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东刘包包

文章严禁私自转载!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创作中:《师娘》
已完成:《为你重生》、《晨昏难辨》

   师娘   #周查# #道士下山#


   七



   灯捻儿的火苗渐渐小了,周西宇从桌上欠起身来,安静地低下了自己灰白的头。
   他双手握拳支在膝盖上,梦里睡得有些苦痛和沉重。朦胧欲睡中,往事一幕幕浮在心头,如同那个傍晚仙台山上缕缕腾起的烟,与那人的印象相交错。枫下亭殿,他将他的头搂进怀里,看那对幽深的明眸在他娓娓低诉中徐徐抬起……
   流水般逝去的十九个春秋。
   周西宇疲惫地掩上外衣,清瘦的脸垂得更低了。
   有时他甚至都觉得,发生了的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那人甚至不是梦,而是一种为秋雨所淋透的妄想。回忆和渴望同时折磨着他,随年岁而越来越深,越来越深……他已经分不清了,就像他已不会去在意那些枕过的纸页上,看得见的泪痕。

   强劲的干旱风飕飕地一阵阵吹来,为萧凉的院子注下风沙。
   何安下这小徒儿,平日里像只大嗉子红腹灰雀似的满院啼啭,一过了晚饭后便困来如山倒,非鞋楦敲打脑袋不醒。晌午那会儿晾的被,他大抵是不会记得去收吧。
   想到这儿,周西宇走到屋外,有些心头发苦。
   他一面收过被子,一面拍打那被褥上的沙尘,半轮秋月像一只白篷的船,随风摇在团团乳白的薄云中。晾衣绳后的那棵红树一入他眼便沙沙颤动起来,澄碧的水缸中,几片浮动的枫叶忽而碎散,周西宇低头一怔,凝然不动地垂下了视线……
   他就像一个人感觉到突袭而来的隐痛似的,凑身呆瞅着愣住了。那水里,倒映的分明是那人伶俐又发亮的眼睛。
   “至于永久…”
   永久不该是生动的、展开的么?为何他如今能看得见的,只剩眷念与决绝,同这院中的一丈红。
   万千思绪在水面缓缓飘浮,如久已积蓄的泉水似的涌了出来。它们是那样模糊,那样纷乱,一如这株将坠的、冻得红惨惨的树。
   一阵旋风,后窗的玻璃丁丁响起来。
   周西宇回过神,只见雪白的纸页如一只白栀子花般伸出门槛,一路蓬勃地奋飞,朔雪似的扬过院子,纷飞向院口。周西宇有些懵了,刚要追去捡,便见一个人影走出月光,站在院口,拾过了扑上脚边的纸页……
   “查老板… ”




评论(22)

热度(42)