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With you I am born again 为你重生

Chapter3
Merlin在手里扔着那几便士,一路哼着小曲儿蹦跶着向laufeyson庄园外走去,想着下午可以邀Arthur喝杯啤酒他不禁加快了脚步。他望向无数枯枝捧起的明净天空
"laufeyson庄园也不过如此嘛。"他正想着,脚跟突然被枯枝拌了一下,立马摔了个狗吃屎。
 "呵呵"
Merlin揉着脑袋、恍惚间听见哪里传来一阵清亮的低笑声,他快速爬起身来向四处望去,林荫周围的一切隐秘在清晨还未散去的白雾中,除了近处可见的石楠树安静的伫立在这鬼气森森的庄园里就什么也没有了。merlin突然心里打起了寒颤,捂着还没从疼痛中缓过来的膝盖跌跌撞撞地小跑出了庄园,快速跳上马车坐到了Gaius身边。
 "驾。"Gaius收起酒壶,抓起缰绳很快开始往回赶。
  "臭小子,你怎么啦?"Gaius侧过脸去看一脸惊魂未定的merlin。
 "没事儿,摔了一跤。"
 "哈,你看见什么了吗?"
 "没有"
 "你送他们进去了?"
 "嗯"
 沉默了一会儿,小merlin窃窃地开口问到"你说Laufeyson公爵还在吗?"
 "Laufeyson公爵早死了。"
 ".......  那他的鬼魂呢?"
 "哪儿来的什么鬼魂!"
 "那你干嘛不敢送他们进去?!"
  Gaius这次不语了。
  身后的城堡渐远了,不一会儿老家伙又掏出酒来自顾自喝起来。
Merlin转过身望了眼,又转过头来问到"你说他们会没事吗?还是像以前那些搬来的人一样?"
 "他们在那里撑不了一个月。"
 "为什么?"
 "他不会让他们撑得过一个月的。"


