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锤基同人 AU向 原创#With you I am born again 为你重生# 微复联梅林#

Chapter17
   反反复复几次的晴雨洗刷之后,千束万束的野花也终于耐不住寂寞开始在Utgard荒原的石楠地毯上荡漾起来。樱草花,金雀花,番红花,蒲公英,黄水仙,小雏菊,一片片红的,金的,白的,紫的到处都是,一波接一波的开。偶尔眼尖,还可以看到一两只褪了毛的狐狸尾随着Brolin村牧羊人咩咩叫的小羊羔远远地跟着跑。连Laufeyson庄园前院里死气沉沉的枯枝们也凌乱地给自己的光杆抹上了一层零星的绿,玫瑰藤蔓伪装着悄悄爬上灰黑的墙壁,潜伏在窗口酝酿着花苞里的一抹魅红,准备在时机成熟时给庄园的主人来个惊喜。
   Loki裹上Thor的深红天鹅绒大睡袍,从大床上爬下来,赤着脚走到窗口。他哗!的一下拉开了厚厚的双层窗帘。
   "Oh,Fuck!Loki!"Thor忍不住迷糊地低声抱怨了一声,耀眼的太阳光一下子冲进来刺醒了他睡肿的眼皮。现在已经快中午了。
   Thor抓过雪白的枕头挡住阳光,他的意识还半沉迷在昨晚与Loki的意乱情迷之中。
   "你可真是头猪。"Loki不管他,淡淡的走过去掀开他的被子。确实需要起床了,再睡下去今天就不用过了。
   Loki走到床边打了个铃(注:古代庄园一种信息传送的工具),让Amma太太送早餐来。然后赤着脚在房间的地上开始收拾起一地的乱衣服。
   Thor慢慢的从大床中间蠕动到床边,半撑起来一把勾过在床边背对着他捡收脏衣服的Loki。Loki停下来翻了个白眼。
   Thor跪在床边从后面环紧他,不满足的把双手游移到他的睡袍之下,揉摸到他白嫩的大腿内侧,然后绕上了他的敏感处,嘴唇在Loki被他半拉下来的肩背上吹着情热的气息。
   Loki还是在他的调弄下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细碎的浅吟,传到Thor的耳朵里使他下身迅速肿胀难耐起来,他确信现在需要再来一次醒个神。
   他身下挺起的坚硬热泉紧贴着Loki的后背滚烫的泻下来,摩擦在他睡袍下漂亮的臀瓣之间,其渴求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Loki向背后抱住自己蹭着的他偏过头来,眯起的迷乱眼神让Thor错以为得到鼓励,他刚想把前戏推进,Loki柔凉的声音就把拒绝一字一句的吐了出来,"今天不去伦敦了吗?如果你决定不去了,我们就继续。"
   Thor好不容易调浓的氛围一下子就被这一句话吹淡了。
   对啊,他们计划今天去伦敦的。
   他只好垂头丧气地停了下来,放开了Loki,身下也扫兴的软了下来。
   他灰心地倒回床上。当初是自己那么兴致勃勃的催着去,可现在这一刻,他只觉得伦敦完全不能和Loki初晨提香般的身体相提并论嘛!
   Loki拉好睡袍,把捡起的脏衣服扔到柜子旁角的大藤篮里,"快起来。今天再不快点又要赶不上郡里的火车了。你忍心让Heim天天因为你的纵欲过度大老远跑到镇上去帮你定火车票吗。"他说着从柜子里翻出干净的衬衫扔到他脸上。
   是啊,他已经因为这样连续三天推迟他们的去伦敦计划了。。都是因为太黏Loki了。
   他只好磨磨蹭蹭的爬下床来穿衣服,Loki看到他那副死皮赖脸的样子只好上前去帮着他系扣子。以他这种穿衣速度恐怕Amma太太端早餐来了都还穿不好。一磨上自己怎么就会变的这么懒呢。
  他一边扶着给他系扣子的Loki的腰,一边望着前面柜子后壁毯上Loki那张绝美的画像出了神。
    "啊呜!"
   Loki一下子猛勒了一下他的裤带,"专心点,您老还是抬个腿配合一下好吗。都几岁了还要我帮你穿衣服。"
   "Loki?"
