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 浪掷光阴

   Chapter21


   黑夜,疯狂弥漫的黑夜,饮着无垠海水掠过煤烟色的乌云,如断台的利斧般劈向天空!溅流下暴风雨苍白的轮廓,混沌、惨淡又可怖,浇铸在Thor头顶,一瞬赛似融银。
   流动的白光在天穹绘出昏暗的云影,那是黑压压的一片,呈束状卷散开,翻滚、撕裂、忽明忽暗,最后如毒瘤般在他头顶扭作巨大而痛苦的一团。瘤云蓄满闪电,越压越低,迫切要得到释放…… 骤然间,雷声悲吼,瘤脓溃出,午夜被强撕开一道伤口,瞬间融为白昼!狂风低吟怒吼,不一会儿黑暗便如潮水般咆哮着涌漫扑回,舔舐了累累伤痕将溃散的脓光一口唾走!
   低空乱云飞渡,浊浪滔天。Thor泅呛在一汪暴风雨中,凝视着头顶轰隆坍塌的大块瘤云,浑身渗流过深深的恐惧 __浓缩在他们身侧的,是大自然最原始深邃的力逐:光明与黑暗相搏斗、混战,饥渴中彼此厮杀,永无止境。

   狂风轮番蹂躏着惨亮的海面,消逝…再起…消逝…又再起,一次比一次凶狠、迅速,好似春情高涨,与暴雨相交媾。Loki咬紧牙抱住Thor,海水一波接一波地扑扯过他俩,将他们高高举起又强压入水中。唤气之间,身下海面突然聚拢膨胀,如一个半凸起的巨大水球,炫散出耀眼夺目的翠光!青幽幽的光雾腾滚着撕扯开海水,两人连同身前的死船一起被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Thor惊恐万分,翻身潜入透亮的水下,冰绿的海水勾勒着球内船身越发清晰……那是一束尖锐的绿光,隐透出船头冲角的轮廓,胜利女神萨莫色雷斯双翼勾过水花,飞立船头,如一把溶烧的利剑般刺破海水,飞离了深海向他们直刺而来!
   “它在上升…它在上升!老天!它要上来了!”Thor游出水面一声大吼,近乎绝望!他回抱过Loki向后扑去,单臂划着海水拼命退开!
   颤晃的死船咯吱闷响,乘着浪头倾向一侧,如泰山压顶般向他们逼来!突然!轰的一声!身后传来剧烈的碰撞脆响!海之女神号冲角迎着海面刺破水球,死船倾刻在劈溅开的绿光中支离破碎!海水哗哗倾泻,恐怖的撕裂声淹没头顶,Thor两眼一黑,被巨浪推着向前拍入海中!刹那失去了知觉……


   黄昏温热的光线斜斜照进来 ——真暖——静谧的水下一片清澄,串串珍珠般的小水泡咕噜咕噜绕升过头顶…… Thor逆着时光缓缓下沉,恍惚中又回到了那个平静如初的傍晚:夕阳嫣红如血,Odin驾着一叶孤舟渐渐远去… 他的身侧,弗洛伦斯号在金色的锚地投下一片破碎的阴影。
   “等我回来,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父亲!”Thor踩着光灿灿的沙子追向海边。
   “等我回来,我会捕上好多好多的鱼。”
   “不!”Thor奔跑着踩入暖潮。夕阳倏然沉落,远方黯淡了下去,Odin已消失在一片金色的海雾里。
   “等我回来。”
   离别的承诺抖落梦境…… 
   身前的一切都消失了。Thor凝滞在怅惘之中,渐渐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声清亮的鲸叫!Thor痛苦地捂了捂胸口,几近窒息中刹那被唤醒!缕缕发丝漾开脸颊,他挣扎着眯了眯眼,只见一个朦胧的雪白身影探出深海,驱开海水迅速朝他游了上来。Thor还未看清,便被那圆润的大额头拱过肚子,轻轻托出了海面。
   一双手瞬间抓住了他。
   “快上来,小子!”Thor大口呼吸,被拽着拖上小艇。他呛着海水翻了个身,抬手遮过惨白的闪电。几分清醒之后,他才看清了来者的脸 __是Scarlet。
   Thor有些惊讶,撑起身四顾了眼风雨缠绵的海面,又看向对面划桨的她,一下子着急起来!“咳咳…Loki呢?”
   “不知道。”Scarlet神情漠然,仿若毫不在意,继续往身后的大船划去。拜占庭号在他切断缆绳后乘浪偏离了冰山,似乎刚逃过一劫。
   Thor急了,正要翻身下海,身侧就再度传来一声清亮的鲸叫!Loki一下子被拱出海面!出水抓住艇缘!小艇倾晃向雨水溅洒的汪洋,对方抓过他爬上艇舷,喘息不止的脸看上去精疲力竭。“快回拜占庭号。”
   Thor拉他搂入怀中,身侧雪白的大脑门游向艇后,拱着小艇迅速带他们穿越暴风雨驶向大船。小艇刚一靠近船舷,Thor便一下子牢牢抓过舷钉,三人迅速攀着放下的缆绳爬了上去。翻过船栏的那一刻,Thor回头望向海面,只见小艇已被激流冲走,雪白的大脑门朝他轻轻仰唤了声,转瞬又沉入了海中。
   Thor有点不可思议地望着它蹙了蹙眉,脑海闪过儿时的邂逅,他正想着,Loki便紧随他爬了上来。对方翻过船栏,抬手推开他便疾走过甲板,沉静的目光里是冷冷燃烧的愤怒与恶毒。“把顶帆收起来!绑紧了!逆转风向!全体备战!”
   Thor吃惊地看着他快速走过船侧冲下甲板,扶着梯口便向里面的人厉吼起来。“都给我把舷门拉起!右舷23度半!装舷侧炮!右舷大炮迎击!准备开战!”
   “Loki?”Thor走上前去想要叫住他,对方却没有理会,冷冷瞄了眼远处注视着他们的红骷髅转身上楼。“右舷23度半,回到岗位,Thor。做好你自己的事。”
   Thor倾回身,仿若挨了一记打。
   他愣愣地看着他来回走吼,发号施令,呵斥船台的水手将回旋炮推出,甲板很快在狂怒的风雨中陷入一片混乱!
   “快去!到那边去!快!狙击手给我爬上制高点!”Loki嘶吼着甩过湿发,回头冷冷望向红骷髅。对方叼着烟靠在水花淋漓的舱门口,一脸轻描淡写。几分对峙之后,红骷髅向另一侧招了个手,快银迅速带着几个手下爬上主桅。
   Loki松开腰间的枪侧回了头。

