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 浪掷光阴

   Chapter19


   一道冗长的光将黑夜一点点撕开… Thor从黎明的迷梦中醒来。昏倦的梦里全是那人暴风雨中的影子,他穿着血斑驳驳的军装,如巍然石像般屹立在水花淋漓的甲板上,任凭风雷怒号,随船碎入冰风暴的狂啸之中,越漂越远……
   昨晚,他又梦见父亲了。
   他已经太久没做过这个梦了。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岁月已将儿时的印象淡化。但昨晚,父亲低靡着,雷电交加之中,他又忆起了他沮丧而痛苦的脸。这次,Thor看清了他身后的那艘船,那碎入冰风暴中越漂越远的船… 
   是海之女神号。

   天刚微亮,四周还沉浸在青淤色的深寂之中。Thor从吊床上半坐起来,难受地摇了摇昏沉的头,下床走到舱窗口。现在已是十一月份,西经55度,北纬52度,船经纽芬兰,拐过圣查尔斯角北上。圆窗结了层薄薄的霜,Thor呵了呵气,抬手擦净窗玻璃,外面一片模糊,依旧什么也看不清。
   他失落地垂了垂眼,转而走到Loki的板床边蹲下。对方微微一动,在背颈的轻蹭中侧过身来。
   “Thor?”他轻唤了他声,声音泛透出沉沉困意。
   Thor没有说话,一手揽过他身子,趴着失落地蹭了蹭他。
   Loki很了解他这是怎么了。他抬手搂过他脖子,阖着眼轻吮了吮他面颊。“只是梦而已,Thor。”他的声音依旧带着沉困的沙哑。
   Thor倾身揽紧他,依恋地埋下头向他索取晨吻。Loki闷哼了声,迷糊地朝他仰了仰身子。两人的舌苔黏擦着渐入湿润,Thor一次比一次深的亲吮上他嘴唇,姆指抚过他温热的乳头揉搓他。
   “蒽…”Loki眯阖了下双眼,张开嘴不能自拔,样子似乎十分难耐。他衬衣半扯开瘫软在他身下,受他又亲又摸,既想睡又不想他停下。迷糊之中,他似乎知道他在做什么。
   Thor也知道。他依旧亲吻着他,来回抚摸他胀热的双乳,一手滑下他曲凸的后背捏了捏他的臀部。他掌心舔吮了会儿他的晨躯,好一会儿才挪开手站起。
   见他消停,Loki淡淡地拣过被子蒙上肩,又侧回身睡了过去。
   Thor站着望了会儿他,顺着被子下微凸的曲线望到他纤小冰白的脚踝,上面还留着那个小拳头大的水母蜇疤。他拉了拉被角替他盖好,心思烦乱地转身离去。
   这已经不是他这阵子第一次这样了,尽管他说过自己不会再这么做。
   时间久了,Loki也不再介意。两人似乎心照不宣,均默许了这份亲昵。
   表面上看,这也确实没什么。彼此的身体都很熟悉,只是爱抚与亲吻,他们过去也常常这样。但两人似乎又都很清楚这其中的差别 __与过去不同,暧昧让一切开始变得有所渴望。他们的吻越发湿黏,抚摸明显是诉求欲望… Thor想要他,同时也明白,自己就快是个男人了。
   尽管十五岁的少年对于情爱之事终究懵懂,但Thor也并非不明白何为男欢女爱。逐浪奔波的日子,他目睹过太多海上三教九流的人同各种舞女、混血妓女、陪酒女郎缠欢厮混。与陆地的切断使一切是非道德自然地在人心中失去了固有观念,凭风颠流着依海而论。人们喜欢借着朗姆酒的兴奋劲儿混淆行为越轨的界线,别人如此,他也不会例外。Thor现在对Loki的感情,便如同迷失在风中的船,任风亲吻着帆偏越航轨。因为对方并不明确的态度,他选择让舵肆意旋转,毕竟,这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他爱他,自然也可以像渴望“一个女人”一样去渴望他。
   大海赋予的随性洒脱似乎让一切变得如此理所当然。
   “除非他拒绝,否则我绝不去碰。”他捏紧手心再次告诉自己,仿佛身前便是失控的舵,被允许绞缠着他的渴望与不安昏昏乱转。

