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原创# 黄昏曙子

   第二十一章

   夜阑更深。堑桥之上,绿焰步步袅颤,祟潜冥河,觅着地宫一方宁静,烧透河瀑,照得真相血光潋滟。丝丝翠蛇随着轻浅脚步窜上铁剌,狰狞焰牙扣紧门隙,勾入谎言,挑开儿时天真萌稚而不知的层层欺骗,如荆蔓般一路疯长过大殿,盘绕上幽辉熠熠,诡燃不休的蓝焰。
   Loki停至远古冬棺跟前,听着它切切亲唤抚摸上它,手指滑过凄迷透凉的棺面,好似爱抚恋人般温切。冷冷寒烟吸着他指尖温触绵绵起伏,幽幽蓝光蹭着他浅轻急促的呼吸频频柔闪。Loki望入烧心蓝焰,听着触间娓娓哭述而双手疯颤,肤浸深蓝,直至身后呵斥遁入耳际,威慑大厅。
   “住手!”Odin蹒跚着走下堑桥,磕枪而立。“你做什么。”
   “我只是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Loki手滑棺面,缓缓转身,烧过额际的幽蓝淡下泪恨满满的红眸。“你夺走的…真相。”
   “Loki…”
   “为什么…”Loki攥紧拳头,迎着默然无语的他走了过去,直觉蓝焰咬在心口瑟瑟蜷曲。“你双手染血无数…为什么还要救我…”
   Odin望着他,无措地紧了紧手。“你只是个无辜的孩子。”
   “不…”Loki走到他阶下,咬牙切齿地偏了偏头。“你一定另有目的…是什么…”
   一阵局促的沉默。
   “告诉我!!!”Loki倾身咆哮,刹那疯吼!
   白发之下,倦倦苍眸隐涌哀伤,Odin嗫嚅着微开了开口。“为了和盟…透过你。”
   Loki双眉刹弯苦涩,泪水簌流。“所以…我只是你的另一个窃物…”他说着颤抖着指了指尽头,“像它一样被封在这里…直至你有所惠利喽…”
   Odin侧叹无奈。“你为什么总是曲淆我的意思…”
   “你大可以一开始就告诉我!你为什么不!”
   “因为…”
   “因为我是父母们睡前故事里的怪物吗!”Loki抢言于他,步步逼近。“先祖之后…生而为王…你早知我无缘战锤,却还骗我!你偏爱Thor,无论你说有多爱我!”
   Odin鬓靠金枪,尽没疲惫。刚惩走一个,又被这个连连厉逼的无言已驳。他只觉心力交瘁,几欲伸手揽他,却神伤力痡 ,炎红眼痂抽痛着半边身子,不久便在对方的激词声讨中滑枪倒下。
   冥河叹流,Loki逼上台阶怔怔地望着他,许久之后才俯下身来,颤握他手。他抚了抚老人苍白的鬓发,毅然接过金枪,种种报复簌落嘴角,转眼便咬成绝望。




