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 浪掷光阴

   Chapter16



   暮时的雨浇湿了黄昏,好似雾玻璃上一层清冷的寒露,流下这个宁谧而安静的傍晚,给灯火渐虚的河岸蒙上了一层倏忽的梦幻。
   夜色徜徉过码头,砂罐乘着摇曳的火光噼啪轻响……
   濛濛雨飞过小脸颊,Thor偎在Loki怀里醒来,眯了眯哭肿的小眼睛,温顺地抬起脑袋望向他。暖融融的火光映着那人微微淋湿的侧脸,对方抱他坐在河岸,痴痴凝望向海的深处,神情迷惘黯淡,恍惚中伤感。深邃的苍穹沉落他的头顶,Thor望着他深深注视着漆黑的远海,好似在悼念一座坟茔,大而温柔的绿眼睛泛开涟涟泪水,片片深情。

   “你等待着,你召唤着,而我却被束缚住;
   我的心灵的挣扎完全归于枉然:
   我被一种强烈的热情所魅惑,
   使我留在你的岸旁……

   有什么好怜惜呢?现在哪儿
   才是我要奔向的无忧无虑的路径?

   在你的荒漠之中,有一样东西
   它曾使我的心灵为之震惊。
   那是一处峭岩,一座光荣的坟墓……
   在那儿,沉浸在寒冷的睡梦中的,
   是一些威严的回忆;
   拿破仑就在那儿消亡。”

   Thor看着他,听他喃念,炽烈的爱意流淌过幼小而敏感的心。他抬起小手碰了碰那人泪湿的脸颊,一时之间既害怕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Loki…”他哀求地望着他,轻轻呼唤他。
   那人俯下身子,挂着泪珠的睫毛抵上他的小额头微微颤动了下。“你真傻…”
   Thor张开小手捧了捧他湿红的眼眶,嘟起小嘴吻了吻他。


   深夜拜占庭号再度离港时,Thor已经站在了它的甲板上。


   “Thor哥哥…Thor哥哥!”
   “Sif妹妹!”Thor探出船栏,使劲地冲岸上挥了挥小胖胳膊,告别Heim抱着的Sif,随后举抱过身旁的毯子高高兴兴地跑回了舱。
   他铺好毯子在船员舱狭小的地板上圈坐下来,像个回家的主人一样拿出小衣服耐心叠放好,垫起脚尖一股脑儿将它们塞到了Loki的衣箱上。随后他又依次掏出他的草帽、糖果篮、波斯拖鞋放到墙柜,最后将抖着小花球的捕蝶网挂在了墙上。他膝盖搓了搓毯子跪到床边,将手里抓着的一个铜花边小相框摆放在床头,小心翼翼地正了正。相框上装了他俩的合照,是新年前那天在新奥尔良玩儿时Loki带他去相馆拍的。
   Loki两手织着小红毛衣,靠着舱窗静静地看着他跑来跑去,不停地整理一切,眼神望着他那股认真劲儿变得几分耐人寻味。大忙一场之后,Thor拍了拍小棉熊塞入两人的枕头下,兴冲冲地转身跑向他。
   他跑过来抱住他的腿微仰了仰头,撅起上唇眯眯一笑。“收拾好啦!这房间可真小啊!”
   “嗯。”Loki扫了眼简陋的下甲板舱,神情冷淡。“等你长大点,就可以搬个宽敞点的舱自己住。”
   “我不要自己住…”Thor小脸一红,黏着他腿蹭了蹭鼓胀的脸颊。“我就要和你住嘛!…”
   “那你倒是快快长点本事啊,好让铁船长给咱们换个大点的房间。”
   “嗯嗯嗯!”Thor扒拉着他腿认真地点了点头,“我会让他给咱们换个最大的房间!”
   “怎么换?”
   “和Steve换!”Thor说着扬起头向他指了指舱门口,一脸天真。“我刚下来时看到他就住在咱们上头,那房间可大啦!还有丝绒枕头!”
   “呵…”Loki冷哼了声,继续织着手里的毛衣。“那房间是我的。”
   Thor呆了下,不太相信地望着他。
   “你什么时候当上这船的舰长就可以住那里啦。”
   “可Steve不是舰长啊…”Thor傻乎乎地问他。
   “那是因为他有别的方法。”
   “什么方法?”
   “小妖精勾人的方法。”
   “啊?”
   Loki停下手抬了抬眼,回避地侧过他。“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哦…”Thor哝了哝,眼神失落,随后又乖巧地黏向他。“Loki,那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随便去哪儿啊。”
   “随便去哪儿…是去哪儿啊?”
   Loki沉默了会儿,随后背过昏黄的油灯望向黑黝黝的舱窗外,垂下的双手不由得哆嗦着捏紧了毛衣。“我们…我们去找点东西。找点…想见我们的东西。你有什么想见的吗?”
   “我想见小白鲸!”Thor小手扑上他腿,一脸期待。
   “好,那我们就去见小白鲸。”Loki平静地抚摸了下他的小脑袋,依旧没有回过头来。Thor仰望着他阴郁的眸子,那人冷森地注视着舱窗外,沉入阴影的嘴角似乎启过一丝嘲弄的苦笑。
   那天,那是Thor第一次在他的神情中看到了恶毒,以及冷冷燃烧的愤怒。



