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 浪掷光阴

   Chapter14





   这章送给小锤锤 迟来的儿童节快乐!
   I'm soooooo sorry 错过了 好内疚
   我写过很多Thor 却是这么的喜欢你



   经历了漫长而疲惫的颠流之后,弗洛伦斯号错失圣诞节,于新年前夕返回新奥尔良。
   船还未靠岸,Thor便早早跑上甲板,目光随伪装着收帆的拜占庭号滑入海港。光灿灿的夕阳渗透暮霭,抹开天边茵绿一线。远方,黄昏绛着缕缕云晕掠过葱翠的堤岸,融流下大团藤绿垂入海面,如翠湿的苔藓般喷着吱吱水汽溅散金雾,朦胧中勾勒出一片青幽幽的旖旎风光。
   Thor脚丫子趴上船栏,揽过甲板廊的立柱使劲地吸了吸小鼻子!暖暖河流输送着清风,空气潮湿又芬芳。他揣了揣胸前捧着的小钱袋,回过头冲Loki一个劲儿地眯眯绽笑,心里高兴得扑通直跳!长这么大,这还是他第一次来这么繁华的地方。对方早前就答应过要带他上岸去看乡村烟火会,如今恰逢新年,正好可以借此进城瞧瞧,好好逛一逛。
   远方晒得红澄澄的沼林后退着缓慢拉近……拜占庭号卷帆转舵,逆着密西西比河口打了个大弯。待一拐过沼岸,Thor便听得绞盘旋响,铁链哗啦啦地溜下船舷。前方一片开阔,港湾囱桅浮列,渡筏穿梭。两船挤过络绎不绝的货轮游艇,行至锚地相继下锚,借着惯性缓缓滑向岸边。
   驶停港口,栈桥哐当!一声震落码头。Thor蹬蹬蹬地冲下栈台登上河岸,揣着兜里的钱袋便回身冲桥上一个劲儿地跺脚催促。“Loki!你下来!快!下!来!”
   对方拣过船栏挂着的外套,同Steve交待了两句后便紧随他步下栈桥。他一把顺过激动的他搂入怀中,靠着码头的木桩扇了扇他头顶如脏棉絮般旋缠上的蚊虫。“烟火会还得等天黑呢,咱们现在下来做什么?”
   Thor嘿嘿一笑,冲他悄悄摇了摇胸口鼓着小手的兜。“吃饭!”
   听他肚兜哗啦啦轻响,Loki扑哧一声笑了。他同意地点点头,随即抱着他挤入码头后涌窜的人流……
   “好吧,都听你的。那咱们吃什么?你想吃什么?”
   “炸鸡和啤酒!”

   两人走下码头,溜达过卸货区,正巧碰上新年晚集。摆满小摊的市场人来人往,川流不息。高壮的黑人扛着面粉袋和糖粉穿过他们眼前,时不时还有赤脚的棕皮肤小孩窜出来团团围在身边。狭长的沙滩上,奶酪、牛油、家禽、牲口成堆地挤在一起,散发出浓浓的乡土味道。沿岸一片喧哗之中,到处都充斥着讨价还价之音。那些夹杂着浓厚口音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一直传到远处尘土飞扬的下城区里。Thor摸了摸身旁小马驹的栗毛,瞅着四周竖起耳朵倾听,却什么也没听清。Loki告诉他那是法国话,这里的很多克里欧人都不讲英语。两人路过糖饼摊,Loki教他念了两句,Thor便有模有样地学着当地人买了两袋无花果干和炸糖酥。捧在怀里撕开袋子的那一刻,他咀着糖酥开心极了!
   进入下城区后Thor一路亮着眼睛,让Loki抱着好奇地四处瞎瞧。新奥尔良真是梦里的颜色。法国区的街边花团锦簇,馨香扑鼻。斑驳的老墙上吊垂下一盆盆罂粟花、紫丁香、白水仙、忘忧草,一片片猩的、粉的、紫的,垂在窄窗沿悠悠盛开,引得团团蜜蜂嗡嗡扑闹,纠缠不休。习习微风拂过琥珀色的盆栽,吹落了一地飞花卷入斜阳,恰似流金般淌过小街。
   路过街角的时候,一名衣着浓艳的吉卜赛女郎提着一笼热带鸟跳出来卖弄风情,向两人递来一串香艳的吻波。Thor小手扒拉过Loki的眼睛,假装生气地冲她吐了吐舌头,一边做鬼脸一边打量着她一身琳琅满目的彩饰。吉卜赛女郎爽朗地笑了笑,大方向他递了个小草帽。Loki接过来扣在他头上,顺手又买了个捕蝶网。Thor神气地举着蝶网挥来挥去,沿路勾过墙沿的星状小花球收进网里,惹得毛茸茸的小蜜蜂一路嗡嗡尾随过头顶。

