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 浪掷光阴

   Chapter6


   静谧的傍晚,两缕黑烟掠过赤红海空,如云般向后淌去。弗洛伦斯号仿若刚从惊悚的夜中逃出来,溅着恍惚的飞沫,轰然跌入一片嫣红。微弱、呈玫瑰红的夕阳余晖斜泻进主舱,伴着Heim如海豹般悠长的鼻鼾,格外催人懒梦。
   Thor疲倦无力地趴在厅角的木质柜台边,面容苦恼。因为没得玩儿,只得跟映在茶杯中自己的水影嬉戏。
   同样面容苦恼的,还有身旁守着他和Sif看报的Steve。这两天,对方总是指尖交触,眉头深锁,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Thor觉得他该是在思考Bob暴毙而亡的事,虽然也正是对方亲口得出了“只是猝死”的结论。
   那夜Bob被打捞上来后,Heim立刻就让人抬进主舱进行了检查。大家人心惶惶地聚在甲板上等了半宿,直到Steve推门出来,所有人才松了口气,放下不安与焦虑回舱睡觉。
   “真是遗憾,大概是Bob心脏病突犯了吧。我刚检查了下,是溺水窒息死亡,并无外伤。大家都放心回去睡吧,剩下的我和Heim会处理。”Steve说完便转身进了屋。
   甲板上发出又长又深的叹息。
   跑海上的人,风风雨雨中过来,对这些都早已见怪不怪。听了这话后,大家都没有再多在意。但Thor不相信,因为他看见Steve回舱时和Heim会意地交换了个眼色。而且,他确信自己那天在舱窗边看到的 __那自深海溃流出的光,苍冷、幽黯、冰凉,溅在水面斑驳的白沫上,幽得人发瘆。
   同他一样不相信的,还有那天在船尾发现尸体的清洁女佣。那抹光,她也看到了。对于那夜所见,这个不满十五岁的黑人女孩表现得非常害怕,以至于由于极大的恐惧近乎发狂。这两天她没事儿就跑到Heim面前向他哀哀求告,迫切地恳求他立刻返航,送她上岸。但Heim仿佛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捕到鱼,不到山穷水尽绝不放弃。他暴怒着跳起来叫她住嘴,立刻住嘴!并扬言要是她和Thor再敢就此事在他的船上胡说八道,他就立马把他俩提出去扔进海里!
   “所以你们是想被扔下去陪那鬼玩意儿,还是安安份份地待在我的甲板上!”他站直了身子瞪着她,怒气喷涌的鼻孔不断抽动。
   女佣哭着跑开了。Thor也不是很喜欢她,他觉得她有些太神经质了。这两天这黑人女孩也跟他和Sif一样,白天由Steve照看着。因为濒临疯狂的恐惧,她总是缩在角落里啜泣、咳嗽,什么也干不了了。Heim打算一回去就踹掉她。
   “我一分工钱都不会给你!一分都不会!”这是他的原话。
   尽管如此,女佣依旧不理会,只是缩在角落里哭,悲哀的大眼睛突在苍灰泛青的脸上,一日比一日呆滞,一日比一日枯黄,Thor甚至都有点儿怕靠近她。他问过Loki为什么她会这么害怕,Loki告诉他那是因为她的信仰不同,黑人更怕这些。
   “Heim叫她黑鬼。”
   “不许这么说。”对方柔和地责难道,“你不是也说你见着那光了吗?难道你不怕?”
   Thor牵紧他的手,黏着他仰过头去没有回答。
   “哎哟,我都忘了,咱们的雷神可是在墓地里睡过的哩!”对方笑着一把将他搂翻到肩上,绕着甲板兜了个圈。
   Thor揪住他的耳朵哈哈大笑,高兴得咯咯直乐。
   其实他想说,他确实害怕。他甚至想,如果没有Loki,他会变得和她一样。但同时他又有那么点儿高兴,因为那夜之后,弗洛伦斯号上的人都像转移了注意力一样,人们从沉闷的恼火中解脱出来,不再整天没事找事地追着他骂,而是更倾向于私底下交头接耳。离岸没多久就死了个人,又疯了个,船上作业却依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面对种种怪异,大家都像窜通好了似的保持着沉默,如暴风雨即临的前夜,整艘船都沉浸在隐晦的不安、衰弱与精疲力竭之中。

