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 浪掷光阴

   Chapter22


   大海能把人逼疯,这话一点儿都不假。
  光华灿烂的午后,云朵消融。辽阔、荒凉又单调的海面呈现出暴风雨屠戮后的病态,在晴朗而寒冷的阳光下泛透出点点冷色,好似一个温顺的婴儿静静地腐烂在墓中,冰白、僵肿。
   一眼望去,昏倦如画的海中央投下一片静立的阴影,拜占庭号斜着身子泊在一汪死气之中,任烈日与海水侵蚀船身,将沉未沉。

   “没有一丝涟漪。”
   灼热的空气逼近额头,Thor扶着肩伤坐在舷墙上,干涸的眼神似梦似醒。

   “一丝风也没有。”
   他向着半倾入海的断桅再次无力地推了推悬垂的缆绳,看着它晃过船外又静止回身侧,顿感喉咙一阵窒息的疼!

   连续七天,船进入无风带,被迫绑着穷头没路的绝望滞向死亡。眼看着甲板的水桶个个渐空,所有人都痛苦浮上心头,为进入那条该死的鬼船 __海之女神号的魔障而感到万分恐怖!她没有成功骗得他们撞沉而死,如今就要逼着他们晒死,渴死。
  
   想到这里,Thor又直了直身子来回望过海面,不停地嗅着风向,转瞬又陷入绝望 __水!到处都是水… 却没有一滴可饮。毒辣的太阳光线灼刺着神经晕眩的痛!因为睡眠很少,他这两天竟像很多水手一样产生幻觉,错将远方的蒙蒙薄雾看成是雨,好几次想跳入海中泅得一片凉荫。
   他的身后,成片的水手躺在露天甲板上流血呻吟,昏昏疯语。他的脚下,白布包裹着死去的水手滑入海中,隔着一层木板黏着船身静静腐烂,好似团团血蚺汨流毒油…… 仅只是一个下午,空气就被浓烈的尸臭浸透!
   Thor忍住呕吐,捂着肩膀费力地吸了口气,回头迫不及待地盼着Steve快快来分水给他。对方一身血污,中午刚从底舱的手术台边抽出身来,正一边检查着伤情一边给大伙儿分发淡水。这两天,医生已然成了全船的头号重要人物,掌握着所有人的生命。船上的每一个人,哪怕是最凶恶的亡命之徒,都在他面前变得微弱和呜咽起来。阳光穿透破烂的帆洒在对方汗涔涔的额上,Thor远远地看着他俯身走过甲板,渴切的眼神就像看到了一个散发着天国光辉的上帝!现在每天的分水已经成了他最期待的事情!
   Steve的身后,Bucky一脸阴郁地提着桶尾随他穿过伤患横侧的甲板。“英国病人”似乎并不渴,Thor注意到他无动于衷的目光时不时停伫向船外,好似下一秒就要丢了桶跳进海里。Thor看得出那是迫切想要逃离的眼神,只是因为Steve而始终压抑。

   等了半天,Bucky手里的桶终于晃到了他的跟前。
   Thor捂着渗血的肩膀跳下舷墙!一下子向他们递出了干瘪的水袋。Steve舀了勺水回递给他,看着他舌尖沾了沾袋嘴缘便将水袋揣回怀里,不禁微微蹙了蹙眉头。“你有伤,需要多喝点。”
   “我知道。”Thor抿着干裂的嘴唇埋下头,小心翼翼地拧紧水袋。
   Steve无奈地垂下了勺子。“又要留给Loki吗?”
   “你们不给他嘛!”Thor抱怨地横了他一眼。
   “是Stark不让给,他差点害死了大家。”
   “所以你们就要逼死他?”
   “难道不是他在逼死我们?”
   “这不是Loki的错。”
   “你是在开玩笑吗!”Steve一下子严厉地斥责回他,回头示意了眼满是血污与呻吟的甲板。
   Thor捏紧水袋不说话。
   Steve无声地叹了口气,片刻沉思后拉过Bucky的桶又舀了勺水给他。“快喝吧。”
   Thor抬头望着他,有点吃惊。
   “快喝吧。”Steve挡过身后的甲板将勺子递向他嘴边,“反正是最后半桶了。”
   “那你呢?”
   “别啰嗦了!快喝!我和Bucky不是很渴。”对方不耐烦地侧开头。
   Thor埋下头吸过勺子,捂过渗血的肩膀小声地嘟哝了句。“谢谢叔…”
   除了万不得已要求他帮忙,Thor从小很少这么叫他。Steve白了他一眼,明白他脸上闪过的痛苦表情。他一手掏出张绵纱质地的白帕递给他,甚是疲惫的目光透出冰冷。“已经浸过酒了,给自个儿的伤口换一下。虽是小伤,但也千万别感染。亏得Loki!货舱炸进了加农炮弹… 船上没有多余的酒精,伤口要是出汗痒,晚上就用咸水擦擦,找Bucky换换帕。Bucky睡眠不是很好,我有让他收着瓶干净的白兰地。”
   “果然老滑。”Thor心想,倾回身瞄了眼Bucky,对方依旧漠然地注视着海面,似乎毫不关心。
   “照顾好自己。”Steve说着离开了,没走两步又顿了顿侧回头来,“还有Loki。”


