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 血色入侵 Let the Right one in

Chapter5

   灰霾霾的寒空时断时续地飘洒着毛毛细雨,让这个阴郁的清晨显得格外漫长。Loki偎坐在尚有余烬的篝火边,裹了裹身上沾满凝血和枯叶渣的狼皮。透过头顶锯齿状的树冠望向灰白而低沉的云雾,偶而可以看到一两只乌鸦和白嘴鸦哀嚎着飞过。它们刚从那个硝烟弥漫的战场逃离,羽毛上还带着令人窒息的灰烬。从它们长途跋涉后疲惫的沙啼中,Loki可以感觉到他们离君士坦丁堡已经越来越远了。
   他拨了拨快要熄灭的火堆望向趴在一旁的金色大狼,对方只是郁郁寡欢地蜷在那里,望着噼啪跳燃的火星子微微眨了眨眼睛。他已经跟着这个救自己于水火之中的猛兽走了三天了,而在第一天晚上,Loki就得知了Thor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也不是一头普通的狼。
   Loki没有听说过狼人,坦白说他的记忆里除了奴隶主的皮鞭和冰冷带血的铁条就再也没有过别的。但对这个凶残与冷漠可能都将胜于前两者一千倍的怪物,他没有表现出丝毫的诧异和紧张。两人看对方的眼光都一样 __冷淡中带着微妙的被吸引。谁都不知道这种磁场是怎么来的,但它确实牵引着他们共同跋涉,漫无目的的游荡。没有抛弃,没有逃离,古怪而沉默地呆在一起。
   Loki发现这头怪家伙很少恢复成人形,但只有Thor知道这都是因为Loki __恢复成人形就意味着要和他说话。他不是不想和Loki说话,恰恰相反,他很在乎和这个人类将要说的每一句话。他为此感到困惑,纠结,更害怕打破沉默反而会使这个孩子离开自己。
   眼前的这个人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他脆弱又刚毅,完全不似别的奴隶。冷静而不堪一击的体内承载的是Thor在强大的同类身上也没有见过的东西__他不屈服于自己的身份,不屈服于生存,甚至也不会屈服于死亡。他身上有着Thor怯于认可又无法抗拒的吸引点,这也是他情不自禁救他于急流之下的原因。

   他正出神地望着快要燃尽的火堆思考着这个让他困惑无比的人类,一双脏兮兮的脚丫子便悄无声息地落入了他沉静的目光。他眨了眨眼睛低咽着抬起头来,只见Loki已经踩着温暖的火灰站到了他面前。
   “我有些口渴。”他拉紧身上披着的狼皮抿了抿自己干裂的嘴唇。
   Thor望了眼四周沉睡在干枯之中的灌木林,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慢慢地站起身来离开,又转身望了眼Loki,对方心领神会地跟了过来。
   两人一前一后地往山下的河谷走去。Thor不时地回过头来等他,身后瘦小的身躯扯着比整个身子还大的狼皮跌跌撞撞地跟着他往山下滑。一个不小心,Loki整个人都如缠如蛛网般跌进了荆棘丛里。
   Thor无奈地跑回来,咬着他磨烂的麻衫领把他拖了出来。两人呆呆地对视了一会儿,金狼雄壮的背便在他身边弯成了柔软的弧度。
   Loki犹犹豫豫地在他无声的暗示中爬坐上了他的脊梁骨。冰凉的小手圈进他温暖的脖子,侧着脸贴入了他的背怀之中。双方清醒地感受着这种前所未有的亲近,在Loki渐入平静的心跳中,Thor却感觉到了内心血液流过心脏的湍急。

   他快速站起身来,驮着背上抱紧自己的Loki一路狂奔下山,小心翼翼地绕过潮气凝滞的松土,稳稳地将他放到了一片平整干燥的鹅卵石滩上。  
   Loki踩着鹅卵石在Thor的尾随下走入浅浅的河中。冰透的溪水漫过脚丫,他俯下身来捧起一汪清泉灌入口里,沁人心脾的清甜顿时顺着他干灼的喉咙凉化了他渴的受不了的胃。
   饮过水之后,Thor看着他卷起皮鞭抽烂的裤脚,大片触目惊心的伤口便一下子开裂在了皱起的蓝眸之中。皮开肉绽后的感染让整个小腿变得又肿又痛,Loki习惯性地往溃烂的皮肤上淋着冰凉的溪水以麻痹细菌侵蚀的烧疼。这时,一团如水草般荡漾的金毛轻轻按上了他的脚背,Thor凑上来用舌头绵绵扫过他的伤口,火烧火燎的剧痛瞬间疼得Loki无措地“呲”了一声。
   他诧异地望着脚边的狼抓着自己因疼痛颤栗的脚一遍遍为他舔舐红肿的伤,吮吸下因感染淤积的浓。Loki强忍着灼痛望着他,尾随着困惑而至的是前所未有的温暖。
   他抬起湿漉漉的手试探性地抚摸上金狼温厚的脸颊。Thor在微凉的触碰中一下子仰起头来,湿润的绿眸便乘虚没入了蓝湾。Loki吻了吻他。
   清凉的吻刹那荡过狼脯下砰砰直跳的心!吻里尝到的除了感激,还有一些更为深浓的东西。Thor说不清那是什么,也不知道吻间所回馈的,同他刚才为他舔舐伤口所付出的是一样的。俗称为爱__他以为只有人类有,自己没有也不需要人给的东西。
   当一颗心埋入爱种之后,自然就会开出千丝万缕的感情。只是这时的Thor不会明白这个吻带来的非凡意义 __他曾经所鄙视的,所嫉妒的,所困惑不解的,都将在无限的时间河流中随同这个同他一样迷茫的孩子去经历。



