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原创# 黄昏曙子

   第九章

   彩虹桥尽,银辉迷蒙,七彩虹光碎洒万丈深渊。旋升的巨大银白气旋如倒置倾注的墨花般,孕育着群群流萤飞舞入虚渺空洞的宇宙。晶莹剔透的群星袅绕着桥舵上方的光漩缓缓下沉,仿若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Thor站在虹桥之上,冷风拉扯着他掀起的灰绒披风,金发如风沙般吹入他左顾右盼的双眼。他好似墨花颈上一道飘荡的烛焰,不断来回游走于虹桥的两侧之间。
   夕阳未沉,他便早早收拾好行装来到桥边等候Loki。对方如此轻易地就许下承诺,归还秀发。说的轻巧,实则早已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谁都清楚,要重造一头分毫不差,能生能长的秀发简直是天方夜谭。若定要此谭成真,九界之中唯妙手巧工,万物擒来运斤成风的侏儒堪担此任。而要寻得巧夺天工的良匠,Loki就非得亲往矮人之乡Nidavellir走一趟不可。
   Thor步到桥边,望向清朗深邃的夜空,耐心几近要被迟迟未到的他耗到极限。Loki从小在Asgard长大,同他一样就没去过那么远的地方。他弟弟性格又向来阴晴不定,行事不羁,他又怎么能放心他一个人去?别说独往那么遥不可测的异乡,就是离开神域一个晚上,自己怕都要头炸得睡不下去。亏如弯刀的新月挑开他眉影之下忐忑的双眼,眼前再次浮现日暮时分,他弟弟拥他入怀,急促深吻的情景。吻得是那么深,那么急不可奈,那么妒之入骨,那么毫不留情。
   他弟弟,他贪婪的弟弟,不只要王冠,要战锤,这次还要加上他自己。
   想到这里,他仿佛还能尝到袅绕于舌苔之上的那股酸涩味道,酸得他害怕却又莫名的心跳不安。他至今还记得那一刻的感觉,他情不自禁地搂紧他,回吻他,抚入他故意翘蹭上的软臀,舌间交缠是何等的缠绵摄魂,令他迷醉酥麻,浑身胀热,隐涌欲望。而当对方抽离之时,自己又是多么的难舍难分。
   他促步徘徊,隐隐感到他和他弟弟之间,有些东西已经改变。这股久退不散的欲望正在一点点地侵噬他的理智,早晚会将他全部吞噬。Loki眼里那道蒙涩难懂的淤影正如狡猾的蛇一般潜入他心底,盘亘深咬。如果他不想被他缠吞,就必须做出选择。要么离他远点儿,要么被吞。一想到这饱思淫欲的对象既会是他的亲弟弟,他就甚感苦恼,难以说服自己。父亲那张怒云叱咤的脸仿佛就在眼前…他会怎么想?他和他的弟弟又是何时开始竟变成了这般模样?