   全船的人都冒着暴风雨行动起来。不一会儿,Tony.Stark也从舰长室冲了出来!他一把抓过望远镜抽开,同Thor并排站在舵边望向光雾缭绕的对船。两艘夜间行船在暴风雨中逐渐拉近,即将进入射程。
   “海之女神号…”Tony.Stark喃喃了出来,抓着望远镜看了又看,急不可耐的面孔掠过惊喜、忧虑、怀疑,最后在万分惊恐中逐渐扭曲。
   他难以置信地来回望过对船,扶着梯子摇摇晃晃地冲下船楼,始终没有移开目光。“海之女神号…没有金子…没有金子?!”
   他走到船栏边瞪大了眼放下镜管,惯于夹烟的一只手下意识地捂过疯颤的嘴角,转瞬便攥成拳头!“海之女神号…根本没有金子!”
   他咬牙切齿地低声说道。恶浪冲向船舷!直打向他。Tony.Stark凝固在那里,任凭狂风呼啸,怒火冲昏中一动不动。
   的确,这不是艘哗哗泻着金币的船。
   一看到她,Thor便明白,这不可能是艘哗哗泻着金币的船。
   眼前的海之女神号劈了死船全然出水!光雾缭绕的船身看起来锈烂不堪,甚至可以从舷墙的裂口窥到她腐坏的龙骨,上面长满了青绿发光的珊瑚。
   光船哗哗泻过水瀑,在拉近中露出破帆、舷链、炮门… 通透的船身像具烂骨架般散发出淡淡幽光,却没有一丝金子的痕迹。

   略差一点,便是天悬地隔!Loki欺骗了所有人!
   