   午夜时分,Stark在船尾楼的会客厅举行了晚宴,欢迎Loki归船。
   Thor被Loki领着坐进他怀里,好奇地瞧着光辉明亮的大厅。四周半垂的厚布窗帷如秋谷的河流般缓慢淌下橡木护墙,给房间笼上了一层红褐相间的色调,浓重又沉静。头顶华丽的水晶灯如倒垂的玻璃殿堂般映照在锃亮的银制钟罩上,给桌面洒上了圈圈弧光。Thor抬起小手摸了摸身前的桌布,觉得那颜色也是红得血腥。
   Loki替他系好围嘴,拿开钟罩给他乘了点鸡汤和奶油,又切了块烤黑肠。Thor抓过勺子自顾自地呷着,一边吃一边继续张望。
   屋子里烟味很浓,Stark在角橱的一排朗姆酒和白兰地之间翻着酒标,咬过烟嘴同红骷髅低声谈笑。Thor的斜对面,Scarlet姐弟已醺醺微醉,红发女人胳膊肘儿撑着桌面剥吃花生,一边同弟弟交谈一边发出断续的笑声,声音脆得像她手里捏碎的花生壳一样。对方微微斜视的目光时不时瞄过他,一双勾人的美目喜悦流转。Thor被她盯得不自在地垂下了头,埋入盘子里呷了口奶油。那女人见他这般可爱,仰过头发出一阵短促而神经质的醉笑,吓得Thor差点没呛到。
   他们的对面,红骷髅那排还坐了三个人,Thor得知其中两个分别绰号鹰眼和鞭索。叫鞭索的男人蓬头垢面,独坐一角面无表情地吃着,显得相当冷漠。鹰眼旁则是一个戴夹鼻眼镜的小男人,身材矮小得像侏儒,阴白的脸上一双凸圆的眼睛贼溜溜地滴转着,像只四嗅猎物的小老鼠。他一边扶过眼镜一边侧向鹰眼滔滔不绝,Loki低声告诉他那人叫Zola(佐拉),自命博士,是红骷髅的心腹,在船上担任顾问。Loki称他是“一条贪恋鲜血的恶狗”,嗅着点风吹草动便拿书里啃的东西咬人。此人一肚子坏水,学了不少歪门邪道,年轻时还曾谋杀室友,被不少大学控告。Thor听着缩了缩脖子,有点害怕。Loki安慰地圈了圈他的小胳膊,告诉他不必怕这种人。“你有大脚板,小老鼠哪是你的对手?明里他不会敢同你较量,但要提防其暗里捅刀。”
   “嗯嗯。”Thor听着点了点头,似懂非懂。

   两人正耳语着,Stark和红骷髅便走了过来,双双入坐。Stark拿起杯子,同一桌子人举杯敬酒,满足地清了清烟喉。
   “咳咳…都是没睡的,感谢大伙儿能来啊!咱们给Loki和他的小朋友接接风,欢迎他归船。这半年多不见,你看,今晚有这么多人惦记着你前来赴宴,大伙儿也确实是想念你呀!”他说着冲Loki侧了侧酒杯,一脸喜出望外的表情装得恰到好处。
   “Loki是我们的摇钱树,没他带我们找到金币又怎能有今日的安逸。”红骷髅随他举了举杯,看向Loki,露出迷人的微笑。“敬他。”
   一排杯口冷冷倾侧向他们这边。
   Thor抬了抬头望向他,Loki举起杯子冷淡地碰了下桌首侧过的酒杯,没有看对面,只对Stark说了声谢谢。
   气氛沉默中尴尬。
   Stark打了几句圆场的话,示意大家放下杯子进餐。红骷髅没有再说话,啜饮着酒杯始终微笑,又黑又深的双眸不可测。
   蜜酒一瓶瓶开封,不断注入光辉的玻璃杯中。一桌子人各自喝着聊着,气氛很快在无拘无束中变得活跃起来。桌首的两旁,Loki这边沉默无语,红骷髅和Stark始终相谈甚欢。Thor听不懂他们在谈什么,大概是关于海上闯荡的一些奇闻逸事。他听到了些绞架、督税官、玩黑奴之类的词汇,Stark饮过蜜酒放声大笑。Thor耸拉着肩坐在Loki怀里晃了晃腿,转而专心享用自己的烤肠,并时不时地让Loki给他加勺奶油。

