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原创# 黄昏曙子

   第二十六章

   赤日炎炎,火云如烧。云蒸的峡海之尽,屡屡焚烟如幽幽焰剑,切开海稠,碎海而来。漫漫血云之下,旋旋凄鸦搅起腥风血雨,羽过之处,灼焰吞噬苍碧青陵,化为焦黑荒烬。
   Thor站在城垛之上,看着脚下如融蜡般熊烧尽毁的城市,拼命搜寻活人的踪迹。没有一个活人,没有一点声音。只有鲜血蒸腾的臭味和腐尸烂骨的阴影。
   劲风拍打着层层金帷啪啦作响,Thor下了城垛,赤脚踩着朽烂蒙灰的红毯,独自穿过空无一人的冕厅,直走向王座之下,锤裂层阶的Mjolnir。他踏过冰裂下延的阶缝,握上砸陷于王阶之中的战锤使劲拔了拔。
   群鸦嘲啸,微风吹起系锤红纱,Mjolnir深陷缝花,纹丝未动。
   Thor垂了垂眼,久立不语。
   他勾过系锤红纱,摩挲着看了良久,泫然欲泣。只觉阵阵痛楚如锤陷王阶般冰刺心口,裂成伤花,汨汨泣血。
   Loki…
   他正想着,一声熟悉的沙啸悄扑过层帷迷锦,如鬼魅一闪,转眼便无影无踪。他抬头望向王阶之上空空如也的王座…恍悟之中,瞬间心一紧!__Loki呢,Loki去了哪里?
   他拼命左顾右盼!层帷拍风,犹如海漩围噬,晃晃摇沉。晃得他直觉头痛欲裂,天旋地转…正当这时,一声亲唤划破殿尽,他猛地站稳脚跟,刹那转身!
   “Thor…Thor!…”
   他疯跑过冕厅,抚着殿前岩柱凝望向血染天幕。迷蒙颤音宛如遥歌,时起时沉,不绝于耳。
   “Thor…Thor!…”
   “Loki…”Thor寻着亲唤奔下皇城,飞奔过神焰尽熄的英灵殿和国王之门,一路踩着血花横穿死城来到虹桥之上。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恍惚之中,他一侧头,只见冰裂欲碎的桥缘,Loki就挂在那里!
   “Loki!”
   对方两手紧抓桥缘,悬于风中,眼眶湿红。Loki向他示意了眼深渊之下血口大开的冰原狼和冰锯霍霍的Laufey,哭着急唤向他。“哥哥…哥哥救我…”
   Thor猛冲过去,刹跪下来!刚欲伸手,Loki便消失不见。
   他跌坐着退了两步,无措地站起身来寻向四周。“Loki?”
   “哈哈哈哈哈!…”
   一阵疯笑响彻虹桥,回荡死城。Thor吓得攥紧手心,惶不知所措地原地打转。“Loki…Loki你在哪里…”
   “哈哈哈哈哈!…”
   顷刻之间,万千Loki顿生虹桥,漾成幻海,疯笑着直围向他!
   Thor看着周围忽闪忽现的幢幢幻影旋身疯转,火急窜吼。“Loki…Loki你在哪里!…Loki你出来!”
   “永不!…永不!…永不!…”幢幢幻影幽幽直笑,相继开口。
   “Loki…”Thor吓坏了。
   “永不!…永不!…永不!…”
   袭袭绿稠绕他旋缩,疯念着越收越紧…Thor一个头晕回身,万千幻影刹那收成一闪刃光!Loki猛摁紧他,猩眸暴突!匕刺他腹!

   “永不!”

   Thor骤然惊醒!脊痛摧心!
   河雾弥漫,涌于灰茫河面,寂冷而寒闭。Thor手肘挂着劈裂的雪杉,深陷一汪雾洋之中,沉浮飘零,随水而行。
   他伸手摸了摸满是血的脊颈伤口,嘶疼着望向两岸雾中疯退的灰峦…片刻明白过来之后,他瞬间额抵雪杉,绞紧眉骨,晕眩着声嘶力竭地哭泣 __这天杀的混蛋!他谋杀自己!他们是兄弟…他们这么相爱…他这么爱他…他居然谋杀自己!他的弟弟,在摘得王冠的那一刻,就已经放弃他了…
   他咬紧泪齿,捂紧水中沿脊撕下的伤口,竭力抓紧了杉枝。他动了动泡水冰麻的双腿,看向急漩之中尚远的两侧岩岸,正备感无措之时,一阵巨大的水轰自正前方传来……
   Thor抱紧雪杉,双手颤抖不已…他瑟瑟寒抖地回过头来面向等待着他的残酷命运,淌血的前额在溅天飞雾之中刹那拧成绝望!__混蛋Loki…天瀑,天瀑就在眼前。



   雪杉如一叶寒匕,迎着飞雾跃出河口,坠流深渊,碎沉岩浪…
   湍急的冰河之中,他呛水、淹溺、漂冲、咬牙奋流。彻寒流水紧挟着他一路撞过怒嚎凸礁漂向下游。Thor挣扎着,浮沉着,拼命换气,大口吐水。剧痛之中,他伤痕累累,浑身抽搐,浓浓鲜血自他雪杉劈砍的脊伤处涓涓喷流,尽逝水中,一点一点抽离着他的意识,直至水花泛泛的天空黯入深黑,他再度陷入死城无边无际,循循重演的噩梦……



   “他死了吗?”
   “没有…”
   “我们都死了…他为什么还没死?”
   “你又忘了吗…因为他是神。”
   连连噩梦褪去…晕晕散放着淡去的漆黑之中,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这熟悉的对话,他忽而备感凄凉,不想睁开眼睛…
   浑身伤口燃着辣辣痛楚,后背血疼砭入心骨…Thor仰躺于石滩之上,看着挤入昏昏天幕下的三个死人,泪花疯涌心碎与哀伤 __他们又见面了。对他弟弟来说,他俩却是永不再见。
   此时此刻,他真想翻身重新堕入水中,随水而逝,也不愿面对他失去他的事实。可他却只是一动不动,憔悴不堪,静静躺着。身体不听使唤,扯着疼痛好难好难,他浑身烧烫,晕眩着仰躺了良久才逼自己坐起身来。
   远方霜牙噬天,灰烬漫漫,约顿海姆无情的冰霜伴着疼痛尽没眼前。他呆呆地望着天际,听着身后彻冷瀑响,心里满是Loki的虹桥幻影,历历如绘,渐渐远离…
   三人围着耳边一直说了些什么他都没有听清。待他捂着血脊虚弱地再度站起,Darcy猛地叫住了他。“你弟弟火神,他不是来接你回家的吗?”
   “不。”Thor静静地回答,捂着伤口怔怔地向前走去。
   Darcy的脸色瞬间被他的话一抹黯淡。“那我们…也不能跟你回家了吗?”
   Thor看了看手心血渍,平静地阖了阖眼。“我被他放逐,已经没有家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