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 浪掷光阴

   Chapter3

 

   汽笛拉着长而高亢的尖鸣刺破清晨,将Thor从黎明的迷梦中唤醒。昏倦的梦里全是父亲暴风雨中的影子,他穿着血斑驳驳的军装,如巍然石像般屹立在水花淋漓的甲板上,任凭风雷怒号,随船碎入冰风暴的狂啸之中,越漂越远……
   梦境时断时续,期间他醒了几次,却并不十分清醒。迷糊中感觉被人抱着走上栈桥,站在船舷良久。漆黑的河岸嗡嗡吵闹,那人头发香香的,他以为抱着自己的该是父亲,于是只是别开头搂紧他的脖子,喃了喃他的名字。
   汽笛再次响起。
   微微颤晃之中他揉了揉眼睛,水雾散去,眼里是一片洁净的白。小手心捏到干燥的被角,他偏过头蹭了蹭枕窝,软绒绒的,方才明白过来自己这是到了哪里 __身下已经再不是冰冷黏湿的墓坑,他昨晚跟着Loki上了船。他记得。
   床边传来一阵咯咯的清笑。Thor眨了眨眼侧过头去,只见一个小女孩站在他边上,头发卷得像团黑棉花,正在偷吃他的糖。
   Thor眼看着她粘满糖的手再度伸进自己床头的炸糖酥纸袋里,觉得有点生气!
   他刚想坐起来拍开她,舱房的门就被推开了。房间微晃了一下,依旧是一袭珍珠白的衬衫,那人走进来,一把将小女孩揽抱到舱门外,笑盈盈的绿眸里泛着青翠的光。“Sif(西芙)乖,去外边儿吃。小哥哥在发烧,咱们别打扰他休息。”
   小女孩咯咯笑了声,抓着糖酥跑远了。
   Thor目不转睛地望着他关上舱门回过身来。他还记得他的名字 __这个昨晚牵着他走出墓地的男人,他叫Loki。Loki.Laufeyson。
   “头还疼吗?”对方一边说着一边微拉开了些舱窗的帘幕,好让温暖宜人的阳光稍许照到床上。“昨晚在码头等开船时你就开始烧,烧了一宿。”
   他坐到床边摸了摸他的头,确定没那么烫了后目光缓和下来,声音平淡。“还记得我吗?昨晚在墓地。”
   Thor看了看床头的炸糖酥,点点头。
   对方抽回手,嘴角浮现出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
   “既然醒了就先起来吧,我想你该是睡得够久了。”他随即掀开被子将他抱坐起来,抓过屋角衣箱的衬衫匆匆给他套上。“你的衣服和毯子都太脏,我给送去洗衣房了,暂时就先穿着我的。船刚开,我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忙,没工夫陪着你,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他说着替他卷了卷过长的袖子,轻轻将他拉向自己。“去厨房端你的早餐吃饱。自己去,吃完回来把屋子收拾干净。完了你想再睡会儿或是去甲板上呆着都可以,但别跑远了,别去领航室,别去货舱,那不是你该呆得地方。晚餐前在主船舱我得见到你。这船上的每个人都会很忙,你得熟悉这条船,学会照顾自己。”
   Thor听他说着,盯着他乌黑的额发抬起胳膊闻了闻衬袖上的清香,是昨晚那人的味道。
   Loki注意到了他的动作,“怎么?”
   正当这时,门口响起了粗暴的捶门声和隔着敲打透进来的咆哮,“该死的,Loki!你给我出来!”
   Loki看了眼门口,轻摁了摁他的肩,“在这儿等着,别下来。”
   他转身离开房间,随手带上了门扣,背抵舱门。他前脚刚走Thor便立刻滑下了床,这才发现地上冰湿湿的,积着一层薄薄的水。他使劲往上扯了扯脚边那团半浸脏的衬衣角,随后光着小脚跑到门口,耳朵贴上了门。
   “Steve都告诉我了,你去他那儿开了药。该死的!Loki,我的船是用来捕鱼送货的,不是什么婴儿舱!”门外的人厉声喝道,低沉的大嗓门里带着明显的愠怒。“我可是船长!我警告你,没人可以像你这样背着我一声不吭就偷宝宝上船的!”
   “我知道,船长。”Loki刻意强调了遍,一脸冷淡。“他只是个孩子,我得救他。再说他已经5岁了,能走能听话,算不得什么宝宝。”
   “见鬼,救他?在你对这孩子的父亲都见死不救之后?”
   “是你规定我不得招募残废上船的。”
   “那我也没规定你可以带孩子!”
   一阵沉默。Loki别开头没有说话,Thor贴紧了门。
   “下个港口,立马把他送下去。”对方命令道,卡着老烟味的喉咙往海里咳了口痰。
   “不!”Loki抵紧了门,口气坚决。
   “这船到底听谁的?” 
   “Heim(海姆),他可以和Sif作伴。”
   “Sif不需要同伴!”
   “这个年龄的小孩都需要同伴。留下他,Heim。再过个两三年,他对你来说也会很有用。”
   “两三年?”对方反问他,声音里带着难以置信。“先生,您知道现在是个什么世道吗?(注:1873年 美国战后疲惫 经济严重萧条)别的不说,就码头那些天杀的煤炭涨得都快生吞活剥我了!这船都指不定能开回墨西哥湾,你还要我白养他两三年?”
   “那我来养。”
   “你一个月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你怎么养?”
   “这个月他跟我睡,开销扣我头上,一切我来教他。要是过了圣诞节你还是不想要他,他就跟我走。我带他去Tony那儿。”
   “Stark那个混蛋更不会要他的。”
   “这不用你管。”他平静回答,又补充了句,“你会改变注意的。”
   “我不会!你这是在害你自己!”
   “他是我的,船也已经开了,就这样。要不你现在就把我俩扔下海去?”
   “我倒是想!”对方无可奈何,愤然转身,没走多远又朝他侧回头来。“说真的,Loki。这真不像你。”