   他没再多想,套上毛衣轻轻拉开门,离开了卧舱。来到甲板上,地面铺了一层薄薄的新雪。头顶风帆鼓噪,不断抖落细碎的冰片,吹在脸颊上如刀割般生疼。Thor眯了眯冷空气熏疼的眼,踩过雪走到船栏边。他靠着栏杆摸出小皮本,开始记录气象、风力和海面。自从船长这两年越发沉迷于大麻之后,这项航程记录的责任便落到了他和Loki身上。
   他掏出罗盘摆在身旁,来回望过海面。寒风撕破黎明的空气,初晨的海上漂浮着成片的浅冰。那都是一些小冰块,对船够不成威胁,但远方的浓雾中似乎有些冰山,隐隐透出暗绿。还不到正午,Thor不是很能看清,这让他多少有点担心。
   他收起小皮本,抬头望了望曙色朦胧的天空,今天该是晴朗干燥的一天,但淡白无色的浓云却意外地给了他一种气压降低的压迫感。这不是什么好预兆,严冬的暴风雪对于船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灾难。他带上手套搓了搓冰冻的绳梯,准备降两帆,无论如何,还是先把船停下的好。
   Thor招呼了个水手去测量水位,自个儿爬上桅杆准备拉绳子降帆。他手腕挽过缆绳,柏油帆布抖落的冰雨如玻璃渣滓般啪啪打在他身上,汗水不一会儿就浸湿了他的全身。他不紧不慢地干着活,期间不时晃见Scarlet走过桅帆下。对方今天起的很早,似乎新雪给了她久违的愉快。Thor侧靠着绳梯收帆,看她哼着歌儿走到船前,坐下来欢快地堆了个小雪人。那是一个漂亮的奶娃娃,Scarlet甚至还取下自己的红丝巾给它系了个小围兜。
   Thor望着她认真玩儿雪的样子不禁笑了。不得不承认,对方不发疯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
   不久他爬上第二根桅杆降帆,便瞅见快银上来了。Scarlet坐在雪地里兴奋地冲弟弟招了招手,Thor忍不住侧耳偷听过他们的谈话。
   “你去跟红骷髅说说嘛…让他去找找Tony,咱们今天给船上办个圣诞舞会。我可以去找Natasha一起布置,我都好久没有跳舞啦!”Scarlet似乎在请求弟弟。
   “别傻了,圣诞节还早着呢。”
   “可是下雪了呀!”
   “他最近对你不太满意,你堆的那是什么鬼玩意儿?”
   “你去跟他说说嘛!”
   “我不去。”
   两人争执了半天,Scarlet突然没有了耐心,生气地跳了起来。“我就知道!你和他是一样的!你、红骷髅,你们就知道给船上收容些暴徒和小偷!”
   “难道你不是?”快银心不在焉地回答她。
   “我讨厌你!”Scarlet冲他大吼,一脚踩烂雪人跑了下去。
   “疯婆子…”快银冷冷骂了句。他抬头鄙夷地望了眼冰滓抖落的桅帆,捡起红丝巾同样离开了甲板。

