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原创# 黄昏曙子

   第三十二章

   秋水共长天,暮流胭红。徐徐晚风绛着朵朵海云金鳞翻滚,恍若浮梦。旋旋沙唤如哀筝,千里啼痕,点过秋海,浇了一汪别恨离愁,脉脉诉浪排忧。
   Thor倚着黄昏,下了沙滩,踩入暖灿的海潮久久流连,静待晚霞撩落海霜,掌灯托月寄哀殇。
   腕系红纱缠情,他抬手接落遥遥飞来的睡鸦抱入怀中,抚着眯眼欠眠的它遥望漫漫海天,良久无语。金发掀过结瘀的眼梢,碾入海风,碎了秋伤的回忆,絮絮都是放逐的历历苦难,刀刀血痛。
   又是一天。
   他依旧不知是否该去看他。头上的王冠顶着对方溅血惹战后的烂摊子,倒是一天比一天沉重。  
   他平静地沉思着,浑然不觉Frigga风裙已曳入身旁,望海悼亡。“已经三个月了,你还没决定吗。”
   Thor回过神望了望她,不说话。
   “民众怨战,甚有愤言。我听说御前会议已不堪重负,多次向你施压…”Frigga说着沉叹了口气,眼泛泪光,白发愈苍。“如今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是Laufeyson,弑君叛国的Laufeyson。你弟弟干得那些事…没人愿意看到他再活着待在这里了…Thor。”
   Thor痛苦地拧了拧眉。
   “我们再留他在神域,那些人就会要求处死他。”
   他自始自终望着狭海之尽,不作回答。人们将王冠献给他,却要让他浇上他弟弟的血戴上。
   母子良久沉默。
   “Thor?…”Frigga侧身望他,泪水夺眶而出,她知道自己再也撑不下去了。“他是你弟弟,我们不能看他死在这里…”
   Thor静静地阖了阖泪,抱紧怀间眯眯酣眠的睡鸦。他会不知道吗?他对他来说,不仅是弟弟,更是Loki。他决是不能看他死的,也没有决心逐他走…然而头上的王冠却要求他必须和他背离,走向相反的方向。
   他抬头遥望渐上暮海的凄月,忽觉这一切都好沉重好沉重。父亲在世时,怎么就没告诉他这一切会是这么的沉重呢…然而头上的荆冠却是随着他的一去不复返再也摘不下来了。
   “Thor…”Frigga悲哀得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Thor侧身对上她祈求的目光,他看到了她泪里的意思。那不仅是在对一个儿子恳求,更是在对一个国王恳求。
   红纱寒绕冰裂的心口,砰碎了一地爱恨离愁。Thor痛苦地点了点头,平静地揽她入怀,让她泪花靠在肩上,抵紧了绝望。“我知道了。我会…放他走。”
   海潮带走了漂燃脚边的灯花,Thor抱紧她泪对平静温暖的夜海…他知道他得去说再见了,因为它们马上也要带走他。