   一回到岸上,两人就一前一后地踩着碎石滩向河谷之下的小村庄走去。Thor知道他的伤口要彻底恢复还是需要酒精来消毒。他已经没有酒了,也没有可以供他养伤的药物或食物。只有人类才能真正帮到人类,尽管他内心深处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他有一种冲动,一种把Loki只留在他一个人身边的冲动。他渴望占有他,将这个莫名闯入内心的人彻底拉入自己的世界,而其余的一切都该被排斥在这个二人世界之外,并且是排斥在绝对的敌对面。
   Loki什么也没有说,也什么也没有问,只是默默地跟着他走着,紧随的湿泥足迹间满是深深的信赖。

   毛毛细雨渐入滂沱,在二人走到村口时很快就变成了瓢泼大雨倾泻下来。Thor很自然地褪回了人形,他回过头来将裹紧狼皮的Loki横抱入怀中,避免他的伤口粘到泥浆四溅的地面。Loki偎在温暖的狼皮里搂紧了他的脖子,他喜欢这样尽可能贴着他的感觉,如同他第一次在夜空中抱起他时一样,温暖美妙而无所畏惧。

   Thor警惕地抱着他走进村子。大雨冲洗过眼前鲜血混杂着碎片的地面,两旁的断壁残垣在雨瀑中勾勒成厚厚的斜纹雨墙,泥院后敞开的门中可以看见若现若现的狰狞尸身 __这里已经被战火洗劫过了。Thor感到些许失望,这些混蛋如嗜血的虫子般,每踏过一个地方都会把一切洗劫得一干二净。他们可能找不到急需要的东西。
   正当他为嗅了好几处地方都一无所获而苦恼时,不远处的酒馆里传来了女人声嘶力竭的哭泣。撕心裂肺的哭叫越来越近,他寻声走到了酒馆门口,才发现原来是几个还没有完全撤走的士兵在奸污两个抓来的少女。
   他们淫荡地煮着酒围在火炉边,轮流欣赏自己的同伴将两个满面血泪的少女压在桌上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以此打发雨停前的无聊时间。
     
   “你他妈是谁?”靠门边的士兵从亢奋中回过神来呵叫住了欲走进的他,却被Thor一脚以巨大的力道踹了回去!猛撞在火炉后的墙上喷出一口鲜血,五脏俱碎。
   火边的几个人一看见这情况,都瞬间抓起甲胄,从火堆里抽出剑向他迎了上来。
   Thor轻轻地把Loki放下,又冷冷地转过身去。钢针般凸起的獠爪已闪电般的速度划开几个冲上来的人的脖子直刺入桌边少女身上趴着的禽兽胸口!他冷冷地把他们叉在獠爪中提了起来,猛地向后甩去,被穿透的尸体撞裂在灰白的墙面溅起一片猩红的血花。
   两个少女赶紧捂着赤裸的上身尖叫着滑下桌,刚想逃离Thor就扣住了她们的脖颈。他望了眼被尸体打翻的煮酒壶和空空如也的酒柜分外焦躁地看向她们,“吃的在哪里?药和酒在哪里?”
   少女们分外害怕地摇了摇头,在他手里如发疯的毛虫般扭动和尖叫起来。Thor却一下子着急上火,卡住她们后颈的手瞬间因愤怒收紧了力道!直接不耐烦地把她们按在桌上咆哮起来,“告诉我在哪里!”
   Loki望着他暴怒又厌恶的表情赶紧在后面拉住了他,“Thor,你放开她们。”
   Thor不顾他的劝阻把她们往死里按得更紧了,“在哪里!”
   “Thor!”
   两个少女在他毫不留情地往死里逼问中很快断了气,被活活掐死在桌上停止了挣扎。
    “该死的!”Thor无比厌恶地收回自己獠爪擦了擦,看了一眼被扫光的四周就转身去拉Loki,“我们走吧。”
   谁知Loki却一下子扔掉裹着的狼皮,硬生生拍开了他的手。Thor愣愣地看着他,对方却只是愤怒又冰冷地望了他一眼,转身就冲进了雨里。

