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 浪掷光阴

   Chapter23


   黯淡的邃光扑闪了下,消失了。
   黎明透着顶深的佛青色张开苍穹,东方的鱼肚白吹来清凉的晨风,如文初女人的吻,吮着青幽幽的汪洋泛开一片生动的光芒……
   瞬息之间,巨浪排挞而来。
   沐浴着这个清晨的第一缕微风,拜占庭号上下颠荡着向前冲跳!涤过雪花儿飘飘,如淬火重生般满帆前行!在金澄澄的晨辉下呵出一汪飞溅的白沫 __感谢上帝,它又活过来了。

   “冲吧!起航吧!向前飞吧!欧吼!”

   Thor匍在小白鲸背上张开双臂,追逐着船侧兴奋地大吼起来。眼前的大海壮伟而不病殃,广袤而不荒凉,单调而不令人生厌,是真正的海,活生生的海,每一寸波浪都透着生命跃动的力量。

   远方海鸥拍啸,噗啦啦勾勒出深红一线。Thor身心沉浸在心旷神怡之中,仿觉又回到了儿时的那个早上 __Loki抱他站在舵边,灼灼海水像在身下燃烧,太阳好似一泓幽红的冷火,而他就像只晨风中破火而出的鸟,腾过无尽海面… 俯瞰它,征服它。
   他记得,那天是他第一次爱上大海,也是他第一次爱上了他。
   
   想到这里,Thor舌尖啜饮过冰凉的雪花,翱翔在晨风中醒了醒神。他拍了拍小白鲸的额头,示意它靠船。揉了揉冻麻的双腿之后,Thor抓过舷绳凌空一跃,踏上了拜占庭号的舷门,离开之际不忘倾回身落下一吻。“谢谢你,我的小北极星。”
   小北极星 __这是他给它的名字。

   告别过后,Thor飞快攀上船舷!翻过船栏便一溜烟冲下了甲板。身侧围拢上来的喝彩他统统都没有听见,只记得恶灵骑士似乎有远远向他投来肯定一瞥。
   这让Thor很高兴,同时也期盼着能在另一个人身上得到同样的肯定 __他要立即去见他!告诉他刚刚发生的一切。他会原谅他的!一定会!连恶灵骑士都肯定他了,那人还有什么理由不原谅他呢?
   他飞奔回卧舱,欢快地像只小鸟儿,刚冲过舱廊便一下子气喘吁吁地撞开了门。“Loki!Loki!我们得救了!”
   乌沉沉的舱内一片寂静。
   “Loki?”Thor弓身喘息着,微笑着,满心期待。
   床上的人冷冷侧回了身,那是一个怨毒的眼神。“滚出去。”



   返回新奥尔良的那天,Loki同Thor分了舱。



   Thor愣愣地瞧着被扔弃在舱门口的吊床,捡过它走到露天舵台边,像个迷雾中沉了船的水手,呆呆地坐了一夜。
   海风扯着金发飞入昏茫的夜空,Thor目光茫然地搜寻过一片漆黑的大海,只觉强烈的痛楚渗入指尖,使他低落,让他难受。那晚,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一直等待着,等待着那人会来找他,向他打开紧闭的舱门,领他回家。
   但Loki没有。
   之后的两年,都没有。
   过去的甜蜜似乎就像两人沙滩上并足行走的脚印,罡风一起,不再留下任何痕迹。
   
   不久后,春天又来了。由于此番出海元气大伤,花光了钱的拜占庭号被迫在墨西哥湾停留了下来,一泊就是两年。后桅断损,吃水线下撕裂,被轰得千疮百孔的船像他的船长一样,带着一身的伤陷入了长久的衰弱与颓丧之中。
   对于曾经不可一世的拜占庭号来说,这是它航程生涯中最为潦困不堪的两年。
   对Thor来说,也是他一生中最为难熬的时光。
   他开始孤单着迈向成年,迈过那些“因放走海之女神号而不被他宽恕”的日子。
   这两年,他始终低落。
   
