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原创# 黄昏曙子

   第八章

   青藤攀蔓,叶垂廊拱,斜阳剪影。暴怒的脚步伴随着湿滑如鳞的泥印一路切开光洁透亮的大理石地面,迅流向长廊尽头的白银之厅。
   Sif手握长剑,怒不可遏,如一只斜阳下飞出的利箭般疾步向前,对紧随其后的唤喊置之不理。
   “Sif…Sif!”Thor无奈地追上她,轻拉住了她怒拳相向的手臂。
   “你别拦着我!”对方猛甩开他,长剑一挥,刹那在他的护腕上划出一道钢印。
   “Thor!”她砰然落剑,转身跑回,关切地握住了他的双手,眼里满是愧疚。“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没事。”Thor扭着手腕冲她淡淡一笑,“我想Loki该也不是有意的。”
   听他这么说,Sif脸色一变,瞬间双颊飙泪,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你干嘛老护着他!十足的混蛋!他烧了我头发!你亲眼看到的!”
   Thor无可奈何地看了她一眼,抬手轻扶净她额边干结的泥沙。“Loki向来爱恶作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个性。”
   哪料Sif猛拍开他的手,不依不休,难以置信地瞪着他涕泗簌流。“他爱恶作剧,你就要这么护短吗!”
   “Sif…只是头发而已。”
   “可你说过…你最喜欢的就是我的头发…”她苦涩地抿紧泪唇,轻颤的口气里尽溢委屈。
   Thor故作微笑,安慰地扶开她泪水流涟的脸颊。“头发没了可以再长出来嘛,没什么的。你这样也挺好看啊。”
   Sif浑身一颤,泪红的双眼刹那黯淡!“Thor…你就一定要这么让我难堪吗…”
   “我怎么让你难堪了?”
   她久久地审视过他看似关心,实则毫不在意的表情,顿觉心碎无比。“说吧…你是什么时候觉得…你的心意…该有所改变了…”
   “你在说些什么?”Thor放开她,撇开的眼神备觉无奈。
   “你忘了吗,我们从小结亲,一起长大。”她说着思及痛处,抹了抹泪痕别开头去,泣不成声。“你现在这样…总让我觉得…你想订婚的人根本不是我…”
   “Sif…”Thor回过头望着哽咽难言的她,一时语塞,垂下了头。“Loki是我弟弟,你知道的。”
   “可他不是我弟弟!”她说罢背身离去,不再看他,轻噎着步上旋梯,直往银厅。

   行至厅口,Sif擦干泪痕,挺了挺背,步履从容地走了进去。谁知她刚一推开门,就只见银缎铺洒的地板尽头,Loki先行一步,早已悻悻而立,乖乖地站在掀开的帘幔前,听着Frigga的絮絮念叨频频点头,片言不语。
   “大混蛋!你个大混蛋!”Sif顿时怒气上涌,不顾Frigga的起身制止冲了上去,刚想甩他一记耳光,那形容可掬的身影便化为了一团荧光闪逝的泡影。
   她讶异地回过神来,这才发现Loki正一脸悠闲地侧卧在阳台之上,对着攀上圆窗的藤蔓勾花弄蝶,Frigga眼前的不过仅是分身幻影而已。她望着他轻吹花粉,一脸得意的样子顿时羞得两颊发红,火辣作痛,仿佛那记耳光是扇在了自己身上。
   Sif哭了。“你这下三滥的恶棍!下三滥的行径!”
   Loki旋过台边,冷冷落地。“说了只是一时失手,又没让你烈火焚身。”他说着走上前来,拥过Frigga轻轻一吻,“我谨记您的教诲,妈妈。”
   “Loki…”Frigga无奈地白了他一眼,抓过绒毯拥住Sif,一边替她擦拭发上泥沙一边听她声泪俱下的连连哭诉。
   Loki似笑非笑地旋过她俩,往银盆里勾了串葡萄,刚想塞进嘴里就对上了正撞进门的Thor。
   他望着径直走向自己的他哗啦一下掉了葡串,忐忑不安地捏了捏手心,心慌慌地泛紧。
   Thor走到他身边,望着Frigga怀里如泣如诉的Sif捡起葡萄掂了掂,贴向他的侧肩,近至耳语。“瞧你干的好事。”
   Loki回过头来,分外憎怨地横了他一眼,只觉他手里的葡萄哽在喉头,酸涩无比。尖刻的回击还未出口,Frigga就转身叫住了他,“Loki,你过来。”
   Loki假作嘻嘻一笑,愠怒地撞过他走了过去。
   Frigga招手揽他,双眉紧收,面色凝重。“Sif所言可是真的,你故意而为之?”
   谎言如灰蛾,百无聊赖地拍拍翅粉飞向她。“是火焰为之,我仅是法术失手。”
   “你撒谎!骗子!”Sif一下子尖叫起来。Frigga搂紧她,示意她放心,交由自己处理。她再度望向他漫不经心的表情,实情却已了然于心。“Loki,你回答我,我从小教你们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诚实和荣誉。”Loki冷冷地别开头。
   “看着我。”Frigga严厉地摁住他,“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有没有故意为之?说实话,我不会苛责你。”
   Loki望着她,不作回答。良久,当她明白以他的个性纵然到死路一条也绝不会承认时,她哀伤地叹了口气。她扶过他倔强的脸庞,心里责怪的终还是只有自己 __她太爱他了,没办法撕破脸和他死磕到底。
   她收回手安抚地扣紧了sif匐在肩头的后脑勺,甚是可惜地揉了揉她的焦发。“法术失手,也是你所为。于情于理,你也难逃其责。Sif说到底,早晚是你嫂嫂,她这头风鬟雾鬓的美发Asgard人尽皆知,如此毁了实在不值。你这样还让她怎么出去见人?此事也算关及你哥哥嫂嫂未来的名誉,你有什么办法补救吗?”
   听到她说“嫂嫂”,Loki哽在喉头的酸涩瞬间肿了起来,阴云顿骤的脸说不出的难受。“暂时没有。”
   “你既要学法术,就该懂得法术之弊,明正厉害关系,否则何苦学它。”她看着他渐泛苦涩的脸放缓了语气,“你这不是自讨苦吃?”
   “你母亲说的对。”正当这时,一个严厉的声音遁入银厅,Odin闻声之后背手走了进来。“人孰无过,但切记要明辨是非。过而能改,才能有所作为。”
   Loki退了退,只觉周围越发黯淡的光线倏然消失,唯剩他愁眉与怒容并生的脸。
   Odin横了眼欲护Loki的Thor望向他,直至两人都在他浓眉遮蔽的阴影之下认错般的垂下了头。
   “为人君者,必先修德,从善如流。俗言兄如手足,臣如心腹。为君者如果仅凭怨恨情绪独断专行,固执己见,不体恤兄臣,岂不社稷沦丧,还谈何安邦治国?”他说着步履稳健地走向Loki,疲倦地长叹一声。“Loki,你也太没分寸了。Sif是Asgard的女武神,也总将是你的长兄之妻,未来也会是国之栋梁,君之心腹,你怎可如此待她。你可知错?”
   Loki试图应答,却只觉空气尽失,眼泪卡在酸肿渗血的喉咙里。他竭力保持镇定,勉强沙哑作应。“父亲教诲的是。我愿负责,要打要骂,听凭…嫂嫂差遣。”
   Odin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而望向Sif。对方从Frigga的肩侧抬起头来,吸了吸鼻子,擦干泪水。“既然你用法术将我的头发烧得一干二净,那你就也用法术将它分毫不差地还我,别的无需多谈。”
   Odin与Frigga对视一眼,同时看向Loki,满是怜悯。Loki抬起头来,浅浅一笑,回身挽过Thor,眉挑嘲意。“嫂嫂说了便是,容我几日,烧的秀发定尽数还你。”


