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 浪掷光阴

   Chapter15


   黄昏,朵朵绛红的白云在澄澈的天空中静悄悄地变幻…犹如融流的春风,吹掠过河畔苔绿,吻着倒垂的浓枝密叶幽幽叹息。
   港边,小脚丫轻轻蹭着散落一地的枯黄矢车菊,好似想黏留住凋零。Thor牙咬过怀间小棉熊的耳朵,瞧着片片枯瓣无情卷过脚背,卷入码头下的小湍流中飞旋,曳着细碎的微光渐飘渐远……

   他要走了…
   就像昨些凋落手间的小花儿一样,丢下他随海而去了…

   他要走了…
   就像这些随海而去的花瓣儿一样…再也不回来了…

   呆滞之中,宽厚的手掌微拍了拍躲在脚边的小人儿,Heim再一次地向他侧下头来,口气满是无奈。“Thor,Loki要走啦,你不要跟他说再见吗?”
   脚边的人小嘴噘紧难过,含糊地哝了哝,心灰气沮地咬紧了小棉熊。
   “Thor?”对方又拍了拍他。
   Thor来回蹭了蹭小脚背,抱着他腿不情愿地背过身去,更深地掩藏起伤心。
   远方,夕阳在小小泪花中裂流,倾注了离别的余晖染红码头。Thor听着身后那人走近,忍不住含紧小棉熊轻轻颤抖。
   Loki走过来平静地揉了揉他蓬软的头毛,见他迟迟不肯回过身来,只得收回了手。“算了吧,别难为他。”
   “你不要给他留个念想吗?”Heim提醒他。
   Loki没有说话。那人依旧没有给出“会回来看他”的承诺,尽管他知道自己该这么做。
   Thor憋紧泪花!在他的沉默中竭力咬紧了小棉熊的耳朵。
   “好好照顾他,Heim。”那人转身,踩着咯吱轻响的木板道一路离开码头,向着岸边准备起航的拜占庭号走去。渐远的声音一点点敲过Thor的心头,那是小棉熊、波斯拖鞋都柔软不了的疼痛!

   甲板上,Stark和红骷髅望着走近的他面面相觑,一脸春风得意。Stark擦了个火点过烟斗,向码头的人递了个烟圈,Steve会意地垂了垂眼,迟迟未决之中也准备侧身告别。
   “所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他故作轻描淡写地问Heim,示意了眼他身后的弗洛伦斯号。船已拉上河岸,正斜沉在泥滩。
   Heim顺着他的目光侧了侧头,又四顾着望了望,迷茫的神情像那破裂的船身一样,精疲力竭中分崩。“还能有什么打算。先在码头找点儿活干,等春汛时咱们再借点钱,争取修了它开回密苏里去。”
   他说着迟疑了片刻,望了会儿那破旧的船身。海员被杀,海参也全被抢走。回岸前Stark拿枪指着他,逼着他将自己的那半份海参全扔进了海里,一箱也没给他留。用对方的话来说,这叫“回岸还债”。海参是他捕得没错,但因为是在他们的地盘上捕,那便算是偷。拉回去是一回事,还回海又是另一回事,这样才算“合乎情理”。
   他想着这一切涌起哽塞,声音像那扑过泥滩的晚潮一样涌着,涌着…卡在喉间的,是愤怒,与无法释怀的自责。
   这难道不都是他的错吗。
   Steve见他如此难过,只得安慰地轻扶了扶他的肩,转而将怀里的Sif抱递给他。“也许你现在就该修了它开回去。”他说着从大衣里掏出一小袋金币,轻轻塞进他腰间的口袋里。“你一个人去找活干,又让这两孩子怎么办。别忘了,Sif还害着哮喘。”
   Heim接过Sif,望着鼓胀起来的口袋一脸吃惊。“你?你哪儿来的钱?”
   “Stark给的佣金,我要和他一起走。”Steve说着侧了侧头,摸着Sif勉强一笑。“抱歉,不能再替你照顾她了。”
   Heim没听懂似的看着他,明白过来后一下子怒火中烧!他攥紧拳头,熊熊燃怒的目光扫过走远的Loki,恍然大悟中咆哮!
   “这恶棍!这就是他来我船上跟着跑的理由?!骗你上贼船?!他妈的,扔个拖油瓶给我把你骗走!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天杀的混蛋!”盛怒之下,他一口气抛出十几句咒骂,刚要抡起拳头向Loki追去,Steve便拦住了他。
   “Heim!你冷静点。”他紧紧扶住他的肩,同他尴尬地对望了眼。“Loki有他的理由,他知道你不会同意才一直没告诉你。”
   “去他的狗屁理由!他当然知道我不会同意!”对方一脸煞红,气得发抖。“我要知道他一开始打的是你主意,我早把他一枪崩海里!”
   他说着就要掏出口袋里的金币砸回去,却被Steve紧紧摁住了手。“我已经决定了Heim,我要去。”
   “去你个头!他是在骗你上绞架!”
   “是我自愿的。”
   “你疯了!”
   “Heim!”
   Steve摁紧他手,认真地看着他。两人目光相对,彼此较着劲。良久之后,愤怒冲昏的人终还是抽离他坚决的注视,渐渐冷静着别过了头。
   Heim阖了阖眼,努力忍住气愤。“是…是为了钱吗?”
   Steve摇了摇头,“不是。”
   “那是为了什么?”他急于问个究竟,探向他不由得一阵哆嗦。
   “别问了。”Steve眼神坚定,没有再说。
   沉默,长久的沉默。
   Heim痛苦地绞紧眉头,只觉一阵可怕的冰凉掠上心头。“该死的!Steve,你这个烂骨头!到底是什么天大的理由,那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啊!老天!你去跟着他们…你怎么能让我看着你再去送死啊!”
   “你也知道不是第一次了啊。”对方故作微笑地轻拍了拍他,一如当年冲出战壕时那样。“放心吧,我会回来的。我们不是有很多次都送死着…几近成功嘛。”他轻笑着说出了这句老话。
   Heim没有接受他的玩笑,依旧怒气汹汹地责骂着他。
   城里传来声声钟响,陡然打断惜别。Steve收紧大衣,望了眼扶栏观望的Stark转身离去,“那我走了,保重。”
   Heim泪水猛然涌满眼睛!他抱紧Sif拉住他,咬牙间勉强作答。“那…看在上帝的份上,活着回来!Steve。”
   Steve微微一笑,承诺地轻拍了拍他往前走。

