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 浪掷光阴

   Chapter12


   那是一艘暗红的双桅战舰,顶风航行而来。盖伦船改进后的细长船身侧停在礁湖外,露出层排炮门,黯如沥青,好似一个个流着锈脓的空洞眼窝,痴呆地望向沙滩,显得阴森、无神又僵冷。
   船上,傲耸的桅杆攫着黑帆,如吹开的黑云,托起一汪灰白沉入天空。船前的斜桅滑入岬角的礁门,微微拉近些可见船头的尊像,风暴之神手持三叉矛,单臂抡向海面,褪了漆的青灰铁发下是一张怒云叱咤的脸。Thor觉得它略微可怖,但Loki说那是海皇波塞冬,是用来保佑船的。
   他放下铜管望远镜,搂过他的脖子不高兴地扭开了头。
   他不喜欢这艘船,因为它几小时前一到就开炮轰了他们的沙滩。要不是Loki看见它驶近后叫大家赶快撤到几百码开外的棕榈林里先避着,他就和他那帐篷一样被轰成灰了。
   他也不喜欢它来得这么快,一下子就轰掉了这片回去前珍贵的宁静。拜占庭号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种种都让人心生不安。
   这是一艘没有旗帜却满载侧炮的船。跑海上的人都知道那隐血的黑帆意味着什么。现在,没有人会觉得它是来救自己的。

   Loki接过望远镜安慰地吮了吮他的耳垂,凑向小耳朵轻喃了喃。他抱着他站在岸边,观察了会儿后将望远镜递还给Heim。“小艇已经放下来了,正朝我们这边过来。Tony是不会把船开进来的。”
   “狡猾的老狐狸!”Heim举起望远镜,望着战舰封堵住的礁门轻嚼了口烟草。“他在艇上。”
   Loki摁过腰肩的枪侧了侧头,只见左岸避风处的锚地里,Steve也手拖来复枪,站在弗洛伦斯号的舷缘边观望着。对方上午带了几个人过去修引擎,出事时刚好不在。

   小艇桨拍着水花渐渐驶近,传来一个女人银铃般的轻唱,滚落了桨花冲上沙岸,甜美又悠飏。

   那海浪掷洒的光阴呀
   是上天垂示你我相爱的年华
   朵朵微光浸流岁月
   犹如珍珠般璀漾

   风暴勒困漆夜
   小偷们攀上锚索
   攫走了你蔚蓝的王冠
   用肮脏的匕首逼你沉入汪洋
   
   那些骗子
   那些流氓
   沉钟冷却下诀别
   我伤心欲绝
   淋漓了鲜血随你投葬涡旋

   那海浪掷洒的光阴呀
   我对你灼烈过死亡的焚身之爱
   你是否明白

   那海浪掷洒的光阴呀
   你我灼烈过死亡的焚身之爱
   别人又怎会明白

   Thor摁着他的肩回过头来,被那如蝶扑惑的歌声紧紧吸住。Loki低声告诉他那歌的名儿叫做《水中人的新娘》,是一首流传已久的海盗歌,唱的是海皇被杀的故事。
   Thor觉得这首歌很美,真的很美。但Loki的解释却令他害怕。这首歌明明是那么悲伤,这个女人却唱的充满了欲望,像舌尖啜饮匕尖鲜血,甜美快乐却又血腥危险。


