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原创# 黄昏曙子

   第三十章

   悠悠烟水泻过千里战顷,伴着絮洒的粼粼曙光一时碧波浩渺,潺如琉璃。礁卷涟漪,日照晴柔,凉凉澈溪冲走烈焰噼啪,垂死惨嚎,托着涤尽鲜血的人离开蒸蒸热浪,淌着暖暖烟雨不停地打旋、打旋,随波逐流之中泛洒一路渐远渐淡的嫣红水花。
   高烧与炎痛来来去去,搅着闷呛的胸腔让人备感折磨。泥沙擦过岩撞水皱的皮肤,轻轻一触都好痛好痛。Thor浑身是伤地漂在水中,喉咙烧得像火,泣血的双眸碎了昔日的澄蓝,变得苍白红肿。他望着浓烟斜滚过的天空,听着远方海鸥拍啸,只觉痛苦好似无边无际,如这茫茫大河般长流不绝。水花舔着时间与鲜血旋流过手心,每逝去一朵都让他痛得无法承受。
   我还该怎么活?
   泪水再次灼疼炎红的伤口,他不禁这样哭着问自己。我还该怎么活…
   Loki不要他了。
   曾经生死与共,纱下缠绵。他一句“群鸦共鉴,月床同枕。”就攫走了自己的心。如今却又毫不留情地将它踩碎、扔弃,连默默追随也不再被允许。
   对方可以那么轻易地就一匕推他下深渊,可他呢…
   “和我决斗。”
   说得是多么的容易。为他一缕红纱,他丢了一切,也愿看他君临天下。他却只要他死。
   “和我决斗…”
   他那么爱他,怎么可能下得了手。
   腹间隐隐作痛,涓涓血流…泪光回闪过坠渊一刻对方无情背过的脸,他心如死灰地阖下了泪。伤口的疼痛、心口的疼痛,这一切都折磨得他别无所求,只想快死。反正他什么也没有了。

   Loki,你难道不明白吗?没有你,我就什么也没有。

   冰软的河面吻过炎红的眼梢,水波涌漫炸伤的耳朵,如慈母般的吻,一路暖吮进肺里。金发散荡着开过脸庞,Thor越沉越深,越沉越深…直至指尖触入沉眠河底的清冷软泥,唤醒恍如梦音,悲吻耳际。
   “不能死,他需要你。”
   绵绵温雨洒进耳朵,唤他睁眼。
   Thor对上那水光透亮的碧眸,真是像极了Loki。
   莹莹水泡吐滚下泪颊,他静静地阖了阖眼。“不,他只需要我死。”
   “如果他是错的,那你还要死吗?”
   Thor猛然睁大了眼睛。
   “如果你能救他于错误,那你还要死吗?”
   金发疯散下脸庞,阳光吮吸着旋上的水泡将他迅速托起。
   “你死了,才是真杀了他。”
   重涤澄蓝的双眸破开水面!Thor大口呼吸,湿额一下子撞上Sif的吻泣。
   “Thor!”她拉他出水,翻上舟来,喜极而泣地捧上他脸拼命亲吻。“太好了!你还没死!真是…太好了!”
   Thor捂着灿阳灼疼的额头半坐起身来,清风徐过脸颊,意识渐散混沌,恢复知觉。他愣愣地望向粼波泛泛着后退的水面,那碧光透亮的笑眸却已带着梦音,悄然沉下涟漪。




   时近黄昏,夕阳融流山峦,暖洒河面。Thor泡在暮霭之中,任温凉的余晖舔舐伤口,消去疼痛。他顺着奔流不息的河水望向金辉粼粼,暖云迷朦的远方,仿觉做了一个遥远,朦胧的梦。
   是什么自这长河之中将他捞起,洗涤伤痛,他不清楚。但他很感谢那份力量让他活下去。
   他相信他该活下去,依旧是为了Loki。
   晚霞低垂着唤醒睡眠,他喝了点Sif递来的温奶,躺在河边夕阳晒暖的红沙地上渐渐睡去。暮渐黯淡,和风吹拂,这次他睡得很沉,很香,仿若重回母亲子宫怀抱疗伤的婴儿般,恬适而安宁。等他再度清醒,汗水浇熄了篝火,凉凉皮肤之下,炎疼渐消,高烧尽退。那一刻,看着远方河入的明丽蓝洋,他迎着晨风推舟下河,只淡淡地对来找他的Sif说了两个字。“回家。”




