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面具 小短篇.即兴

面具

By 刘东东刘包包


“Asgard衣锦夜行,长夜总是像白昼一样明净和愉快…那时只有我一个人戴着…那玩意儿…你知道的,你们都管它叫什么来着?”他零乱且萎靡不振地说着,以邪神的惯有口吻咧了个嘴角,干涩而极有魅力,仿若正值迷人的青春妙龄。
“面具。”
“对,面具。”他喃喃,阳光灼湿他的双眼,好似在晶莹的雨网中嬉戏。
“要我关上窗户吗?”
“不,我最近习惯了,这挺好。”他望着窗外,恰似在梦里一般,口气又好似责备。

一瞬间,啁咻的阳光又成了永恒的,什么也打不破的沉默。

“邪神。”他低声而含糊地讥笑了声,嘴巴歪向一边,胳膊肘神经质地抽动着,“这是那玩意儿的名字,是的…它还有名字呢。”
“这有什么不好吗。”
“这没什么不好。我自认为我会,我也有资格戴它一辈子,是啊为什么不呢,”他说着摊了摊手,动作的不明朗性和不耐烦像在警告对方自己没有爱发表长篇阔论的毛病。“那很迷人,戴着它我可以和任何人谈笑、做爱。”
“那你这又是为了什么?”
像所有坠入爱河的人会说的那样__ “因为我遇到了那个人。”
他如是说,阳光打湿的目光隐隐地燃起一点微火,好似草木灰下未熄的余烬。
“你能想象在午夜时看到日出吗,该死的,他差不多就是了。我想我那时是鬼迷了心窍,像我这种已经生活并受过生活损害的人不该再有那种热乎劲儿,夜是我的归宿… 夜有倦人的凉意。”
“我不明白。”
他转过头,全身抽搐,恼羞成怒的脸因热烈而变得煞白。“我想和他谈笑!做爱!比任何一刻都想!”

一双眼睛跟着他,沉默。

“那你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吗?”
“我的脸很疼。”
“为什么?”
“我不知道,”他摆一摆手避开头,痛心地冷笑了一下,仿若蓦地触到了内心最深的痛楚。“我每向他走近一步,就觉得脸上勒得透不过气!我以前戴它都没什么感觉……刚开始我还很高兴,因为我很少有乐于摘下它的时候。再走两步时我吓坏了!我抬手去取那鬼玩意儿,却怎么也摘不下来,就像生在了我脸上似的!可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皮肤被撕得很疼,可越是这样我越控制不住想去取。我走到他面前,该死的…那混蛋,我一辈子都没有像那一刻那么…狼狈过。”他越说越激动,只得打住话头,绝望的神情下强迫自己替换掉那词。
“你取下来了吗?”
“没有。”下陷的双眼像泼了冷水一般。是啊,有谁会愿意接受一张血淋淋的脸呢。
“那可会是一张血淋淋的脸。”一个多么冷峻,直白的用语。
“那现在呢?”
他摇摇头,似乎不想再说了。“我每晚会试一下…去取取看。”
这话疲惫不堪,仿若就是苦痛的化身。

沉默让人昏昏然发懵,两颗心痛苦地猛烈跳动。

“所以…你对Thor…你对他什么感觉?”
“我只想摘下会儿面具。”他否认般地打断他,背过的侧脸下微微扬起脖颈。
那是一道道深深浅浅的刀口和抓痕,老天,那些穿构着神经与骨头的血痂… 世上就没有比这更真实的脸了!
空气中传来微微的啜泣声。
“等等,你怎么知道他叫Thor的?”


那晚,Loki看病回来。Thor搂着熟睡的弟弟,喉咙哽得很紧很紧。




Ehd
2016.4.18






发自我的 iPad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