   回来后不久,Thor的生活便彻底变了样。
   因为被欺骗,Stark剥去了Loki的职务,同时念及Thor,又始终没有对他动手。自从回来之后,Loki就把自己整个封闭了起来,离群索居。想一个人整日把自己关在舱内,已同墓中死人没什么两样,Stark眼不见为净,也就默许了废人一个的“阴谋家”留在船上 __这是他们给他的新绰号。Loki、阴谋家,如今他欠着全船所有人的债!只要他敢走出舱门,有所动作,这笔债Stark允许船上的任何一个人向他去讨。
   另一方面,铁船长似乎又越发看重这个救回他船的小子,不到两年,便将Loki的指挥官一职交付给了Thor。这并非什么好差事,Thor很清楚拜占庭号今非昔比,红骷髅的毒势力暗中滋长,船和船长却是病到深处。单靠他一个人撑船,只能说是步步为营,不堪重负。
   尚未成年的指挥官就这么日复一日地领着伤痕累累的海盗船小猎为生,修修又补补,与红骷髅等人在擦枪走火的矛盾中频频周旋…… 以前在船上,Thor除了Loki,其他事都懒得去想。现在在船上,没有了Loki帮衬,他还得掂量着每件事的分寸。稍有闪失,他就得做好流血的准备。Thor不能拒绝Stark,Loki让他没有选择 __他要保护他留在船上,而承受下这一切似乎是他唯一能为他做的。
   尽管早已有了心理准备,这一切的一切还是很快令他感到力不从心。不到半年,Thor便提早迈进成年,学会了酗酒。
   过早的重任给他增添了太多的烦愁!过去花钱如流水,如今水手们都是骂着脏话过日子。仅只是一次小的拆账,他就得在那群下三滥的恶棍中擦破点皮,挥着拳头把嗓子喊疼!
   每每累了一天,深夜难以入眠,Thor都会抱着酒蹲入舱廊的一片阴影之中,守着对面那扇紧闭的舱门瘫坐上一夜,以此求得一丝慰籍。白天他路过他门前,总觉心在隐隐作痛。可一到晚上,只有这样靠着他,哪怕是隔着一扇门,Thor才会觉得安心些。
   和着衣昏昏沉沉地躺在他舱门口,Thor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更像一个孤儿。曾经有多少次,他幻想自己有一天会成为舰长,兑现承诺带他搬去更大更宽敞的舱。如今这一天真的来了,却是不及他为自己敞次门来得宽慰。他怎会想到自己有一天竟会失去他呢?还是以这种不明不白的方式。
   生活变得像装满了迷茫与酸苦的袋子,绑着他渐渐沉陷入痛苦,以致于几乎到了他不能再承受的地步。这种苦不能言的滋味真像回到了小时候湿冷难眠的墓坑!只不过这次这个墓是Loki亲手给他掘的 __他不要再见到他,一眼都不要。
   无数次,Thor想着这一切是为什么,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放走海之女神号是迫不得已,可难道他就要这样记恨他一辈子?
   这么多年,两人风风雨雨走过来…难道他在他心中,还抵不过一艘船的位置…
   说到底,Thor又何尝不想为他找回那艘船。父亲被钉在木桩上哀哀苦唤的样子就像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一天比一天深地盘踞在他心中,啮蚀着他辗转难眠。
   有好几次,他盯着那扇门,想到那个海之女神号上绑了父亲的人,想到Loki看那人的目光,都忍不住攥紧拳头妒火中烧!有次他喝醉了,那是他回来后第一年生日,Thor同鹰眼和Scarlet等人打完牌——现在他已经可以和他们几个坐在同一张牌桌上谈笑风生了——他忍不住跑去那人的舱门口发起了酒疯。
   那晚天下着大雨,他撞开了舱门,见到了许久不见他。对方当时正捏着他儿时的小红毛衣靠在海水扑涨的舱窗口出神,因为长期困于室内,他看起来有些苍白、病态,神情沉溺于平素的阴郁之中。Loki一见他闯进便连忙捏紧毛衣背过了手,神情干脆而疏远。“出去!”
   Thor瞄了眼他藏入身后的毛衣,灌了口酒摇摇晃晃地冲上前抵住他,力士的强硬与孩童般的任性在他紧逐他的目光中交融。
   “你干什么!”Loki想要离开,Thor却侧身挡住了他的去路。
   “放手!”Loki背靠舱窗,一脸愠怒。
   “今天是我生日。”Thor凑近他,凄然地微微一笑。他已经太久没触碰过那双眼睛了,那双他挚爱的眼睛,深邃、幽绿,尽管此刻冷得让人寒心。
   Loki直视着他,没有说话。
   Thor手滑下舱壁,轻轻捏了捏他的臀部将他拉向自己。“我想你。”
   Loki眨了下眼,眼神冰冷而凝固,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Thor像过去一样抚摸起他,温热的手掌搓入他的裤下。“那人也有对你这样吗?”
   “什么?”
   “那个人。”Thor说着苦涩一笑,狠狠掐了他一下,神情一瞬间放射出一道粗野的光芒。“是因为那个人,对吗?”
   没有回答。
   “是不是?”
   “你喝多了。”Loki侧开头避开他凑近的呼吸,脸上一片冷漠。
   Thor顿了顿,停下手倾回了身。
   昏黄的微光中,他看着他背手瘫在窗口,绿眼睛在他读不明白的伤绪中侧垂了下来。
   Thor僵硬的一低头,转身离开,心里是深深的疼痛。
   那夜之后,他没有再去找过他。