   小艇停至滩前,下来六个人。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外加两个巨高个的肥头圆肚壮汉跟在最后。
   女人率先跳下船,哼着歌悠闲地向他们走过来。那是个妩媚的女人,一半少女,一半少妇。她身着俏皮的束腰红裙与短筒靴,一头红发凌乱,孩子气的脸蛋颇显俊俏。深浓的眼妆下,紫罗兰色的大眼睛倦着漫不经心,让人一见了就会很着迷。
   她矫揉造作地打着哈欠一路横步过沙滩,微微斜视的目光扫过众人,鄙夷又天真。船员们禁不住她可爱的注视,纷纷卑屈无助地垂下了头。
   突然,她看到末端Loki怀里的Thor,眼里瞬间流露出狂热的激动!
   “天哪,瞧这多可爱的小娃娃!”她一下子神经质地对直冲向他,刚想抬手去揪揪那小脸蛋,枪口就瞬间抵上了她胸口。
   Loki抬枪抵回她,眼神冷冷。“离他远点儿。”
   “你才离她远点儿。”背后响起一个男孩儿的声音。
   Thor搂着他脖子怯怯地侧回头去,只见三个男人中的那个银发男人不知何时竟闪到了他们身后。对方向他抬了抬枪柄,微微上翘的下巴撅过傲慢,苍白而有力。
   Loki侧了下眼,依旧没有放下枪。
   银亮的枪口瞬间抵紧了他。
   一阵静默。
   红发女人看了看Thor,又看了看Loki。短暂的对峙之后,她忽而仰过身放声大笑,突然拔高的音调尖锐得像喇叭,喜态流转的目光中疯癫毕露。
   Thor给她吓坏了,搂紧Loki的脖子往他怀里缩了缩。
   红发女人依旧大笑着,笑得前俯后仰,泪花直流,弄得所有人都望着她不知所措。
   Heim打量着她,手悄然摁上了腰间的海马刀。
   “够了,Scarlet 。”远处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打断他们的矮个子男人快速走近,嗅了下鼻烟示意银发男人放下枪。“好了小皮,你还要学你姐姐胡闹到什么时候?” (注:1. Scarlet :译为猩红,这里个人理解为嗜血。Scarlet Witch译为嗜血女巫; 2. 小皮:Little Pietro 小皮特罗,简称小皮。)
   银发男人没有理会,依旧仰着下巴抵紧他,直至矮个男人身后跟上来的红皮衣男子点了点头,他才放下枪。
   Loki望着最后走上来的红皮衣男子微蹙了下眉,也跟着放下了枪。Thor看到他眼里闪过一丝深深的忧虑,他顺着他的目光望向红皮衣男子,触到对方利如钢刀的黑眸攥紧了小拳头,敌意萌生 __这人该很坏。他几乎下意识地就肯定了他一定坏过其他五个人。
   