   浅烛摇曳,舐着渗水寒壁须臾便随风而熄。Thor拧紧深痛,顶开层层厚重的铁门扉,踱入一片污秽的黑暗,一路下到地牢深处。
   月光淌过天穹缝隙泻进两侧悬牢之下的深深黑泓,粼着永无休止的湍湍脉流奏得他心痛不已。
   再见,再见…要看着他流浪离开,这个词怎么可能告别的出口…
   这顶王冠予他守护天下苍生,那千千万万人…却是唯独守护不了他,他最爱的人。
   灰绒扫过层层冰笼停入最深处,他望着玻璃笼后背手而立的浅笑身影冷冷站定。Loki眼神澄净,鲜丽滚绒依旧一如春日之晨。对方步至笼前,痴痴而笑,似乎颇觉有趣。“呵呵,真是诸神开眼。在过了这么久之后,你怎么突然想起来看我了?哥哥。”
   Thor平静地阖了阖眼。“够了,Loki。别演了。”
   澈眸刹那睁大!Loki碎了目光别了别头,鲜亮稠风淬闪冰笼盘根错节的细细脉络,烧作絮絮灰烬荡成涟漪。
   Thor望着幻影褪开后缩成一团,颓坐墙角的他冷冷走进。四顾之下,翠焰鞭砸一屋子碎纸残片,印得到处都是血迹。
   他望了望砸烂的桌椅,撕碎的书,平静地走到他面前站定。“妈妈带给你的书,都不喜欢吗。”
   对方冷冷别过脸,纠垂的乱发挡住久未蒙寒的双眼。“你抢走了我的王冠,却还想我抱着这些鬼东西一辈子窝在这里当个书虫吗。”
   “妈妈已经尽可能让你在这里好过点了。”
   “你要真想让我好过点,就杀了我。”他声音嘶哑着顿了顿。“Odinson。”
   “这完全是你自作自受。”他提醒他。
   对方不作回答。面容苍白如枯槁,深陷双颊消憔悴。
   Thor望了眼他破烂黑裤下碎片扎入的血红脚跟,耐心地蹲下身来将他脚抬入怀中,Loki却猛地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瞪向他!寒寒冷目下双唇颤咬,颧骨紧绷,气得浑身发抖!
   Thor不顾他的挣扎,把他脚锢在怀里小心翼翼地拔出碎片,吮止鲜血。对方泪咬委屈与愤怨,嘶疼之中撑起身来便狠扇他!一下!两下!金发掀乱的脸侧转眼便是道道血痕。Thor别身却也挡不住那咬牙切齿的捶打。
   他愠怒地咬咬牙,别了别眼,猛将对方横抱起来,抵紧又打又哭的他便扔到床上,强摁在身下。
   “你闹够了没有。”
   “混蛋!你个混蛋!”对方眸弯愤恨,泪咬咒骂,扯着他的绒风便挣扎着踹他打他,抓他眼梢瘀伤渗血,疯骂着拼命推开他。
   Thor怒火上涌,索性扯掉绒风,压紧怀里乱踢乱打的他便吻了下去。
   Loki拼命挣扎,双手却被他钳压在身侧不得动弹。腿蹭床单之间,他感觉到对方炙热的火钳粗鲁地摩擦自己,将他陷入床下漩涡,挣扎相残着越陷越深。
   唇舌在追缠之中咬出鲜血,涩没口腔。潺潺恨意顺流苍颈汇聚肩窝,Thor摁紧别开头反抗的他,一把撕开他的衣服便吮入乳间。
   “蒽!…放开!…放开我!”
   Loki哭叫着,拼命踢打着,却挡不住那巨大的侵犯撕破衣裤,狠捅入身下。Thor摁紧他膝盖直挺入他,Loki却猛咬上他肩颈,牙切之中撕破皮肤,鲜血淋漓。
   “啊!”Thor瞬间眉拧伤恨,吃痛咬牙,停在他身体里抬起头来。只见对方嘴唇全破,满腔是血,浓浓腥红混杂着咸咸泪水淌流入撕开的胸口,疯笑间起伏。
   “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刺耳至极,寒彻心骨。无处可泄的狂念伴着疯涌的寒怒袭上心头!他紧紧掐住他的下巴,吮上他汩汩涌血的裂唇便狠狠挺动,动作之间是前所未有的暴躁、愤怒、怨恨。
   他恨他!
   他恨他这样对待自己,对待他,对待这一切!
   他恨不能和他一起死,一起走!
   他恨要这样放手!放他孤身背驰,再也不回头。
   疯笑在啪啪水靡之中欲欲成泪,Thor摁紧他疯狂挺动,摩擦之间快至伤害。他痴狂地看着那身下碎淤湿了眼泪,从润红的裂缝下一点一点被逼渗出来,碎碎尖针尽刺他心口…
   高潮痉挛而过,眩散绝望。他深痛地阖了阖眼,缓缓下床,背过他捡起绒风,喘息之中冷冷扣上。“Loki.Laufeyson,你害死先王,屡杀兄长;偷棺惹战,篡夺王位;叛国之罪,罪无可恕。”他说着顿了顿垂下手,别紧风扣,平静抬眼。“今日我以Asgard全境守护,国王之名,我,Thor.Odinson,判处你驱逐出境,戴镣返乡,永不得归。”
   Loki血衣尽碎,颤疼着瘫在床上缓缓侧背过他,圈起双腿,抱紧自己垂下眼睛,阖掉眼泪。“滚。”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