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原创# 黄昏曙子

   第十六章

   炎暮幽沉,长夜婉垂。朦朦月霭之中,无情繁星如沥沥萤雨滚过虚渺夜空。暗朔林峦之间,凉月流殇,瑶台水瀑粼雾激荡。Thor拎着战锤,穿过晚风习习的清冷大厅,一路来到Loki的卧房跟前。他垂着头在门口站了良久,终还是咔哒一声旋开门把,放下战锤轻步了进去。
   寒凝烛芯的冰冷房间内,油灯尽熄,床幔尽碎。皎皎清月照入大敞开的阳台,一时帘波浮动,白纱剪影。Thor望了望书纸纷飞,残片碎溢的四周,踩着一地的玻璃渣轻轻走到弯折的寝帐后,只见Loki正蜷缩在高床之下,侧卧地板,满手黏稠血块,望着夜阑人静的窗外,神情沉如冰铅,一言不发。
   Thor深痛地拧了拧眉骨,哽着喉咙走到他身后缓缓跪下,温柔地抚上他肩,将他翻过身来,轻拥入怀。Loki面无表情地勾过他脖子,任他横抱起穿过一地狼藉,离开了凌乱不堪的房间。
   Thor抱着他来到门外,向着走廊尽头自己的卧室走去。一路上,幽蒙的月光如粼粼海影,翻涌在纤细的大理石柱上。Loki侧靠在他胸口,神情呆滞,默默数着,宛如呓语。
   “83、84…86、87”
   Thor抱着他停在了自己门口,微微仰头含回眼泪,侧身抵开门将他抱了进去。
   他吹灭夜灯,将他放入暖炉温好的软床内,和他一起平躺了下来,从背后环紧了侧卧棉枕,颤抖不已的他。他抵紧他的肩骨吻了吻,心里千万个想说对不起,话到嘴角,涩痛难开,又只得咽了回去。他很清楚,这三个字,对于现在的怀中之人来说,已经没有意义。泉中破他身时信誓旦旦的承诺,他已永远还不清。
   他搂紧他,轻轻捏了捏他血凝的手心,甚是安慰地苦笑着开了口,仿佛怀里抱哄的是个惧夜难眠的小婴儿,声音哀至极,柔至极。“睡吧,Loki。明天城下开工,修复墙池。你不想去…就不去吧。我忙完了就回来陪你。”
   Loki一动不动,没有说话。
   “我明早去给你收拾屋子。你以后想来这里睡,还是回房睡…都可以。”他说着哽入伤颤地吻了吻他,“我明天早点起床,去给你的手拿点消炎药,回来再给你涂涂。你就好好睡,我让厨房给你做点好吃的。你想吃什么,我们吃莓酱布丁好不好,加了奶油馅儿的那种,你最喜欢吃那个了。”
   Loki在他怀里轻轻哭颤起来,小小声音令他心碎不已。隔了好一会儿,他才翻过身来,捧上他黑暗中湿凉的脸轻轻吮吻,像汲取着最后的温暖。眼泪滴滴没入Thor嘴里,如一泓冷火,灼烧他,折磨他,让愧疚如生生溶铁般烫入他心口,永远撕不下,忘不了。
   Loki越发用力地捧紧他,追逐他的绵舌,揽上他的脖子,紧紧吮吻,几近窒息。Thor在他的暗示下轻轻翻身而上,Loki便瞬间抬脚圈紧了他。
   “吻我。”他哭着吮紧他摸入他内衫。
   “给我。”他滑过他胸口拼命套弄他身下,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将他半勃滚钳剪入身体。
   “求你…”红红眼眶紧成哀伤,他摁着他在他身下生硬地来回微动,扯着身体与手心的伤口丝丝渗血。
   Thor抓回他的手,将血没冰腕轻轻扣置枕后,温柔地挺动起来,任身下暖意潺潺脉流入他冰凉渗血的伤口。他吻着他,推着他,直至Loki全身浴汗,再度湿暖,他才翻身而下,将他紧紧抱入怀中。
   那晚Thor彻夜无眠,听他呼吸吹在怀里,哭疲睡去。茫茫长夜,恍然之间,他总盼着能回到小时候,回到他弟弟梦醒猫来的孩提之时。一切都没有发生,他可以不必拥有他的身体,他的爱情,只要他不这么伤心。而如今,噩梦已至现实,如同不确定对方能否走出眼中淤影一样,他只感这场梦怕是遥遥无期,要将他深爱的弟弟带离他越来越远。也不知道这么傻傻地想了多久,等他再度睁开眼时,只剩怀中泪干空被,Loki已然离去。

