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 浪掷光阴

   Chapter4


   不到三天,Thor就彻底熟悉了这艘船。从主甲板前端包了油腻金属板的锅炉到船尾哧哧作响的气缸,每天趴在船栏听旋桨叶片拍击水面,他甚至能分辨得出蒸汽每隔几时会尖声呼啸着冲过进气阀一次。

   航道呈半里弧形远离海岸,顺入湾流,拖着飞溅的水花一路以不到六海里的速度又吵又慢地驶向远海。Heim想尽可能借此回程走远些,驶进湾流更深处撒最后一次网,为备战这个残酷的冬天多碰碰运气。事与愿违的是,他和她太太 __他是这么称呼他船的,自这个春末已来运气就一直不太好。北上的一路,账目记录眼看着债台高筑,船却收益甚微。事实是,他今年几乎就没捞到几单赚钱的生意。鱼网拖上来的数目和账簿上渐增的红叉飞快地拉大着彼此间的反比,有好几次几乎是无鱼可打,可以说真是倒霉到了极点。
   借他的话来说,“简直就是见了鬼了!”
   “我在海上跑了这么多年还从没遇见过这种情况!”他靠着甲板廊漆皮斑驳的立柱气鼓鼓地说,碰到Steve的目光顿了顿,嘟哝着将“最倒霉”替换成“这种情况”,以免谈话惨不忍睹。
   “今年比往年冷很多,冬天也来得早了点。”Steve安慰他。
   “何止是早了点!”老烟喉对着大海迸发出咆哮,“鱼影儿没有不说!光来回这几个月烧得煤都够吃空我!那些天杀的共和党人,我看这个国家是要完了!不!我会比它更快完!什么都在涨,面粉、烟叶、啤酒、猪油都在涨!再这么涨下去,我会被烧得精光,Steve。就差把我自个儿扔炉里去烧了!”
   Steve望着跑过甲板廊的Sif蹙了蹙眉,沉思着交叉起双臂,“那你打算怎么办?”
   “哎!还能怎么办。Sif还小,要是这网下去还捞不上来点什么,就只有把船卖了。”他说着唾掉烟草朝他回过头来,“到了岸上,我会想法子付清欠你的工资的,Steve。”
   Steve摇摇头,不语。
   Heim也明白Steve能跟他随船跑一年,看重的不是他那点工资。对方是有本事的人,可以去更好的地方谋生。
   “我欠你人情,Steve。”
   “不,Heim。是我还你人情。”两人自内战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可谓患难之交。今年年初Sif被查出患有哮喘之后,Heim就在新奥尔良当地的一家小诊所里找到了退役的Steve,希望他能来做随船大夫,帮助照看妹妹。对方几乎毫不犹豫地签下合同,答应跟他上船。Heim没有家,妹妹Sif和这艘船是他仅有的一切,Steve清楚这一点。
   “我们会捕到鱼的。”Steve微笑着摁了摁他的肩,就像对方当年在战壕里对自己做的那样。“一定会。过去很多次我们都…几近成功。”
   “但愿吧。”
   话及伤感,两人一同双双望向大海。天已傍晚,宽广无垠的海面上,黄昏揉碎着希望,唯剩夕阳肿着苍冷的血红缓缓沉落远方。
   “说真的,Steve,我从没见过她这样。从来没有。”

   对于Thor来说,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讨厌的船。
   虽然也没见过更好的。
   弗洛伦斯号真是太令人讨厌了!像她的船长一样,又老又臭!自从来到这船上,他没有一天感到过开心,好似出了墓坑又跳进火坑。Heim对他很凶,在他心里,这个身高六英尺,面相粗旷,总是嚼着烟草,一身腱子肉的男人已然成了盘踞在他心中挥之不去的恶煞海怪,这船就是他的妖怪洞。尽管Thor有意避着他走,却依旧被撵来撵去,白天在甲板上跑两步也能撞见各种咒骂。除了Steve医生,船上的一半人似乎都不喜欢他,看见他便向赶鸭子一样撵他走开,威胁着要把他扔进海里。另一半人则叫他“苦脸雷神”,他们给他取了绰号,取笑他,因为他总是攥紧小拳头苦着一张脸。大厨子Bob(鲍勃)甚至还恐吓他说,是他把鱼都吓跑了,才害得Heim一无所获。
   “等着瞧吧,你这么苦着脸,他早晚得把你扔海里去喂它们!不等我们靠岸就会!”秃头胖厨挥舞着腻腻的油铲对他吼道。
   Thor并不相信他,但昨天听了这话之后,他今早再没去过厨房。