   再半年后,Thor搬去厨舱,和厨师长Nick.Fury住在了一起,总算睡得相对踏实了些。
   那一阵子,Thor开始了病态的干活儿,像沙漠中不知去向着奔涌干涸的河流,他试图用没完没了的作业来夜以继日地麻痹自己,逼着思绪从凄切的空虚中抽离出来,不再去想他。酒精烧坏了他的身体,噬人的工作过早磨掉了他的精力,他开始变得像一个饱经风霜的成年男子一样阴沉、暴躁,深深下陷的双眼时常因焦灼而抽搐。很快,在身心交瘁之中,Thor着了凉,患上肺炎病倒了。
   这场重病令他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月,高烧与炎痛反反复复,来了又去,折磨得他不得清醒。半夜他常常浑身汗水湿透,噩梦连连,躺在床上发疯似的胡言乱语。面前时而浮现海之女神号青绿发光的帆影,时而又扭曲着变成父亲沮丧而痛苦的脸。海水在吞没他,血红的触角映着惨亮的白光勒过他脸颊……Thor抓着Steve的手拼命呼喊那人的名字,质问他,痛斥他,求他原谅,直至又痛哭着昏睡过去。
   有一次,Thor烧晕了,迷糊中似乎有听得Steve在同谁吵架。Steve骂得很凶,对方却没怎么说话。那几晚Thor烧得很厉害,但能感觉到有个人来看过他。那人静静地在他床边站了好几夜,是他非常熟悉的身影。因为烧得太沉,Thor只看到了一片影子,没有看清那人的脸,醒来后也不确定是否仅只是他的幻觉。
   一个月后,Thor病好,有了一个惊喜的发现。那就是他留意到Loki有时会在夜深人静时去主舱听绿巨人Bruce弹琴,这也是他时隔一年之后为数不多的走出舱门的几次。Thor不敢去打扰他,只得静静地贴在舱窗口望着里面。蓝幽幽的星光半映过那人昏暗的身影,Thor久久注视着他垂着肩坐在钢琴边,总是眼也舍不得闭地在门外站上一夜。
   后来有几次,Thor目睹到黑寡妇也像他一样站在门外。起初他有些吃惊,过去他一直以为她不曾来过。他看着她像自己一样静静靠在另一头的舱窗边,Bruce轻缓的琴声流淌过舱外女人微湿的脸…… 黑寡妇转身看了眼对面的他,扯过披肩悄悄离开了,淡然的表情没有一句话。
   Thor看着海风中走远的她,突然明白了一切 __有时两个人会分手,也许并不是因为不爱了,只是一颗心已无法再靠近另一颗心,仅此而已。
   黑寡妇靠不近弹琴的人,Thor也靠不近他。
   自此,平静恢复了。Thor开始习惯着去适应不再有他的日子。他稍微戒了酒,不久,平和明朗的阳光重新开始占据他的身心。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中又过了一年。1886年的新年前夕,拜占庭号凑巧在新奥尔良靠岸,Thor下了船,一个人散步到城郊,像小时候一样踩着黄昏去了郊区的橡树园。
   天已渐黑,两旁的洼地银辉粼粼,浇灌着排排树枝向羊肠小道透下清凉的阴影。他漫步着踩过湿凉的苔藓地走向左侧的草坪,这里的乡村烟火会依旧年复一年地举行着,这多少让Thor感到一丝轻快的惬意。
   他走到草坪上坐了会儿,出神地看着几束小烟火在欢乐的人群中旋散白光。一群小孩子牵着气球在他面前欢笑着跑来跑去,身侧的人都是三五成群,今晚似乎只有他是一个人来的。
   草坪上搭建的木质圆台也似乎比他小时候小了许多,不过依旧有很多人相继走到烟火四溅的舞台上献唱。Thor抱着双膝静静地倾听,回想起小时候自己依偎着Loki摇摆萤网的样子,他不禁淡淡微笑了。悠扬的歌声伴着六弦琴荡过晚风吹拂的草坪,Thor出神地听着,任席席往事如走马灯般跃过眼前……最后气氛高涨,举着金橘花环的妙龄少女一如既往走到了台中央。
   Thor站起身,轻轻一跃跳到了台上。
   他接过六弦琴,学着他当年的样子拨了拨颤弦,轻轻吟唱起来,声音低沉又悲伤:

   那海浪掷洒的光阴呀
   是上天垂示你我相爱的年华
   朵朵微光浸流岁月
   犹如珍珠般璀漾

   风暴勒困漆夜
   小偷们攀上锚索
   攫走了你蔚蓝的王冠
   用肮脏的匕首逼你沉入汪洋
   
   那些骗子
   那些流氓
   沉钟冷却下诀别
   我伤心欲绝
   淋漓了鲜血随你投葬涡旋

   那海浪掷洒的光阴呀
   我对你灼烈过死亡的焚身之爱
   你是否明白

   那海浪掷洒的光阴呀
   你我灼烈过死亡的焚身之爱
   别人又怎会明白
   …………

   哀伤的歌声流淌过风吹的橡树林,Thor唱着微阖了阖眼,似乎有看到一个身影站在远方那排橡树的斜枝之下。
   会是他吗…
   Thor放下琴,接过花环跳下台,望着那个远远注视着他的人走去。他眼眶泛湿,轻哽着刚要叫他的名字,便身前一亮,抬手挡过了脸。一大束绚烂的烟花在他头顶刹那绽放!溅落的璀璨光芒刺痛了他泪水模糊的眼。
   人们相继跳起来拥抱彼此,欢呼着吻送祝福!
   烟花逝过漆夜,Thor举着花环再度睁开双眼。只见远处的那人已转身离去,踩着橡枝投下的阴影走远了。
   那晚Thor回到船上,把那个金橘花环放在了他的舱门口。后来直到花环枯萎,Loki也没有去拿。









   


评论(1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