   Thor牢牢抓着救命的水袋,像小时候一样冲下甲板!一路咳嗽着来到卧舱门口。他呼吸紊乱地等着肩膀的剧痛过去,顿了顿便强打起精神推开了门。
   他想给他一个微笑,Loki却侧躺着背过了身。
   Thor心里一疼,沉着眼垂下了手中的水袋……
   自从那夜死里逃生之后,对方就把自己封闭在了乌沉沉的舱内,再没有说过话,也再没有出过门。
   他一直抵触着他,却从来没有告诉过他这一切是为什么。
   他明明受了伤,流了很多血,Loki却没有给他一丝关心,连个眼神都没有。
   被他的冷漠伤害着,Thor痛苦浮上心头,只得安慰自己这样也好。现在船上很多人心里有恨,处境对他们不利。他能待在舱里避一避,也可免些冲突和危险。就在昨天,还有人对着Thor扬言要宰了Loki喝他的血,索性那人第二天就因伤口感染加入了浮尸之列。Stark同样避在舱内,因苦于烟瘾折磨和颤抖性的酒疯,倒是迟迟没有再作表态。

   见他久久未动,Thor轻着步子走到床边,冲他耳朵摇了摇哗啦啦的水袋。
   Loki没有理他。
   Thor沉默了少许,又痛苦地低下了头。他只得放下水袋转身离开,一晃眼间,一下子看到了床头扑倒的铜花边小相框 __Loki把它摁下了。
   Thor的眼泪如泉水般奔涌了出来。
   “你叫我心里难受。”他声调微弱地说,抬手重新将相框立起来。
   Loki哽了哽喉咙没有说话。
   Thor望着相框上小时候的合照,看着Loki抱他笑的是那么温和,眼里流淌着倾诉不尽的爱意…… 他抬手摸了摸相片上两人紧紧相贴的脸颊,又想到那天在船上Loki看那人的目光,想到他这几天待自己的冷若冰霜,瞬感强烈的伤心涌入心口,仿若那记耳光还在脸颊火辣作痛!
   这两天,不知有多少次,他想问问他,那人到底是谁。可一碰到他抵触的目光,又只得生生将话咽了回去。
   他都不能希求他的体贴,又怎能再希求他的答案。
   Thor想着拆下肩膀的血带,咬紧嘶疼给伤口换上干净的白帕。Loki闻得到他血里夹带的伤痛,却依旧没有侧回身。
   见他铁了心不闻不问,Thor难过地阖上门离开了舱,心像被皮鞭狠狠抽了一顿!


   他捂着肩膀重新回到甲板上,泪水模糊的目光四下环顾了会儿后落到了恶灵骑士身上。对方两腿直挺挺地交叠着坐在绞盘杠边,黑如炭星的骷髅脸沉垂着面向他,显得冷峻而沉静。
   Thor有点钦佩他的处变不惊,总觉得他身上透着股非凡的气质。自从两人小时候第一次相见,对方救了他,那张黑如炭星的骷髅脸便给他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象。
   他同他远远对视了会儿,擦掉眼泪走到那阴森森的骷髅脸前,嗫嚅着开了开口。“谢谢你那天救了我… 第二次。”
   他补充了句,恶灵骑士却只是冷看着他。
   Thor见他抱紧双臂不说话,侧过头出神地盯入他满是灼痕的铁链。“他们说你是驭海者,对吗?”
   恶灵骑士依旧没有说话。
   Thor回神一想他多半是不会开口的,于是失落地捂过肩转身离去,可没走两步竟又意外地得到了他沉冷的回答。
   “这世上有很多人自称驭海者,或称见过驭海者,但真正能驾驭大洋的海皇只有一个。他,并不是我。”
   Thor惊讶地回过头来,只见阳光下泛透着铁光的骷髅脸凝视了会儿自己,离开了。
   Thor呆站着。恍惚一瞬间,他似乎有在那漆黑的眼窝里看到两团深邃的火焰。