   银漩冲破浓雾,跌入灰烬岁积的峰峦,掀起滔天浊浪。Thor看着银辉收尽,裂口愈合的茫茫天际,仰躺着翻了个身,匍入灰中,只觉脊背摔的好痛。他学着Loki的样子,诅咒诸神,说了些亵渎的话语,很快便在嘶嘶疼吟中昏了过去。
   沉沉眠中,昔日缠绵月床的意乱情迷不断重现,伴着Loki时而温惬,时而妖异窜幻的脸惊得他一身冷汗。云遮明月,乌鸦拍着片片黑羽,狂啸着旋过冰河,啄碎红纱…Loki骑上他身,猛将他压入河下,双手陡生冰锯,直切向他!Odin与冷眼窃笑的Laufey站在他两旁,无动于衷地望着他碎入冰床,缓沉血河…
   “他死了吗…”
   “没有…”一旁的Laufey尖酸酸地喃喃道。
   “我们都死了…他为什么还没死…”Odin转向骑在他身的Loki。
   “因为他是神。”对方嘴挑阴笑,冰锯在霍霍声中溅起血花,Thor抓上他肩哇哇惨叫起来。
   “神!”Odin又一脸兴奋地回望Laufey,“那他是来救我们的吗?!”
   “别傻了,Darcy!我们已魂归西天,无需再救…何况你看他这神志不清的样儿…”Laufey背着手撇了撇嘴,转而向Loki侧了侧。“能醒吗?”
   “容我再试一下。”Loki深吸一口气,扔掉冰锯扬起锤,说罢就要朝他挥下致命一击……
   不…不…不!Thor狂呼乱叫起来,只觉脑袋被砸的砰砰碎响!Loki…Loki…不Loki…
   他哭唤着渐睁开眼!浓雾呛入眼泪烧得他心一缩一缩的疼。他唤着他的名字,躺望着身上人哭了好久,直至雾沙伴着滚泪流下脸颊,泪中人影渐渐清晰,他才缓下了悲泣。
   意识散尽混沌,他抹了抹额头,频频眨眼望向围站于身前的人。待他看清梦中三人…刹那吓得一缩!四处寻锤无果之后望着他们瞬间攥紧了拳头。
   “怯懦之神。”右边胸膛彻开,脏腑尽空的中年男子望着左边脖子半断,脑悬侧肩的年轻女孩侧了侧头。而他们中间,一个面目全非,没有嘴巴,牙床尽露的修女正捧着冰块看着他。
   “你醒啦。”修女倒掉裙里半渗的冰块,冲着他善意地动了动牙。
   Thor抹了抹梦中一脸“鲜血”,擦掉水珠,紧着拳头没有回答。眼前的三人,浑身苍白得了无生气,肿胀、呆滞又僵骇的面孔明明白白地写满了“我们都是死人”。
   Thor看了看四周灰茫无边的浓雾,又看向铁链相系,静默而站的三人,抬手捏了捏虚脱的臂膀,以确定自己是否还活着。“这是哪儿?”
   “海姆冥界。”
   Thor沉了沉眼,想起Odin“将你放逐,永不得归。”的刻骨铭心之词,良久没有回话。
   断脖女孩看他不说话,便扯了扯修女的衣袖,对方这才步上前来,平静开口,牙齿磕得哒哒。“嘿,河闸已开,冥船已启。我们得走了。你可以选择跟我们走,或者留下来…”她说着格外怜伤地看了眼一蹶不振的他,“你要同我们走吗?”
   Thor冷淡地朝她侧了侧头。“去哪儿?”
   “约顿海姆。”断脖女孩急切地插嘴道,害怕地紧了紧双手。
   “约顿海姆?”Thor不解地打量了眼三人。死魂已归冥界,理应如这岁岁淤积的灰烬般,永世沉眠。
   “霜巨人铁蹄已至,鞭扰冥河,四处抓魂。正要赶我们前往约顿海姆,为他们打铁造墙,清尸锄犁,重振盛旷。”他说着示意了一下灰峦之下,鞭旋雾花的凄荒平野。
   Thor咬紧牙,捂着腰站起身来,顺着他的目光向下望去,方才见浓雾之中,幢幢灰影迎着鞭声相继踏上冥河,在缕缕黑烟的目送中浩浩荡荡地逆河而上,离开冥界。鞭扰声中,耳不忍闻的凄凄鬼泣回荡河岸,连绵灰峦,久久不息。
   断脖女孩微颤着步上前来,怯怯地抓了抓他。“神!”她目光企盼地望着他,满是期待地扶了扶断头。“你要…要和我们一起走吗?”
   Thor望了眼她血凝的脖颈,又望向茫茫天际,心中闪过Loki虹桥作别之时,目送他坠入流萤的惺惺假笑,只觉不寒而栗。
   “不。”他淡淡地摇了摇头,捂着腰便亦步亦瘸地踏灰而下。“我要回去,我要去找我弟弟。”
   “嘿!你不可以下去!”中年男子捂紧胸腔,冲他虚弱地大喊起来。谁知话还没说完,一道鞭影便猛地破开浓雾,扬上灰峦,缠住了他的脖子!
   Thor抓着勒脖铁鞭,刚欲扬手招锤,便绝望地睁大了眼 __诸神救我!他已经不是雷神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