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原创# 黄昏曙子

   第二十四章

   雨灼腐叶,霜浸岩隙。雾阑更浓,升跃河床,涌没沼滩,腾流峦谷,载着山巅晨狼颤吼,如有音律般弦拨冷杉,奏过层层灰峦,长啸向靛蝶扑旋的天际。
   东方欲晓,几缕红曙如齐齐箭雨,射破浓雾,星星洒洒地溅落在峦滩之上。泥链来来回回搅过浅水,Thor望着彻夜未眠,紧绑杉木的三人几欲伸手相助,都被刻意忽视挡回。三个同伴尸骨虽寒,脾气倒倔,树起新筏,以此为界,整夜都将他无情划入对边。
   夜雨渐停,晨风扬起,冷鞭遥至。四境之内,昨夜眠于滩沼的幢幢灰影相继醒来,推筏下水,没入河雾,随着缓动的大部队浩浩荡荡地顺河而下,直奔过界天瀑。Thor望向遥遥冷鞭,刹不留神,水花飞溅!他侧身一扑,猛闪入水,一个宽大、结实的木筏便轰然直下,炸进河花。
   他浑身滴水地爬起身来,望了望下水的木筏,又望向三人,愧弯的眼神无奈至极 __如此不声不响地放筏,排斥与憎恨不言而喻,就差直抡起木头砸死他。
   Jane一脸疲惫,双腿颓颤,刚要解绳上筏,Thor便拉住了她。“休息会儿吧,木筏已建,不急一时。”他说着示意了眼沿河长涌的灰影之中,尚还遥远的锥花。
   “雷神殿下。”Erik手扶木筏,口气酸酸地面朝他捂了捂胸口,倒掉积雨。“我们可不像您,从小锦衣玉食伴大,随时找个阳光普洒的草坪,坐下来就发发呆休息。”
   他说着就要推筏下水,岂料Darcy一个糊涂跌坐水中,捂着辣疼的手就眼神盼盼地哭求起来。“我想休息…我想…我好累,我好冷…我要休息,我快要冷死了…”
   “拜托…Darcy,你已经死了。”Erik叉着腰无奈地看了眼她,“死人是不会冷的。”
   “可我就是好冷…”她说着瑟瑟发抖地扶了扶垂肩断头,一脸甚是祈盼地望向Jane。“求求你…Jane,我们休息会儿吧…求求你,我想休息…求求你,好修女。”
   “是啊,就休息会儿吧。”Thor说着放开她,拧了拧湿发。“又湿又累的,现在下水,不等鞭子也撑不了多久。”
   犹豫片刻,Jane松开腕间筏绳,怜爱地走过去扶起Darcy,抹了抹她脸颊水渍揽入怀中。她看了眼灰茫茫的四周,又看向Thor,放轻的语气里满是不知该如何是好。“可这里又湿又冷的,怎么休息…”
   Thor微微一笑,拧过湿绒披风步上前来。“这有什么难的,这里木柴齐备,我们上岸找个略干的地方生火便是。”他说着示意了眼远雾之中同样钝沉未醒的冷鞭,“一两个钟头就好。鞭至之前,我们便可暖暖和和,轻松上路。”
   “火!”Darcy一听,双眼发亮,挣开Jane怀便向他倾过身来。“你会生火?!真的吗?”
   “呵呵,当然了。”Thor轻笑着拍了拍她的断颈。“我弟弟可是我们神域出了名的火神。我俩自幼一起长大,他三岁时我便看他玩焰花,六岁时就九次火烧神鸦,差点真烤。十二岁时就拉着我疯点全城烟花。这点偷学来的雕虫小技,呵呵,还难不倒我。”
   “哇哦!”Darcy说着兴奋地挽上他,原地蹦蹦地就朝Jane侧过身来。“Jane,我想烤火!我最喜欢火了,我们就休息会儿吧!”
   Jane捏紧双手同Erik交换了个眼神,犹豫不决。
   Darcy拉紧Thor渴求无比地冲她屈膝颤颤。“好修女,求求你…这里都好冷好冷…我都好多年没有看过火了,我想念火的味道…”她甜爽的声音说着说着便涩疼起来,“我想念家的味道…夏天的味道…温暖的味道…”
   Jane心疼地看着她瑟瑟寒泣的断头,不顾Erik的反对捧过筏上碎木头步上前来,递给Thor。“那就请你帮帮她吧。”她说着哀伤地看了眼她,“我们也确实太需要…火了。”