   "嗯?"
   "壁毯上的画是你什么时候?"
   "17岁。"他淡淡的说着把Thor的白衬衣角塞进他为他挑的黑色亚麻裤里,这种面料比Thor以前穿的棉质西裤更舒服休闲一些,不积汗。
   "是谁画的?"
   "干嘛问这个。"
   "因为我觉得..."他犹豫了。
   "觉得什么?"
   他垂下了Loki让他抬起整理折痕的双臂,他从画像上失落的低下头来看着他,"我觉得,画这幅画的人一定非常爱你。"
   Loki的手停住了。
   他抬起头来望着他。闪动的眼神不住的探入他的蓝眼眸。
   Thor也有点惊讶自己会这么想。
   Loki望着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复杂,他猜不透他的意思,但他看到了绿眼睛浮起的泪光。
   他一下子害怕起来,自己是否触痛爱人曾经的伤口了。
   他连忙抱住Loki的肩转移了自己的失落,"啊哈!我就是随便问问啦,你别自以为我真的会去和一幅画吃醋哦哈哈。"
   他强装的笑一点都不好笑。Thor不会撒谎。不过他确实感到强烈的失落 __他怕自己不够及别人爱他。他希望成为Loki心里更爱他,最最爱他的人。
   Loki望着Thor,想起了地下室的那个人。Thor突然会想起说这样的话是说明了什么吗__一些潜在的,还没有完全消失的东西。
   然后,他还是释然了。
   没有什么,比现在眼前的这个傻瓜更来得重要。
   他伸出手环住了Thor的脖子,轻轻抱紧了他,"那不重要了。Thor,我爱你。只爱你。"他的声音因回忆的漫延而变得嘶哑起来。
   Thor也抱紧了他。这是Loki在离开了床上后第一次主动承认了那三个字。
   还多了三个字。
   「我爱你。只爱你。」
   这句话让Thor觉得无比幸福。失落被一冲而散。__纯粹的Loki,完完全全属于自己。从里到外,就在怀中。
   他忍不住的和怀里的人热吻起来,两人深情宽款款的啃咬起对方的舌头,像两条迷乱的蛇。
   欲火忍不住随着爱吻袭遍全身,烧灼起来。Loki配合的拉着他胸口刚系好的衬衫,边吻着边把他缓缓推向床上。任凭Thor的手揉捏起自己的腰臀,从而发出低碎的哼吟。两人都没有办法再控制自己的情欲了,摩擦着欲求不满的身体渴望得到彼此更多的爱抚和深入。
   看来今天的伦敦计划又要泡汤了。
   "哦天哪!"正当这时Amma太太端着早餐盘突然推门进来。一看到他俩惊呼着捂起胸口赶忙转过身去,早餐盘差点撞在了门上。
   伦敦计划得救了!
   除了第三者尴尬的打断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救今天又快要打水漂的火车票了。
   Thor和Loki赶忙分开来。
   「该死的!」Thor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塞回衣角在心里骂了一句。
   Loki背过去系起了快要掉下来的睡袍。
   "我听见你们打铃了嘛!"她也抱怨道。毕竟这真不是她的错,不过她确实忘记了Loki的房间已经从隔壁搬过来同居了。
   "没事。进来吧Amma。"Loki系好睡袍,转过身来笑着走上去端过早餐吻了吻她。
   Thor背着Loki叉起腰和Amma交换了个眼神「你干嘛这时候来啊!」
   Amma一边凑上脸颊让Loki吻了吻一边回敬了他一个眼神「怪我咯?你俩想好再打铃啊!」
   Amma哒哒哒地关门出去前还不忘转过头来恶狠狠地望着Thor问Loki,"Loki,亲爱的,今天还需要让Heim为某人的懒觉再去买趟火车票吗?"
   Loki偷笑的瞄了Thor一眼,"不用了,我们一会儿就走,让Merlin驾马车来接我们吧。"
  "哼!"Amma挑起眉瞪了Thor一眼,还没等Thor回瞪她就砰的关上门出去了。
   这老太太都一把年级了还那么犟。
   还好自己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
   Loki一边催着他吃早餐,一边从橡木斗柜里挑出一件宽松柔软的灰色毛衣给他套上。
  "啊,干嘛穿这个啊!我不想穿这个,热死了。"他一边往嘴里塞着三明治一边望着窗外的太阳抱怨道。
  "就穿这个。"Loki不管他,把他抬起的一只手塞进袖管,"到了伦敦,最近温差还很大,晚上说不定很冷的。"
   "那就多带两件衣服嘛!干嘛现在穿啊!你去过伦敦吗?"
