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原创# 黄昏曙子

   第二十三章

   凛夜寒颤,灼雨嗜肤。棱棱黑羽沿脊而下,扑绕灰峦。漫漫尘烬洒入雾间鞭缝,只见冥河两岸,幢幢灰影奔腾之中,锥旋雾花,鞭啸浓霾,铮铮扯开河面,破入岩丘,一时水花飞溅,山石崩裂,浊流喷泻。
   雨势渐大,搅着黑烟辣痛双眼。Thor无用地挣了挣脚间铁链,拨开额前湿发,望向身后浊浆成沼的峦滩。这是一支没有勇者,只有懦夫;没有休息,只有恐惧和死亡,以及熬到哪里算哪里的队伍。
   数以千万计的木筏自茫茫峦林中不断吐出,如鞭抽的稻草般,裹挟着哀嚎卷入冥河,浩浩荡荡地向着约顿海姆进发。而Thor,作为这个由侏儒、饿殍、老弱病残以及凄凄死魂组建的俘军之中唯一的神,却只得任由铁链捆束,被迫同他梦中相遇的三个“同伴”拴一起,排在这无止无尽的沿河长队之中,为不至淹死于下一段水路而砍树造筏。
   Thor扶着刚剥了剌的冷杉条,一动不动地久久站在河边,冷冷凝视着身后顶着大雨,加紧造筏的三人。断脖女孩Darcy盘坐泥地,瑟瑟寒抖着不断扯过身边修女Jane剥递给她的树皮,自言自语地哭唱着编织筏绳。中年学士Erik一边锯木,一边向Jane低声倾诉,待彻开的胸腔里积雨一满,他就面朝Thor倾身倒掉,不时抬瞄向他的目光满是无奈和不爽。
   Thor看着这三个死人,又看了看头顶浓雾之中,聚升又开的锥花,不禁感到深深的绝望。烧人的雨水自他透湿的灰绒披风柱流而下,茫茫浓霾之中,他一堂堂七尺男儿,Asgard擎天立地的守护神,曾旋锤勇战华纳的全境英雄…如今面对此番处境,竟无一计可施,无一招可用,无一处可藏。这是一场没有公平,只有绝对鞭从的战争,胜负只在于他能撑到何时死去。
   整整一天,他都耗在这没完没了的雨里,看着一个个浑身肮脏,或滚或爬的面孔拖着木筏自雾中涌出又隐去…而他,只得别过目光尽量忍耐。
   看着这一切,他直觉心口发疼,不禁期待Mjolnir能再度听他召唤,Loki能陪在身边…一想到那些月床同眠,他埋在他胸口任他绵绵梳发的夜晚…他就觉得好遥远,好难受。那些温暖共燃的日子,似乎就要随着Odin的那句惩戒,再也一去不复返了。
   他正想着,就只听得铁靴溅过浅水,在Darcy的一声尖叫之中,一道铁鞭猛然自雾中劈下,直落他肩!打得他脊骨磕哒!一个踉跄碎疼不已。
   “发什么呆,快干活!阿萨人。”身后巨影扭紧腕间铁鞭,冰冷而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再偷懒,我就宰了你!”
   Thor跌入泥浆,忍无可忍,猛然翻身爬起!如桀骜不驯的雄狮般攥拳怒吼。“我是阿萨神族的雷神,你这怪物!再动我试试看!”
   Jane一听他反击,赶忙抓上他臂。“你疯了不成!”
   谁知,霜巨人只是望着他扳扳手腕,嘲冷一笑。“阿萨的小羊羔,绵绵软软还挺会叫。”他说罢铮地一声抽出铁锥,扬鞭就朝刚做好的木筏劈去!钝响澼碎之间,木屑飞溅!吓得Darcy一下子哭埋进了Erik的胸腔里。
   “现在,立马重做。”霜巨人说着臂旋冰锯,直卡向他脖子,凶凶猩眸俯过Darcy。“天亮前完不成,你们就和这木头一样,等着碎葬这里。”
   Thor刚想扬拳反驳,就猛被Jane拉住挡过。“我们一定尽力。”