   === === ===
   入夜,Thor侧卧在舷墙上,渴得发昏。
   因为缺水,全船渐渐陷入了濒死状态,好似眠入了深深的梦中。午后时甲板上还能听到丝许呻吟,现在连说胡话的人都没有了。
   头顶繁星满缀,好似融了光的蝉翼翩翩飞舞。深广的星夜在清澄的天空中低垂漫延,Thor枕着单臂半陷昏厥,难忘地注视着那颗闪着邃光的北极星,心情像小时候一样乘着光云飞了起来。
   时光恣意流淌过身侧,他幻想着回到那晚Loki抱他看小星星的时候,对方拥他在怀里,脉脉含情的目光与他相随相依。两人指尖一并,跟随飞砸过星夜的流星锤划过长空……

   “就像你一样,对吗?”
   “我不是。你才像那颗星啊,我不就跟着它找到了你吗?”

   Thor想着捏了捏划下长空的手心,一双忧郁海蓝的眼睛像那颗星一样清澈。他回忆着,脸上又流露出儿时甜甜的笑容,憨厚、温存。

   那海浪掷洒的光阴呀
   是上天垂示你我相爱的年华
   朵朵微光浸流岁月
   犹如珍珠般璀漾

   风暴勒困漆夜
   小偷们攀上锚索
   攫走了你蔚蓝的王冠
   用肮脏的匕首逼你沉入汪洋
   
   那些骗子
   那些流氓
   沉钟冷却下诀别
   我伤心欲绝
   淋漓了鲜血随你投葬涡旋

   那海浪掷洒的光阴呀
   我对你灼烈过死亡的焚身之爱
   你是否明白

   那海浪掷洒的光阴呀
   你我灼烈过死亡的焚身之爱
   别人又怎会明白
   …………

   他学着他的样子轻轻地哼唱着,没唱一会儿便难受地侧过头咳了咳。鲜血渗过他沙哑的喉咙,Thor抿了抿干裂的嘴唇回过神来,无奈再度陷入渴痛之中。
   正当这时,一声清亮的鲸叫附和着他的歌声轻唤了声。一晃眼,身侧的海面漾开小小涡流…Thor勉强撑起身来,只见一座“小雪山”搅动着一汪磷光悄悄浮上海面,拱着浅浅的海水滑向船头,在舷侧拉出一道长长的水痕。
   脑海闪过儿时的邂逅,Thor如梦初醒地坐起身,目光追随着滑去的水痕望向前方,些许吃惊。
   不一会儿,船头便传来一声惊呼!好几个水手相继围拢到船栏边,指着海面兴奋地大叫起来!

   “是白鲸!”
   “奶奶的,咱们有救了!”
   “标枪… 快拿标枪来!”有人因激动而结巴,“鹰眼呢… 鹰眼在哪儿?他妈的,快去叫他!”
   “咱们要喝大桶大桶的鲸血咯!哈哈哈!渴死老子了!”
   “真是个古怪的小家伙!你说它怎么不离开?”
   
   很快,鹰眼背着箭极速地跑了过来,身后跟着渴得脸色蜡黄的黑寡妇和Scarlet。
   他抓钩系上箭一下子就朝海中射了出去!Thor还来不及阻止,海面便溅开一轮璀璨的水花!白鲸发出惨痛的叫声 __它被扎中了!
   “不!”Thor急步跑过舷墙大叫起来!
   那只白鲸并没有急于沉入海下,只是惨痛地挣扎哭唤着,在船侧翻腾起大量的水花。鹰眼又两发箭架上弓,正准备朝鲸鱼的眼睛射去,Thor就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肩!
   他跳下舷墙,猛地将他扑倒在了地上!“不!住手!”
   “臭小子!你干什么!”鹰眼挣开他站起身,手里的弓依旧被Thor牢牢钳住。
   “你不可以伤害它!”
   “嫩芽芽儿,你是想找茬儿吗?”人群中不知谁挑衅了声,众人随之目露凶光。Thor四下环顾,明白围拢上来的都是些渴疯了的亡命之徒。
   “你们不可以杀它,我认得这鲸!”Thor又重复了次。
   “那就杀你咯!”几个水手向着他摸出了银闪闪的折刀和匕首。“反正我们也快渴死了…”
   Scarlet一下子走上前挡过Thor,斜着目光横了众人一眼。“想造反了?我看有人比他更值得开血。”
   嗜血女巫开了口,几个人不敢再作声,愤懑地退了回去。
   有个胆子大的不服气!拎了鲸鱼标枪就要朝水面掷去!Thor惊吼起来,只见那人跑过甲板,枪未脱手便一声呜咽栽倒在了地上……
   Scarlet的银匕已经快于他飞了出去。
   “Scarlet!”黑寡妇厉声斥叫起来。
   “谁让他不听我的,再说我也一直渴着呢…”Scarlet卷着酒红发稍斜睨过众人,与他们短暂对峙。“现在有血了,不是渴吗?你们谁要去喝?”
   所有人都害怕地远远退开,不敢再辩。
   Scarlet目光流转过喜悦,侧着身悠闲地走开了 __除了她,没人敢在船上嗜血。没人。