   Loki不想告诉他这些年他去伦敦的次数比吃饭还多。
  "没有。没去过。"
  "对啦,你又没去过你怎么知道会很冷,我不想穿这玩意儿啦。"
  "不,一定要穿。"Loki帮他把毛衣的角往下拉了拉,灰色毛衣宽松的挎在金雄肩上,配上黑色亚麻裤显得既休闲又温暖,不得不说Loki的品味很好,"你穿这个,火车上我才好靠着你睡。我们随手带两件风衣就够了。又不去多久,带多了麻烦。"
   Thor一听到Loki会靠在他胸口软软的毛衣上睡觉,也就只好接受了。毕竟,路上没有什么比让他在自己怀里睡好更重要。
   听到Loki说没去过伦敦他又开始变得很兴奋,滔滔不绝的计划着要如何带他好好玩儿一下。
   这傻瓜!Loki一边给他收拾一边在心里暗笑了一声。
   "还有海德公园旁边的那家威尔士酒店。那里可以从侧面远远瞭望整个公园的绿意美景和肯辛顿的九曲湖,你喜欢我们还可以早上去公园里骑骑马。噢我们去就住那里!而且他们酒店的鱼薯和肋排也很好吃!"
   Loki也给自己换好衣服,套上了一件同样灰色的绒面燕尾外套,他翻着袖子微笑着上前吻了吻他,"都听你的。"

+++
   Amma刚一送走Thor和Loki的马车,就来到他们的房间准备打扫。这两天因为这两人无时无刻的发情,饭也不好好吃,床也不按时起。她也不好进来收拾。像刚才打铃来送早餐都能撞上,当着他们来打扫那还受得了。
   她一边收起床单放进堆满了脏衣服的大竹篮里一边抱怨Thor这个不讲卫生的禽兽。当然她永远不会埋怨她亲爱的小Loki,哪怕这床单上的污渍应该是他们两人的共同杰作。
   她走过去打扫壁炉,然后一个金属链挂住了她的黑刷子,她从炉灰里摸出了那个Loki扔掉的镀金相片盒。打开里面是Jane的照片。她知道Jane,但她不知道有这个相片盒,Thor从印度回来之后就一直把它揣的很好。她盯着这个相片盒上的凸雕玫瑰,总是觉得有那么些眼熟。
   "Heim。Heim!亲爱的,你过来一下!"她站在楼道上朝楼下喊。
Heim放下报纸和眼镜,随着她的呼喊走上了楼,"怎么了?"
  "亲爱的,你快看。"她把相片盒递给他看,"我在炉灰里找到的,该是Thor扔掉的,你觉不觉得这相片盒有点儿眼熟?我们在法国那会儿..."她记不清了,但她记得见过这东西,而且还发生过关于这东西的一些事,不然自己怎么会那么有印象呢。
   "哪有。"Heim安慰的拍了拍她,"应该是Thor来英国后认识的那个Jane的吧,你扯哪儿去了。给我吧,我帮他收着,说不定他哪天会又想起需要它了。"
   Amma想也是,点点头递给了他,继续回房收拾。
   Heim紧紧揣着照片盒回到楼下,来到他和Amma的房间反锁上门。
然后他从自己和Amma银制照片盒的夹层里拿出了那张被他秘密放置多年的照片。他把Jane的照片抠下来扔掉,又把照片盒原来真正主人的照片放了回去。
   他把照片盒小心翼翼的藏进柜子里锁了起来,又叹了口气。__多年的保管,总算是物归原主了。剩下的就看天意了吧。

+++
两天后。