   欲欲开血的猩眸瞪着Thor,久久才收回目光,扬鞭而去。对方刚一离开,Jane就向他转过身来,几叹之后,才扯紧修纱竭力放平了口气。“你这是做什么,你想害死我们不成?”
   Thor愤愤不平地挣了铮铁链,满脸厌恶。“是这怪物挑衅!”
   “如果你过来一起帮忙,他就不会找你。”她说着攥紧手心伤口,分外无奈地向他示了眼尽碎的木筏。“现在可好,又得重做…”
   “我们需要的不是耗在这里重做!而是反击!坐以待毙只能尽受折磨!等死!”
   Jane冷冷地向他侧了侧眼,神情里满是不可理喻。“怎么反击?”
   “等我重获自由,拿回了Mjolnir,定把他们打得屁滚尿流…”
   “可你已经拿不回Mjolnir了!你不是雷神了!”Jane突然脸色一变,大吼着向他扬了扬头,面目全非的脸尽绷血筋。“你自己说的…”
   Thor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看脚下铁链窄锁的一方自由,含紧眼泪,不服不甘地撇了撇头。“我不会输的。这场战争,我不会认输的。”
   “战争…你懂什么是战争?”Jane一下子向他转过头来,攥紧血迹斑斑的黑袖,牙齿打颤。“就是因为你们这些该死的神…你们的战争!我们才会被困在这里!死后也不得安宁!”
   Thor望着词激疯吼的她,眼里猛闪过Odin于虹桥之上,磕枪怒斥的样子。他一下子怔住了。
   “怎么…你觉得很不可思议吗?”Jane抹了抹凹陷双颊淌流的泪水,迎上他的对视。“看到我这张脸了吗?这就是你们当年燎原之战,霜巨人战败,将我按在战沟…用铁锤活活砸烂泄愤…至我而死的…”
   Thor一下子抬起目光!无措之中眼闪惊愕。
   “没错,这就是战争。”Jane说着苦笑起来,“天神交战,垫背的就是我们这些凡人。我们的女人,被霜巨人抓去泄欲…我们的男人,在被抢掠之后活活剥皮…”她颤抖着回看了眼哭泣不止的Darcy,拥她入怀。“我们的孩子…被他们吊踢着从中取乐…”
   她泪水簌流地抱紧她回过头来。“这就是战争,Thor。你们是神,可以战斗,可以输,可以赢。可我们呢?”她说着看了眼周围雾中橐橐而行的幢幢灰影,“我们只是普通人…甚至是连普通人都不如的老弱病残。我们现在在你面前,就是个死人。面对你们,我们不能呼风…不能唤雨…我们连保护自己的孩子都无能为力…你要我们战斗,我们反击…请问我们拿什么去战斗,去反击呢…”她说着打量了眼他,“靠你吗?一个丢了战锤,连木筏也无能帮我们造的雷神?你们众神口口声声说着要造福九界,促守和平。那么请问我们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在哪里?你在哪里!你的战锤在哪里!”
   “我…”Thor紧着手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三人,微开的双唇欲言又止。
   Jane捧了捧Darcy的断颈,摇摇头转身离去,擦着眼泪捡过木屑,重新和Darcy蹲在河边,收理残绳。
   Erik冷冷地瞄了他一眼,故作失敬地捂紧胸腔回身而去,口气里满是嘲意。“我想您那时一定是忙着同您梦中哭唤之人,躲在你们的…”他说着打趣地侧了侧头,“仙宫花园里。”
   Thor看了眼悠悠而去的他,惭愧地捏紧披风垂了垂眼,没有回答。他望着Jane蹲在那里,安抚Darcy,教她编绳,逗她开心。他看着那面目全非却又异常坚毅勇敢的脸,只觉颓塔之人跌下他怀的情景还历历在心。
   恍然之中,他忽觉他们都很像Loki。那个在漫漫长夜之中备受战梦恶扰,需要他温暖,保护的Loki。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