   Thor追着他出去。Loki冷冷地踏着满地的泥浆一路淋着快走出村子,任凭Thor怎么叫他都不肯回头。他哆哆嗦嗦地捂着淋透的双臂来到村外,在快走入灌木林时终于停了下来。他回过头来望着跟上自己的人,对方已经重新褪回了狼形。
   他望着眼前这头不知所措着靠近的湿狼退了一步,冰冷的注视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拒绝。
   湿透的金狼睁着蓝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他,对方湿绿的眸子里却尽是冷漠与无情。
   “你到底在怕什么。”Loki目不转睛地望着褪成狼身的他开了口,“怕承认你也是一个人?还是觉得不说话就能解决一切了?”
   Thor望着他,闪烁的蓝眸涌起一丝吃惊。
   “你救我那天,也是像今天这样,杀了那群和我一样被抓的奴隶吗?”
   Thor垂下眼没有回答。
   “你为什么要杀他们,你明明看到他们都遭受了什么。”Loki追逐上他回避的目光,“我刚才看到了你看她们的眼神。你既然这么厌恶,瞧不起这种人,当初又何苦救我。”
   Thor依旧没有回答。
   “所以,你内心…也是这么看我的吗。”
   “不!”Thor一下子褪回了人形猛地转过头来,“你和他们不一样。”
   “我和他们是一样的!”Loki扬起头迎上了他的目光,“Thor,不是任何人都有那个勇气为了挣脱命运去付出一切。他们和我一样渴望自由,和我一样不想被糟蹋!只是我愿意为争取这种希望拿命去拼!我只是想活下去,自由地活下去,没有你想的那么特别。如果那天我们没有相遇,我也一样就死在河里了!”
   Thor一下子冲上前抱住了他!“不要说了!”
   Loki冰凉的泪水顺着大雨滑入他的胸口,“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你这样,我也会瞧不起自己的。”



   天色渐黑,篝火的橘红色火苗颤动着,灰褐的烟圈和着枯枝噼啪作响的燃烧声盘旋着袭向星空。Loki侧卷在火堆边,看着Thor用枯枝搅动着火架上头盔里煮烂的鱼骨和草药,淋雨和感染让他开始昏昏沉沉地烧起来。
   Thor将头盔抱下火架冷却稍许后便端到了他面前来,轻轻地将他扶在怀里,把头盔凑入了他嘴边,“小心,有点烫。”
   温烫的液体流入喉咙,Loki口渴地捧紧了手里的头盔。待他昏沉的神情在进食中苏醒些许后,Thor转身去添枯柴,却被Loki一下子拉住了手臂。
   Loki丢掉手里的头盔,一下子跨坐在他怀里紧紧抱住了他,“不要离开。”
   Thor安慰地搂住了全身烧烫的他,“我没说要走。”
   Loki从他怀里抽出来,发烧中汗水冰湿的小手捧紧了他的脸颊。他晕乎乎地望着眼前的这头野兽,褪成人形的他在紫铜火光的映照下显得温和而俊朗。Loki望着这个待他如此好的男人突然在病痛中感到前所未有的软弱,眼前人的脸如暖流般流进他冰冷的心里,被温暖融化的眼泪顺着烧红的眼角簌簌地滑落下来。
   Thor拭去他的泪水不解地望着他,“你怎么了?还是很不舒服吗?”
   Loki哭着摇了摇头,难过地捧紧了他的脸,怯怯地在他怀里放低了声音。“就在今天之前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在救我。Thor,这两天我想过无数次离开你。可是我…我甚至害怕你会不会抛弃我。”
   Thor似懂非懂地望着他,微妙而暧昧的话随着Loki颤动的眼泪涌入他的内心。让他心痛,又让他莫名的激动不安。火光微照的汗湿小脸贴凑上他的蓝眸,Thor随着他追逐自己的吻渐渐垂下了双眼。他搂紧他,感觉自己对这个孩子动了心。
   Loki一边温柔地吻着他,一边主动解开了自己汗涔涔的麻衫。Thor却一下子从湿黏的吻中清醒过来按住了他的手!
   Thor望着他,Loki的目光在他的注视下瞬间涌动起受伤般的不安。
   “你几岁了?”Thor逃开他再度凑上来的吻,把他的手温暖的抓在怀里,尽量放轻了声音。
   “十七”
   Thor打量了眼他比同龄稚嫩很多的瘦小身躯,微微拉开了些两人紧贴的燥热距离。
   Loki不安地向他倾过身来,“我可以。这也是我…我唯一可以回报你的。”
   “不Loki。”Thor淡淡地摇了摇头。
   Loki害怕了,“那你…你不喜欢我吗。”
   Thor安抚地搂紧了坐在怀里的他,“我当然喜欢你。”他说着一下子把他反压在了怀下的干草堆里,褪成狼形半圈住了他,“睡吧Loki,你太累了。我不会抛下你的。”
   Loki手指缠着他耳朵的鬃毛,在狼裹平静的呼吸起伏中渐渐阖上了昏沉沉的眼。
  
   

评论(1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