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原创# 黄昏曙子

   第十九章

   峡风哭嚎,霜牙锯天。萧萧吹雪剪过风被,宛如沥沥剑雨,将黑荒燎原刺得支离破碎。Loki踏破寒冰,两手环胸,弓身攀上冰湿刺骨的岩棱。他回望了眼来时久涉的岩隙,又望向脊坡之下,冰沼裂壑纵横交错的无尽莽原,不禁将腕间纱痕捂得更紧了些。
   约顿海姆 __九界饮寒长恨的受诅之地,真是冷得砭彻人心。
   Loki俯瞰了会儿沼雾深浓,寥无人烟的莽莽冰原,只觉记忆仿若剥落了水蛭,肿着苍冷坏死的蓝肤滴滴渗血。他望了眼岩床之尽,黑如曜石的倾塌黑塔,咬咬牙顺着潺潺脉流的寒溪走了下去。
   天空好似灰乳琉璃,遮蔽了吟着静默的点点寒星。他一步一趔趄地向前走着,不时望向沼雾之下的青青尸骸,总觉有些面容似曾相识,曾深深烙印过他眠沉的儿时记忆。
   他抿紧双唇,别开眼睛,竭力压制涌上心头的不安,拼命安慰自己只是寒惧所致。
   等我悉知梦中疑团,定会莞尔。呵呵,这可笑的梦,可笑的梦…梦。
   他碎碎念吟着抬起头来,颓然眩晃的苍白晨雾之中,黑如玛瑙的绝崖峭堡尽没眼前。
   他从那半崖之上,颓泻碎石的塌陷窄口一路望向残壁之下…冷冷河风吹散沼雾,一排幽蓝阴影自残破龟裂的石墙中相继冒出…他看着这些巨如半山的怪物带着嘲嘲冷目相继散开,一头结满寒霜,白如峰雪的冰原狼便静默无声地从中步了出来…他看着狼背上那张阴蓝至极,可怖至极,冲他狰狞俯下的脸,瞬间掐紧了腕间纱痕。
   Laufey唤儿之语一出,Loki便腕心渗血,双目一垂,冷彻骨。



   凄凄鸦啸如寒剑,厉破长空。
   Thor握锤飞停至峡尽潮滩,扬臂接过刁纱旋落的睡鸦。睡鸦眯紧双眼,对着雾杉之后拍了拍翅膀,轻蹭了蹭他的脸颊。
   Thor紧了紧眉,勾过红纱衔在嘴角,抬手将鸦放入侧肩。电闪雷鸣之间,白光霹雳!他望着云杉尽碎后露出的岩隙,提锤倾身离地,如准确破入的风中之箭般飞了进去。



   “人类姘头的杂种…”
   “弃子…”
   “认贼作父…”
   Loki听着这些冷嘲热讽,在冰原狼嘶嘶低吼的厉齿威逼下,穿过两旁身形魁壮于他数倍的兄弟姐妹些,缓缓走向城下不远处臭气冲天,腐尸横弃的河滩。
   从他们猩红俯笑的冷冷嘲目之中,他只读出了两个字 __侏儒。

   他踏过烂脓破溅的尸体,在身后冰原狼的吼逼之中缓缓涉入冰河。寒烟寥寥的约顿大河水映着他憔悴坚毅的脸,浑似枯骨。霜露滴落额前湿发,Loki望着及腰的河水,这与梦境全然重合的一切,恍觉水影在身前汇聚,绵绵温雨飘吻耳边。“孩子,你不该来这里。别来这里,永远别再来这里。”
   他回望了眼狼背上的Laufey,雪狼爪匍腐尸,对着他就呲牙裂嘴地抓流出一片血脓。
   Loki冷颤着深吸了一口气,抓紧腕间纱痕,默念了一遍哥哥的名字,无声无息地缓没入水中…
   水波涌过耳朵…如慈母般吻过意识…也不知过了多久,忽而一阵水下暖流荡入水沙,横扫梦霾!漩涡四起的水漩之中,他睁开眼睛,对上了那水光透亮的眸花。
   花涤清泪,荡开战史…
   冰原狼衔来的中庭女子,血口扯着头皮的拖扯鞭打,床上一次次惨绝人寰的施暴…硝烟四起的燎原,冰红雨下的逃亡,青青湿沼中的跋涉,命悬井壁的狂抖,血帘后孤弃的小婴儿,战靴遁入空气的擦响,摇篮而坐的血甲老人…
   她最后一次唤他的名字…坠流深渊绝壁之下的水影…Odin怀里偎紧的孩子…
   Loki瑟瑟发抖地自河面睁开双眼,浴水而出…
   他望着灰蒙蒙的晨雾中,那无情奔流向远方的约顿大河水,耳际晕眩地回荡过Thor和Odin的声音…一遍又一遍…

   “吾冠之冠,吾锤之锤…”
   “先祖之后,生而为王…”

   湿发涤落谎言,他冷冷地阖了阖眼,咬牙切齿地回过头来。
   腐滩之上,诡诡猩眸,血红流盼,似笑非笑。
   他放开手腕,攥紧拳头,猛一抬目,双眼刹没深红!
   尽皆迷梦。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