   与船上弥漫开的晦气相反,他和Loki的关系却在那夜后开始变得前所未有地亲密起来。白天,Thor依旧找不见他,但晚饭后两人却几乎是形影不离。Loki甚至有刻意地早早吃完饭领着他到甲板上散步嬉戏,完了回舱教他写字念书,睡前泡脚时也会配合着他嬉闹一翻。晚上,Loki也任他黏进胸口贴着睡,熄灯后对方会给他讲许许多多的故事,其中大多是关于海上的,海盗、水精、藻海里的牧羊人,不过Thor最喜欢的依旧是海之女神号的故事。有时讲着讲着,Loki会念那晚念过的那首诗,声音像雨融化在空气里,薄薄的,好像Thor眨下眼睛都会碰碎掉。每当他念的时候,Thor都忍不住伸出小手臂搂紧他,抬起头来深深注视着他。

   在那儿,沉浸在寒冷的睡梦中的,
   是一些威严的回忆;
   拿破仑就在那儿消亡。

   对方念着念着向他低下头来,幽灼的眸子泛流过深邃的光。一片黑暗之中,Thor拭了拭他微湿的眼角,Loki阖眼轻蹭了下他的小手心。Thor凑向他,很想亲亲他。
   他听不懂这诗里写的是什么,也不明白Loki为什么会伤心。但他觉得Loki很喜欢这首诗,今天他也从Steve口里得知了这首诗是一个叫普希金的家伙写的,对方还很惊讶他竟会背这诗。
   “这诗里有太多的难言之苦,诗人徘徊在海岸上,也徘徊在决绝的遗憾里。' 有什么好怜惜呢?现在哪儿,才是我要奔向的无忧无虑的路径?在你的荒漠之中,有一样东西,它曾使我的心灵为之震惊。那是一处峭岩,一座光荣的坟墓……在那儿,沉浸在寒冷的睡梦中的,是一些威严的回忆;拿破仑就在那儿消亡。在那儿,他长眠在苦难之中。' ” Steve说着说着念了起来,语调温和娴静,同样深情,却唯独少了Loki声音里的那许破碎。
   “谁是拿破仑?”Thor问他。
   “是个很伟大的人,一个手中同时握着思想与利剑的伟人。”Steve顿了顿,若有所思的口气变得凝重深沉。“可以说,他本该成为迄今为止最伟大的人。只可惜,哎,但凡世人都难免受到经验所限罢…他兵败滑铁卢,失败了,连同他没有节制的奇迹一起画上了句号。”对方说着阖下报纸朝他侧过头来,“Loki教你这诗的?”
   Thor别过头转着茶杯没有说话。
   “怎么,雷神也想成为拿破仑吗?”对方打趣地逗他。
   “不想!”Thor滑下凳子跑了出去,不再理他。
   “嘿,每个像你这样的孩子都梦想着成为拿破仑呢。”Steve温和的笑声从身后传来。
   Thor生气地跑到甲板的船栏边,风咻咻地吹过海面柔碧的波浪,他噘着嘴挂在栏杆上,气得弯起了小拳头!他不想成为拿破仑,因为Loki说过他是个蠢货。但他又隐约感觉Loki喜欢这个叫拿破仑的蠢家伙,是他无法触及的喜欢  __他为他伤心,这令他愤怒,也让他嫉妒。

   晚饭时,Thor一直和Steve赌气,噘着嘴有一勺没一勺地吃东西,后悔自己不该问他。Loki一如既往切过面前的鸡腿叉到他盘里,淡淡地望了他眼,“你怎么了?”
   Thor抓着勺子撇开头不说话,怨愤地瞪了一眼Steve。
   对面的Steve逮到了投来的目光,睨向他微微一笑,“还能怎么,咱们的苦脸雷神不高兴了呗。”
   Loki看了看他,露出不解的神色。
   Steve冲他摆了摆头,转而向Thor倾过身来,悄悄凑向他的耳朵。“我告诉你个秘密,咱俩和解下,如何?”
   Thor瞪着他不说话。
   “你喜欢Loki,对不?”Steve小声说着倾回了身,故意朝他身旁瞥了眼。
   Thor一下子羞得涨红了脸。
   他抓紧勺子死瞪着他,没过三分钟就滑下凳子跑到了另一边。Steve假作无动于衷地微笑着,直到Thor摇了他好几下后才侧下身来,悄声同他耳语了两句。对方听了后喜笑颜开,高高兴兴地冲回自己的位置坐下,抓过勺子乖乖刨起饭来。Loki舀了勺土豆泥加在他盘里,瞄了眼Steve朝他侧下头来,一脸茫然。“他都和你说什么了?”
   Steve手指别在唇间,向他递了个“保密”的动作。
   Thor嘟着嘴抵紧盘子没有说话,笑花砰砰荡开的脸依旧红着。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