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With you I am born again 为你重生

Chapter4

Thor在门口扔掉手杖和大衣,像个疯子一样往他曾经的房间冲去。不知是绝望还是希望驱使他一定要再试一次。

他来到熟悉的卧室,颤抖的脚步被墙上烧焦了大半的壁毯拉近,他望着壁毯上那张还没有完全被火吞噬的脸,那双绿宝石一样闪耀在冰冷的月光下的双眼,Thor感觉自己站不住了,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自己重新拉回到此时此地。他上前推翻柜子,把墙上的壁毯一把扯下来,露出壁毯后的小门,难以自控的泪水顺着他的脸哗的一下滑落了。

他真希望此刻这门能再次被推开,里面那人能再次摩挲着嘴唇神采奕奕的从月光下潜到他面前。他垂下头,卷起残破不堪的壁毯,皱了皱眉头硬是把刻骨的回忆生生压了下去。

Thor踉踉跄跄的爬上城堡最高的塔楼,月亮在漆黑的云层中隐去了自己后半夜的身影,天空开始飘起了雨雪。Thor手持壁毯,毫不犹豫地爬上了塔楼的窗台,他一动不动的不知站了多久,仔细倾听着周围的一切,寒风将冰凉的雨雪打在他的胸口,除了风吹过荒原的呼呼声,什么也没有。冰冷的雨像剑一样射向脚底的黑暗,摔下去,便是粉身碎骨。

"骗子。"Thor紧闭上了双眼。

"你不是说过只要庄园在我还在你就永远不会离开吗。"

依旧什么也没有。

他蓦然一动,向前倾了倾,准备松开他的双手。

"Thor"身后一个遥远清澈的声音响起。


+++

"Thor先生"

"Thor先生!"

门口想起了砰砰的敲门声,Heimdall理了理自己的领结去开门。只见两个少年一脸歪嘴笑着站在门口,紧张的捏着手里的帽子。

"哈!小鬼头们这么早啊!"Thor放下咖啡,笑呵呵地走上前去揉了揉Merlin和Arthur毛茸茸的头毛。

"Gaius的马车在外面,让我们进来接你们。"

"那老家伙还是不肯进来吗?!"Amma太太一边收拾着桌上的盘子一边骂骂咧咧地说到。

Thor把桌上乘有葡萄干小圆面包和坚果的小桶递给他们,两个小家伙欣喜的一手一个抓还拼命的往嘴巴和衣兜里塞,Thor叉着腰看着他俩满嘴面包支支吾吾连声道谢的可爱模样儿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

Amma收拾好一切走上前去敲了敲merlin和Arthur的后脑勺,催促着Heim该走啦。

"那我们走了,天黑前会赶回来的。"Heimdall终于抚平了他皱巴巴的领结。

"中午我给你留了火腿和燕麦饼。"Amma太太走上前去吻了吻Thor。

Thor目送着他们消失在庄园的林荫路上,他回到房间换上干净的衬衫和绒外套。只要他在这房间里,他的目光就没有办法离开那柜子后壁毯上画着的美人。画像上的男人比昨晚烛光下看起来还好看。绿丝绒下探出雪白的脖颈与比女人还精致的五官。眉心一路下来勾勒出笔挺的鼻梁,和着微微上扬的薄唇略显冰冷与傲慢,那双摄魄人心的绿宝石却诉说着他与生俱来的高贵。他会是谁呢?Laufeyson公爵?可在伦敦时Thor听大家都传言公爵生前丑陋淫恶,不仅是个驼背加双腿残废,还长了一张一瞥一笑都让人深恶痛绝的脸,他会长这么好看?众人都认定这被诅咒的庄园就是他生前修来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的。难道说是他虏获的情人?

情人。

Thor一边穿衣一边盯着那画像,情人,他反复咬着这个词,觉得胸口莫名燥热。他强迫自己迅速穿好衣服不去盯着那画像上的美男子傻瞧,他从抽屉里抽出一大串钥匙,关上门离开了房间。

壁毯如打了个冷颤般抖动了一下。

Thor觉得无所事事,他想着不如利用今天先好好参观一下这城堡,昨天来了三个人都忙着打理出几间卧室和基本行李,Thor觉得都还没有好好看看这房子的别处。

其实后来的历任房主也基本就只用他们现在所在的那几间屋子,人还没住热就或是离去或是死去,有两个还莫名的失踪了。整个庄园实在太大,Thor早就从房产经纪人那里了解到这里大大小小大概有103间屋子的样子。