   一桌子人正吃的开心,门口突然一阵骚动。Steve轰得推开门走进来!一身粪臭。Thor有点吃惊,刚他还在纳闷怎么一直没看见他。
   Steve径直朝Stark走过来,愤怒地将沾满猪粪的大衣砸到他怀里!“立马叫你的人把笼子打开!”
   Stark拣开大衣,微醉地站起身来,晕笑着扶了扶他的双肩、甜蜜蜜的神情十分潇洒。“别啊,Steve。干嘛生气?”
   Steve晃了眼酒气醺醺的饭桌一把拍开他,“你为什么把他关在底舱的猪笼子里,你知道那里有多臭吗!”
   “我没有关他呀,什么笼子啊说的这么难听…”Stark笑着耸了耸肩,一脸无辜。“那明明就是咱们Bucky的房间。”
   “哈哈哈哈哈!”一桌子人放声大笑。
   “那你自个儿去住吧!”Steve冷着眼,攥紧拳头摁上桌面。“把他放出来。”
   “船舱已经满啦,没地方给他住。”Stark漠不关心地又倒了杯酒。
   “他跟我住,你放他出来。”
   Stark拿过酒杯摁上他肩,笑着摇了摇头。“不。”
   “你说过那房间是我的!”
   “只是你一个人的。”他说着亲热地凑近他。
   Steve气得微微发颤,看了他会儿猛地掏出钥匙拍在桌面。“那我不住了。我去底舱,和他一起。”
   他说罢就要转身,Stark一把拉住他,眼神瞬间酒醒似的转冷。“不,不准去。”
   “我不是你的犯人,Stark。”
   “我说不准就不准。”
   两人彼此瞪着对方,僵持了好一会儿。忽然斜对面的Scarlet拍着桌面哭笑不得,她已经醉了。“哈哈哈哈!我说Steve医生,你就从了我们Tony吧!哈哈哈哈!”
   一桌子人跟着呵呵轻笑起来。

   正当这时,桌子猛烈的晃动了一下,Stark瞬间护过Steve侧下身,闪躲开飞砸进门的酒桶!一桌子人醉晃了两下退开桌边,门外传来激烈的打斗声和咆哮声。Loki抱过Thor,同大家一起相继走了出去。只见船楼的空地下,一个块头结实,皮肤青绿,浑身上下像巨人般膨胀的臃肿男子正拎着酒桶扑过绞盘,扑向一个挺着孕肚拼命闪躲的女人。Thor望着他那副足足有Heim两倍高的怪样子瞪大了眼!吓得搂紧了Loki,但身边的人似乎没有一个感到吃惊。
   喝醉了的Scarlet冲大家指了指一片混乱的下甲板,仰过身笑出了泪花。  “瞧瞧!瞧瞧!咱们的绿巨人又发疯啦哈哈哈哈!”
   红骷髅他们都笑了。
   酒桶追着女人溅过水花,砸烂了甲板的提灯倾坠下一地玻璃渣!
   海盗们纷纷从各舱拎着酒瓶走出来,围着甲板看笑话。头顶的桅杆上,一个老水手从黑帆中探出身来,扯着破嗓子便放声高唱!一瞬间,四面八方传来拉长、重复的吆喝,迎着海风灌入Thor的耳朵:

   装着死人的箱子哟,十五个人忙着扒____
   哟呵呵,朗姆酒来了,大家快点尝!
   剩下的一切都已被酒和魔鬼所俘虏____
   哎哟哟,朗姆酒来了,还不快尝一口!(注:歌谣节选自英.史蒂文森 《金银岛》。后来,此歌谣被应用在很多作品中,成为公认流传已久的海盗歌。)