+++

  天色已渐晚,Thor吃过晚饭后,起身走到门口,一只脚轻轻扫了扫台阶上的枯叶和灰土,靠着门廊边的雕花柱子坐了下来。他没有办法再听Amma太太在屋子里时不时的尖叫和咆哮了。
  自打早上这位老太太打开门看见钉在门框上那用兽皮血淋淋刻下的KEEP OUT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办法平静下来了。水龙头咕噜着喷出黄渍渍的污水她要尖叫一下,楼道边的木板被她肥胖的体重踩的翘了起来她也要诅咒半天,她竭力想劝Thor回去,离开这鬼地方,甚至离开英国回法国去和他母亲待在一起,坦白说这半年多来她从来就没有喜欢过这个阴阴冷冷的国家,Heimdall提醒她要尊重少爷的意思,何况他们才刚到呢。Thor想送她回去,可以适时再随便召两个别的佣人来代替,他也不想Amma在这里跟着受苦。可这位矫情的胖老太太又舍不得她的丈夫和她这如亲生儿般从小带到大的小心肝,何况她还带着夫人的嘱托哩,她深信只有她才能照顾好夫人的宝贝儿子!于是现在她只有无奈地留下来,一边闷头收拾这该死的鬼宅的一切!一边骂骂咧咧地拿Heimdall出气。
  Thor倒是对这屋子里的一切还挺满意的,房子里除了没遮白布套的地方多了些灰尘,墙上的部分壁纸因受潮变色或自然剥落了之外,一切看起来都挺完美,从餐厅嵌了皮垫的四脚高椅到卧室门上的雕花门把手他都挺喜欢的,钢琴室里甚至还有一架颇具韵味的Broadwood三角钢琴,这让Thor感到分外欣喜。看来一波又一波的前任房主多少还是为这房子留下了不少东西嘛。毕竟他们中有些人连命都留在这里了,留下些随身赠品也是常理之事。要说Thor对这房子里发生的些许悲剧完全不在乎那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发生了早上开门时的那一幕,他多少是有些在乎的,更多的是疑惑。但他并不相信诅咒之说,鬼神之事,终究缈缈。他也算是目睹过死亡的人了,若这世间真有鬼魂,他想着不禁觉得一阵哽塞,他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孤独,悲伤了吧。
Thor坐在石阶上,对着夕阳缓缓摸出自己的相片盒打开,照片上的Jane一头漂亮的卷发,笑的灿烂如花。他把相片盒轻轻放在身侧,点燃了根雪茄,对着天边枯枝上挂落的晚霞吞云吐雾。烟雾缭绕中望着紫红的云黛,他没有喝酒,却感觉到自己已经醉了。
 想着新家和那个喧闹的世界还隔着天寒地冻的荒原,隔着一个恍如隔世的小镇,隔着穿越一望无际田野的长长火车线,他感觉到长久以来前所未有的安心。他不想离开英国__他Jane相遇相知的地方。 但他也不想留在伦敦,那个充满了各种是是非非,对他从印度回来后的种种四溢流言的城市。他更不想回法国,在法国上流社会如鱼得水的父亲Odin认为他这个不争气的逆子今日的一切下场纯粹就是自作自受。母亲Frigga虽然对于他擅自和一个英国乡村出身的中产阶级女教师订婚没多说什么,但觉得他随之抛下一切和体内有着狂热传教因子的Jane跑去印度瞎胡闹也太荒唐了。用她的话来说,简而言之就是一向乖巧的儿子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犯了大多数男人在走向成年中都会犯的一点小错误。好在Thor平安回来了,Frigga并没有多在乎那个素未谋面就死在印度的女人,但看见儿子憔悴不堪的样子却也十分心疼,他允许Thor暂时留在英国,并坚持派了Heimdall和Amma来照料他,但他半年后匆忙拍下Laufeyson庄园并迅速搬到那鸟不拉屎的地方是她万万没有料到的,让她些许生气,也感觉离儿子更远了。而这些,Thor都知道,但他并不在意。从印度回来之后,他不但没有萌生要回到过去富家公子花天酒地生活的一丝愿望,反而彻底认定那个物欲横流的世界已经彻底不属于他了。也许,Jane真的改变了自己,哪怕她已经死了。
 "我们在这里会很好的,不是吗Jane"他掐灭了烟头,最后自言自语到。
    奔波了一天的他在Amma的指引下躺到他卧室的床上昏昏沉沉的睡去,壁炉里树枝燃烧不时蹦出的劈劈啪啪声和Amma添柴后念念叨叨关上门离去的脚步声在他脑海里渐渐浑浊起来。他睡着了。睡得既甜又死。
 安静的不知过了多久,脑后勺传来一阵一阵的疼痛,他感觉到有人在拿冰雹砸他。"啊!"这一下真是痛死了!他趴在床上下意识的扯过被角去遮后脑勺,难过的勉强从沉沉的睡意中扯开眼皮。迷迷糊糊的,他看见卧室边的橡木五斗柜上坐了一个人,他感觉眼角突然升起了一团火光一样,一切都变的明晰了。那人看起来纤瘦而修长,坐在柜子上拢拉着一条腿,只穿着一件微长的白衬衫,刚好遮到他的大腿根部,露出皙白光亮的腿肚子。从冻的粉红色的膝盖一路下垂的雪白线条看起来匀称又优美,散发着幽幽的光晕。一缕乌黑的短头发随意地从精致的眉骨滑下,那人抿着嘴唇,微微扬起下巴,绿宝石般的深邃双眼正用一种恶狠狠的,无比排斥,厌恶又充斥着些许正要燃起的愤怒的眼光打量着他。仿佛那柜子上看似漫不经心的人随时都可以跳下来要了他的命。眼角的火光渐渐又暗淡了下去,Thor同样盯着他,没有任何反应,强烈的睡意让他再度闭上了双眼。
"该死的,哪儿来的不男不女的人。"他含糊着,几乎没有意识到困意与身体本能跃跃燃起的欲望的斗争。
  大脑又恢复了安静。大概又过了几分钟,或者是十几分钟?他脑中的意识仿佛突然清醒了似的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他猛的真开双眼,突然明白过来了自己是在哪里,他瞪着眼瞧着那柜子一处,什么也没有啊。柜子上放着的蜡烛已经快要燃完了,壁炉里的火只剩下红彤彤的火星子在灰烬中跳跃。他虚了口气,爬起来披上睡袍,在他穿衣的那瞬间,他感觉有目光锁定在他的腰身上,不管是不是幻觉,他还是爬起来托着烛灯把屋子里略略检查了一遍,真的什么也没有。
 是啊,怎么可能有人嘛!但他还是对自己的幻觉感到有些不适,后颈也大概因疲惫而感到疼痛、也是,他这个大病初愈的人可是在火车加汽车加马车上就着硬邦邦的座椅困了两天呢。
Thor觉得口干舌燥,便托着灯下楼去。楼下亮着火光,Heimdall还在壁炉前拨弄着炉火烧的旺旺的。
 "Heim"Thor慢吞吞地走下楼来。
"哦,少爷,你醒了。"
"我口渴,下来看看。"
"Amma就知道你会想喝水,让我看着点儿,晚些去睡,还有那么多行李,咱们还是第一天来这儿呢。"Heimdall边起身边去提壁炉上坐着的水壶。
Thor偎着火炉也坐下来,热腾腾的液体流入他干燥的喉咙,一下子温暖了他的胃。他端着杯子望着火炉出了神。
"少爷,你饿吗,Amma还给你留了点培根,要不要我去端?"
 "不,Heim,谢谢。"Thor继续往干燥的喉咙里灌着水。
"明天按约好的,那车夫会带那小鬼过来,Amma打算去镇上订购点儿东西,我也要去给房产经纪人和你母亲拍两封电报,交待我们到了还有后续安顿下来的一些事情。你一个人留下来没问题吧?剩下的行李等我们回来会收拾好的。"
"嗯、没问题、你们去吧。"Thor一动不动,继续盯着炉火。
"早上那门上钉的东西,我想应该是当地人的恶作剧,需要我通知镇上的警察谈下吗"
"嗯没出什么事,就暂时不用了吧。"Thor并不想刚来就在这小镇上弄出什么人心惶惶的事。
"好"
一阵沉默。
 "我们打算在镇上再买辆马车,简陋些没关系,暂时在这园子里能用着就行。"
 "嗯,好的。"
 "少爷?"
"嗯?"
 "你是真打算在这里长久的待下去吗?"
 "怎么你不喜欢这里吗?"Thor明知故问,除了他哪个正常点的人会喜欢这里啊。
"不是。少爷留下来我自然会留下来。只是问问。"这位忠实又耐心的老仆人继续拨弄着火堆,添了些枯枝。
又一阵沉默。
"Heim"Thor突然把脸从火炉边转过来,嘴角勾起一抹暖心的微笑"谢谢你,还有Amma。"
"嗯"
 "早点睡吧。"他站起身来,放下杯子准备上楼。
 "Amma在卧室的柜子里给你备了些蜡烛,少爷可以自己换,需要再给你生点火吗?"
 "嗯不用了。"
真是无微不至。Thor心里泛起些许感动,他从抽屉里重新抽出一根棒粗的蜡烛点燃,放到柜子上。
 他正要上床的一刹那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又转过身来,心口莫名颤动了一下,烛光映照下 墙上的壁毯上 一身绿色天鹅绒包裹的男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脸。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