Thor从他所在的二楼开始一路往上走。每一楼的大厅室几乎都有锁门,厅室后空旷的走廊边一扇扇门连接着一个个空寂的卧房。Thor在灰尘厚积的走廊上晃着,偶尔推开一两扇门进去看看,里面空空的全是灰尘,什么也没有。Laufeyson公爵该是有多自恋和有钱才会跑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修这么个大房子一个人住啊!据说他生前,上流社会凡是有点自尊自爱的人都绝不会同他交往,他堕落又卑鄙,不分昼夜地同妓女,杀人犯,最肮脏下流的小人搅混在一起。世人若沾上他坏名声和噩运便尾随而至。尽管他晚年搬到这里隐居后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关于他的不好传闻却从未停止甚至在他死后也没有。人们都说是他穷凶极恶的欲望诅咒了这所房子。Thor想象着这位传的神乎其神的公爵生前在这所房子里生活的种种情景,那是如德古拉一般残暴的统治还是一切都非流言所述般安静祥和。

他顺着走廊和石头旋梯拐来拐去,他有点想下去了,但却又不知怎么的感觉在绕着这几层楼打圈,他想往下走,但觉得怎么走都不像来时的路,有些不知名的下楼小道意外的加上了铁栏栅,而开锁的钥匙却不在他手上。该死的!真诡异!这房子难道会动!

他有些急躁,但并没有因为迷路在空旷的大小走廊而有多害怕。最终他只好又顺着一段石梯爬上了五楼。出乎意料的,这里明显比其它楼层一派脏兮兮的棺材样洁净多了。靠向尽头的一个房间虚掩着,门把手看起来都非常干净,Thor心里既奇怪又有些许紧张,他好奇的推门进去,瞬间抑制不住的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微的赞叹。这是一间非常大而且非常优雅华美的书房。暗红色的橡木护墙板一直镶得快到了天花板,配上描了暗纹的镀金画镜线显出主人卓越的品味。阳光穿透嵌着铅条的长格玻璃窗照在一排排装桢精美的书上,Thor环绕着屋子踱步,天花板上雕饰有一圈圈突起的灰色海浪,使整个屋子显得格外优美又惬意。屋子中间,淡灰色的毡毯上还摆放着一架Thor叫不出牌子的橄榄色三角钢琴,上面还架着琴谱,Thor看了看,是肖邦的<即于幻想曲>。

Thor觉得非常困惑,一切的一切都证明这里有人,不只自己。

咔!

后面有人打了个响指。Thor的乐谱一下子从手里吓掉了,他猛的转过身来,目瞪口呆。

一个清瘦的年轻男子依靠在门边看着他。他皮肤白皙,白衬衫的袖子高高挽起露出粉红的胳膊肘,长长的双腿隐于灰黑色亚麻裤下。那向后梳的平整的齐耳黑色短发,英俊的脸部轮廓,精致的五官,绿宝石一样的双眼,分明就是昨晚出现在Thor幻觉中那壁毯上的男子!

Thor使劲眨了眨双眼,惊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真的惊呆呆了!

那男子同样靠着门死盯着他,眼里是Thor猜不出的复杂神情,微微翘起的薄下唇又显出了他的漫不经心。

"Hi"半晌那男子先开了口。声音轻柔的如微风般抚过Thor的面颊。

Thor还是呆呆地一动不动。

直到那男子换了个姿势,交叉起双臂,Thor才从他的动作中缓过神来。"你...你是...你是活人?"Thor半开了口

那人轻蔑地看了他一眼,"我我我,我是活人。"

"可你?!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家里?!"

"谁说这是你家了。"

他走到一旁的书架上抚弄起书"况且现在不是你自己找来的么。"他的声音冰凉凉的,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好像Thor才是那个闯进他家扰乱了他的人。

"可是..."Thor开口,那男子回过头来望着他。

"你真的是活人么?"

男子没有回答,朝他走过来,走到他眼前,隔着一个巴掌的距离用目光静静地贴着他。然后默不作声的蹲下来捡起了乐谱。Thor心口翻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紧张又羞涩,他像个少女一样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

那男子站起来,好像看穿了Thor一样,似乎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微乎其微。黑发男子用纤细的手指挠了挠耳根的头发,盯着他转到Thor身后的钢琴放下琴谱。

Thor怔怔地跟着转过身来。

男子一手撑着钢琴看着Thor,清澈的绿眼睛里印着Thor傻呆呆的脸。然后他噗嗤一声笑了,笑的很轻,Thor觉得那笑容美的能融化世间一切的冰雪。

"我叫Loki。"他开口到。

那几个字如珠落玉盘,让Thor一下子放松了他绷紧的身心,奇妙地,紧张与恐惧一下子消散了。

"我叫..."

"Thor,我知道。"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