   没有人理睬他,也没有人愿意认真同他说话。那个偷吃他糖,叫Sif的小女孩倒是喜欢屁颠屁颠地跟着他满船跑。Thor烦死她了!她是大海怪的妹妹,才三岁,就只知道咿咿呀呀!
   他很想找Loki,可白天又总是找不见他,到哪里都找不见。他不知道他在这船上到底干些什么,弗洛伦斯号不算大,属于老式蒸汽明轮,长160英尺,宽不到20英尺,早年跑河道时几次改拆得只剩下两层甲板。本来船上有8具锅炉,Heim买下它装了新的引擎,跑海上后又破裂了2具,现在只剩下6具烧着,可以说真的是个老女人了。
   可就是这么一艘窄损矮小的船,他却怎么也找不见他!
   Loki不准他去货舱和最高甲板舱,于是他只好寂寞地呆在主舱等他晚饭时出现。晚饭期间,Loki又总是和Steve医生说话,很少在意到他。Thor从来听不懂他俩在聊些什么,但他觉得他和Steve医生之间有秘密,这隐隐让他不开心。他自己则又不能乱说乱动,只要他有什么引人注意的动作就会招来骂声。大副、水手、锅炉工、勤务员,大家好似都憋着火,逮着机会总是骂他!不管他做什么。除非他呆在自己的船舱里一动不动,后来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主舱很沉闷,他无事可干,只能晃啷着腿坐在角落里发呆。Loki有时会时不时出现一次,路过大厅匆匆瞥上他眼便又转瞬消失。Thor一下午坐在那里,从脚尖磨秃的芥黄地毯到眼角晃悠着穿过的来回人影都让他感到烦躁和想哭。今天晚饭时他没有再去主舱等他。他不想再去熟悉这艘船了,他讨厌它!讨厌这里!

   舱外暮云沉沉,晚霞泛红,夕阳绛透帘幕给房间染上了一层橘金。Thor死塌塌地栽在床上,看着澄澄碎光洒泻下屋角的书桌,细密地流淌在开着的书箱上,一点点染过书面,染成靛紫。
   Loki的舱房有很多书,床头上,抽屉里到处都是,一本本挤在狭小的桌面上排成半圈,一直垒到木框镜后的柜子里。Loki每天晚上都会在书桌边坐很久,直到Thor躺在后面盯着他困得再也睁不开眼睛。Thor很想看看那些书里到底写的什么,可是他不识字,一个字都不认识。
   想到这里,他不禁涌起伤心,很想Loki快点儿来找他,晚餐时他一定会发现自己不见了。Thor有点儿盼望着多见到他,因为孤寂,这种盼望甚至一天比一天强烈。他说不清楚为什么,只是喜欢那双绿眸静静触碰着自己的感觉,像墓地那晚那样,幽绿、深邃,带着点灼人的热度流过他,而不是匆忙之中偶尔一瞥。
   可是Loki却没有来。
   Thor在心里一分一秒地计算着时间,直至昏暗的舱房彻底没入黑暗,腹中饿得咕噜翻滚,Loki也没有来找他。
   他清醒着,等待着……夜色深沉,舱房的门终于晃悠着推开了。甲板暖黄的提灯投进眼角,Thor侧了侧头,只见清瘦的身影靠着舱门,没有点灯,也没有进屋。
   那人终还是来了。
   对方手里抱着晾干的旧军毯,靠在门上注视着他,双眼带着久未阖眠的疲惫与阴冷,沉黯如淤青。
   Loki紧抿着嘴沉默了良久,Thor能感觉到他呼吸间压抑的怒气,这不是他所期待的。
   “我说过,晚餐前在主舱我要见到你。就只是这点要求,你都做不到吗。”
   Thor别开头埋进枕头,掩藏起两颊迅速泛开的泪水。他的话里带着和船上其他人一样的戳刺,让他觉得很委屈。
   “我问你话呢。”
   “用不着你操心!”Thor大叫着蒙紧脑袋,几乎是脱口而出。
   可怕而短暂的沉默。
   身后的声音放得更低沉了,“你最好快点给我个理由!”
   Thor依旧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却忍不住难过地攥紧了被角。喉咙好痛,鼻子酸酸,种种积压在心的苦楚,母亲的离世,父亲的一去不回…这一切的一切憋得他是如此难受,难受极了!
   Loki走进来放下毯子,双手摁紧椅背,沉默中手关节绷紧。他刚要转身发火,Thor就一下子跌下床冲进了他怀里!抱着他的腿哗哗大哭起来!
   Loki扶着椅背微颤了下…紧着的手几番挣扎,终还是悄然松开了。
   Thor抱紧他的腿哇哇大哭着,哭了很久,越哭越厉害…像睡在墓地等父亲的那一个个夜晚,哭得是那么伤心。一片黑寂之中,Loki静默地站在那里,低下头看着他,直到哭声渐渐倦息才抬起手来,几分犹豫后轻扣了扣他的小脑袋。
   Thor转过头蹭了蹭鼻涕,回应了他的抚摸。
   待他差不多哭完,Loki才弯下身来将他轻轻抱起,阖上门回到床边。他拍着他半坐床头,阖上眼什么也没有再说。Thor埋在他胸口难以克制的抽颤着,手指揪住白衬衫揽紧了他。
   黏黏吸呼之中,他听他抽咽,小小泪花浸湿在胸前,朵朵如泣如诉。Loki明白了,他觉得自己的心似乎疼了一下。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