   那夜之后,Loki便在他床上睡了下来,一睡就是几个月,再也没有回过自己的房间。每天一睁眼,对方都已悄然离去。Thor从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起的床,但撩开帘帐,天光未现的清冷晓色之中,他总是能看到群群凄鸦已自颓塔扑起,一大片缓缓飞向峡海尽头,凄叫着消失在曙光浸染的云层里。
   下午,他耗在城下的炎炎烈日之中,督促工程,修复城墙,Loki就呆在他房间里,等他回来,一步不离。事实是,他开始几乎哪里也不去,连Frigga也不再去问安,就只是这么关着自己,日渐消沉,话也不说,饭也少吃,日复一日地消瘦,阴郁。
   每次Thor站在城下断壁残垣之中抬起头来,隔着午后蒸腾热雾,他都能看到自己窗口,一个修长枯瘦的身影躲在纱帘之后呆呆地看着他,随意裹着他的睡衫,头发凌乱,神情呆滞,又甚是绝望伤感。也因为这样,Thor几乎再没有靠近过Sif,哪怕共事工程,他也不再轻易接触她,同她说话。他不想再给城上之人带来哪怕一点伤害,因为他很清楚,现在的对方,已是伤痕累累,再受不住一点节外之痛了。
   日落后,他收工归来,Loki便乖乖躺入床内,浑身冰赤向他,受他身体抚慰,直至浴汗沉睡。但无论Thor怎么用力地去温暖他,滚烧他,床笫之间,哥哥或是Thor,Loki都再也没有叫过他的名字。对方总是捧着他的脸,平静地躺在他身下,傻傻地看着他,任他推揉抚摩,低喘深挺,直至滚胀着在他体内喷泻而出,疲乏匍下。一汪绿潮荡在他身下幽碧如霜,凄迷而寂寥,宛如窗外日渐消凉的秋夜,最后在啪啪水靡之中缓缓阖上。
   对方把自己封进他怀里,一天比一天沉默,一天比一天冰冷,直至Thor最后也跟着他冷彻心髓,透骨寒心。

   那夜,月似芦花,絮入寝帐。Loki刚想像往常一样,冲翻身而上的他打开双腿,Thor就摁住了他的膝盖。
   “嘿 ”他怜爱地抚了抚他柔洒枕间的黑发,望着他宛如清月的淤眸淡淡一笑,竭力放轻了喃喃。“我有个礼物想送给你。”
   Loki茫然地看着他。“什么。”
   Thor半撑起身抓过床头的灰绒披风,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掏出一个手工纱冠。Loki颤抖着自他怀里抬起手来,摸着那用红纱精心折叠的漂亮王冠,刹那泪如泉涌,泣不成声。
   Thor哽着泪,温柔地将它戴在他头上,深痛地吻了吻他枯冷的额头。“我的陛下。”
   他抬起头来,看着他朦朦月光中苦不能言的样子,心碎的甚是难受。“那晚矮人谷...我一直藏在绒风里。这两天跟妈妈学折了好久,差点没把纱弄破。”他说着轻吮上他额头,“Loki…别这样。有我在呢...没什么过不去的。你这样,我承受不了…”
   Loki摁紧他肩,瞬间抵着他嚎啕大哭起来,哭得是那么伤心,那么心碎,那么令他痛入心扉。
   Thor搂紧他,紧紧地搂紧他,将他的小脑袋抵在下巴怀里轻轻阖上了眼。“吾冠之冠,吾锤之锤。”
   Loki大哭着抱紧了他。
   那个月夜,Thor一遍一遍重复着那句话,轻拍着怀里伤泣不止的他渐渐入睡。第二天醒来,群鸦没有扑起。入夜,他也依旧没有回到这里。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