   Thor垂了垂眼,靠着绳梯沉思了片刻。他正想着,便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钻出了下甲板的梯口。Thor一下子解开皮扣溜下绳梯,蹬蹬蹬地踩着雪跑了过去。
   “怎么起来了?”他冲上前去圈了圈他,见他穿好少,连忙脱下自己的毛衣给他套了上去。那毛衣是Loki给他织的,又大又暖和,他穿着已经有两年了。
   Loki抱紧双臂,偎在他怀里淡淡一笑,睡醒的脸颊漾开一抹红晕。“你也醒得很早啊。”
   他抬头望了望卷收起的帆,看汗水和雨水慢慢流淌过他脸颊。“怎么,要停船?”
   “嗯。”Thor脱掉汗湿的麻衫扔进雪地,就着甲板的雪沙擦了擦赤裸的上身。“我觉得天气不大好,也许会有暴风雪。”
   “怎么会?”Loki眯眼望了望晨光微熹的海面,气候很冷,但今天该是一个好天气。
   “我不知道。”Thor回答他,仰头蹙了蹙眉。
   Loki接过他手里的小皮本,正要走到船栏边观察,便脚下一滑,一下子摔进了雪地里,但并没有摔下去,身下是温软的,Thor抬手垫住了他。
   “有点结冰呢。”Thor偎他在怀下喘着粗气,刚那动作几乎迅速得能赶上快银了。
   Loki笑了,张开手捧了捧他雪水流淌的脸颊。
   Thor平缓过呼吸注视着他,他已经很久没见他这么笑了。对方幽绿的目光中透着丝许灼热,以及像小时候般静静触碰着他的温柔,Thor能感觉的到。这种特别又不明的爱抚自他们第一次相见,Loki便给了他,是Thor始终无法抗拒的。
   “他只这么看过我一个,只有我。”
   他心想,轻轻抓上他手腕,脑海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诶,不如你去跟Stark说说吧,咱们今天把船停停,大伙儿休息下,给办个圣诞舞会,反正都下雪啦。”
   Loki扑哧一笑,“怎么你想跳舞吗?”
   “我想喝啤酒!”他说着搂紧他,“和你…”
   Loki轻笑着凑近他鼻尖,嘴唇微微碰了碰他。“那…好吧。”
   “耶!”Thor一下子抱他站了起来,搂着他一个劲儿地狂转!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开心。也许是因为Loki的没有拒绝,而快银却那么做了。
   “也许别的他也不会拒绝我。”他心想,眼前又浮现过那个昏昏乱转的舵。
   两人又是转圈又是笑,Thor抱着他转到桅帆后,将他轻轻摁抵上桅杆。他目光探寻着他凑近,正准备趁没人偷偷吻上去,那个测量水位的水手便跑回来了。
   Loki收起笑容侧过头,放开了搂紧他脖子的手。
   Thor失落地看向水手,那人气喘吁吁,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破坏了气氛。“测了,很深。”
   “有多深?”Loki问他。
   水手弓身摆了摆手,“除非回去,否则别想下锚了。”



   === === ===
   天色已黑,Steve站在舱窗前扣好袖扣。经过了一个夏秋,他终于决定在今晚“上去走走”。
   左侧油腻腻的搁板上,昏黄的烛光洒落半明半暗的舱窗。他给自己的衬衣圆领系了条深蓝的细绒缎子,反复打了好几次领结后,他才对着窗户垂下了手。他侧着头照了照,以确保缎子确实系的随意又漂亮。打了水的金栗色鬈发平整地向额后梳着,衬得他五官十分清爽。今天的他,看起来既优雅又温和动人,目光也一反常态的清澈明亮。在灰蒙蒙的阴暗底舱住太久,早已发霉的他已经很多年没这样了。
   “上去走走…”
   他凝视着自己道出这句话,竭力在脑海中过滤掉Tony.Stark的模样。
   “是的,反正不是为了他。”
   他对自己说,侧身吹灭烛灯离开了舱。

   上去之前,他一如既往先去看了Bucky。对方的房间——不如说牢笼——在他斜下方的货物区,Steve每次去那里都还得经过一截很陡的短梯。他习惯性地弓身爬下梯子,拿过梯脚的铲子将过道的干草和粪便铲干净。这里常年闷臭,地面有些潮,每次靠岸后,Stark都要安排Nick买两头小猪养在这里。“房间”就位于这排猪笼子的最末端,那是个很大的锈铁笼,早前有用来存放炮箱。Bucky来了之后,Stark便命人将其改给他住,且再没有给他换过地方。因为这点,Steve这些年一直很恨他。
   “我情愿陪着他住。”Steve总是这么说。而他也知道,这句话总是激怒着Stark。它就像一道越不过的深渊,这些年始终横梗在他俩之间。
   Steve举过梯口的油灯走到末端,望着一片漆黑的笼子紧了紧手,轻轻开口。“Bucky。”
   笼里传来轻微的沙响,那人耸拉着身子坐在干草床上,把弄着手里的口琴没有理睬他。
   Steve微微走近,抬手触了触笼前冰冷的铁条。现在蜡烛已经可以照见他了,对方看起来和白天一样安静。“Bucky,你冷吗?要不要我给你拿两床被子过来?”
   那人依旧没有说话,好像他并不存在似的。
   Steve强忍住泪水望着他。他很清楚,天气这么冷,他不可能还记得他了。可就是两天前,他还叫他Steve,说要陪他下船走走,吹吹口琴。
   “我晚些回来陪你,Bucky。”过一会儿他说,“我会…我会去找找他,我决定今晚上去和他谈谈,为了你。我们很快会回去温暖的地方的,Bucky。相信我,没人可以伤害你。”Steve告诉他,向笼里伸出手。见那人并没有动又只得失落地倾回了身。
   他转身离去,笼里的那个阴影却突然叫住了他。“可以给我留个蜡烛吗?你的…蜡烛。太黑了…”
   Steve迅速回过身来,隔着铁条将蜡烛递给他。烛油倾晃着淌落他的手腕,泪水模糊的眼里却是泛湿的笑意。“当然可以。”
   Bucky静静地走上前接过蜡烛,冰凉的手面微微触碰过他。“你真的…你晚些真的会来吗?你是谁?”他问他,疑惑地注视向他,口气是透出几分犹豫的害怕。
   “我会来。”Steve向他摊了摊温暖的掌心,如过去般让他轻轻碰了下。“我是你的Steve啊。”