   两人沿街瞎逛,进了一家又一家的店,买了好多东西。Loki特别带他去裁缝店挑了几捆麻纱、线球,以及好几件棉质衫裤和带纽扣的小背心。最后,当他们从咖啡厅出来的时候,Thor已经是肩扛小网,左手提满篮子果酱,右手握一小束细草捆好的浅蓝矢车菊,嘴里还嚼着一大块浮岛!(注:这里指奶油蛋糕)
   Loki拎过他怀里挤掉出来的糖袋和小棉熊,抱他站在橱窗前照了照。Thor瞧着玻璃里焕然一新的自己眨了眨眼睛,开心得满脸堆笑。此刻的他褪了肮脏,看起来是多么的不同啊!雪白的棉衫和淡黄背心洒满灿灿金阳,草帽下,一溜金色的鬈发映衬着红扑扑的圆脸蛋,让他看上去就像贵族人家的小孩子般漂亮!
   在这一身洋气的装扮之中,他最得意的是脚上穿着的那双波斯拖鞋,那是他自己给自己选的。Thor从来没有穿过这么软的鞋子!他握着花束张开脚丫子,扫了扫鞋面沾落的灰尘,开心得告诉Loki他要穿着它睡觉!
   对方笑了笑,拎过他快要滑掉的大拖鞋夹到胳膊底下,告诉他这鞋子本来就是睡觉穿的。

   两人在城里瞎晃着消磨掉黄昏,最后选了上城区一家最大的饭馆吃饭。他们在靠窗的位置坐下,Thor挪了挪小屁股,心疼地倒出兜里的钱袋数了数里面的银币,难过地望向Loki。对方告诉他不必担心。想吃什么点便是,花完了也没关系。Thor这才放心地坐进他怀里,让他教着拼读菜单上的字母点餐。想来想去之后,他点了盘炸鸡,炒海鲜拌饭,还有一大杯苹果酒。
   服务员端上来的时候,Thor捧着泡沫流溢的冰镇大酒杯呷了口,随即甜甜一笑,推到Loki跟前。“好好喝!Loki你快试试看!”
   对方替他系好围嘴,尝了口微笑着推回给他。“好了你喝吧,我不是很饿。”
   Thor一边吃着一边瞧着他坐到对面,吃惊地望着他掏出线球,织起毛线!对方专心致志地勾着线圈,不一会儿就比着他的尺寸织出了个大红色的小毛领。Thor一勺一勺地往嘴里送着拌饭,惊讶得目瞪口呆!除了Odin,他很少见过别的男人织毛衣。(注:那个年代,很多男人是会织毛衣的,尤其是战时。)
   Thor望着他抓过炸鸡,刚要下口,只听嗑哒一声!小脸蛋儿鼓了鼓腮,疼得一下子栽进了盘子里。
   “怎么了?”Loki放下毛衣,直起身够过他,捧起小脸颊。
   Thor吐了吐嘴里嚼烂的拌饭,摸出那小东西塞进他手心。Loki擦掉饭粒瞧了瞧,抬头望着他一下子笑了!只见小脸蛋也重新绽开笑花,黏着饭汤的嘴里又少了两颗牙。
   两人正笑得开心,一阵如蝶扑惑的歌声便飞入了饭厅。甜甜哼唱恰似啜饮匕尖鲜血,Thor一下子就听出了是那首《水中人的新娘》。他侧过头望了望,只见女人哼着歌悠闲地走了进来,依旧是一头凌乱的红发和微微斜视的目光。同来的还有那天的那个银发男人和红皮衣男子,红皮衣男子领着他俩走在最前面,Thor这两天从Loki口里知道了这个男人的名字 __他绰号红骷髅,是拜占庭号新上任的大副。返航的一路上,Loki一直都没有回过他们那艘船,Thor觉得该是和这人有点关系。
   三人走到吧台边点了几杯酒落座,不一会儿就勾搭上了好几个生面孔的水手。一群人围在一起拼酒寒暄,叫骂嬉笑。红发女人喝高了一来劲,直接甩了头发,起兴地绕桌跳起热舞!扭腰摆臀中依旧哼着那首《水中人的新娘》。
   Thor放下勺子跑过去抱住Loki。对方安慰地搂了搂他,收起毛衣便抱他起身,离去时同吧台的红骷髅冷冷对望了眼。“别怕,我们走。”

   两人在一阵讥笑中离开了饭店,向着城郊走去,没走多久便来到了郊区的橡树园。天已渐黑,两旁的洼地银辉粼粼,浇灌着排排树枝向羊肠小道透下清凉的阴影。Thor让他放自己下来,举着小网在前面开路,哼着歌蹦蹦跳跳地往乡村烟火会走去。