   木绒洒洒,飘没柴心。Thor蹲在树下,捧手堆了堆削好的绒花。两手之间铁腕一擦,星星火絮便碎溅绒堆,几度轻吹之后,火苗在Darcy的兴奋尖叫之中迅速引燃,温曳树下。
   Thor看着她伸出手来,怯怯探入火中,瑟瑟双眉舒展之下,孩泣迅速融化,转眼便开成暖花。Darcy靠着Jane侧卧火边,陶醉于火光的孩眸渐渐睡阖…Thor反复看过她俩火中蒙冰未化的手,心里的疑惑一下子涌成深深难过 __Erik说得对。温暖非真暖,她们果然尸魂已寒。

   Thor背过渐睡的三人坐到火的另一边,烤烤绒风裹在身上,学着她们的样子闭目遐想。想着想着,他圈过双膝,埋入绒风,仿佛身上灰绒就是Loki,绒间呼吸是他发香,后背火暖便是曾经共枕的爱床。他也想念他的味道,家的味道。有Loki陪伴的日子,怀间依偎便是家。
   他正要思入浅眠,身后便沙沙微响。他撑起身子侧过头来,只见Jane赤脚踏过枯叶,轻轻在他身旁坐了下来,挽了挽半干的湿发。“我打扰到你了吗?”
   “没有。”Thor摇摇头,回看了眼伴火沉眠的Erik和Darcy。
   Jane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眼Darcy,暖暖火光之中侧眼一笑。“谢谢你。还有…你的火。”
   Thor圈过绒风扣紧,真挚回笑。“应该的,我很乐意能为你们做点什么。”他捏紧风扣不好意思地垂了垂眼,“昨晚…我很抱歉。我为我的行为向你们道歉。我…”他说着垂下了头,没有再说下去。
   Jane专注地看着Darcy,圈紧双膝放轻了声音。“她老是忘记自己已经死去。刚来的时候,常哭着吵着要回家,说不喜欢这里。呵呵,其实谁又喜欢这里呢。生命已熄,诸神也无回天之力。也不知道她是双亲亡散还是怎么的,总是孤单一人,我和Erik便捡了她,让她伴我左右。那时我们常常告诉她,人死如灯灭,寒骨归冥已无家。冥河、幽魂、灰峦,统统都指给她看,希望她面对真相,接受现实,可她依旧如此。日子多了,怜她幼小,我们也不再多说,心想这样也好,天真自在,免受心苦。”
   她说着叹了口气,向他侧过头来。“Darcy一直都很喜欢你。那夜群萤坠峦,她便认定你是来接她回家的,哭着喊着拉我们来找你。听说你是神后,更是对此深信不疑。”
   Thor望了眼枕火而眠的两人,苦笑着垂了垂眼。“真是遗憾,我自己都回不了家…”
   “但你给了她希望,如今…也给了我们希望。”Jane牙齿轻磕,示意了眼暖摇身后,溶光熠熠的火花。“所以你不必再为此感到抱歉,神。”
   Thor淡淡地笑了笑。“只是一个火堆而已。”
   “这对三个死人来说已经足够了。”Jane翻了翻眼珠,面目全非着做了个鬼脸。
   两人都笑了,抱紧双膝望向曙星点点的河床浓雾。久久沉默之后,Thor突然向Jane侧过头来,摁上她肩兴奋开口。“嘿,也许你们以后可以跟我回Asgard,这样就不必留在这里受苦了!”
   Jane动了动嘴角血筋,轻轻一笑。“我们又不是神,只是三个死人。怎么可以呆在那里,同你们作伴呢?”
   “你们不能同我们作伴,但是可以同Asgard的阳光、狭海、山林水瀑作伴呀!”他说着摁紧她,“神域温沃,四季如春,暖阳普照。你们魂眠青山绿水,定能安享冥岁。”
   Jane看着他,又看了看身后Darcy,饱饮寒苦的双眼刹那涌泪,感动不已。“真的吗…我们真的可以同你回去吗?”
   “那当然了!”Thor说着呵呵而笑。
   “那真是太好了!太好了…”Jane无措地垂了垂眼,又向他抬起头来,“可是…可是你现在自己都没法回去,又怎么带我们回去呢。”
   “这倒是…”Thor听她一说,顿入失落。
   Jane含泪一笑,片刻沉默之后握上他摁于肩侧的手,专注地向他倾了倾头。“Thor…不,雷神。谢谢你…不管能不能跟你回去,有你此话,我们都知足了。中庭奉神,我…我可以代表大家,再请求你一件事吗?”
   Thor愣愣地抬起头来,迎上她渴切的目光。“什么?”
   Jane倾过身子,抓紧他手,刹那泪落,双颊苦颤。“我…我想请雷神答应我…您会像对待我们一样,善待千千万万同我们一样…饱受战苦的人…可以吗?”
   “千千万万?”
   Jane握紧了他。“千千万万。”
   Thor无措地看着她,不敢作答。
   Jane弯过双眸,绷紧了泪颊。“求你…”
   求你。
   Thor听着这个词,看着她朦朦火光之中悲泣不止的脸,刹那闪过月床之上,Loki遁入绝望,伸手拥他的话。
   求你…
   他抬手缓缓摸上她苦颤的脸颊…火光朦胧了伤疤,暖流着化作Loki苦不能言的脸…他侧过头,缓缓贴向她的牙齿,轻轻阖上了眼。“好,我答应你。”