   气氛稍微缓和下来。
   矮个男人收起鼻烟走向Loki,望着他微笑了。那是一抹真假半掺的微笑,有真诚,也带着生意人的狡诈。“别来无恙啊,Loki。”
   “还行。”Loki冷冷应了句。
   “你还真是令人想念。算算我们有多久没见了?”他低下头平静地蹭了蹭脚尖白沙轻侧向他,“整整半年。你就这么丢下你生死之交的朋友们逃之夭夭,想想也是令人寒心呐。”
   “我没逃。”他纠正他,“你说过,我随时可以离去。”
   “离去一两天。”对方补充道,“我想这世界上该没有哪艘船的指挥官会像你一样吧?说走就走,丢船跟丢衣服似的,一跑就是半年。”
   矮个男人说完看向他怀里的Thor,“怎么,你儿子?”
   红发女人一声惊悚的大笑。
   Loki冷瞄了眼她,抱紧Thor。“不是。”
   “呵呵,倒是可爱。”他看着Thor抽出烟丝袋,侧下头卷了个烟放松下来。Thor因为那强浓的味儿打了个小喷嚏,他瞥见那烟丝袋上有个T.S的字样。
   “所以,又是那股子风把你吹到这儿来了呢?”他一边卷着手里的烟一边问他,“你该知道,德赖托图加斯到这里,这一片一直都是猎场红区。原谅我多问一句,外面那些个漂臭了的章鱼尸该不是你弄得吧?我们顺着洋流一路跟它们过来,Bruce还以为军队炸了老巢呢。”
   “臭章鱼掀了我们的船!”Heim气急败坏地插进来,“我们的船坏了才搁你这儿的!”
   矮个男人转而望向他,捏了捏手里卷好的烟。“您又是?”
   “Stark,操你个狗娘养的。”Heim站直了身子面向他,“我是Heim。”
   “Heim?”对方跟着他重复了一遍,抬手别开身后走上来的那两个壮汉。“您还真是粗鲁啊。”
   “怎么,你不记得我了吗?”
   矮个男人欠身耸了耸肩。“我需要记得你吗?”
   Heim一下子涨红了脸,又羞又恼。“1858年到1861年,你20岁在小石城和路易斯安那跑河道,每个月供12桶猪油给你烧,直至战前最后一个月,你说你会一辈子记着他的那个Heim!”(注:那个年代,有些汽船是会烧猪油的,对提升船速很有帮助。)
   矮个男人若有所思地望着他,沉默半晌后恍然大悟地叫了声。“啊____ Heim。”
   他咧嘴一笑,笑盈盈的目光中流露亲热,佯装自己还记得。“不就是那个Heim嘛,还真是好久不见啊!怎么,现在也来海上混了吗?都没怎么听说过你呀!”
   “哼!我可没少听你。”对方粗声粗气地回了他声。
   矮个男人又笑了。“别啊,老朋友才刚见面,你这又是干嘛生气?”
   Heim啐了口烟草,“他妈的,你轰了我沙滩!”他说着示意了眼礁岸。
   矮个男人顿了顿,随后仰过头一阵促笑,笑得恍惚又陶醉。“哈哈是的,我都忘了,还真是抱歉啊。你们生了火嘛,我自然得提防着点儿啦。我的人习惯上岸前先考察一下,你刚不也说听过我不少破事了吗。”他说着狡狯地冲他眨了个眼。
   Heim气愤地撇开头,无奈之间不忘放个狠话。“今天你要是轰得是我的船,我非和你没完。”
   “你的船?你是船长?”对方侧回身故作没看见似的扫了眼礁湖,“话说你的船在哪儿?”
   “那儿!”Heim抡起拳头准确地指给他看。
   矮个男人捏着烟走到沙岸,望着她露出饶有兴致的神情。“啊,就是这艘啊____ ”
   他瞧着那撞歪的烟囱,扬起火机点了个火,对着它又破又旧的船身陶醉地吐了个烟。“还真是…好得特别,居然能骗得我们的指挥官去开它。”他说着回望向Loki,“该是你掌舵吧?Loki。”
   “是的。”
   “哈哈哈哈!”另外五人发出一阵揶揄的讥笑。
   “Loki开她很合适!”Heim站出来,本能地捍卫自己的船。“我们遇上了风暴才给撞成这样的,我的人正在修。”
   “嗯。”矮个男人同意地点了点头,望着甲板上的人微眯了眯双眼,轻吸了口烟。
   Heim和Loki交换了个眼色,大家都不说话了。
   不久,他们终于等到了对方主动开口。矮个男人对着船举了举手里的烟,“所以,能修好吗。”
   “恐怕不行。”Loki说,“引擎灌了水,烟囱下面也折开了口。”
   “我们想把它拉回去。”Heim天真地探上前来,“你和你的人,能帮下吧?”
   “哦,当然。”矮个男人乐意地回过身来,“一个是我的指挥官,一个是老朋友,哪有不帮的道理?我过去还烧了你那么多桶猪油呢,对吧Heim?”
   “那是的!”Heim对此表示肯定。
   Loki没有说话。
   “不过,你拿什么回报我呢?”矮个男人说着示意了眼随来的五人,“好事坏事,我的人都不白干。”
   Heim指了指棕榈林那边堆成山的小鼓袋。“我的人捕得海参,送我们回新奥尔良,货分你一半。”
   矮个男人征求意见般地看向随来的五人。那伙人彼此交换眼色,都笑了,似乎觉得他这话很有趣。
   他又转而望向Loki。“你呢?Loki。”
   “和你回船。”Loki毫不犹豫地说,眼神森冷。Thor微微抬起头搂紧了他。
   “很好,Bruce也很想念你。我们都很欣赏你,Loki。”矮个男人真诚地说,“你给拜占庭号带来了声誉。”
   “Loki一直都充满魅力。”红皮衣男子附和他,意味深长地同Loki对望了眼。
   “那就别浪费时间了,叫你的人现在搬东西吧。海参运你船上,我来帮你拉。”矮个男人说着回望了眼漂在锚地的弗洛伦斯号,对Heim伸出手,始终微笑。“Heim,你不介意我去你的小美人上坐坐吧?”
   Heim接过他的手,冷淡而有力地握紧了他。“成交。”