   房门再次被推开了,Thor拽紧湿衣角防备地微退了两步,差点摔倒。
   “看来你还挺机灵。”Loki低下头平淡地看了他眼,随即将他从门缝中抱了出来。“但记得下次偷听时别把衣服弄脏。”
   他抱着他走过步廊来到船舷边,湿湿的甲板上到处都是浅浅的积水,一直顺着门隙流进舱房。看来昨晚暴风雨确实来过,不止降临在他的梦里。
   Loki让他双脚踏在掉漆的铁栏上,揽紧他站到船边。Thor抓着栏杆倾身四顾,只见头顶蒸汽喷涌,主甲板锅炉轰鸣。远方是一片蔚蓝的海,脚下舷明轮在阳光下搅起朵朵细碎的光。船已穿越昨晚后半夜的风暴,滑入一望无际的大海深处。粼粼海波缎向海天一线,目及尽头,Thor望着那若隐若现的彩虹,觉得有点晕,不确定那后面该是什么。是父亲?还是只是一片空茫?
   Thor出神地呆望着,从小长在海边,但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深入大海的怀抱。他说不上喜欢或是讨厌,只觉得咸凉的海风吹着脸颊好舒服,环过胸间的手似乎如此踏实,尽管没有父亲,脚下也晃得他想吐。
   至少这里比墓坑好,他心想。
   Loki见他没怎么说话,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有点温烫。“一会儿我先带你去主舱,Steve.Rogers(斯蒂夫.罗杰斯)先生早上会去那里喝点咖啡,让他再给你看看。他是这里的随船大夫,和我一起去新奥尔良。昨晚你发烧,也是他给你开得药。你谢过他后可以和Sif一起去厨房吃早餐,他会带你们去。”
   Thor朝他偏过头来,那双绿眸正眯望着大海。“你也听到了。我和你一样,是个穷光蛋。到了新奥尔良我会下船,去些别的地方,未必方便带着你。如果能熬过这个冬天,Heim则要把船开回密西西比,去河道讨些更稳定的生意。你要是能留下来跟着他自然是最好,所以你得听我的话。”他说着一声轻叹,揉了揉他海风吹乱的金发,“喏,咱们得想办法让咱们的船长接受你。”
   Thor手心搓了搓铁栏杆,并不觉得开心。Loki朝他低下头来,目光与他相遇,露出微笑。“欢迎来到弗洛伦斯号。”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