   来到甲板上,舞会已经开始。所有人都在闹腾,啤酒渍溅的到处都是。船停后,下午些的时候Thor便向他送来了邀请。此时的对方正和Loki拥抱在主舱的窗角边,Thor端着啤酒杯壁过Loki,倾身搂住他的腰凑近,看起来活像个调情的汉子。Loki仰面偎在他怀里,Steve注意到他汗盈盈的双颊有些醉红,两人一脸说笑的开心。
   “臭小子,亲妈都勾引。”Steve白了个眼扭开头,决定还是不去打扰他俩的好。上次发现病例折痕后,他便心知自己大意。现在走过去,怕也只得是找Loki吵架。而他知道,一直以来隐瞒病情的是自己,真要吵,他也没有什么理由怪罪他。
   他平复了下情绪,去桶边接了杯啤酒靠在门口,目光静静地扫了会儿嘈嚷的主舱。甲板一片混乱,不时有人追打着进进出出,又是搂抱又是尖叫!这压根儿不叫什么圣诞舞会,除了黑寡妇,这里边儿几乎没有一个人穿了件像样的礼服。所谓跳舞,也不过就是踩着桌子来回蹦达上几圈,摔烂个盘子便是一片欢呼的高潮!全场属Scarlet最为兴奋,短短几分钟,她便从吧台跳到了左边的桌子又跳到右边的凳子,惹得一群水手嬉笑跟随。他们跳着吆喝着,屋子里不断回荡出令Steve头痛欲裂的歌声:

   装着死人的箱子哟,十五个人忙着扒____
   哟呵呵,朗姆酒来了,大家快点尝!
   剩下的一切都已被酒和魔鬼所俘虏____
   哎哟哟,朗姆酒来了,还不快尝一口!

   一群人扯着嗓子唱了又唱,没完没了。桌子也被Scarlet踩得隆隆作响。整个舞会根本没什么可吃的,烧鸡一端上来便被哄抢的只剩下骨头了。Steve见没什么取头,一杯啤酒下肚便放下杯子转身离开了。