   那海浪掷洒的光阴呀
   是上天垂示你我相爱的年华
   朵朵微光浸流…蒽蒽…
   犹如珍珠般…犹如珍珠般…

   “犹如珍珠般璀漾。”Loki跟上他,接过他的哼唱。“为什么唱这个?”
   “我喜欢这歌儿,好好听。”Thor摇着小网开心得瞅了瞅里面忽闪忽闪的萤火虫,“犹如珍珠般璀漾…不就是那颗你给我的绿珍珠嘛!”
   听他这么说,Loki笑了,紧随着他的小脚丫印踩过湿凉的苔藓地。“我也喜欢。但其实,她唱的不好…”
   “哈?”Thor举着小网回过身来。
   “没什么。好了,快走吧。马上就要到啦。”对方岔开话题,抬头向他示意了眼橡枝伸展的左前方。Thor侧过头眯了眯眼,这才瞧见几束小烟火燃放在空旷的草坪上,正旋散出耀眼的白光。
   他举着萤火闪烁的小网连蹦带跳地向左侧跑去。乡村烟火会设在草地中心,搭了个很大的木质圆台。临近午夜,已经有许多人围坐在台边凑热闹,等着看新年的绚烂烟花在头顶绽放。
   Thor飞奔到台边,涌入嬉笑玩乐的人群。前方烟火四溅的舞台上有演奏六弦琴,很多人相继走上去唱歌,袅袅余音随琴声滑下圆台,荡过草坪,或是甜蜜,或是嘹亮,每首都很悠扬动听!
   Thor绕着台子转悠了圈,蹦蹦地挥了挥手里的捕蝶网,开心地跟着哼唱!身后的Loki也走了上来,搂过他找了块草坪坐下。Thor偎进他怀里,听着甜甜歌声沉醉地摇摆萤网。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走到台上献唱,惹得气氛越来越高涨。最后,一个头戴花环的妙龄少女跑到了舞台中央,举着手里的金色花环说了两句,Thor便见Loki站起身来,轻轻一跃跳到了台上。
   Loki接过六弦琴,Thor高兴地挥了挥小手臂,让闪闪萤网跟上他弹拨琴弦的节奏。悦耳的琴音让他陶醉地眯了眯眼,惬意地打了个哈欠……雪白修长的手指最后一拨,滑下颤弦…那人放下琴,微阖了阖眼,深情的歌声瞬间温柔了整个漆夜。


   那海浪掷洒的光阴呀
   是上天垂示你我相爱的年华
   朵朵微光浸流岁月
   犹如珍珠般璀漾

   风暴勒困漆夜
   小偷们攀上锚索
   攫走了你蔚蓝的王冠
   用肮脏的匕首逼你沉入汪洋
   
   那些骗子
   那些流氓
   沉钟冷却下诀别
   我伤心欲绝
   淋漓了鲜血随你投葬涡旋

   那海浪掷洒的光阴呀
   我对你灼烈过死亡的焚身之爱
   你是否明白

   那海浪掷洒的光阴呀
   你我灼烈过死亡的焚身之爱
   别人又怎会明白


   Thor愣住了,呆呆地直起身来望着他。
   他和她唱的,完全不一样。
   这声音是那么低沉,那么悲伤,伴着绿如幽霜的目光静静触碰着他,缱绻深情,又甚是绝望,一下子便灼疼了他的心。

   那海浪掷洒的光阴呀
   我对你灼烈过死亡的焚身之爱
   你是否明白

   那海浪掷洒的光阴呀
   你我灼烈过死亡的焚身之爱
   别人又怎会明白

   歌声淌流过草坪,悲戚中渐息……台下爆发出一片热烈的掌声!
   Thor掉了萤网,傻傻地看着他走向自己,如在梦中。那人走过来抱起他,举过花环轻扣到他的小脑袋上,苦涩中勉强扯出一抹微笑。
   Thor搂过他的脖子,伤感地瞧着他,迷惘中依旧没有回过神来。“痛痛…”
   Loki轻凑向他,“哪儿痛?”
   Thor憋紧泪花,小手向他指了指心口。“这儿…”
   Loki刹那失声!灼灼冰绿弯成心碎,迅速泛过汹涌的泪光。
   Thor抬起小手拭了拭他眼角泪花,轻哽着刚要开口,一大束绚烂的烟花便在他们头顶刹那绽放!人们相继跳起来拥抱彼此,欢呼着吻送祝福!
   Loki望了望头顶溅落的璀璨光芒,侧过头冲他淡淡一笑,目光哀伤。“新年快乐啊。”
   Thor专注地望着他,没有说话。
   烟花逝过漆夜。一片静谧中,凉凉小脸颊凑上他泪水沾湿的嘴唇,轻轻吻了吻他。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