    === === ===

   Steve站在弗洛伦斯号的舷缘边,直至Heim向他打了个“谈好”的手势才微微松开手里挂着的来复枪。
   他放下枪靠在船栏上,望着沙滩的方向点了个雪茄。船员们跑前跑后的将晒干的海参搬上小艇,正一拨拨向他这边驶来。
   Heim和Loki是最后过来的,和他们一道过来的还有之前来的那六个人。八人登上弗洛伦斯号甲板,红发女人悠闲地四处打量。
   Steve同径直走过来的Heim接了个掌,冷冷望向跟在他身后的矮个男人。
   “这是我的随船医生Steve。”Heim站过来向身后的人介绍,“这是…”
   “Tony.Stark。”矮个男人微笑着走上前来,向他递出手里吸了一半的烟。“要来口吗?Loki说你喜欢抽烟。”
   Steve瞄了眼Loki,接过烟闻了闻,递还给他。“不抽大麻。”
   矮个男人捏着被拒的烟顿了顿,只好自己吸了口。“呵呵,我也是最近才迷上这玩意儿的,我的大副介绍我抽这个。”他说着示意了眼身后的红皮衣男子,对方附和地微笑了。
   “我觉得味道还不错。”他又对他说。
   “嗯哼。”Steve侧靠着船栏点了点头,依旧抽着自己的。
   气氛一下子挺尴尬。

   Steve看了看这个注视着自己的男人侧开头去,不再理他。
   矮个男人收起微笑,也转过身去望向大海。两人并排站着吞云吐雾,都没有再说话。
   不久后,身后不知谁喊了一声“都装好了。” 矮个男人迅速回过头来,退开Steve身边。
   Steve撑起身来,望着那两个提着船员挤近的巨高个壮汉戒备地抓过枪,拉着Heim退了退。
   只见两个壮汉将除开他们的十七个船员赶到船栏边,挨个将他们的头摁在栏外。船员们脸色一白,有几个嘴里发出害怕的惊叫。
   Heim一下子走上前来,“你这是做什么…”
   谁知他还没说完,银发男人就迅速走过甲板,砰!砰!砰!一扫,将船员一个个崩入海中。
   Heim暴怒着咆哮起来!海马刀飞了出去!银发男人侧身一闪,转瞬回身枪抵上了他额头。Steve举起枪柄,却瞬间被红发女人的匕首勒住了喉。
   血溅枪响的船上一阵骚动。
   Thor脸埋入Loki怀里,呜咽着胃里一阵痉挛。Loki抬手蒙过他的头,抱着他退到舱边。
   “Stark!你个混蛋!”Heim吼道,双拳因激愤而颤抖。
   片刻沉寂。矮个男人平静地看着瞬间染红的海面,抬手在血流的船栏上摁灭烟。“是铁船长。下次记得这么叫。Heim,你说让我帮你把船拉回去,我答应了,也说话算话。”他说着回头一笑,笑容狡诈。“但你可并没有说要我带上他们啊。”
   “你!”
   “你既然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人,也知道我们干的是什么样的事。我和我的船,我们这么多人给他们看见了,我又怎么能放他们活着回去呐。”他说着望向背墙而站的Loki,“Loki,你同意吗?”
   Loki抱紧Thor冷冷地抬了抬头,好似早已预料到了这种结局。“我同意。”
   他又转而望向Steve和Heim,“你们同意吗?”
   Steve望了眼递来眼风的Loki,几番挣扎后终还是平静地扔掉了枪。“同意。”
   “你呢,Heim。”
   Heim怒视着抵上脑门的枪,攥紧拳头没有说话。
   “Heim,我是个守信诺的人。你若同意,你和你的小妹妹,外加这半船海参,依旧可以平安回港。你若不同意,那我也没有办法。”对方说着朝血红的海面扔掉烟,“那就只有劳烦你和他们一起下去了。”
   Heim远望了眼棕榈林边的帐篷,Sif还留在里面睡午觉。他紧了紧绷红的手关节,终只得撇开头松了拳头。“同意!”
   银发男人放下了枪。
   矮个男人满意地朝红发女人微扬了扬头,“Scarlet,那你去把她抱过来吧。只带她一个过来就行。”
   红发女人放开Steve,喜悦流转的目光里一阵狂喜。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