   他紧跑着跟上Loki,随他一起上到甲板,并肩而立。晚风吹拂,黄昏渐凉,天空很快飘起濛濛雨,低垂下昏暗的海雾袭上码头。铁链哗啦啦收上船舷,拜占庭号起锚转舵,趁着晚潮滑出了瞬入冰湿的港口,一路沿岸悄然驶离。
   Loki迎风而立,手摁着船栏始终凝望向那个背身而站的小小身影。
   “舍不得吗?”Steve问他。
   Loki紧了紧眼眸松开手,转身背抵船栏,口气平静。“没什么舍不得的。”
   “是吗。”Steve点了根烟沉住气,凝望向河岸。“我是你,就会舍不得。”
   Loki不作声。
   Steve瞄了眼甲板四周,口气清冷。“还是来了…这该不是凑巧吧。”
   “什么?”
   “你说你一直沿岸在找医生,就这么凑巧找上我?”Steve吸了口烟侧过身来,直视向他。“你的病人,Bucky。你该是早就知道我认识他,对吧。否则Stark那晚又怎么会利用他将我留下,这招该是你指点的吧?”
   Loki没有说话。
   “你怎么知道我们认识的?”
   “他的照片。”Loki冷冷应他,口气同样冰冷。“你们一起参过战。我们从海里救上他时,我有在他胸口发现你的照片,后面写着你的名字。”
   Steve捏着烟阖了阖眼,侧回头短暂沉默。
   船越开越远,Loki干脆地直起身来,斩断了心绪正要离开,Steve便一下子拉住了他。“等等,你快看。”
   Loki不解地看了看他,回过头来望向河岸,看清后一下子抓紧了栏杆!只见岸边的那个小小身影终于回过身来,正迎着毛毛雨向他拼命追来!Thor捏着小棉熊蹬蹬蹬地跑过湿滑的码头,一路哇哇大哭着呼唤他的名字!


   “Loki…Loki!不要走…求求你…不要走…Loki…”


   Thor大哭着随船跑去,一路栽了好几个跟头,转而又执拗地爬起来追着离去的他,任凭身后的Heim如何追叫也不肯停下。跑到尽头,出乎意料的,他一下子掉了手里的小棉熊,扑通一声跳入海中!呛着雨濛濛的冰冷海浪便向他游来。

   “Thor!”Steve和Heim吓坏了!同时望着他惊叫起来。
   船上的人发出一片挖苦的唏嘘!
   
   几乎同一刹那,Loki推开Steve!撞过甲板的人群便绝望地向着尾栏奔去!小小身影远远哭唤着他,眼看就要呛着风雨沉入海中,Loki掠过尾栏纵身一跃!一个半弧便飞扑下船,一头扎入了水中!
   船上嘀咕着一阵骚动。
   Stark举起烟斗,抬手示意众人安静,立马把船停下。
   Loki手脚拍打着飞溅的水花,以最快的速度游到他身边,一把抱住了呛在海里的他!
   几乎同时,Thor抬起小胳膊难过地搂紧了他,贴着他脸便放声痛哭,憋了许久的眼泪像开了闸的水般哗哗流过小脸颊。“Loki…咳咳...不要走…不要走…”
   他哇哇大哭着,浑身抽搐,一次又一次地恳求他,呛着水的小小声音无比伤心。
   Loki喘着气抱紧了瑟瑟发抖的他。
   两人浮在海中,紧紧搂住彼此,任冰凉的海水一次次扑过紧贴的脸颊。Loki拼命吻过他小脸,只觉强烈的痛楚泛上心间,压抑着渗透他,逼他放弃诀别。
   “好…我不走了…不走了…我再也不离开你了…”
   他抱着他游回河岸,一次又一次地吻着他重复这句话。两人浑身湿透地回到码头,Heim跑上前来用毯子偎过他俩,想替他抱过哭坏的Thor。可无论他怎么劝说,Thor就是不撒手。他死死地抱紧重回身边的人,贴在他怀里拼命抽颤,小小泪花不停涌过双颊,几近哭晕。
   “我不走了…不走了…”Loki安慰地埋下头吮了吮怀间泣不成声的他。
   喘过气后,他疲惫地接过Heim递来的毛毯,在码头边找了块木桩靠坐下。“给我吧,我来就好了。”
   他抱他放在膝间,坐在码头上轻轻擦拭起他。Thor揪紧哭红的小脸颊任他搓着,依旧没有放开傻傻搂着他的手。
   甲板上,Stark敲了敲烟灰,面无表情地转身进舱。“回岸。”
   红骷髅拿下烟,冷冷望了眼河岸相偎的两人,漫不经心地随他转身。“还真是…感人。”
   Steve听着他话侧了侧身,只见甲板那头看过热闹的人纷纷扔了烟回舱,只有红发女人依旧立在那里,迟迟未走。她歪过头傻傻地瞧着河岸上的他俩,许久才在银发男人的催促中转身离开。
   回头那刻,她望向Steve,僵了笑容的脸已是痴痴泪流。

   
   
   

   
   
   

   
   
   

评论(1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