   舟行入海,破开朝霞,浮沉柔浪,迎风驶向远方婉垂于海雾之后的神域。Sif望着满头渗汗,升帆系绳的他哀伤地笑了笑,递过手中湿帕。“我是弃剑离开,只怕我俩家门未至,就要再被逐出来。”
   “等我见到父亲就不会了。”他已从她口中悉知谎言。“我会向他解释一切。Loki背着他偷棺染战,杀人无数,不能再由着他这么胡闹下去。我会…会和他共同承担错误。”
   Sif捏紧递回的湿帕垂了垂眼。“在他这么对你之后?”
   Thor望了眼她,回神才想起他俩已于冕日成亲。他低着头缠紧帆绳,没有说话。
   “Thor…”Sif抬了抬眼,晨光遮蔽了含回的眼泪,强作欢笑。“你不欠我的。那日冕厅之上,你没有丢下我离开,没有…没有让我难堪,已经对得起我俩情谊了。你不欠我的。我只是…只是担心你…”
   Thor淡淡一笑,遥望海雾之后,那群鸦扑旋的蒙蒙颓塔…良久才开口。“我不会放弃他的。不管他做了什么,我都原谅他。”他说着苦笑着垂了垂眼,“不是也没死吗。”
   “Thor…”
   Sif哀眸一弯,话还没说完,一股巨大的水漩就刹那冲破脚下!卷着船帆轰然升起!瞬间将船凌空劈断,急卷着撕得粉碎!Thor将尖叫的Sif护在身下,扣紧船板!木头分裂的尖啸之中脊背擦起无数伤痕。待瀑落海面,水花飞溅着将他俩拍入水中时,浊浊白浪已是碎末纷飞,Sif匍在船板之上,头侧疯涌鲜血,涓涓速流。
   Thor托她抱紧碎板,迎着眼前破海而出的钢铁怪物勇挡过她。“毁灭者?”他怔怔地垂了垂眼抬起头,“Loki?”
   钢盔刹开!对着他就狂喷灼灼火浪,团团火球滚着气流压过海面,Thor猛地扑护Sif沉入海里!再度浮起之时,面前已是一片烧肤的腾腾热气。
   Thor将受伤痛吟的Sif别在身后,对着毁灭者沐海渐升的钢腹咬紧了愤怒。“你要取我性命吗?那放了她!你要取我性命冲我来便是,别再连累无辜之人。”Thor说着痛恨地沉了沉眼,“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双方漂在水中,久久不动。
   毁灭者侧了侧身,微沉之中猛然升起!扬手一个巨浪就把两人拍了出去!Thor和Sif被拍飞入远海,望着冲扫头顶的火浪竭力憋住呼吸,倾海火光射入水下,现在浮上去就是烧成灰烬。
   Sif肺部呛水,在Thor的钳制之中拼命踢打翻动,搅起濒死水花!海水猛灌而进,烧人心肺,正当两人都备感将要淹死之时,火光忽而收散河面,Thor拼尽全力抱着她一个蹬腿上浮,唤气刹那!两人双双被拎出水面,一个立弧划过半空被抛至飞艇!
   “好久不见啊,你们两口子可没憋坏?”Fandral说笑着抛了抛剑,一个背身凌空一跃!跳下飞艇就猛朝海中钢链绞紧的毁灭者刺去!
   Hogun拉紧钢链,在Volstagg的掌舵绕飞之中迅速将毁灭者钢盔绞断。炙火钢板很快便吐着翠焰在Fandral的剑切之中缓缓瓦解,碎落海面,随浪而散。
   Thor捂着脊痛,缓缓从艇板上站起身来,Fandral便一步落入斜冲下接回他的飞艇,旋剑回鞘,银风掀入海风,表情尽没少有严肃。“陛下命我三人来寻救你,立刻带你回神域。”
   Hogun扔了钢链,大汗淋漓着一步上前。“Loki谋朝篡位,陛下已不幸…逝世。”他说着垂了垂眼。“夫人正被软禁。”
   Thor捂紧腹伤,沉眼走向Volstagg。
   “Loki是Laufeyson。”
   他回过头望了眼匍在地上鲜血直淌的Sif,拳头攥紧。
   “Thor,神域需要你。”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