   Loki刚拉着Thor退出银厅,便猛地丢开他,怒气冲冲地冲下旋梯,往寝厅方向走去。Thor自知他心里有气,只是紧步尾随,未敢唤他,直至Loki回到卧室,他才猛地冲上前去,夹入双手,顶住卧门,顿时在他狠狠摔门的力度中吃痛地叫了出来。
   Loki苦涩地抿紧双唇向后退了退,背身双拳一紧,旋于书桌的水晶球尽数落地碎裂。Thor扭着青淤顿开的手臂走到他身后,望着摁紧书桌浑身气颤的他想上前安慰,却又无奈地垂下了头。
   Loki侧过头,酸肿血塞的喉头嘶嘶发哑。“你跟着来做什么?”
   “我…我担心你。”
   “你还是担心担心嫂嫂吧,对于我这个始作俑者,她可是委屈大着呢。手足可断,心腹难弃。”
   Thor承受着他尖酸刻薄的话,脸色一沉,不作回答。对于现在的对方来说,他深知自己答什么都是错。
   Loki回过身来看着他,嘶音冷若冰霜。“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是你拉我出来的啊。”
   “那我现在请你回去!”
   Thor望着他最是伤人的怨毒眼神,顿觉心口泛疼。“你到底是怎么了?这是我的错吗,是谁先挑的火?Sif素来与你无冤无仇的,人家招你惹你了?以前也不见你待她这般。”
   Loki气坏了。听他为她辩解,他忿忿然地冲上前去,刚想抬手捆他耳光Thor就抓住了他,他恶语还未脱口Thor就先斩断了他的退路。“够了,Loki。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别告诉我你真是法术失手。”
   Loki看着他,所有哽积于心的酸涩与苦楚排山倒海地袭上喉头。他眼梢熊熊燃怒,呼吸愈发急促。最后,他突然猛地勾过他的脖子,狠狠地仰起脸吻上了他!Thor一惊,松开他的手腕瞪大了眼。Loki却吻的很深,牢牢地套紧他融入饱溢酸楚,苦涩难耐的唇瓣之中,直至Thor微阖双眼,缠舌回应,他方才从对方愈发拥紧的搂抱中脱身而出,悻然退去。
   “现在你明白了,我的哥哥。”Loki一脸轻蔑地望着他拭干嘴角,幽幽绿眸猩红流盼,鄙夷带笑。
   Thor悸惊失色地看着他。他尝到了他吻里诉求的味道,那是嫉恨而不得的味道。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