   Thor在酒店铺有金边暗纹被单的床上放下风衣。他们在早上下火车后沿着小运河坐船到达了西伦敦,并成功预定下了威尔士酒店的豪华套房。
   Loki走到阳台边,伦敦的春天还没有完全褪尽它的潮湿阴凉。尽管积云的天气并不是特别好,但皇家园林 海德公园一派绿意盎然的景象和着威严静谧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尽收眼底,Loki心里还是感到了难得的清凉舒畅。
   西伦敦真是富人的乐园,这里充满了舒适富足的生活情调,是任何渴望优雅人生的人心中不二的乌托邦。Loki不得不承认Thor选了一个好位置。有些时候,贵族的头衔加上大把的钞票还是有点好处的,走到哪里都能省掉不少麻烦。以不过份遮掩的同志身份携手却意外平静而愉悦的旅程就很好的印证了这一点__你优雅的掏出钱包为隐私买单,大家在服务的同时便对你们视而不见。
   从这里可以远远望见海德公园青葱的大树和成片的绿绒地。靠湖而立的白房子显得既优雅又宁静,弯曲的冰绿色美丽水道一直延伸到西边肯辛顿的蛇形湖泊,上面点点的白花该是天鹅的踪迹。近处,高档服装店,百货铺,精品店,咖啡馆,餐厅林立。装饰无论从任何角度看都别具优雅,只要你有钱,可以在这里的购物区买到任何你喜欢的东西。
   清晨的海德公园,你已经可以看到国王的骑兵营在驯马,个别早起没事儿干的富人也闲着在喷泉和雕塑边溜达。老绅士夹着报纸,握着雨伞慢吞吞的走到公园边属于他们的老位置坐了下来。露天咖啡厅,小姐们半倚着抚弄起她们的柔软卷发,翘起的二郎腿露出她们花边裙下可爱的小皮鞋,和闺蜜们无所事事的闲聊着。穿着牛角大衣的国会议员习惯性的迈着大步子端着咖啡,走着去不远的唐宁街上班,开始他们忙碌的一天。Loki深吸了一口干爽清凉的晨风,这里的一切与Utgard荒原自然原生态的户外是如此不同,他对此感到舒适的原因也只有一个__他再不是一个人悲伤的游荡在大街上。他是和Thor在一起的。
   Thor付过侍从小费,又抄了张便条递给他,"麻烦你把这个送到唐宁街12号交给党鞭Barton勋爵,谢谢。"侍从放下行李接过便条便退了出去。
   Thor关上房门,他走过去从后面抱住扶栏观望的Loki,吻着他白大理石一样的侧颈,"还喜欢这里吗?"
   "还可以。毕竟你花了那么多钱打理。"他因为后背温热的气息陶醉的闭上了双眼。
   "为你花多少都是值得的。"他伸进灰色绒衣里抚摸着他 "况且今晚我们还可以好好利用下这床。比家里好看多了,也不会有Amma突然闯进来。"
   Loki忍不住将脑袋向后枕向他的肩膀,在他的爱抚中发出一阵浪喘,毕竟火车上他们已经两天没有做过了,"那也得等到晚上。"
   "我知道,我就是让你有个准备嘛。"
   "这还需要准备吗。"确实如此,自从春天来了,他们两个就一直像发情的动物一样时刻都准备着。
   "嗯,我等会儿先去唐宁街拜访一下Barton勋爵,再去Clint的未婚妻Kate家走一趟。你自己就在周边随便逛逛?钱和钥匙都在包里,不知道会待多久,我们大概晚饭的时候约个地点见?"
