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原创# 黄昏曙子

   第二十五章

   黄昏噬尽河雾,暖沉峦谷。长夜冥冥,月花凉莹如华灯初上,倾落了千千银蝶苞开杉雪,纷纷飞入树镂宫灯内熊熊暖焰,摇曳着絮絮流金听夜鸳缠绵。
   清月如水。朦朦火光之中,夜露浸湿雪肤,涤落了柔洒绿稠的涓涓黑发淌流进冷杉树下。篝火暖漾之中,Loki浑身湿裸地仰躺于稠风之上,看着头顶星星杉雪,又看了看大分开的双腿之间越缠越深的金发,情喘着仰脖阖眼,抬腰间隙摁紧了身下稠花。
   “蒽啊…”
   绵绵软舌贪婪地润泽着股间,直至黏黏粉壑情湿无比。Thor掐紧掌中扭颤的臀花,反复啃吮过盈盈水亮的红囊,一路细细舔舐含上他乳晕,弓起身子整个勃肿着紧紧压上。
   “哥哥…”Loki唇花微开,神色放浪,细细凉指勾入他脑勺,任由对方折过雪腿挂入双肩,一次又一次苞开自己绵软情红的身体深深顶弄,欲求不满地纵情摩擦。“你可真是…蒽啊…没完没了。”
   淫火旺烧的蓝眸痴迷地看着他一汪迷情春潮,Thor喘着粗气,舔舔火唇,啪啪挺动着在他红肿无比的乳蕾上再度印下深深齿痕。
   “唔…”
   Thor深吮上那令他魂牵梦绕的湿唇,如野兽般啃掠着他弟弟的吻 __只能属于他的吻。一丝不漏地吸尽他吐出的朵朵热晕,直至对方双颊情液溢流,在他舌翻紧压之中几近窒息。
   “哈啊…哈啊…你呢,你有想我吗?”Thor喃喃着侧过头,滚烫黏湿的嘴唇一路吻下肩侧雪腿,狠狠挺了挺渐胀渐滚的欲钳,剪进他消人酥麻,紧湿无比的蜜腔深处。
   “呵…没有,蒽啊啊…”澈眸勾过轻蔑,Loki整个下体被他半抬起顶至最深,火辣烧喉的摩擦让他瞬间掐紧了身下稠花。
   Thor半跪着直冲而下,专注地窥入他沐月澈亮的水眸,加快抽动让对方挺起的红肿湿茎在突突颤跳之中迸射出更多的浊花。
   “啊啊啊…Thor…”Loki倒垂着荡漾在一汪圈开的绿漪之上,神情痉挛着揪紧稠花。他绵咬下唇,情唤出他的名字,刺激得Thor越发难以自控。
   “一点也没有?”Thor说着掐紧了他,紧紧扣至胯间,更为凶狠地顶分开那颤软浑翘的肉臀。“哈啊…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啊啊!…”Loki抿紧颤唇,任销魂急冲撕裂下身,欲仙欲死的快感烧红双颊。他听着靡靡水啪溅入火花,甚是享受地阖上眼没有回答。
   Thor加速刺激着他,拼尽全力潜入那澈碧的深潭,寻找不现的淤影。呻吟欲欲高涨至尖叫,淤影却依旧不现。他不知他是伤口已愈还是藏的更深了,内心隐涌不安,只能暗自期许别是后者。
   啪啪山雨伴随着双方体内滚泻的琼浆抖落了松松杉雪,再度浸湿绿稠…Thor瘫身压上他目光,抹着他眼稍汗珠喘息着放轻了喃喃,眼里满是爱意。“到底为什么来找我,那天虹桥之上…”他想起他假惺作别的目光,撩开额前湿发吻了吻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Loki眼神湿澈,喘息着别开头,依旧没有回答。
   余韵磨人疲惫,良久沉默。
   待双颊情红烧褪,Loki才别着头轻声开口,语气凉凉。“我必须见你。”他说着顿了顿,“父王…过逝了。”
   “什么?”
   Loki感觉身上的重压刹那轻了轻,他故作哀伤地垂了垂眼。“你的放逐,战争的威胁,这一切都让他无力承受…”他说着回过头来迎上他疯闪的目光,哀眸澈凉如水,“我很抱歉...”
   蓝眸同他拧成哀伤,Thor双唇微颤,泪水簌流。“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Thor…”Loki捧上他泪颊,难过地吻了吻他。
   “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Thor怔怔地埋入他吻中,转眼便泣不成声,恸彻心扉。
   Loki哀怜地吻过他耳垂,火光中磨亮了匕刃的双眼狡黠一笑。“嘘嘘,千万不要自责,我的哥哥。”
   他轻吮着抱紧他头,纤纤凉指一遍遍顺过他勺发,喃喃声音与他共奏悲泣。“我知道你很爱他,我们都很爱他…神也总有一死,不必太过哀伤。你是为救我而铸成大错,父王在天有灵,会理解你,宽恕你的…”
   Thor揪入绿稠抱紧他,声声颤泣之中泪如雨下。头顶杉雪絮入他恸哭的脊沟,在Loki喃喃安慰之中汇聚成涓涓小溪淌流…

   河雾再度升起,朦胧了勾入弯刀的亏月…也不知过了多久,待悲伤略缓,Thor才撑起身来,抱着Loki背靠杉树,双双面朝稠前火光,久久不语。
   Loki搂着他脖子,侧脸瘫靠在他怀里,两人胯间黏湿交合,紧紧未分。他看着伤至出神的他,撩开他额前金发轻轻一吻。“真是残酷…Mjolnir陷于冕厅王阶之上,你却再无力拔起…如今,王国重责只能落在我一个人身上了…”
   Thor听着他话,看着立于焰堆的永恒之枪垂了垂眼,转而收紧哀伤苦涩一笑,抓过身旁的灰绒披风圈紧了他。“Loki...我可以没有王冠,没有战锤…但就是…就是不能没有你…”他说着揽过他脊背,抬起的蓝眸涌闪深爱他的泪水,“我的陛下,我可以…跟你回家吗?”
   纤纤凉指若有所思地顺了顺他的勺发,Loki咬咬下巴,微微拉开了些他怀间距离,别过头没有回答。
   Thor追上他的目光,搂紧了他。“可以吗?”
   “Thor,如今我肩负王国命运,种种亦是身不由己…”他说着难受地垂了垂眼,毅然挣开他站起身来,捡过绿稠褪下灰风。“约顿海姆的停战条件就是放逐你,而且…”他撩紧绿稠,背他而立,望入焰枪。“而且…妈妈也不准你回去…”
   Thor拎着灰风站起身来,双眼刹没绝望!
   Loki声音略闪苦颤,绝情地对他侧了侧头。“你该明白吧,为了免受战苦,只能这样…”
   免受战苦…只能这样…
   Thor想起Jane的话,昨日的承诺…生硬地点了点头。对于一个放逐之神,只怕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为她口中,那千千万万人所做的了。
   又是长久的沉默。
   Thor不舍地捏紧手中灰绒,拧紧泪眸向他抬起头来。“那我们…就要分开了?”
   Loki望着篝火没有说话。
   Thor急切地向他倾了倾身,泪闪渴望。“那我们何时才能再见面?”
   “最好是…”Loki说着伸手够过焰中金枪,澈眸匕光一闪!旋身枪指之中,Thor身后雪杉刹那劈下!
   “永不!”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