   黑寡妇无奈地看着她离开回舱,抬手摁下了鹰眼举着弓箭的手。“算了吧。”
   “所以你是准备让我们渴死吗!”鹰眼直起身来愤怒地直视向Thor。
   Thor没有说话,跳上舷墙一下子扑进了水中!
   白鲸拼命哭唤,水灵的大尾巴疯狂地拍溅着海面,溅起朵朵碎光,好似吓得失去了理智。
   “好了… 好了,没事了… 我不会伤害你的。”Thor手挡过水花游向它,轻轻抱住了它雪白的额头,安慰地抚摸了下。
   白鲸温顺地眨了眨眼,像个受怕的小婴儿一样轻声呜咽了会儿,翻腾的身子渐渐平静了下来。
   船上的人嘀咕着些许吃惊。鹰眼和黑寡妇走到了船旁。

   Thor抱紧白鲸,轻轻拔掉它鳍上的抓钩,捧过咸水洗了洗它流血的伤口。雪白的大脑袋呜咽着轻唤了声,丰厚的宽唇也蹭了蹭他肩膀渗出的血。两人互舔着伤口很快相认,儿时的邂逅又重新浮上心头 __多年前的那晚,正是这只白鲸受他指星,回了北极。
   那只迷路在汪洋之中,令他念念不忘的小白鲸。
   “我就知道是你!”Thor开心地咯咯笑了出来,轻轻抚摸它圆润的大额头。“那天落海,也是你救的我们,对吗?”
   小白鲸得意地仰了仰脑袋,雪白的水柱伴着婴儿般的喷气声涌过Thor头顶,一脸亲昵。
   “呵呵…”Thor沐浴着水花,来回望过它雪白的脊背和大尾巴,那喷水真是浓极了!
   “没想到你现在都长这么大了诶…”Thor感叹地说,潜入水中比划了下它的身长。小白鲸被他挠得痒痒的,开心地侧了侧雪白的肚皮,翻身划出一道亮晶晶的弧花!

   两人在海里相拥着嬉闹了会儿,银铃似的鲸唤追逐着憨厚的笑声荡过海面,一遍又一遍。
   黑寡妇挽着鹰眼露出吃惊地微笑。“咳咳…想不到这鲸这么灵性,居然真和他认得…咳…”
   “那有什么用,咱们不还是得渴死
吗。”鹰眼消了气,却故意冲着海面说得很大声。
   Thor听见了,回过神望了眼他,又轻拍了拍小白鲸的前额,落下一吻。“所以你是为什么要来这儿呢?”
   小白鲸黏着他意犹未尽地翻了个身。
   “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吗?”Thor又吻了吻它。
   小白鲸轻唤着仰了仰丰唇,似乎十分肯定。
   “你真的是特意来的?你是来救我们的?”
   小白鲸拼命点了点头。
   “真的?哈哈哈!那可真是太好啦!”Thor一下子抱紧了它,又四顾着望了望昏黑死沉的大海。“可是这里没有风呢?我们出不去。”
   小白鲸眨了眨眼,尾巴得意地冲他拍了拍水花。Thor和鹰眼同时望向船后,只见浓浓的三柱高水花喷出船尾… 三只欢快的雪白座头鲸悄然浮出海面。
   众人一阵惊呼!
   三只巨鲸在白鲸的示意下轻轻顶过船尾,转瞬便推着船走了起来!
   鹰眼迅速背过弓箭转身!招了水手便直向舵边奔去。“左舷右舷,各就其位。快快快!”他跑着大叫起来,“转绞车!起锚!把那根断桅砍了!快!”
   甲板一阵慌乱地跑动和兴奋叫喊!

   Thor愣愣地看着黯黑的船影走过身侧,惊讶得说不出话!
   出神之中,小白鲸拱了拱他,Thor回神抱住它凸圆的额头,不知不觉中坐到了它背上。
   两人紧随着船侧滑向前海… 只听一声清亮的鲸叫撕破夜空!水柱喷起。远方闪了下邃光,死而复生的拜占庭号跟着北极星缓缓启航……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