   "可以。"
   "不如我们在西区的圣保罗教堂门口见吧!7点,不见不散。早点还可以去剧院看场哈姆雷特。你找得到路吗?"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傻吗。"这些年他连伦敦的地下阴沟有几条都能数的出来。
   "我是担心你嘛。"
   "你担心担心自己吧。别待太久。我会去那儿等你。"
   "离了你的地方我都待不久。"
   这句确实是实话,Loki微笑着吻了吻他,目送他消失在楼下的林荫路上。

+++
    天色渐黑,多雨的伦敦一如既往在入夜后哭了起来。浓浓的夜色让白天忙碌拥挤的城市变的安静起来。潮湿的石板路上,只剩下马车碾起的水声和孤独浪人的脚步声。
   雨水嗒嗒的打在撑起的黑伞上,Loki裹着他那一袭灰色绒面外套,一个人踩着水洼,把自己深深埋进漆黑的夜雾里,沿着多年来步行的习惯向着那个曾经日夜牵挂的地方走去,手里还握着一束下午从花市买来的白色郁金香。
   他在圣玛丽医院的门口停了下来,三年没有再来过,这里还是一点都没变。
   圣玛丽医院是伦敦郊区的一所半慈善性质的教会医院,由Clint.Barton的父亲出资修建。Clint还在时,周末也经常在这里值班。
   浓夜中的圣玛丽医院还是一抹化不开的白。虽然塔尖和白墙的繁复雕塑上已经留下了岁月腐蚀的斑斑痕迹,但对于Loki来说,看到它,还是如同触摸回忆的伤口般,流着昨日新鲜的血。
   他推开生锈的铁门走进去,进到医院,穿过长长的礼拜日小教堂来到后面的医务区,他沿着熟悉的石梯拐来拐去上到圣玛丽医院的顶楼,他轻轻的步子回荡在死一般空寂的漆黑走廊上还是格外响亮。
   他走到走廊的最后一间病房,门把手已经积上了一层厚厚的灰。他推门进去,可当他在夜色中看到对着窗边那张朦胧可见的病床时,还是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泪流了下来。
   床上的人早已经不在了,只剩下不知什么时候被耗子啃烂了的床垫,上面布满了厚厚的灰尘。
   Loki走到床边,像他多年前来一样把手中的那束白色郁金香插到旁边积满灰的花瓶里。他愣愣的站在床边,任凭回忆吞噬他。眼泪滴到地板上,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时间像静止了一样。无声的流走。多年前他也是这样,悄悄潜着夜色一次又一次来到这个床边,一站就是一夜。十五年了,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在这个床边这样独自站了多少回。那时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床上的人能醒过来,看看自己。同时他又害怕他醒过来,离开自己。当初,他真的以为自己会在这个床边守那人一辈子。
   十五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长的一分一秒的苦都只有床边清醒着的自己一个人来承受。短的对床上躺着的人来说,不过是一场梦而已。有时候老天就是这么不公平,为什么自己不是躺着的那个呢。那分分钟岁月的折磨,床边的白色郁金香开了又谢,谢了他又送来。时间的痛苦,他都不知道是怎么承受着活下来的。一点点的折磨他,也就活下来了吧。
   十五年后的一个晚上,他拿着郁金香走进来,发现那人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从此,他也没有再来。时隔三年,他再站在这里,也不知道自己流的,是否是解脱的泪水。
   后面的走廊里响起了轻竹竿拐杖敲击地面的噔噔声,有人推门进来了。
   "Loki?是你吗?"一个年迈的声音响起。
   Loki泪流满面的在一片寂静中转过头来淡淡的望着他,"Coulson(寇森)神甫。"
   对方叹了口气,"你还是回来了。"

 


    Loki和Coulson来到医院后面的林荫小径上散步,雨渐渐停了,夜晚在地面浮着一层泪痕。
   Loki转过头去望着他。Coulson老了,他的双眼上依旧留着Loki第一次来医院时在他眼上留下的十字眼痂。那时Coulson也是像今晚这样推门进来,发现了他,于是他谨慎为见,刺瞎了他的双眼。
   但Coulson,并没有怪他。
   他也是这么多年来唯一知道他夜夜潜来的人,并为他保守了秘密。
   Coulson和Loki并排走着,他的盲杖在小径上敲出轻轻的水声,夜晚散步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湿了些而已。
   "三年了。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Loki。"
   "我顺道路过伦敦,就来看看。"
   "哎,你这些年,还好吗?"
   Loki没有回答。在Coulson面前,没有必要撒谎说自己好。
   Coulson明白了。
   "你今晚突然回来,我在走廊闻到花香,还不敢相信是你。"
   "你还是老样子。"Loki淡淡的说。Coulson像是为夜晚而生的人,晚睡总是让他能捕捉到别人捕捉不到的事。也因为这样,Loki在十五年前赐于了他永远的黑暗。
   "你今天这样突然回来。你是找到你要找的人了吗?"Coulson停下来转过头问他。
   "找到了。"Loki欣慰的说,声音依旧嘶哑。
   Coulson笑了。至少,Loki不是完全不幸的。
   "他爱你吗?"