   他迎着海风在甲板上走了走,四处瞅也没见那人后,他终还是来到了舰长室的门口。船楼下的哄闹声到这里渐小了,Steve站在门口顿了顿,几分犹豫后推开了门。
   刚一进屋,他便看见了他。房间里只有一个人,黄幽幽的烛光与蓝幽幽的星光之间,Stark对窗坐在书桌边,烟雾缭绕中看起来活像个朦胧灰暗的鬼魂。
   屋里昏暗又安静,Steve静静地走过去在沙发边坐下,像他第一次走进这里见他时一样。
   来回摇着的皮椅停了下,Stark注视着他,神情似乎不敢相信他目光等待的地方竟会真出现个人 __他又坐回来了,在时隔这么多年之后。
   “你没去舞会。”沉默了会儿,Steve忍不住问道。
   “你不是也没去吗?”Stark抽着烟反问他,目光含蓄又敏锐。
   “我去了,没看见你。”他一字一句地说。Stark注意到了他精心系好的蓝绒缎子,他没再说话。
   一阵沉默。
   Stark吸了口烟,平静地侧回头望向窗外。“所以你是特意上来找我的喽?”
   “你不该再抽那东西了。”
   “Loki让你来找我的。”
   “是的。”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医生。”
   Steve听他口气冷冷且依旧抽着,默默抿紧了双唇。他盯着他半坠阴暗的脸,那人对着窗外轻吐过烟雾,黯淡的目光早已没有了过去的光彩,唯剩下梦一般的恍惚。
   不知怎么的,看他这般颓丧,Steve全身神经一阵轻颤!他不耐烦地扯掉领结,走上前挡住窗户,拿过他的烟吸了口摁灭。“我说,别再抽了。”
   Stark站起身来看着他,温和地凑向他,表情好似一瞬被驯服。
   Steve摁紧书桌难受地别开目光,不敢看他。“别再抽了…Tony。”
   “然后呢。”
   “我们返航吧。”
   “去哪里?”那人更近地凑向他,声音几分温柔。
   “回加勒比,回猎场…回温暖的地方去。总之,别再抽了…”
   “所以…这就是你来见我的原因吗。”
   Steve回过头来,对方刹那抬手掐住他,鄙夷地凑近他嘴角,温柔地嘲讽了出来。“为了你的Bucky。”
   Stark说罢倾回身,脸上浮现出看透了他的表情。“你早就知道他怕冷的事了,对吧。”
   Steve一时瞪大了眼,说不出话。
   “你还是情愿陪他住,对吗。”Stark收紧目光,咬牙切齿。
   “Tony…”
   “别叫我Tony。”对方一下子拳头摁上桌,溅开一片烟灰。“Steve,你知道吗。你比这玩意儿更残忍!至少抽它让我好过,看见你却没让我一刻好受!”
   Steve也咬紧了牙。“既然你这么想,那你就继续抽吧,抽死也别再让人来找我。”
   “我可没让谁来找你。”
   “那最好不过!”
   Steve转身离开,却被对方一下子抓回了手。Stark冷笑着抓住他,不顾他挣扎。“怎么?医生,这就是你的方式?向全船隐瞒病情的人是你,现在没骗到我又溜?你就这么急着回去陪你的病人啊!呵呵,刚还那么关心我呢,你可真会装,看来我这船长病的再重也比不上一个残废啊!”
   “你的病是你自个儿折腾的,你放开我!”
   “我真该把你扔下海!Steve。”他依旧牢牢不放地抓着他。
   “你放开!你这吸毒吸疯了的疯子!我来船上本来就是为了他!”Steve破口大骂。
   “是的,我是疯子,我这疯子今天就要你们俩滚下我的船!你那么想陪着他,就去海里陪吧!”Stark粗暴地回击他,目光阴沉,痛苦又愠怒。
   两人越说越激动,正吵得不可开交,窗外的海面便传来一阵可怕的怪叫!两人被惊得侧过头去,怪叫声顺着海面而来,恰如一阵阴风吹过黑夜,冷冷地盘旋在船上空。
   门外一阵轻微的骚动。
   Steve看着窗外,摁紧了纸页吹飞的书桌。“那是什么?”
   Stark放开他走上前,走到窗边微眯了眯眼。漆黑的窗外飘起了鹅毛雪,悠长的怪叫自黑夜中一遍遍传来,由低沉到刺耳,最后变成了痛苦的呻吟。
   呻吟声越来越大,非常折磨耳朵。Stark抓过手杖,转身走了出去,Steve紧随其后。两人匆匆下了船楼,只见所有人都被那惊悚的怪叫声吸引到了船边。Thor和Loki,包括红骷髅也在里面。Stark推开众人,同Steve一起挤到船栏边。“那是什么?”
   “不知道。”
   “派个人上桅杆去看看。”
   “是。”一个水手迅速跑了过去。
   怪叫声越来越近,哀怨的声音僵硬又模糊,透着怪异的恐怖,几乎没人听得清那是什么。接着,一片阴影出现在了前方的浓雾里,诡异的叫声消失了,海面刹那死一般的沉寂。人群一阵恐惧,Stark别紧Steve注视着那道阴影,备受威胁地沉下了眼睛。
   不久,所有人都听得那个水手的声音自上空发颤着传来。“是一艘船…正在靠近。”
   

   
   
   
   
   

  
     
   
   

评论(1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