   他想着抬头仰望向越旋越大的萤流气柱,不安地看着眼前纹丝不动的Heimdall皱紧了眉头。对方身着瓷白釉甲,肩垂烫金披风,犀角金盔下的双眼如磨亮的燧石般频闪黑光,俯观着整个Asgard,严峻而木讷,却又洞察真相。
   Thor望着对自己置若罔闻的他终还是按耐不住弦急的心,再一次焦躁地开了口。“你真的没看到Loki离开?你没放他走。”
   “没有。”对方目不转睛,依旧口气冷冷。
   “你确定?”
   漠然的双眼终于停入了他倾探向前的脸。“我耳听四面,眼观八方。青草生长都逃不过我的视线,他一个大活人还能大摇大摆地溜过我眼前?”
   Thor望着他不屑一顾的眼神倾回身来。房间没人,边帽不在,他还能去哪儿呢?
   Heimdall望着一脸心急上火的他终还是放低神情开了口,口气颇为不满。“殿下这是在等Loki一起前往矮人之乡,寻还我妹妹头发之策吗?”
   “嗯。”Thor点点头,Heimdall却不以为然地看了他一眼。Thor逮到了他厌弃的目光,一下子侧过头来,“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恕臣直言。Loki为人狡诈,行事一向不计后果。他本就是自讨苦吃,如今夸下海口,自尝恶果。殿下何苦去淌这趟浑水?何不随他去,也好让他长长记性。”
   Thor转过身来,听着他尖刻的话脸色一沉。“Heimdall,注意你的言行。Loki是我弟弟,将来也兴许会是你效忠的对象。”
   Heimdall微微垂头。“恕臣无理。微臣只是实言相谏。殿下自小受诸神拥爱,Loki却乖戾偏执。谁值万民仰爱,我想大家同我一样,心里自有定夺。”
   Thor心里顿生愠怒。“你言下之意,Loki就是不配为王,受你忠心咯?Heimdall,你是因为私心你妹妹所受委屈而不满我兄弟吗?”
   “不敢。微臣只是一介莽夫,掌桥守护,怎敢有所私心。”他说着抬起目光别有所指地瞄了他一眼,“何况谈及私心,微臣也远不及殿下对手足的私心。殿下疼惜弟弟,颓塔之上,群鸦共鉴,实乃感泣。”
   Thor赫然而怒,猛地上前抓过他的衣襟,怒目对入他的双眼,声音压到最低。“听着,我不管你看到什么,请你守好你的本份!如若我听到别人闲言碎语,说些有辱我弟弟的话。我可不管我父亲怎么看你,我的剑定惟你是问!”
   Heimdall睨向他,浅浅一笑。“这么说,两位殿下没有越轨之事喽?”
   “放肆!”Thor猛推开他,“难道你怀疑我对我亲弟弟会有非分之想?”
   “殿下自幼待人天真诚挚。您没有,可难保对方不会有啊。”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Loki是我亲兄弟,我们怎么可能!何况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早已同你妹妹结亲,以后便是结发夫妻。”
   Heimdall抬头望向他,眼神锋如芒草。“如此说来,舍妹所言殿下有意退出竞争,让位Loki都是假的了?”
   Thor面色凝重。“我是Odinson,守护全境是我一生一世的职责。我不会抛下Asgard。”
   “那么您弟弟呢?”
   “一切为了荣誉,我弟弟…”他说着眼闪难受,涩由心生,分外心虚地顿了顿。“我弟弟也不例外。”
   “一切为了荣誉?”Heimdall的声音微微潮湿起来。
   “一切为了荣誉。”Thor看着他突然黯淡而湿润的眼神心里一下子备觉奇怪。Heimdall向来心思谨慎,为人平和,很少显现于色。
   “所以…你弟弟…什么都不是喽…”
   “Heimdall?”Thor望着那浅红微泄的燧石瞬间心一紧,恍然大悟过来。只见绿潮打着圈圈涟漪浮出蒙尘的黑潭,金盔与披风伴着飘碎的瓷甲褪入风中…Loki抬起悲伤泣血的碧眸望向他,伤至轻颤地站在了他面前。“原来我…什么都不是?”
   “Loki…”
   “群鸦共鉴,月床同枕…在我们这么多次之后…我还是…什么都不是…”他望着他苦笑起来,“Thor,这真是…令人惊悚。”
   Thor一步上前,奋感无措地抓紧了他的双臂,忽觉寸心如割。“Loki我…”
   “什么都别说了,哥哥。”Loki淡淡地拍开他,微微阖了阖双眼。“既然你这么想,那就这样吧。”他说着向他示意了一下远方浓烟滚升,群鸦乱窜的英灵殿,只见Heimdall正骑着飞马驱散鸦群,吹响号角,请求助援。“一切为了荣誉。你快去吧,你的荣誉在那里。我自己的苦果我自己尝。”
   他说着转身走进旋散的白虹之中。Thor望了望远方乌烟瘴气的英灵殿又回头看向他,甚是犹豫不决。Loki站在流萤升起的银辉之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渐渐旋紧了手中的桥舵…光漩越收越小,眼看彩虹桥就要关闭…
   Loki苦笑着垂下了眼,就在他潸然泪下的那一刻,Thor突然扑了进来!猛地抓过他!墨花收紧,银漩袭向天空。Loki拉进他拥入怀中,两人双唇一凑,准确地吻住了彼此。气流在他们耳边极速冲走,璀璨夺目的辉光之中,Loki对上他的双眸,轻吮着他说了一句话。
   风冲走了他的声音。Thor不知道他那时到底说了句什么,此后也再没能听清。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