   “这船很虚弱,正在腐烂。”Thor忍不住心想,目光望着她涌起几分哀伤 __海之女神号啊!在他的梦里,她曾是那么辉煌。 
   闪电滚过天空,怒涛攫着两船迅速靠拢。风雷交加之中,海之女神号与拜占庭号在荒凉的海面不断拉近,也准备加入这场光明与黑暗的混战!海之女神号炮门升起,不断排水。成股水柱哗哗溅洒在死船下沉的尸骨上,海面到处都充斥着腐烂的残片和幽绿的碎光。
   “把船停下来…立马把船停下来!”Tony.Stark清醒过来,扶着船栏侧身走过甲板。谁知他话音未落,一排舷炮便猛地震过身下,刹那将他摇撞在船栏!
   “乘着浪头,开炮!”Loki守在炮舱一声嘶吼!闪电扯破天空,一片惨亮之中,拜占庭号抢占敌方排水先机,率先进入射程开战!
   海之女神号如烈火焚身般猛然烧灼,溅开一片亮绿!
   “加速前进!开炮!”拜占庭号舷炮俯冲过海面,加紧突袭。
   海之女神号微微后倾,炮筒伸出,宛如燃烧的沥青。
   “开…”
   Loki话音未落,只听轰的一声!一发炮弹从Thor头顶飞过,刹那掀了上甲板的两个水手炸开滚滚浓烟!Thor在溅开的碎木屑中埋身闪避,又轰的一声!两发炮弹滚落船外!溅起巨大的水窟窿打过船舷!
   两船正式交战!碎片与惨嚎在忽明忽暗的空中乱飞四溅!Thor咬牙避闪,时不时返回舵边,保护舵柄。灼热的碎片飞舞在空中,爆溅开一个个转瞬即逝的火星。甲板乱成一团,到处都是非人的惨嚎和绝望的呐喊!几次交锋之后,拜占庭号便沾上火苗,翠焰沿着甲板缝隙猛烈蹿起!吞噬了一些水手跳入水中。其余人奔走扑火,狂呼乱叫。船身摇晃不止,绿色的火球频频飞过舷侧,炸了残肢碎片溅落海面。
   “医生!医生在哪里!快把人抬下去!”
   Steve带着几个人穿梭在漫天的硝烟与火光之中,吊床裹了受伤流血的水手迅速拖下底舱。
   “右满舵!瞄准!开炮!”
   Thor顶着战火猛转过船舵!侧舷的轰轰炮响之中,怒涛翻滚的海平面一时闪过一大片桔黄色的火光!空气中尽是油烟味、硫磺苦酸味与浓浓的血腥味。一个不小心,滚烫的碎片飞擦过Thor的肩膀!他惨痛地背向船舵,侧身转眼便淌成血红。
   头顶桅杆断倾,甲板血肉模糊。炮声、雷声、风嚎声无休无止地交织在一起,仿若滚散的瘤云般绵长汹涌。黑暗之中,海水混杂着暴雨自每个闪光处流溢而出,任纷飞的碎片切割了水柱溅开血沫。整场炮战持续了近二十分钟,密集的炮声在木头分裂的尖啸中逐渐告息。短促的交火之后,拜占庭号抢占上风。Thor再度望过海面时,只见前方胜利女神的脑袋已被整个轰掉!Loki之前集中开火,由于Thor的掌舵,整个过程都将射程控制的非常好。

   硝烟渐渐散开,暴露在光明中的海之女神号逐渐清晰起来。下甲板准备第二轮填炮,Thor重新站起身来扶住船舵。谁知他刚一抬头,便望着前方的对船瞪大了眼!只见对面的船台上不知何时竟立起了一个十字木桩,一个哀哀苦唤的老人正被盯在桩上。
   老人艰难地侧过头望了眼Thor,结着珊瑚痂的脸被青绿的幽光照亮。
   “不…不!”Thor眼眶一红,瞬间认出了那张苍老又沮丧的脸,是父亲!是他的父亲!对方侧垂着头立在暴风雨中,血水抽打的干瘪胸膛迎着拜占庭号的炮门,好似一具骷髅。
   “呜呜呜…Thor…呜呜呜…”被当作活靶的老人哀哀苦唤着他。
   “别开炮…别开炮!”Thor丢了舵踉踉跄跄地冲下船楼,跌下梯口便哑着嗓子大喊起来!“不!快停下!别开炮!是我父亲!”
   他话呛着鲜血冲进炮舱!Loki扶着炮筒冷冷望了眼对面,毫不关心地继续装炮。“你看错了,他不是。”
   “他是!”Thor冲向炮边想制止他,Loki却一把甩开了他的手!分外怨毒地瞪了他一眼。
   Thor吃痛地叫了出来,捂着受伤淌血的肩膀哀求地看向他,一脸不解。他脑袋阵阵剧痛,一手依旧死死地抓紧Loki的肩。“别开炮!求你!”
   Loki浑身发抖地看着他,又望了眼光雾缭绕的对船,敌方层排炮口已再度凸出舷门,溅流下一片青幽幽的锈水。Loki面对死不放手的他毫不留情地破口大骂!一瞬间,痛苦、厌恶、羞耻、憎恨仿佛统统都集中在了他身上,Thor从没见过他这般疯狂。
   两人正僵持着,一颗炮弹便瞬间在身侧炸开,激起老大的水花扑过他俩!Loki埋身挡过他,回头望了眼海水涌漫进的炮舱,拳头猛砸在激流冲溅的炮筒上!炸开的水窟窿卷过惨嚎的炮手纷纷冲入海中!Loki恶狠狠地瞪了眼Thor!甩开他便冲上甲板!被迫停止了炮战!
   Thor紧随他跑上甲板!两人扶着船栏同时望向对面,只见一个昏暗的人影从钉着老人的木桩后缓缓走出,远远地向他们偏头示意了眼身侧的Odin。那是一个高壮的金发男人,一半像人,一半像怪物,霉绿触角蠕动的章鱼脸看上去胆战心惊!那人背手而立,好似丝毫无惧。Thor望着他蓝灰色的双眼深深注视着Loki,是那么沉冷、安详,富于思想。青黑的脉管如铁矿脉般凸流下那人脸颊,暴露出他精神痛苦下低垂的阴郁。
   Thor有点震惊。
   “我会杀了你… 我一定会杀了你!”Loki紧紧对视着那人走过船栏,浑身疯颤!
   Thor望了望船对面沉冷而立的金发男人,又转头望向陷入疯狂的他,只觉心一凉!仿若灰暗冰冷的海水漫透全身……
   那绿如幽霜的目光正泛透出灼人的狂热,好似两团复仇的怒焰。Loki爱恨交织地凝望着对船,幽灼的眸子满溢幻想与破碎,疯狂中流淌… 真是前所未有的灼热。
   除了自己,Thor从没见他这般看过别人。

