去。你俩也不用去地牢了,孰是孰非,我想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此事下不为例。”
   他说着又转而望向一脸阴霾不开的Loki,眼神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哀伤。
   “Loki”他沉痛又无奈地叹了口气。
   Loki僵冷着微微抬了下眼。
   “你的话…你心里的那些委屈,我都想过了。”他说着走过他们,走到门边。顿了好几次才双眉深锁地侧过头来,半隐黑暗的眼神尽蕴无限忧愁,“你们随我来吧。”
   Loki捏紧手心,疑虑地看着他,迟迟不敢上前,直到从Frigga眼神暗示的光芒里看到了那丝他渴盼已久的希望。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