   酒桶飞砸过船舷!女人闪撞在船栏上捂着肚子滑了跤,甲板发出一阵“喔!喔!喔!”的欢呼和骂笑。
   红骷髅旁的鹰眼一口饮尽杯里的酒,滑下船楼的梯扶手奔上前。他两三步轻跃过甲板,跳起来抽出背上的一支箭便猛扎进绿巨人的肩膀!
   “不!”女人挺着肚子惊叫起来。
   鹰眼跃过绿巨人倾痛的肩头,一把揽过她闪避到角落,神情关切。“不然怎样?他现在正疯着呢。”
   女人难受地撇开头,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绿巨人痛得倾了倾身,拔出箭头折断了一阵咆哮!海面荡过他暴怒的呼吼!可怖至极!
   人们纷纷闪离甲板,场面眼看就要失控,Loki放下Thor,进屋掀翻桌面!刹那拣过桌布冲下了船楼。
   “Bruce,冷静点,看这儿!”Loki双手拣开桌布冲发怒的绿巨人大叫起来。
   绿巨人闻声回过身来,倾着流血的肩便咆哮着冲向他!Loki侧身一闪,卡着对方的速度反手蒙上他头!勒紧蒙过他的桌布便引着他逼撞到船楼脚下!
   船上一阵吹口哨的嘘声和欢呼!
   Loki像斗牛一样引着绿巨人一次次撞向人少的船缘,逼着他渐渐疲惫下来。Thor捏紧渗汗的小手心目不转睛地观看着这场激烈的打斗,砰砰跳的小心脏为他提到了嗓子眼儿。
   Loki再度引着绿巨人撞向左侧舷栏,踩过一地的酒渍时微滑了下,Thor瞬间跑向梯口担心地大叫出来。“Loki!”
   他正要下楼,就被一双手一把揽了过去!身后的Scarlet夺过他尖促的大笑起来!横抱着他便疯疯癫癫地向船楼的最高甲板冲去!
   Steve要上前拦住,却被喝醉了的Stark一把挡在了梯口。
   “你干什么!”
   Stark得意地笑了笑,饮着酒杯横过手。“呵呵…收回你的钥匙,我就放你上去。”
   “神经病!”

   “啦啦啦!啦啦啦!哈哈哈!”红发女人疯笑着旋转而舞,抱着他一路醉醺醺地跳上楼。Thor吓坏了,拍打着她拼命挣扎。“啊啊啊!放开我!Loki!”
   对方抱他扔在最高甲板上,逼着他一点点儿向着伸出海的长跳板退去,喝醉了的表情狂喜流转,不断仰过头疯笑!
   “跳啊,跳啊小乖乖,再跳给我看次…我可喜欢啦!”
   Thor被她逼着拼命向跳板外缩去,下甲板的Loki刹那抬起头,望着逼退向海的他瞪大了眼!“不!Thor!”
   分心之中,他正要向船楼冲去,绿巨人便突然循声冲了过来!扯着半撕开的桌布将跑过甲板的他一拳挥倒在地!
   Thor望了望打斗激烈的下甲板,又望了望眼前不断逼近的疯女人,后退着躲到跳板的末端,吓得浑身发抖!
   “你不要过来!”
   “跳啊,你倒是快跳啊!我喜欢看你跳,我可喜欢啦!”
   海风瑟瑟吹过他微晃的小身体,Thor哭泣着瞅了眼身下漆黑的海水,小手抱紧跳板端,怯怯地缩紧了小胖身躯。
   Scarlet似乎没有了耐心,趁Thor分神之际猛地一踩跳板!小身躯刹那蓬开弹了下去!
   “啊!!!”
   大叫之中,一根横木猛飞过头顶!Thor张着小嘴瞬间跌入横桅的帆网中!轻轻坠入一汪夜色,半空中摇晃。
   木桅横回下甲板,一个头戴铅灰骷髅面具的男人走过来抱出帆网里的他,抬头望了眼头顶的最高甲板,声音冷如寒冰。“你真是疯了,你这样会害死他的。”
   Scarlet同样冷望了眼他,倾回身没有作答。
   甲板的另一边,银发男人已经冲下船楼替过Loki,正帮助着放倒绿巨人。
   Loki捂着撞疼的肩抽出身来,跑过甲板便一把抱过Thor紧紧搂在怀里!
   Thor张开小手捂了捂他被揍青的脸颊,忍不住哭出声来。
   面具男人平静地看了眼他俩,转身离开了混乱的甲板,背着铁链孤身消失在一片嘉年华般的嬉笑叫骂之中。
   Thor望着融入黑夜的他,回过头来捧紧Loki的脸颊,心疼地揪了揪泪湿的小鼻子。“他是谁呀…”
   Loki望了眼船楼上冷握紧酒杯的红骷髅,回过头来冲他疲惫地笑了笑,嘴角牵过嘶疼。“专杀恶灵的骑士。”

    
   
   
   
   

   
   
   

评论(1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