   "他很爱我。"
   Coulson宽心的继续轻敲着竹杖向前走,"Loki,那你放下你心中的恨了吗?"
  "没有。"
   Coulson忍不住担忧的停了下来。两人都不想再走下去了。
  "你该放下,算是为了他。"
   Loki没有回答。
  "Coulson,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指什么?"
  "我刺瞎了你的双眼,将你永远留于黑暗,你为什么不恨我。"
  "Loki,那晚是我走近了你。恨你,也要不回眼睛的。失去了,就失去了。黑暗会教会我更多。"
  "你该恨我的。"
  "Loki。"Coulson握住了他的手,他感觉到一大滴泪落在了他干老的皮肤上,"听我一句劝,放下吧。失去没有什么好可怕的。你现在不都说自己都找到他了吗。好好珍惜。十五年的痛,就让它过去吧。回忆伤害不了你什么,除非你自己想。"
   Loki放开了他的手,"我会的,当我确信我不会再失去一次的时候。"
   身边的郁金花香远了,Loki离开了。
   Coulson垂下了头__受过伤的人,终究还是爱的太小心了。Loki,你这样,怎么确信自己不会再失去一次呢。
   Coulson沿着小径,在属于他自己的黑暗中,清醒的走回了医院。

+++
   Loki下了马车,沿着泰晤士河往与Thor约好的见面地点走去。已经快10点了,他整整迟到了快三个小时。
   濛濛细雨又开始飘了起来,他把伞扔了,这样Thor就看不出他脸上还没完全消退的泪痕。
   他远远的就看见Thor一个人站在圣保罗教堂空寂的前门大走廊上等他。他依旧穿着那件自己为他穿上的宽松灰毛衣和黑色的亚麻休闲裤。手里拿着裹好的伞,时不时焦虑的掏出怀表来看。Loki已经迟到快三个小时了,期间他回了一趟酒店,也没有人。但Loki说过他会在这里等他,于是他又返回了约好的地点。他相信Loki,他说过会来,自己就一定要等到他。
   Loki没有走过去,他站在走廊尽头的大理石柱子后,静静的看着他。一排大柱子光影交叠的走廊下,Thor站在正前门的偏明处。一只手抄在口袋里。灰毛衣让这头金熊同自己一样,与夜色有了完美的和谐。他看起来是那么安静,那么温和。Loki抱着柱子,想多这样看看他。他想起了Coulson的话「你该放下,算是为了他。」
   他不能再让Thor等了,再等下去他大概会报警了。他刚想走上前去,就远远的望见一辆马车在教堂面前停了下来。一个穿着蓝色长裙的女人走了下来,她看起来经过了精心的打扮,身上还发着嵌珠银丝花边璀璨的光。她提起裙子,走到了Thor面前。
   "Sif?(西芙)"Thor有点吃惊,Sif是Kate的表妹,刚在Kate家时已经见过她了,他没想到她会这么晚跟来。
   这是个和Loki一样有着一头漂亮黑发的少女。她长着一张同样冰澈动人的脸,白皙的皮肤也在夜色中泛着淡淡的光,看起来如同神话中的缪斯女神一样,有着典型的英国美女的纯洁,笔挺的背也显示了她与众不同的魅力与气质。
  "你在等人吗?"她温婉动人的声音温柔了整个寂静的走廊。
  "嗯。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
  "找我?"
   她听见他的疑问,眼神暗淡了下来,"刚在Kate家,你都没有怎么同我说话。Thor,我今天是特意赶来Kate家见你的,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Thor其实明白她这么精心打扮的原因,也明白她的心。"哦,是吗,哈哈你和查尔斯公爵都要订婚了还这么跑来,你这两天筹备婚礼什么的不是挺忙的吗?所以,你是有什么事吗?"他微笑着绕开回答她的问题,提醒她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他不想伤害她。
   但Sif并不懂,"如果你这三年不是对我不闻不问,我也不会和查尔斯订婚了。"确实,她的年龄让她的家族决定她需要婚姻,但她并不需要查尔斯。
   Thor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她还是那么任性。
  "你不是早就知道我和Jane吗..."