   “Loki…”Thor走向他。
   Loki浑身发抖地侧过身来,抬手便是一记响亮的耳光!“你个懦夫!”
   淌血的手捂住脸颊,Thor怔怔地抬头望向他。对方的脸却是冰冷无情,幽灼的目光依旧是冷冷燃烧的愤怒。“我真不该带你上船。”
   Loki说完转身离去,丢下他愣在那里。Thor吓傻了似的捂紧脸颊,直觉心口刺痛! __长这么大,这还是Loki第一次打他。
   他望着他踉踉跄跄地冲向舵台,没走两步便被迎面冲来的Stark掐住脖颈。“你这骗子!我真他妈该杀了你!”
   “Loki,你这是在带我们找死啊。”小老鼠Zola迎着暴雨走上前来,嘴角勾过阴阴冷笑。
   一瞬间,四面八方的水手相继走出雨雾,围上来注视着他俩。海盗的本性驱使着部分人摸出凶光闪闪的匕首,Thor赶忙清醒过来紧走到Loki身后,防备地护过他瞄向四周,淌着鲜血的双手瞬间攥成拳头!
   “悠着点儿,小子们。”Scarlet也斜着目光走上前来,刚好挡过顶桅瞄准Thor的弟弟。
   快银郁闷地侧了侧头,只得松开了扳机。

   “放手!你这瘾君子!”Loki抬手扳开Stark,两人正争执着,一根黏滑的红褐大触角便刹那拍上甲板!
   “当心!快趴下!”Thor抱过Loki猛地扑倒在甲板上!Stark举起开枪!触角避闪着子弹在甲板震溅开一片木屑!尖锐的碎木片插入Thor受伤的臂膀,流下大量鲜血!
   触角嗅着血味刹那扭作狰狞的一团,人群迅速退散开Thor身边!
   海面腾开黑水,一只巨章缓缓黏上船舷。拳曲晃动的大触角攫了几个水手拍入海中!受血刺激的大触角刚要扫过Thor,一道铁链便猛地飞过半空缠紧了触尖!
   红骷髅转头望向另一侧,瞬间收紧双眼。只见恶灵骑士凌空跃过绞盘杠,单手勒紧铁链!铅灰的骷髅头刹那燃起熊熊烈焰!焰火喷过长链!触角转瞬便燃烧着缩退了回去!巨章落回海中一阵尖鸣!
   “驭海者…”人群中不知谁小声地嘀咕了声。
   红骷髅掐灭烟咬紧目光,悄然退回了漆黑的舱内。

   与此同时,Loki趁其不备猛地挣脱开Thor,撞过人群便向露天舵台冲去!前方的海之女神号见巨章落水,已掉头准备潜入海中。Loki疯了似的跑到舵边,侧转船头便向她直追而去。
   Thor惊恐地望了望海面,一下子爬起来朝他追了过去。“不!前面有冰山,他在引你撞击!”
   “那就一起撞死吧!大不了同归于尽!”Loki猛地转过舵盘追去。
   “你疯了!”Thor忍着巨痛冲上前撞开他!回转舵柄掉头。
   Loki瘫在地上,从腰侧摸出枪,刚要打向舵柄便望见了他淌血的肩膀。他仰头望着他,扣着扳机浑身颤抖…… 
   就在他犹豫的片刻,Thor转过舵盘一声嘶吼,拜占庭号瞬间擦着前方暴露的冰山闪开了海之女神号身后!
   坚冰霹雳一声裂开!两船在撞向冰山前分向两侧。拜占庭号成功擦着冰缘向右转舵,避免撞沉。海之女神号向左没入海中,缓缓下潜……
   Thor淌着血疲惫地瘫下舵边,在渐渐平静的暴风雨中失去了知觉。

   

   
   

   

   
   
   

   
   

   

评论(2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