   我答应你,Loki。


   正当这时,一声沙啸猛地飞过头顶!冲下前额!撕扯着金发就扑上他脸颊。吻还未及,Thor刹那被鸦旋啄着倾回身来。抬风挡遮之际,他透过绒隙向外望去,瞬间心口一颤!紧着呼吸瞪大了眼!只见绿稠伴着群萤,涤落了杉雪,扫过曙星璀璨的浓雾,转眼便尽垂眼底。
   “Loki?!”Thor一下子松开绒风,近乎疯吼地跳了起来。
   岂料他刚一放手,睡鸦便正啄他鼻,痛得他一下子捂过鲜血淋漓的鼻翼吃痛惨嚎。
   Loki冷冷地看了眼他,转身便挡过缓缓站起的Jane。“离他远点儿,丑八怪。神岂是你等凡人想吻就能吻的。”
   “哇哦!是火神耶!”惊醒的Darcy一下子跨过火堆,扶着断脖就冲上前来,正要扑向他,Loki便掌开绿焰,猛将她挡回Jane怀。
   “你吓着她了。”Jane抱紧Darcy同样冷冷看了眼他。
   “我没有吓到!”Darcy依旧兴奋。
   “听见了吧,她没有吓到。”Loki金枪撩过她眼前,磕焰而立。“倒是你,你以为你在做什么。”
   “Loki…”
   “你闭嘴!”Loki猛捅回欲倾身而前的Thor,任睡鸦继续啸他。
   “我没让他吻我。”Jane别开头抚了抚Darcy的断颈,垂了垂眼,转瞬便收紧失落。
   Loki嘲冷地打量了眼她一脸伤疤。“你最好有这个自知之明。”
   Jane吸了吸鼻尖泪水,面目全非的脸背过火光,重回死灰。“时候也不早了,那我们启程吧。”她说罢挽紧Darcy向Erik侧了侧头。
   Loki哼了哼,焰花一闪!猛烧断Thor脚链羁绊。“不送。”
   Jane侧过头顿了顿,毅然领着Darcy和Erik走向河边。木筏破入浅水,不一会儿就迎着晨风,消失在了一片浓浓的河雾之中。

   待送走三人,Loki才向Thor转过身来,抬臂接落睡鸦,一脸没好气地望向头发蓬乱,满额啄伤的他。“死人你都亲,干脆你和她一起去死好了。”
   Thor拍开额落黑羽,一步窜上前来抱住他!颤颤胸口贴入Loki心怀,砰砰着狂抖不休。
   Loki被他勒在怀里,轻笑着抵上他肩,声音随吻扣入后颈,温至耳语。“怎么,有想我吗?”
   Thor哽着泪,使出平生吃奶的劲抱紧了他。“我无时无刻…都在想你。”
   Loki阖了阖眼,浅浅一笑。树下篝火映入深潭,一时澈亮如刃,惺冷似匕。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