  "可Jane已经死了啊。"
  "Sif。"Thor觉得很无奈。
   Sif一下扑倒了他怀里,"Thor,只要你留我,我就不会嫁给查尔斯!"订婚迫在眉睫,她没有办法再等下去了,她一定要最后尝试一次抓住他的心。
   Thor轻轻的搂住了她,"Sif,我,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对不起。我不能。"
   Sif放开了他。
   她终究还是走不进他的心。
   Sif望着他,眼里含满泪水,"一直...把我当妹妹看。"
  "嗯。"Thor直视着她。他知道这时候不能再躲避她的目光了。她要明白,也要接受,自己从来没有爱过她的事实。
   Sif和他对站了好一会儿,她懂了。她也不是厚脸皮贴着别人不放的女孩。
   她从手里拔下了那枚郁金香钻戒,这是一枚非常美的嵌钻精雕戒指,完美切面的钻石在郁金香的花苞上闪着无与伦比的光泽。这是Odinson家族世代传下来的婚戒,一直是由Thor母亲Frigga保管着的。Thor有点惊讶它会在她手里。
  "它怎么会?!"
  "Frigga给我的。"她现在把这个对方母亲私下许给她的口头婚约还给他,"既然这样,把它还给你母亲吧。我嫁查尔斯不需要戴着它。"
   Thor接过戒指。他一下子明白了Sif为什么会如此天真的认为自己早晚会爱她的原因。
   他觉得抱歉。
   也觉得对这个花季少女的痴心等待有所愧疚。
  "谢谢。我很抱歉。"
   Sif没有回答,她不想接受他的歉意。

   "Loki?"
    正当这时他看到了无声走过来看着他们的Loki,Sif也顺着他的目光转过头去。
   Loki望着Sif走过来。他走上前去,雪白的手指绕过Thor的灰色毛衣揽住了他。
   Thor有点吃惊,但Loki揽的很紧。
   Sif看见了。
   但她的教养不允许她流露自己的情绪,她恢复了自己一贯的高傲。她转过头来望着Thor,"那我走了。后天温莎堡,我和查尔斯订婚,你来吗?"她又冷冷的瞄了眼看着她的Loki淡淡的说,"你喜欢可以带你的朋友一起来。"
   "我们..."Thor刚想婉言拒绝,Loki就打断了他。
   "我们当然来。Sif小姐盛情邀请,哪有不去的道理。"他故意把Thor搂的更紧了。
   Sif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又转过头去盯着Thor,"来不来随你吧。"
   她挺起背转身优雅的回到了马车上,冷冷的关上车门离开了。
 
   Sif前脚刚走,Loki后脚就放开了搂住他的手,跟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也准备回去了。
   不料Thor突然从后面拽住他,把他抱了回来,紧紧按在了旁边的大理石柱子背光处。
   "你干嘛?"Loki想挣脱他,对方却越搂越紧,直接火热的贴了上来。
   "没想到你这么爱吃醋。"Thor开心的笑了。
   "嗯,我也没想到你情人还挺多。"他没好气的说。
   "Sif不是我情人,我把她当妹妹看。"
   "哦,你把美女都当妹妹看,那我就是你弟弟咯?"他刚想继续反驳他,对方火辣的吻就一下子堵住了他的唇。
   Thor吻的很野蛮,也很有技巧,一片片擦过他口腔上颚的敏感处。一只手蹭过他后面臀瓣的浅浅边,Loki迷离的哼了一声,差点就要站不住了。
   Thor托住了他。然后他感到了自己冰凉的无名指被套上了一个凉凉的金属东西。
   Loki举起手来__是那枚绝美的郁金香钻戒。他惊讶的转过来望着Thor。
   Thor笑了,"它现在是你的了。"
   Loki望着他,吃惊的出了神。他知道这枚戒指在他们家族意味着什么,是何其的重要。他能感到内心涌起的颤抖。
   然后他闭上了闪着泪的绿眸。紧紧抱住了Thor,吻住了他。与他无线贴近着彼此的距离。最后两人都因为不能呼吸了才放开。
   Thor把压在柱子上的Loki松开,环住他拥入了自己暖人的胸口,并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深深的吻,"我们回家吧,Odinson夫人。"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